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林冠英被控众生相
行动党一子错满盘落索?

·2016年7月23日

 

根据马来西亚的法律,在刑事案中,在被证明有罪之前被告是无辜的是一个基本的法律原则。换句话说,证明被告有罪的重担落在指控者,而不是被告本身。法庭审讯刑事案,检察官需要以证据来证明他们的指控,他们要确立表面罪名成立,以让法庭谕令被告需要出庭为自己辩护。被控者只需对检察官的证据提出合理的疑点并获得法官接受,就可以无罪释放;要是无法挑出合理的疑点,那就罪名成立,要罚款或坐牢或者两者兼施。


在一个教育水平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社会,一般民众应该清楚知道这基本法律原则。看来,马来西亚的很多民众,即使教育水平不低,但还是会以党派立场为转移,对此基本法律原则视而不见,因此就会“未审先判”—认定被指控者有罪。


最近这两年来,两个最明显的“未审先判”的例子,要数首相兼国阵主席纳吉的数百亿令吉的“贪污”以及林冠英低价买豪华楼房等的“贪污滥权”。


纳吉“贪污”数百亿(有些甚至声称掏空国库)的课题,国会反对党及倒纳吉的人,通过制造舆论,判定纳吉有罪。这违反上述的基本法律原则,指控者无需证明被指控者(纳吉)有罪,反而要纳吉自己证明自己无罪。这是本末倒置。

 

若因舆论压力下台无关法律程序

在这近两年的时间,我们着实看到听到不少对纳吉的指控,国内外媒体推波助澜,形成了相当有力的舆论。然而,不管舆论有多强,指控者就是没有办法提出任何在法律上站得住脚的证据,纯粹是猜测与疑虑。猜测与疑虑不是证据。换句话说,倒纳吉的人事实上并没有兴趣通过法律程序来推倒纳吉,而是想通过“舆论法庭”来迫使纳吉下台。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是“政治迫害”—因为即使纳吉假设因为舆论压力而下台,但在法律上他还是无罪的。


在今年6月的最后一天,槟州首席部长兼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被控贪污与滥权。他面对两项控状。控状一指他身为槟州首长,2014年7月18日在光大28楼行动室召开的州规划委员会会议上,批准彭丽君的公司Magnificent Emblem申请槟城州西南区第436及437地段从农业地转换为发展地,令到本身及妻子周玉清从中收受利益,触犯了《反贪会法令》第23条文,罪成可被判监禁不超过20年与不少过贿金额5倍的罚款。控状二指他身为槟州首长,于2015年7月28日在宾鸿路25号洋楼,知道与彭丽君有公务关系,仍以280万令吉向彭丽君购下市价427万令吉的宾鸿路房产,抵触了《刑事法典》第165条文,罪成可被判不超过两年的监禁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之前声称林冠英在受到反贪委员会调查时无需请假,而在被提控之后才需辞职的的行动党宣传主任潘俭伟,这时却保持沉默。另外,在反贪会调查林冠英的时候,净选盟2.0前主席安美嘉以及律师公会主席史蒂芬迪鲁认为林冠英应该请假。可是,林冠英被控,安美嘉改口说我国不是民主国家,林冠英不需要辞职。史蒂芬迪鲁则认为,要决定林冠英是否应该辞职还“言之过早”。


党派成见根深蒂固不以事实为转移

上述“社会名流”与人民代议士,可以在涉及大原则的课题上做180度大转弯与保持高度沉默,赤裸裸的暴露了党派成见的根深蒂固,所发表言论是根据情况与对象而不是事实,是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例如,安美嘉说我国不是民主国家,林冠英即使被控也不必辞职。以此类推,任何兼有公职的政治人物,可以以林冠英为样板,放心的以公职人员的身份去买远比市价还低的房产。


持平而论,林冠英官司缠身,需要不需要因此辞职,是他个人的决定(要是没有来自党内的“逼宫”压力或者政治道德的耻辱感的话)。现在之所以有要求他辞职的声音,是因为他以及他领导(实权领袖是林吉祥)的行动党,一路来动辄挑战其政敌请假辞职(即使他们只是发表了一些荒谬的言论或者含有种族色彩的言论),自我标榜为有原则的政治领袖与政党,但是在自己变成主角的时候,却以各种借口推搪。


支持者认定林冠英有错上庭一定玩完

即便反贪污委员会经过彻底的调查,发现的确有犯罪成分才决定提控林冠英,罪成与否,还需经过法庭审讯,让控辩双方针对证据,从法律上展开攻与防。然而,行动党的支持者现在是“未审先判”,认定林冠英有错,害怕他上庭后一定玩完。非常荒唐的,他们认为林冠英被控,是因为“政治迫害”—要是真的是政治迫害,反贪委员会以及总检察署,何必大费周章的搜集证据?林冠英又何必聘请律师团为他辩护?


另外,要是林冠英被控是政治迫害,发表此言论的人至少得证明没有任何一个国阵领袖,曾因为贪污滥权而被控并罪名成立坐牢,要不然的话只能说是找借口为林冠英做出苍白无力的辩护,更让人感觉到是“恶人先告状”!

