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无关进步保守
族群政治是马来西亚现实

 ·2017年2月25日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2月3日在《当今马来西亚》中文版发表《华文政治论述中的公民政治与少数民族论》,提醒那些希望看到改朝换代的“进步力量”,特别是民主行动党的同志,要打破“华裔是少数民族论”的保守论述,同时要协助马来人打破“巫统代表马来人、伊斯兰党代表穆斯林的认同”,走进公民价值与政策辩论的“进步政治话语当中”。


林吉祥实践“华裔是少数民族论”

其文洋洋洒洒3千多字,要传达就是:马来人海啸正在酝酿中,华人“鸡”不可失,不要对改朝换代失去信心。见识了刘镇东过去发表过的“伟论”,包括了伊斯兰刑事法、国阵“边缘选区”、火烧连环船、“期待开明马来人”等作为判断,“打破华裔少数民族论”可以肯定又是忽悠华裔的假议题,更多的是他的个人意见,不代表行动党。


提到“华裔是少数民族论”的实践者,最新的代表就是火箭的实权领袖林吉祥本人。去年12月初,首相兼巫统主席纳吉在巫统大会总结演讲,车马分明的把火箭列为“巫统首号对手”,让林吉祥惊恐不已,特别推翻该党组织秘书陆兆福之前不邀请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出席行动党代表大会的宣布,最后一分钟邀请马哈迪为座上宾。


巫统“重视”行动党 林吉祥反而心惊胆跳

大家如果还有印象的话,应该还记得刘镇东声称行动党的真正对手是巫统,不是马华。但是,林吉祥看来有另外的想法,巫统对行动党的“重视”反而让他心惊胆跳,习惯性的指控巫统要搞行动党。


更具讽刺的是,林吉祥邀请马哈迪出席行动党代表大会这一举动,很快被爆出林吉祥与马哈迪之间有个“交易”—林吉祥要求如果国会反对党执政,他将出任副首相兼财长,而马哈迪的公子慕克里出任首相。对此,林吉祥恫言要起诉某些媒体,但却不起诉泄密者东姑阿兹(行动党前副主席)。这叫做“虚晃一招”,让人以为他真的出手了!


上述连续发生的事件,赤裸裸的暴露了林吉祥无法克服“少数民族”的心理障碍。刘镇东在上述文章提到“在这个公民政治抬头的年代,少数民族论是会被人嘲笑的”。林吉祥是“少数民族论”的实践者,已经超越了应该被嘲笑的范畴,刘镇东难道意有所指?


我国的《联邦宪法》并没有禁止非马来人和非穆斯林出任首相;而委任副首相,是首相的权力。要是林吉祥(或者说行动党)真的超越“少数民族”的心理障碍的话,根本不需要排除受委为副首相的可能,而是要靠政治实力。至于财政部部长的职位,马华的陈修信曾担任过,行动党更有必要极力争取,勿让华人觉得民主行动党连马华都不如。


听信了行动党可以突破“少数民族”框框

上一届大选,华裔选民“全力以赴”支持行动党,就是因为听信了行动党能带领华人突破“少数民族”框框,达到公民不分种族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目标的宣传。言下之意是:马华需要靠巫统生存,因此是当家不当权,行动党要是执政中央,华人可以当家又当权。


不但如此,行动党还制造一个假象,以“马来人也在反巫统”来蒙骗华裔选民,让他们相信“改朝换代”是可能的。下一届全国大选即将随时举行,刘镇东再度煞有介事的告诉华人社会,来届大选将出现“马来人政治海啸”。此一论调,与上一届大选“月亮代表我的心”同出一辙。


即便我们让刘镇东的乐观推测成真,“马来人政治海啸”真的在来届大选发生,但这仍然改变不了华裔是少数民族的事实,更加改变不了巫裔以多数族群姿态组织政府的事实。


刘镇东以“公民政治”这个概念,来支撑他寄望打破的“华裔是少数民族论”,足见他试图以“学人”为掩饰,实际上是为民主行动党期望保持华人支持度的假议题,继续忽悠华人社会。


道理很简单,马来西亚从来就不是一个“公民社会”。这一点,刘镇东并不完全真不知。他在上述文章里提到:“在马来西亚政治论述史上,有一道可谓最深刻的分野在于,保守政治认为这个国家是由各个族群组成、各自利益不同互斥、是多数民族与少数民族之间的博弈;进步政治认为这个国家以公民个体组成社稷,公民有族群身份认同但不是政治动员的唯一身份认同,公民也是纳税人、公民也是男性/女性、公民也可以是青年、公民也可以是雇主/工人。”


“这一道保守政治与进步政治的分野,不只是政党之间的分野,在政党内有时也是政治论述的分野。政党内有保守派、有进步派。有些时候,政党、政治工作者乃至选民也不是分得那么清楚,游走在两者之间。”


修改宪法是落实公民政治的第一步

持平而论,我们也期望马来西亚是个名副其实的公民社会,各个族群不分种族、宗教、语言等,都能以平等的公民身份参与各个领域的事务。但是,正如《大马华人周刊》不厌其烦谈到的,要做到这一点,修改《联邦宪法》的有关条文(例如有关马来人特权的第152条文)是至关重要第一步,先确立大家都是西方意义上的公民身份。


