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劣质党派文化冲击 反贪腐成空谈

 ·2016年10月22日

反贪污委员会动员70人,经过超过一年的调查,侦破了一宗涉及超过一亿令吉的贪污滥权案。反贪会在10月初逮捕了四个人,其中两人分别为沙巴州水务局的正、副局长。根据报道,这两名高官利用他们的兄弟姐妹的38家公司以及代理人来犯案。因为涉及层面广,相信会有更多人被捕,以协助调查。


这是反贪会今年破获的最大宗案件。值得注意的,这是反贪会今年来一系列行动的其中一宗案件。当然,最引起华社关注的应该是槟州首长林冠英被控贪污滥权。这一系列的活动,在某个层面上证明政府对打击贪污是认真的,连“大鱼”也不放过。但是可惜的是,平常高喊要铲除贪污的人士,却把这些一系列行动当作是理所当然的,没有给予应有的肯定。


移动龙门讲体制层次问题

至少,我们期望这些平常大骂贪污情况好像是无药可救的人士,给予反贪委员会一点掌声,让此单位可以加强力度,无畏无私的执行他们的任务。另外一些人,在勉为其难的给予肯定后,却移动龙门,把贪污提高到体制的层次,认为这些大贪活动对普通老百姓没有意义。或许,我们许多人已经因为国会反对党及其支持者不断炒作26亿政治献金“丑闻”,以为这1亿多是“小儿科”。


从一个角度来看,这可说是反对党宣传的目的,把26亿令吉列为“顶限”,少过这数目的不值得大惊小怪。这也就是本刊过去不断强调的,在马来西亚,两线制成了“比烂制”,类似“不是贪污,是买便宜了”,成了接受贪污的最新口号。


认真说起来,涉及贪污腐败的不只是高官显要及其他政府官员,私人企业以及普通老百姓,对贪污也有不少的“贡献”。商人与政府官员勾结、老百姓为了避免麻烦给“咖啡钱”、商人为了抄捷径贿赂有关官员等事件层出不穷。前些时候,有调查指出私人企业的贪污情况非常严重。


  贪污腐败大家有“贡献” 

从一个角度来看,某些政客或者评论者,为了让普通老百姓认为贪污其实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所致,一切贪污都与政府官员有关,其他人一概不需要负起责任。或者说,其他人不必在减少贪污腐败贡献一份力量。这其实是非常不正确的想法,但是却是确确实实存在的想法,也难怪我国打击贪污一直无法产生值得一提的结果。


无可否认,政府官员因为职位的关系,而有一般人无法享有的权力。我们最常接触到的就是警察(包括交警)、陆路交通局官员等等。其他比较高一层的,权力也就更大。不管权位大小,有些官员会滥用权力来满足个人的利益,没有一个政府能够幸免,差别只是在程度。相反的,也有不少公众人士借用这些公职人员的权力,来满足本身的利益。


按这思路演绎,我们可以说贪污腐败是跨族群的。所谓一个巴掌打不响,我们要认识的另一个贪污特点是:有人给,才有人收。只要有人仍然相信“有钱可使鬼推磨”、相信认识位高权重的人是赚大钱的终南捷径、民众可以因为党派立场继续容忍贪污等等,贪污永远不会在这地球上消失。


  相信某些政党宣传口号

即使如此,我们看到华人在过去两届大选,把打击贪污腐败作为他们反对国阵的最主要理由,好像华人对我国贪污“没贡献”,接受贿赂的人有错,给贿赂的人不是犯错。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华人对贪污的认知的偏颇以及过于相信某些政党的宣传口号。


正如上面提到,政府里有贪污,私人企业(还有其他组织)还有普通老百姓都对贪污腐败有所贡献。换句话说,贪污不是孤立的现象。


但是,从净选盟2.0开始,许多华人“义愤填膺”似的反贪污腐败,走上街头,或者给予净选盟金钱与精神上的支持。这制造了一种印象:华人要传达的讯息,似乎就是:我们反国阵,最主要原因是我们对贪污腐败深恶痛绝。最经典的,当然是“改朝换代,告别腐败”这口号。


如果说政府有时被批评“口号治国”,那国会反对党更是明显的以“口号救国”,靠搞口号来争取民众的支持,实际上并不真正的认真要铲除贪污腐败。除了“改朝换代,告别腐败”以外,其他大家熟悉的口号还有“五月五,换政府”、“国阵不倒,人民吃草”、“月亮代表我的心”、“改朝换代,希望还在”等等,不一而足。


  口号只是手段政客另有盘算

其实是,口号往往是没有意义的、经不起逻辑推敲的。换句话说,口号是“诉之以情”的宣传手法,目的是要民众无条件的接受,至于口号能否成为事实,是非常次要甚至是无关宏旨的问题。政客有自己不为一般民众所知的盘算。例如,我们不难发现一些所谓的“青年才俊”,一副为国为民的姿态争取选民的支持,为的就是当个国会议员或州议员。只要当过一届,等到适当的年龄就可以领取优渥的退休金。这个数目,比一般的受薪者的薪金还高。大家都知道,这些人成为议员,就只关心“国家大事”,对选区选民面对的问题当作是芝麻绿豆小事,不屑一顾!


