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选区分配未搞定 先谈首相人选
在野党打着如意算盘

 ·2017年3月25日

第13届全国大选,民联三党共竞选223个国会议席,分别为:民主行动党51个,人民公正党99个以及伊斯兰党73个。我国共有222个国会议席,民联却竞选223个,是因为其中一个国会选区出现自己人打自己人的状况。


来届大选,有两个新的政党,即土著团结党(土团党)以及诚信党加入国会反对党阵营。换句话说,来届大选我们将看到至少两个新的政党(巫统前副主席莎菲益阿达的沙巴传承党不包括在内)加入战围,议席如何分配会是决定国会反对党能否成气候的其中一个关键因素。议席分配谈不妥,我们就要目睹国会反对党“自己打自己”的案例大幅度增加。


首相人选未必来自议席最大政党

国会反对党现在为谁是首相人选争论不休,反映出国会反对党不团结、各怀鬼胎。从议会民主的整体政党政治的角度来看,国会反对党没有在大选前组成一个联合政党,谁是首相应该在大选过后,根据各个政党所赢得的议席,决定首相人选。在诸如没有一个政党获得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得到各政党认同的领袖出任首相,而这首相是否来自议席最多的政党,不是重点。


国会反对党现在面对的问题,是上两届大选所没有的。在上两届大选,各主要国会反对党都认同人民公正党的实权领袖安华是他们的“共主”;现在,民联三党解散,另外组织希望联盟。现有希联的成员党不但没有政治共主,更不敢公告天下首相人选将根据选举的基本游戏规则,也就是以最多议员相挺的领袖或者获得最多国会议席的政党的代表出任首相。


最近,行动党的陆兆福在三八妇女节“宣布”,如果希盟成功入主布城,将推举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出任首相。可是,土团党的敦马哈迪马上回应说,首相人选应该由各成员党一致决定,不是由民主行动党单独决定。对首相人选,国会反对党一直争论不休,另外一个因素当然是要转移视线。


争胜望高议席最具爆炸性

除了国会反对党各党面对的个别内部问题之外,摆在国会反对党面前最具爆炸性的课题,是议席分配。更正确的说,是胜望高的议席的分配。议席的数量固然重要,但是赢得议席的本事才是重中之重。


在上一届全国大选,人民公正党攻99个议席,只赢得30个;伊斯兰党竞选73个,只赢得21个,而民主行动党虽然竞选的议席只有51个,却中选38个。这说明了,竞选议席少,中选率高,还是有机会笑到最后。行动党“精挑细选”所竞选的议席,赢得漂亮。


现在,国会反对党有了个要当国会反对党“老大”的土团党,要力撼国阵的巫统。安华时期人民公正党扮演争取马来选票的角色,现在土团党要取而代之。如此一来,土团党即使无法像巫统一样在上一届大选竞选121个国会议席,但是所竞选的数目必需是最多的,才能对巫统带来更加全面的挑战。


行动党如意算盘 多赢至少8个国席

现在行动党的国会议席最多,来届大选会不会保持上届大选的成绩,或者表现更好?按照行动党所打的如意算盘,该党的议席只有增加,没有减少的可能,来届大选还可放眼赢完马华在上一届大选赢得的7个国席与民政的一个国席(不包括安顺),把自己赢得的议席增加到至少46个,友党再赢得67个,国会反对党就可摇身一变成为执政党联盟了!


现在关键问题是:即便人民公正党仍然保持上届大选的表现,保住30个国席,土团党与诚信党(再加上沙巴传承党)能不能带来其余的37个国席?要知道,东马共有57个国会议席(包括联邦直辖区纳闽),反对党在上一届大选共赢得9个国会议席。


按照行动党来届大选“稳增不减”的盘算,来届大选就假设国会反对党在东马多赢得3个国席,那土团党与诚信党等,就得贡献34个国席。假设加上退出伊党加入诚信党的6个国会议员的议席,国会反对党只需区区的28个国会议席就可以达到入主布城的梦想了!纸上谈兵,土团党与诚信党当然有可能轻易赢得34个国会议席。但是,我们要是把伊斯兰党,还有国会反对党之间的利益冲突也算进去的话,结果可就大大不一样了!


大家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是,伊党很可能成为“王牌”—到时大选要是它能够保持不少过15国会议席,可以决定哪一个政党联盟组织政府。现在的形势是:土团党与诚信党除了受到盟党的掣肘,还要面对伊党的阻挠。毕竟,伊党算是我国的老牌政党,有很强的群众基础;而且,其党员及支持者,对敦马哈迪没有什么好感。伊党对加入诚信党的“叛徒”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会让出它的席位给诚信党吗?可能性非常的低。


土团党诚信党需行动党“施舍”

如此一来,不管公正党与行动党,都不会把有胜算的选区让出来,土团党与诚信党就要靠公正党与行动党的“施舍”才算跨出第一步,更艰难的还是伊党这只“拦路虎”:即使他们有共同的敌人,但他们之间却不是朋友。


