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仍然有剩余价值

1MDB课题将被继续炒作

·2016年4月23日


反政府之人士,把一马发展公司(1MDB)夸大为“大丑闻”(mega scandal),其影响之深远,从马币在2015年大跌,导致经济大受打击,大笔纳税人的钱不翼而飞可见一斑。为了让这“丑闻”更具戏剧性,他们把1MDB“丑闻”的根源,一股脑儿地归咎于首相纳吉。也就是说,纳吉一下台,所有问题都可以马上解决,其中马币就会迅速回升,我国经济就会“上轨道”。


按一般常识,要是1MDB真的是个大丑闻,祸国殃民,那么任何领袖要解决此丑闻,非得有天纵之英才不可,至少要比纳吉强几倍才有方法解决问题。更关键的问题是:如何解决?由谁来解决?


让人迷惑的,所谓的“1MDB丑闻”的本质,在于这家公司在短短的5年内,累积了让人咋舌的420亿令吉债务以及如何偿还(也就是资金周转不灵),涉及的是公司结构与管理的问题。可是,因为1MDB是财政部独资拥有的公司,要是1MDB无法在期限内还清债务,最后需要“埋单”的是政府—政府的钱,当然是纳税人的钱。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所谓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因为过去几十年来国阵执政(尤其是在马哈迪执政22年期间)时的各式各样的“丑闻”,我们不能怪民众因为1MDB批评者意有所指,而早早下结论相信1MDB不只是个祸国殃民的“丑闻”,而且首相纳吉滥用纳税人的钱。


1MDB前身是登嘉楼投资机构,是登嘉楼州的主权财富基金(SWF),于2009年也就是纳吉出任首相后不久,联邦政府将之转为战略投资公司,造福国民。在1MDB成立之前,要资助国家级战略发展计划的传统方式为政府出资、私营化以及公共-私人领域合作。这些方式,都是政府直接出资,要不然就完全失去了具战略性的计划。


政府独资拥有1MDB,政府除了提供100万令吉的种子资金(seed funding),实际上没有资助。因此,公司需要根据其进行的计划的潜在价值以及政府的支持,从市场举债发展某些计划。1MDB的经营模式,融合了私人领域的效率以及政府的轻扶一把,制造新的机会与发展。


就1MDB所进行的三大计划,也就是马来西亚城、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以及发电厂而言,发展潜能很大。可惜的是,因为过度政治化,制造了有如泰山压顶的舆论压力,1MDB不得不在2015年初聘请阿鲁甘达掌舵,并在约一年的时间内解决1MDB的账务问题(也就是”业务合理化“)。


业务合理化当然不会让大家都满意。例如,批评者认为1MDB公司当初以低价购买有关土地,现在却因为这些地段的地点(靠近吉隆坡金三角),能够以高价卖出。


低价购买土地有附带条件


这实际上是似是而非的论调。1MDB是政府公司,以低价购入土地,还是有附带条件的。要建马来西亚城,1MDB需要负起搬迁及建设空军基地、建设8个新的设施(国防部六个以及内政部两个)。马来西亚城的公司需要在这些工程完成后方能开始动工。另外,要建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1MDB需要搬迁及建设菜市场、小贩中心、膜拜场所、住宅以及建筑与基本设施。单单这些工程就需要至少57亿令吉。


这些批评者不提的是,因为1MDB进行的计划是影响深远的计划,对其周边产业会有正面的影响是可以肯定的。因此,“低买高卖”的说法我们不能说没有事实根据,但是我们不要忘记1MDB是政府全资拥有的公司,即使在“变卖”部分产业后,政府实际上还有控制权。


当然,在这所谓的“1MDB丑闻”里,市面上的传言都认为纳吉是背后的“主谋”,1MDB好像变成纳吉的私人公司,随意挪用“公款”;从1MDB公司的组织结构来看,纳吉只不过是该公司顾问团主席,并没有牵涉到日常的业务运作。按一般的常识,我们至少得先问自己:法律上而言,纳吉需不需要为公司管理不当负起责任?


所以,批评者夸夸其谈1MDB的种种“弊端”,但就是没有提出任何可行的解决方案。要是钱真的不翼而飞,他们要如何把钱拿回来?欠债累累,要如何偿还?人民最终是否需要“埋单”?


这都不是他们有兴趣回答的问题。因此,比较合理而且符合客观事实,就是这所谓的“丑闻”其实是个政治议题,虚假夸大的成分远远超越事实。换句话说,别有用心的人士利用1MDB制造对中央政府不利的舆论;一旦他们的目的达到后—也就是纳吉下台后,1MDB课题也就会突然间消失。


公共账务委员会(PAC)4月7日在国会提呈厚达106页、获得跨党派成员一致通过的《1MDB报告书》,很能说明这一点。


420亿令吉没有不翼而飞


公账会经过18个月的调查,发现1MDB出现管理上的弱点与局限,并建议废除顾问团以及调查公司前首席执行员莎鲁希米。此外,报告也指出,420亿令吉并没有不翼而飞,汇入纳吉以巫统党主席身份开设的私人户头的“26亿令吉”并非来自1MDB、1MDB没有资助纳吉的继子拍摄《华尔街之狼》。


更加重要的,1MDB并没有涉及一分一毫的公款,也就是政府无需动用纳税人的钱解决1MDB的债务。


事实上,1MDB在今年4月公布,其在去年6月启动的“业务合理化计划”后,1MDB不但已经还清所有债务,而且业务前景一片光明。


在《1MDB报告书》出炉后,1MDB董事部董事宣布“裸辞”,要是有关单位要对有关董事进行调查,这些董事也乐意给予有关当局合作。该公司主席兼首席执行员阿鲁甘达宣布,1MBD的业务将交回给财政部机构,1MDB将成为一家空壳公司。面对不成比例的负面报道,1MDB“声名狼藉”,如果继续使用,难免会让人联想到“丑闻”。