就如上面所提到的,只要培养贪污的条件没有去除,要告别腐败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但是,许多民众相信某些政党的宣传,以为我国贪污情况非常严重,有的甚至把它夸大到我国是世界上贪污最严重的国家,就不去思考“告别腐败”只是个空洞的口号。


回头来看,非常荒谬的口号之一是“月亮代表我的心”。月亮是伊斯兰党的党徽,而伊党的政治斗争理念的核心是成立回教国。这一点,行动党不可能不知道,许多华人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当时火箭与月亮打得火热,华裔选民也很热,有些火箭领导人甚至告诉华人选民,要让华人选民坐火箭到月亮。一句话,“月亮代表我的心”可以解读为“华人要的就是把马来西亚建立为回教国”。实际上,华裔选民真的这么想吗?不这么想,却那么草率的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看来是情迷意乱了!


贪污只与党派立场有关?

直到现在,即使国会反对党并无法证明自己是清廉的,许多华人还是会以“告别腐败”来反对国阵,而能够带领告别腐败的,是民主行动党以及其盟友—包括行动党以前抨击贪腐最厉害的前首相敦马哈迪,团结在一起是要“打救”马来西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贪污与否,不在于它是否违反我国的相关法律,而是党派立场的问题?


或许会让友族感到不解的,还是有不少华人仍然力挺被控两项贪污罪状的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华裔不是要反贪的吗,为何现在为涉嫌贪污的人辩护?火箭党员及支持者可以以26亿令吉汇入首相纳吉的银行私人户头,来为林冠英豪宅“买便宜了”为林冠英辩护。


有的更加不知所云的说“买贵了没事,买便宜了却被控”。这反映出我们一般对什么是贪污没有基本的认识。连这基本认识都欠奉,我们有什么资格大喊反贪腐?根据我们所掌握的资料,林冠英是以首长的身份买豪宅;买便宜了是因为卖方彭丽君与林冠英领导的州政府有商业上的交易。我们普通老百姓,无权无势,要像林冠英买豪宅买便宜了,肯定比中大马彩大奖还要难得多!


另外,我国法律没有阻止首相以政党主席身份通过私人户头接收政治捐款,而林冠英却是通过远比市价低的价钱买大屋子供私人私用。换句话说,要是林冠英以党秘书长的身份买有关大屋子,作为行动党活动的场所,情况可能就大不一样。


事实是,林冠英被控,纳吉没有被控,并不是政治迫害。要说的话,可能是林冠英以为仗着本身的政治地位以及选民的支持,并可借用国阵的标准来“比烂”,看死法庭不敢采取行动而逃过法律的制裁。


被控不一定罪成需等法庭审讯

许多真心诚意要看到我国贪污情况改善的各族民众,看到行动党号召的“与林冠英同在”的大食会与筹款运动,联想到了该党与其支持者其实是支持贪污。至少,对那些有一点法律知识的人来说,林冠英被控并不意味着他一定罪成,大家不是应该等待法庭的审讯的结果吗?况且,我国的法庭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独立的,没有成为执政党迫害政敌的工具。就林冠英的案件而言,中央政府要是真的要迫害林冠英,根本就不需要对他展开什么调查,还让他有机会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


行动党党内法律人才济济,却无法阻止林冠英把个人的案件政治化和公开抨击法庭。现在总检察长要提控林冠英藐视法庭,是林冠英咎由自取。


摆在大家眼前的事实是,大多数华裔过去以“反贪污腐败”为主要理由反国阵的形象,已经因为对沙巴税务局两名高官被捕以及林冠英被控的反应,被彻底打破。这也意味着,华裔选民在过去两届大选一面倒反国阵,有其他更加深层的理由。这是需要反思的。


国会反对党联盟已经快速腐败,在来届大选会不会只要再大吹大擂“改朝换代,告别腐败”,又可以得到华裔选民的全力支持?要是真的如此,那华裔在政治上只能自求多福了。


  反贪委员会在2016年一些逮捕行动

10月4日:逮捕沙巴州水务局的正副局长。他们涉嫌贪污超过1亿令吉。

9月22日:两名年龄分别32岁及29岁的陆路交通局官员,因为涉及伪造文件,协助“复制”已经在新加坡报销的豪华汽车在马来西亚售卖的犯罪集团而被捕。

9月20日:逮捕陆路交通局一名行政助理、二手车销售员以及一名网络商人。他们涉及豪华汽车犯罪集团。

8月21日:一名警曹假冒野生动物局官员,索取2千令吉贿赂以释放涉及违反野生动物法令的人士而被捕。

8月15日:三名高官,包括一名拿督斯里与一名拿督,因涉嫌接受涉及300万令吉贿赂、滥权以及洗黑钱而被捕。

8月5日:两名50余岁的警员,接受一名触犯交通规则的罗里司机的500令吉而被捕。

6月29日:逮捕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林冠英后来被带上法庭控以贪污罪名。

7月15日:首相署一名高级官员因为涉及滥用职权的调查而被捕。

4月21日:参加2010年主席杯的四名前足球员,因为在一宗有关GAMEMIXING的案件被捕。

4月17日槟州阿逸依淡警察局五名警员因为涉及贪污而被捕。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