 

((“买便宜了”却被控支持者不满))

相当好笑的比喻,而且在网络世界以及华人社会流传甚广的是:26亿令吉进入其私人户头,纳吉没被控,林冠英屋子“买便宜了”却被控了,实在不公平。纳吉没被控,要怪就怪其批评者无法举出有力的证据(例如这笔捐款的确是公款私用或者动用其身为首相的地位拿到这笔钱供私人用途)让总检察长启动检控程序。


相反的,林冠英之所以会被控,是因为对其指控的确是有文件佐证,不是像一马公司课题及26亿令吉的“口说无凭”。更加重要的,即便凭一般人的普通常识来看,即使“英宅”的买卖是你情我愿,但明显的涉及利益冲突。也因为如此,“英宅”的前屋主彭丽君也被控。


其实,大家在把纳吉的26亿令吉政治献金与林冠英“买便宜了”等量齐观的时候,忽略非常关键的差别。的确,《刑事法典》第165条文明确阐明,公务员不可利用与其职务有瓜葛或者与自己下属职务有瓜葛来取得“可能”(likely)的好处。易言之,被告即使没有获得实质的回报,还是有错的。


可是,很多人在评论此事时“选择性遗漏”,避而不谈另一个关键的事实:纳吉也是巫统兼国阵的主席,他是以此身份把这笔巨款存放到其银行私人户头(而且不是他个人管理),供党务所用,非供私人使用。这是社团法令下所允许的。要是林冠英是以行动党秘书长的身份,购买“英宅”给行动党,他或许不会被控(总检察长可能因此没有把握说服法官判林冠英有罪)。


法庭未判之前冠英无罪

正如上面所说的,法庭还没下判之前,林冠英是无罪的。林冠英在法庭还有机会抗辩,证明自己无罪。一句话,要是林冠英本身以及其支持者,认为他是清白的,就等待法庭审讯,让所有有关文件、检控与辩护等,通过法庭上公诸於世。被告的辩护律师不能以“选择性提控”以及“政治迫害”作为辩护。这些理由在法庭上是站不住脚的。他们需要从法律的角度反驳控方的指控,来说服法官。


就政治来说,值得注意的是林冠英被控,并没有引起华裔广泛的“怒吼”。相反的,一些有识之士对林冠英被控并不感到奇怪。他们看到林冠英当了首长后傲慢嚣张,与还当官初期的时候为理想斗争的姿态是大相径庭,甚至以与国阵比烂为荣而感到极度失望。


更让这些人无法忍受的是,他与他领导的行动党,试图以他个人的问题,把社会(特别是华社)捆绑起来,大搞悲情。这种比烂的行为,已经让那些认为壮大国会反对党,可以更有效制衡国阵的人感到极度失望。对他们而言,大家都知道国阵贪腐的现象,向来为民众所诟病,没想到的国会反对党却是过犹不及。


无可否认,行动党推动的“与林冠英同在”的巡回政治演说与筹款运动(林吉祥说是“听取民意”),肯定可以获得不少支持者(特别是华人)的响应,让他们更坚定的相信林冠英根本没有犯错。但这些政治演说与筹款运动,能不能复制2008年全国大选后的盛况,值得关注。


也就是说,搞群众运动博取民众的同情,制造对自己有利的舆论的尝试,在现时的坏境会落得两面不讨好。即使群众是“万山响应”,审理案件的法官不会因为屈服于“民意”的压力,而放弃法理。相反的,要是群众反应冷淡,对行动党与林冠英是双重打击:法律上捞不到便宜,舆论上处于劣势!


((以“人民当法官”愚弄选民))

对那些想要逃避法庭审讯的人,特别是人气比较高的政治人物,“人民当法官”是他们的选择。之前,民联实权领袖安华被控鸡奸其私人助理赛夫,“人民当作法官”是他及其支持者愚弄选民的伎俩。林冠英被控,现在没有明目张胆的把“人民当法官”的牌子抬出来,实际上已经是在进行了。上面提到的“政治迫害”以及“选择性提控”反映的弦外之音实际就是:人民是我的后盾,司法动不了我。


谁又是这些人民呢?论声望地位,林冠英当然比不上安华;林冠英也跨不出华人社会这个圈子,因此林冠英所指的“人民”主要是华人。


整体而言、相对而言,华人是经济地位较好的族群。“一人10块,与林冠英同在”筹款运动,在短短时间内筹到100万令吉,不让人奇怪。这毫不含糊的反映出华人钱比较多,愿意以钱来供奉“神级”政治人物,不会过问这笔钱会用在什么地方。华人是否为了林冠英被控而走上街头,看来是不必问就会知道的答案:不会!出钱就好,出力,不要来搞我。

 

鼓动非马来人的种族情绪

行动党为什么会在第13届全国大选赢得创党以来最多的议席?这问题,可以有很多答案。你可以说那是民心思变,对巫统及其主导的国阵贪污腐败已经忍无可忍、犯有大头症的政治人物会认为这是他们本身“策略高明”、有的人会说,人民拒绝种族极端主义等等。


不管是什么答案,可以肯定的行动党披着打着反贪污腐败、争取公正平等等外衣。这层外衣下真正的内容,其实就是鼓动非马来人,特别是华裔的种族情绪,让他们群起憎恨国阵。一句话,行动党的强大,需要依靠华裔的支持,并会利用任何手段达到这个目标。这本身是一种种族主义的政治操作。


因此,经过最新两轮的打击,也就是在第11届砂州选举输掉5个州议席以及在大港与江沙国会议席补选说服华裔支持“新欢”诚信党事倍功半,证明它已经无法保住2013年的巅峰状态,华裔选民再也不对它言听计从了。或许,林冠英误读了华裔,特别是那些原本是“中间选民”的华裔,以为获得他们的支持是“天赐”而不必以真材实料争取来的!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