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虚假消息传千里破坏大
国家发展受阻百姓损失

 ·2017年4月22日

政府的重要职责之一,是通过各种政策,为其管理的国家营造适合经济发展的环境。具有适合经济发展的环境,对我们这个多元社会的国家而言,关键之一就是种族和谐相处,其他诸如相对完善的法律、相对发达的基本设施、人民的教育素质等等,都是非常重要的。


就这个角度来看,一个政府要是把全副精神精力,放到维持政权,而不去营造良好的经济发展环境,要继续执政可不是容易的事。相反的,国会在野党本身就没有搞好经济的责任。在理想的民主社会里,在野党理应扮演监督政府的角色,就政府政策的不足给予批评,甚至提出更加好的替代政策,为民谋福利。


为反而反没提具体政策建议

不管怎么样,这毕竟是个理想,在现实的执政党与在野党角力的世界里,很多民主国家的在野党,考虑的主要是争取选民的支持,往往就是为反而反,没有提出具体的政策建议。这叫做搞民粹,最大的目的也就是让人民怨恨政府。要使人民怨恨政府,最好的切入点就是把国家经济描绘得非常不堪,试图制造这么样的假象:只要改朝换代,经济情况马上“咸鱼翻身”。


大家要是有注意国际新闻的话,会发现这并不是马来西亚独有的现象;欧洲好几个国家的政党/政党联盟就是靠搞民粹,夸大其词的告诉选民一旦执政,将会为国民带来更多的福利,至于如何搞好经济,这些政党并不关心。


正如美国著名经济学家米尔顿 • 佛利民(Milton Friedman)所说的:天底下没有所谓的免费午餐。政府要增加国民的福利,甚至给予更多的补贴,看似是“免费的午餐”,但追根究底在某个环节,需要有人给钱。表面上,是政府“给钱”,但实际上政府的职责是根据需要,分配从个人、公司,甚至是国家资源中得来的税收与收入。


换句话说,政府最主要的收入是靠税收。我国政府的税收,有超过1/3是来自企业界,其他来自个人所得税、消费税等等。过去,我国的税收,还可寄望我国丰富的汽油与天然气,以及诸如油棕的原产品。


世界在变我国不能固步自封

可是,我们不要忘记,这个世界在变,马来西亚因此不能固步自封,需要做出相应的改革。就这点来看,首相纳吉上台以来,就推出政府、政治以及经济转型计划,针对过去种种的不足做出改革,以便能够面对全球化的挑战。


政治学者早就了解到,改革比革命难。其中最大的难处之一,就是民众能不能与政府配合,共同推动改革。其关键问题之一是民众的认识与政府改革意愿与内容有落差,对改革带来的种种不确定性感到迷惑,进而拒绝参与改革。其二,改革意味着对那些没有效率的模式、制度、政策以及法令等“开刀”。这样一来,以前盘根错节的既得利益集团与个人,非常可能成为“受害者”。从第二个难处直接衍生的问题,就是这些既得利益集团与个人,会处处给予阻挠,试图让改革胎死腹中。最后不得一提的,政治之争讲到底是印象之争。


我们就先从最后一点谈起。2009年4月纳吉上台后,民众特别是华人民众,对纳吉有什么样的印象?早在出任首相之前,纳吉就受到蒙古女郎“丑闻”困扰。这丑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很多人可以如数家珍。之所以有有人炮制这样的“丑闻”(后来证明并没有这么一回事,纳吉根本就不认识蒙古女郎阿旦杜亚),目的无非是要阻止纳吉出任首相的“先发制人”。


在2013年全国大选,一马发展公司(1MDB)还没有被“丑闻化”之前,莱纳斯(Lynas)稀土提炼厂以及边佳兰石油综合中心(PIPC)是国会在野党及亲国会在野党的组织玩弄得最凶的其中两个政治议题。多个国会在野党甚至宣传,如果民联三党成功执政,将会关闭莱纳斯稀土提炼厂以及边佳兰石油综合中心。


激起民怨有利国会在野党

如今回想起来,国会在野党之所以猛攻莱纳斯稀土提炼厂以及边佳兰石油综合中心,倒是个非常高明的战略,有“直捣黄龙”之势。首相纳吉的国会议席在彭亨州北根,柔佛则是巫统的发源地,是该党的重要堡垒。能够借这两个课题来激起民怨,对国会在野党是非常有利的。


即便如此,我们已经看到这两个议题,在华人社会引起巨大的反响,但在非华人社群特别是马来社群,反应是出奇的低。因此,这两个议题虽然存有爆炸力,但是却因为缺乏马来人的大力支持,而功败垂成。