可是,民主行动党在争取华人支持,却不把它当首要议题。在实际的政党结盟里,也坦然接受“马来人是多数种族”的现实——它与马哈迪领导的土著团结党合作,就是最有力的证明。行动党在2月7日高调接受联邦前部长再益依不拉欣入党,事实是延续该党“马来人制马来人”的策略,明显的也是行动党承认马来西亚仍然是个族群社会,行动党领袖无法以公民的身份,争取大多数马来人的支持;行动党更加没有必要拉拢再益来淡化其“反马来人、反回教以及反马来统治者”的“指控”。


因此,刘镇东把那些支持族群政治的人划为“保守”,支持公民政治的为“进步力量”,是自欺欺人。其中原因之一,是上面所提到的《联邦宪法》的规定;另外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是在现实的政党政治里头,族群政治是根深蒂固。


打个比方,要是政党是鱼,那族群政治就是水;鱼能脱离水而活吗?行动党一直告诉大家鱼不需要水也能生存,无疑的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相反的,我国的政体政治环境,让行动党“如鱼得水”。


搞“被打压少数民族”悲情 争取华人支持

无可辩驳的事实是,行动党多年来正是使用“被打压的少数民族”的悲情,争取华人的支持。行动党炒作诸如华小及统考等课题,批评在国阵治理下华人的地位江河日下,诉求对象当然是华社。华小与统考的课题,不能当作“公民课题”来论。毕竟,在许多马来人眼中,前述课题是分裂马来西亚的课题。


至于像反贪、反朋党裙带风的课题,表面是公民课题,实际是民主行动党用来掩饰其“少数民族”心理障碍的行为。大家都知道,行动党以“告别腐败”作为其宣传的主轴,抨击国阵的贪腐与朋党裙带风,但是在尝过执政的甜头以及其他衍生的利益后,满足于与国阵比烂,把自己所设下的高标准全抛到垃圾桶里去。


最明显的例子当然是马来西亚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被控涉及贪污滥权,民主行动党“转移视线”,声称那是政治迫害,还在首席部长前特别加个“马来西亚唯一的华裔”,目的难道不是挑“被打压的少数民族”的悲情?难道不是要华社跌入“多数民族”压迫“少数民族”的论述陷阱?


政治英雄需要水深火热华人“打救”?

不可否认,他的“苦情戏”的确是能够获得不少铁杆火箭粉丝的极力维护与支持。这些粉丝以为他们“与林冠英同在”,制造舆论迫使政府撤销对他的提控。一个简单的问题是:要是林冠英真的是华社“救苦救难”的政治英雄,现在为何需要处在“水深火热”的华人的“打救”?要是真的清白,为何还要求法庭宣判反贪的有关条文“违反宪法”?


从林冠英身上,我们看到是华人政治里最黑暗最虚伪的一面,根本原因是华社把“公民政治”与“族群政治”混为一谈。要是我国政治主流真的是“公民政治”而不是族群政治,林冠英在华社面前搞悲情不但不会有市场,还会给民众讥笑嘲讽。


我们可以认可族群身份认同不是唯一政治动员的身份认同;这其实是普通常识。我们常看到的就有以宗教信仰当作是政治动员的身份认同,如我国的伊斯兰党。以劳动阶级、意识形态等为身份认同的政治动员,也曾在我国盛极一时,如当年的劳工党。但是这些身份认同,不是上面所提到政党相互竞争的鱼与水的关系。


民主行动党不搞族群情绪的话,早就在政坛上“寿终正寝”,更遑论妄想入主布城。


只能在华人议席耀武扬威

值得一谈的,民主行动党在某方面也真的做到不以“华裔是少数民族”来对抗“多数民族”。行动党只能在华人占大多数或者占关键比例的议席耀武扬威,把马华和民政党的候选人打倒,削弱华人在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代表权,却是不敢到马来族群占多数或者关键比例的议席和巫统候选人竞选。行动党的领袖,更爱在发表文告批评马华,或者无关痛痒的谴责批评巫统,期望华文报章慷慨的对他们的文告来者不拒。这些文告十之八九,是要让华文报读者一直感受到自己是“被打压的少数民族”。


凡事都有一体两面。行动党在全国大选竞选的标准作业,固然是体现了“华裔是少数民族”不敢对抗“多数民族”,但是另一方面却突显出它无法获得大多数马来友族认同的残酷事实,本身受困于“少数民族”的心理障碍。


讽刺的是,行动党各级领袖因为无法克服“少数民族”的心理障碍,却把希望寄托在马华民政等政党,要它们以少数民族来对抗多数民族主导的政府。推而广之,华社“恨铁不成钢”,对马华民政无法成功以少数民族对抗多数民族感到非常的失望,可说是华人“少数民族”情绪的反映。具讽刺的是,华人却没有要求行动党真的敢于对抗巫统。


本身也在玩弄“华裔少数民族论”以取得华人(特别是受华文教育者)支持的刘镇东,当然不会忘记把“公民政治”与“族群政治”混为一谈,继续忽悠华社。难道华人那么容易受骗吗?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