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搞分化政治 炒作国庆日课题无聊

 ·2016年9月24日

马来亚联合邦在1957年8月31日正式独立。这个日子,就是我国的“国庆日”(Hari Kebangsaan)。1963年9月16日,新加坡、砂拉越以及北婆罗洲(沙巴)成为马来亚联合邦的一份子,马来亚联合邦改名为“马来西亚”。这一天,称为“马来西亚日”。


马来西亚日到了2010年,也就是纳吉出任首相的第二年,定为国定假日,举国同庆。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我们可以说那是国阵政府需要靠东马这堡垒票仓而这么做。大家都知道,在2008年全国大选,国阵赢得140个国会议席,失去了国会三分二多数议席优势。其中,国阵在马来半岛只赢得85个国会议席(总议席为222个),国阵所赢得其余的55个是东马的国会议席(包括在沙巴州的联邦直辖区纳闽)。此选举成绩毫不含糊的传达了一个讯息:国阵继续执政,要靠东马。


在2013年全国大选,国阵赢得133个国会议席,其中48个国会议席是东马国会议席(比2008年少7席)。也就是说,国阵在马来半岛同样只赢得85个国会议席,再次失去过去单靠西马议席“吃糊”的优势。东马国阵再次显示其确保全国国阵执政的关键角色。从西马进入沙巴州的巫统,在2008年和2013年全国大选在沙巴竞选的15个国会议席(包括纳闽)全胜,沙巴州成为巫统主导的国阵的“堡垒”,是毫无疑义的。


表现好的政党扮演更大角色

纳吉是在国阵处于最弱的时期领导国阵,让国阵稳住政权的“锚”就在东马。从民主政党政治的角度来看,哪一个政党的表现好,就应该给予更大的角色。而受到看重的政党,以此当作是谈判的筹码,争取更多的权益。这是无可厚非的。把9月16日列为国定假日,彰显东马在全国政治的地位。我们都知道,在2010年之前,马来西亚日不是国定假日,重要因素之一是东马在确保国阵执政方面还没扮演那么吃重的角色。


有趣的是,在我们看回东马政治为何变得那么重要,不得不提砂州国阵的主导政党土著保守党。土保党在2008年及2015年,竞选14个国会议席取得100%的胜利。即使其国会议席,占不到全国议席的百分之十,但是其对全国的政治的影响,却是举足轻重的;这主要还要因为这个政党在砂州的主导地位,确保了砂州成为国阵的“堡垒州”。


现任砂州元首丹斯里泰益玛末,在1981年3月开始出任砂州首长,到2014年退位,由丹斯里阿德南接任。由阿德南首次领军的第11届砂州州选举,在2016年5月7日举行。大家都知道,国阵在这次州选举狂胜。土保党竞选40个州议席,取得百分之百的胜利。砂州共有83个州议席,土保党原本的州议员加上新加入土保党的原国阵直属州议员,人数超过总议席的半数,可以单独执政。


((行动党的气势大不如前))

在这所谓的“阿德南效应”里,行动党从原有的12个州议席,输掉5个剩7个。加上人民公正党保住3个州议席,砂州反对党只得10个州议席,比上一届州议会的15席少5席。行动党在砂州选举失利,意味着其气势已经大不如前。如此,阿德南领导国阵在砂州选举亮丽胜出,大大增加了阿德南争取更多州权益的筹码。


换句话说,这是东马自1963年成为马来西亚的一份子之后,政治势力处于最高峰的时期。要是西马非马来人反国阵与东马全民为国阵的堡垒的趋势不变,东马的地缘政治对全国政治的影响,会越来越明显。而伴随而来的,是土著政治的抬头。


那些炒作马来西亚应该是在8月31日或者9月16日庆祝国庆的人士(从政治人物到学者专家),在意识到地缘政治越来越重要的同时,可能因此以为土著政治因此变成不重要。敦马主导创立“土著团结党”,明显的是要与国阵,特别是巫统争取马来土著的支持。可是,这土团党没有告诉大家的是,它还要争取东马土著的支持。有趣的是,土团党是个西马政党,而其领导人更是东马人没有好感的前首相敦马哈迪,该党在东马无法有作为几乎已是个既成事实。另外,要是华人选民在来届大选,还是延续前两届的投票倾向,那么土著政治会进一步巩固是毫无悬念的。


((行动党国会议席多却没影响力))

在议会民主里的政党政治,政党的影响力与势力,并不一定与其所赢得的国会议席数目成正比。一个政党的影响力与势力,还需要其他因素的“加持”。土保党的影响力与势力那么大,原因上面已说明。土保党可说扮演了“关键少数”的角色。


反观华裔选民在上届大选全力支持的行动党,赢得有史以来的最多的国会议席,但其影响力与势力,特别是对国阵以及其政策的影响,却不成正比。为什么会如此?最主要的当然是行动党不是执政集团的一份子,另外它明显的无法扮演好国会反对党的真正角色(例如其主导的国会反对党联盟,到现在还没成立“影子内阁”),反而是擅长搞一些花拳绣脚,逞口舌之强,根本就是没有做好随时执政中央的格局。张健仁建议砂州不必庆祝国庆日只不过是其中最近的一个例子。