所以,伊党现在可以吊高来卖,只是等待时间待价而沽。这不是华人想看到的,但是却是行动党盘算里没有告诉你的一张“王牌”。


土团党与诚信党的出现,最终要抢走的是国会反对党原先竞选的议席(不论中选或没中选),哪一个政党愿意那么大方大量“出让”?上面所提到公正党与行动党的“施舍”,会是哪些低胜算的议席,再加上几个有“战略意义”的议席,让土团党与诚信党至少有几个小小的立足点。


另外,希望联盟的成员,特别是民主行动党之所以拥抱政治宿敌敦马哈迪,最终目的是要赢得政权,而它期望马哈迪可扮演的角色就是突破巫统最稳固的堡垒—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的垦殖区(下称土展区)的国会议席。


目前,在全国317个土展区里,共有54个国会议席以及92个州议席。其中彭亨州的14个国会议席中,就有12个国会议席是在土展区的;而在彭亨州的42个州议席,有27个是在土展区。上一届大选,国阵保不住其中六个属于土展区的国会议席,但整体来看巫统在这些地区仍然是相当稳的。


编制谎言怂恿煽动垦殖民

此外,土展区向来是伊党与巫统之间的“必争之地”,人民公正党当然也想把其势力扩充到土展区,但是并不成功。过去几年,人民公正党也希望借联邦土地发展局的上市,不惜编制谎言来怂恿煽动垦殖民。


例如,吉隆坡高庭在今年2月13日,就2010年在人民公正党党报《公正之声》发表的两篇文章,构成对联邦土地发展及其子公司的诽谤,判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及另两人诽谤罪成,赔偿7万令吉损失。


2010年8月16日,土展局及全球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就《公正之声》分别在2010年6月22日及29日刊登的文章,提呈2亿令吉的诽谤诉讼。起诉人称《公正之声》的两篇分别以《土展局破产》以及《建6亿6200万令吉建筑只涉及三个人》为题,并附有“争议”图片说明的文章,已经对他们的形象构成了损害。


国会反对党宣传的手法,是以钱财为主轴来发挥,绝大多数时候不是赤裸裸的谎言,就是半真半假,不是欺骗就是误导,要取得的效果就是让民众继续保持国阵政府乱花“人民血汗钱”的印象。一旦这样的印象深入人心,任何课题都可以把“国家没钱,快破产了,全是纳吉的错”联系起来,当然不会以比较客观审慎的心态来看这些谎言与指控。


不提替代政策来赢得民众支持

大家比较熟悉的,还是过去几个月来中国及沙地阿拉伯在我国投入数百亿令吉计的投资,被说成是“出卖国家”。这些投资所涉及的款项“太大”,而把“反对党的任务就是每天煽动人民”奉为座右铭的人民公正党议员拉菲兹南利,因为诽谤而被法庭定罪已经是无数次了,但还是乐此不疲。这也说明了十分关键的一点,那就是像拉菲兹这样“有头脑”的国会反对党议员,还得靠编制假话、大话以及空话,而不是提出替代政策来赢得民众的支持,其他“等而下之”的就无足观了!


对土展局相对而言思想比较单纯、而且大多是国阵的坚定支持者的垦殖民,更加需要以谎言及半真半假的课题煽动,试图制造另类的“民心思变”。


我们不要忘记,敦马从开始的倒纳吉,到退出巫统,并且与政治宿敌林吉祥等人“并肩作战”,正式与巫统为敌,其对国会反对党特别是希盟而言是两头不到岸。


林吉祥是反马来人、反回教以及反马来统治者的形象,是马来社会普遍存在的。敦马如今竟然与林吉祥合作,是许多马来人无法接受的。他们可以接受马哈迪在位22年为马来人所做出的贡献,但他们无法接受的是马哈迪联合林吉祥倒巫统。


几十年不遗余力“妖魔化”马哈迪

另一方面,对许多华人,不管年轻老少,马哈迪是个具争议的政治人物。再加上林吉祥领导的民主行动党,过去几十年来不遗余力的“妖魔化”马哈迪,得到许多华人的认可。林吉祥现在说转弯就转弯,而且该党对那些因为不认同行动党转弯而愤而辞职的沈同钦等人的口诛笔伐,倒是令不少华人感到心寒,本来已经降温的政治热,再度滑落。

一叶知秋,净选盟2.0主席玛利亚陈最近坦诚相告,来届大选恐怕有10%的选民不会出来投票。至于什么原因,大家都应该约略知道,例如政治冷感、对国会反对党失望等等。选民不出来投票,最需要担心的是国会反对党。


净选盟:10%选民不投票

上两届大选,净选盟在激起选民特别是华裔选民投国阵反对一票的热情,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其重要的角色的表现,就在于它其实是与国会反对党连成一线倒国阵,要求干净与公平选举,只不过是掩饰。


现在净选盟头头预告10%选民来届大选不出来投票,大概是要民众做好心理准备不会有Bersih 6.0。如此这般,来届大选没有净选盟“拔刀相助”的国会反对党,要如何突破上一届大选所赢得的89个国席(如果扣掉伊党的21席,就只剩下68席)?


国会反对党可能山人自有妙计,但是总的来说国会反对党有胜算的议席,因为国会反对党严重缺乏组织、选民对政治的厌倦以及课题的减少,数目会越来越少。可以预见,首相人选之争,还是小儿科;议席分配之争,应该是我们等着看的好戏呀!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