我们都知道,在有关单位开始调查1MDB的时候,反对党人士及倒纳吉者,促请设立国会调查团以审问1MDB。在公帐会介入调查后,他们赞扬那是对1MDB进行没有偏见的良好第一步。经过数个月根据总稽查司的报告进行的调查及审问,公帐会发布了全体委员一致通过的报告。


有人还是无法接受调查结果


不让人感到惊奇的是,那些认定首相纳吉作为这家财政部全资拥有的公司顾问团主席,必得为1MDB出现的问题扛起责任的人士,对这份证明纳吉清白的报告非常的失望,当然也无法接受这样的调查结果。


国会反对党的领袖、“公民社会”领袖以及倒纳吉运动的领导人,发表诸如“这没有意义”、“这改变不了什么”、“漂白”、“我错了,不是420亿令吉不见,而是500亿或更多”、“我们需要读出报告的弦外之音”等言论,对这份报告嗤之以鼻。


这再次印证了那些平常高喊要改革体制、促进良善管理、问责等的人士,事实并不关心这些事情。他们的根深蒂固的党派偏见,甚至是对首相个人的仇恨,违背了他们口口声声要“拯救马来西亚”的“承诺”。


陈胜尧被行动党粉丝“围剿”


总之,他们唯一能够接受的答案是:纳吉需要为1MDB这“丑闻”负起全责、纳吉的确是把1MDB的钱放到自己的口袋。与此答案有别,要嘛是被纳吉“收买”,要不然就是“脑残”。


实际上,公账会副主席陈胜尧医生(行动党甲洞区国会议员)发表“根据这一份报告,没有提及纳吉需要负责的地方,这是因为所提呈文件并没有显示案件与纳吉有直接关系。”的言论,被许多行动党铁杆粉丝“围剿”,对他做出了许多不堪入目(如脑残)的批评。相反的,同样是在委员会里的潘俭伟(行动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表示“80%满意报告”,但坚持认为纳吉应该承担责任(也就是被调查),却受到这些粉丝的“善待”与赞扬。


由于这份报告目前还是受制于官方机密法令,我们还无从知道报告的具体内容。可是,按照公账会主席拿督哈山阿里芬发表的文告,我们知道这份报告是委员会一致通过的。那么,报告建议调查1MDB发展公司前首席执行员莎鲁哈米,而不是纳吉,是怎么一回事?


以潘俭伟过去一年多来对1MDB的“穷追不舍”,并在制造“纳吉铁定有罪”的印象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来判断,他当然能够为公账会塑造同样的假象。


这就回到我们之前提到的合理怀疑,也就是1MDB问题的本质,在于公司管理的问题,但是过去一年来却被描绘为纳吉牵涉其中,变成了政治课题。


其中,设在英国的《砂拉越报告》与马来西亚的英文财经报章《the Edge》扮演了推波助澜的角色,但是最关键的还是没有办法出示纳吉确实牵涉其中的证据。它们所谓的证据,都是旁敲侧击的臆测。

 
公帐会成员一致通过报告书


潘俭伟在过去超过一年的时间,通过几乎无日无之的政治讲座、新闻发布会以及社交媒体(如面子书)等,一再抹黑1MDB,更巧妙的暗示或明示首相纳吉牵涉其中。即使在这些所谓“爆料”活动里,潘俭伟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举出“铁证”迫使首相承认错误,引咎辞职。但不可否认的是,公开场合所说到,主要目标是为了混淆视听;而在闭门会议里,讲的完全是另外一套。


因此,在公账会的《1MDB报告》提呈到国会后,证明了对两个主要指控,也就是420亿令吉“不翼而飞”以及“26亿政治献金”来自1MDB是毫无根据后,坚持相信纳吉有罪的,当然不会相信这份报告。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公账会反对党成员对公账会主席拿督哈山阿里芬之后接受《马新社》访问(在4月8日发布)有意见。阿里芬指出“公账会没有发现任何显示首相犯错或者滥权的证据,公账会所有成员做出这项决定。”


可是,公账会反对党成员在4月12日发表联合声明反驳,公账会不曾决定纳吉在1MDB课题上“无罪”,并要求哈山阿里芬撤回有关言论。这姗姗来迟的反驳,很能说明国会反对党还会继续炒作1MDB课题。


以文件为根据证明纳吉没错


持平而论,哈山阿里芬并没有像国会反对党议员所说的“毫无根据、违反公账会意见且存在欺骗成分”。事实是,根据公账会所取得的文件为根据,没有证据证明纳吉有错。而这些反对党国会议员声称“总稽查司及公账会发现,1MDB的交易中存在许多令人非常质疑的课题,包括支付数十亿令吉给根本无法確认谁是持有人的外国公司,例如Good Star有限公司以及阿尔巴BVI。”


这明显的是政治炒作。比如,有关1MDB支付阿尔巴BVI的大笔款项,已经在2013年3月31日以及2014年3月31日公开并经过审计的1MDB财务报告有记录。这笔款项已经给了阿尔巴BVI,有疑问应该找阿尔巴BVI,而不是1MDB。


换句话说,交易经双方同意完成,钱财易手,公告天下。1MDB已经把钱转给阿尔巴BVI,有证有据。你要问1MDB或者阿尔巴BVI公司钱哪里去了?这是常识问题,但是如果你要继续炒作此课题,唯1MDB是问当然是最佳选择。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