行动党砂州主席张健仁主张“把庆祝国庆日省下的钱用在社会发展用途”,呼吁砂州政府不要庆祝8月31日的国庆日。他认为,砂州今年开始把7月22日列为“砂拉越日”,在9月16日又庆祝“马来西亚日”,8月31日因此就没必要庆祝了。

 

这种宣传内容,理由牵强,明显的要制造东马人“反”西马情绪。说到底,要是把马来西亚比喻为一家人的话,大家要是有不同的“生日”,为何不可也庆祝?况且,不庆祝国庆日而“省下”的钱,数目会大到什么地步?要省钱的,什么节日都不庆祝不是更好吗?


((炒作独立日是无聊的))

事实上,不管你以什么理由来炒作我国“真正”的独立日,都是无聊的。我国有些人还煞有介事的把它当作是大事,说明了他们在政治上是多么的不成熟。他们本身表现不成熟也无所谓,但是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搞分化政治,其心可诛。


环顾世界,我们看看美国人如何看待7月4日独立日,就可知道争论国庆日是多么幼稚之事。美国在1776年7月4日,打败英国,取得独立。7月4日,从那一年开始就成为美国独立日。


第一批成为美国州属的是13个英国前殖民地,之后其余的37个州—不管是通过什么方式成为阿美利坚合众国的一份子,都没有说7月4日不是美国的独立日,关键因素是各州都认同这个大日子。要不然的话,在1959年8月21日成为美国第50个州的夏威夷,可能就会提出“我国独立57年还是240年?”的问题。毕竟,在夏威夷还没加入美国之前,美国是“不完整”的,按照那些认为我国国庆日应该改为9月16日,那美国的独立日应该以夏威夷加入的日期为准了!


要是这些人可以转移焦点,把一年一度的国庆日当作是鞭策全体人民对国家更加有归属感,同舟共济协助她变得更美好,那就皆大欢喜。说实在的,国庆日也就是一年一次,大家难道不可抛开党派成见,一齐庆祝吗?


从西马政治大角度来看,我们可以理解东马为何在这几年突出马来西亚日,证明是东马政治地位在全国政治有所提高。一些东马人认为,过去巫统强大,限制东马的发展,甚至剥夺东马应得的权益。现在,东马政治地位提高了,土保党应该趁机会争取更多这些权益;不要等到巫统恢复元气,进一步“欺负”东马。


展示势力应适可而止

马来西亚日与国庆日的课题之所以会被炒作,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东马向西马展示“势力”的迹象。这种展示势力的姿态应该适可而止,需要高超的政治智慧,不然会弄巧反拙。毕竟,东马成为马来西亚一份子的53年历史,是最近两届全国大选才真正的有机会利用地缘政治的优势,争取更多的州权益。而这个优势能够保持多久,还有待观察。东马的主要政党,可以做的是巩固地位的同时,还需要与中央政府建立更大程度的互信,为自己留下后路,也为东马人民留个后路。


可以肯定的,那些不在其位的人不需要考虑这样的问题。他们知道东马国阵有更大的影响力,必定会通过各种方法来鼓动州政府对中央政府“硬起来”。炒作国庆日是其中一个方法,另外可以一炒再炒的当然是砂拉越自主权的问题。


这是国会反对党的一贯作法,我们可以理解。本刊上一期有详细提到行动党如何以半真的谎言,挑起华社对政府“不公平”政策的不满,打击马华民政,但就是不愿去谈这些政策的源头--《联邦宪法》。同样的,行动党不管是挑拨还是挑衅砂州政府,最终还是在华社绕圈子,跨不进土著社群。一个依靠华人选民生存的政党,与依靠土著支持的政党,在影响全国政治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土保党取代马华成国阵第二大党

土保党在第13届全国大选,正式取代马华成为国阵老二。在2008年全国大选,马华赢得15个国会议席,比土保党多一个国席;2013年全国大选,土保党14个,马华输到剩下7个。以朝野政党来看,巫统在第13届大选赢得88个国会议席,排第一;行动党38个,排第二;人民公正党30个,排第三;伊党21个,排第四;土保党排第五。


按现今的政治局势,土保党看来最威水,其所得议席即使落后于国会的3个反对党,但却真正扮演了关键少数的角色,远比民主行动党“吃得开”。正如上面所分析,这拜地缘政治所赐—这包括了东马的国会议席,享有保持全国国会议席的四分之一优势,东马两州的政府,当然不会以一些学者所倡导的“选民与选区应成正比”作为依归。


一句话,华裔选民因为要超越“种族政治”,要通过“教训”马华民政与人联党来“教训”巫统,却让东马政治顺势而起。也使马来人和东马土著加强对国阵联邦政府的主导权,华人通过手中选票使自己在政治上进一步被边缘化。而炒作国庆日与马来西亚日课题,明显的是试图加激东马对西马中央政府的矛盾。很多人已经看出炒作国庆日是无聊的动作。我国要向前迈进,为此问题而争论,证明了什么?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