最近,首相纳吉就此两个议题,抨击那些不负责任的人士。3月18日,纳吉在推展一项爱国活动的演讲里指出,因为某些不爱国人士提供有关我国的错误资讯,导致我国差一点就失去了阿拉伯石油公司(Aramco)31亿令吉的投资。他说,他们有他们的政治动机,但是受害者是马来西亚人民。


3月19日,纳吉在北根巫统多个支部开会讲话时,指出在上一届大选之前,莱纳斯稀土提炼厂被当作政治课题炒作,国会在野党声称这无疑于在关丹建设一座核子发电厂,有的说它会释放危险的辐射。可是,莱纳斯稀土提炼厂投入运作5年,并没有发生上述他们之前言之凿凿的“人间惨剧”。现在这个课题没有“销路”,他们当然也不出声了!


实际上,莱纳斯稀土厂的辐射水平平均为每年0.65毫希(mSv/y,辐射剂量单位),比关丹地区的1.19毫希——两者都远比国际核子能机构(IAEA)所设下的限制每年20毫希来得低。到目前为此,莱纳斯已经在马来西亚投资了27亿令吉,并会继续每年在我国花3亿令吉。莱纳斯雇用超过550本地人。一些澳洲人、法国人、瑞典人以及英国人也在莱纳斯工作。这些外国人难道是笨蛋?


稀土废料转为农业用途

据报道,至于稀土废料如何处理的问题,莱纳斯马来西亚有限公司副主席拿督马莎阿末表示,该公司期望把废料加工为商品,期望能在今年年中落实。莱纳斯现在储存211,454公吨的稀土废料,与博特拉大学以及马来西亚农业研究与发展机构(MARDI)合作,研究把这些废料转为农业用途。以稀土废料生产的种植载体Condisoil,在经过栽种实验后,目前所得的检验结果是没有对植物或环境产生不良影响。

2013年全国大选前,坐落在马来西亚最南端的边佳兰,因为政府要建设一个拥有世界级水准的炼油中心,即边佳兰石化综合中心。这个计划是国阵政府在2010年9月25日推出的经济转型计划的重要一部分,而且被定位为有高影响的计划。


经济转型的目标是:在2020年,国民人均收入达15,000美元,成为先进国。间中,国家将引进4,440亿美元的外来投资,而这些投资将为我国制造330万个新就业机会。


边佳兰不仅仅是一个炼油厂、乙烯工厂轻油裂解中心以及石油化工厂,它还是一个液化天然气进口中心以及再轻气化工厂,甚至还计划建造庞大的储油中心。短期来看,这计划可能还不会影响到邻国新加坡作为亚洲最大石化与炼油中心的地位,但是会马上给予新加坡某种程度的竞争是可以预见的。


这超级计划面积达2万依格。一旦完成,边佳兰石化综合中心将制造8600个高收入与高技术职业。


被炒作为环境与“灭村”课题

不过,大家如果还有印象的话,应该还记得边佳兰石化综合中心的计划,被炒作为环境与“灭村”的“邪恶”计划,我国一些团体(包括某个华团),还邀请台湾环保分子到来边佳兰“考察”,以让他们回到台湾向有意到来马投资石化工业的国光石化公司施压,迫使这大企业打退堂鼓。在国光打消投资意愿后,这些人还沾沾自喜。但对政府而言,这可是头痛的问题,但这计划是国家经济转型重要的部分,不能说停就停。


在今年二月,沙地国王萨尔曼官访我国,其中最大的一项投资项目就是在边佳兰石化综合中心的其中一项计划,投资额达310亿令吉。


政党之间竞争,制造对自己有利、政敌不利的形象,是正常的现象。但是,就上面所提到攸关国家经济发展,长远来看更是国家存亡的课题,国会在野党无限上纲(也就是没有事实根据,编造半真半假甚至是谎言),并不惜借助外来力量破坏政府致力发展国家经济的努力,与破坏国家没有差别。


我们可以想象,要是纳吉采取像槟州首长林冠英的姿态,动辄把本身所面对的问题,一股脑儿怪罪政敌,只是专注搞好自己的形象,博取同情,而不心无旁骛的进行的首要任务—领导政府,我国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纳吉在还没上任首相之前就面对诸多考验,在首相的时候的考验更加的大,非常人所能忍受得了的。按照儒家亚圣孟子的说法,那就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不能。”


逆境可以使到一个人更加坚强,过去两年多我们看到纳吉不断的成长;更加重要的,即使面对那么多噪音,他继续很努力的以成绩来证明自己,从去年年底到现在为止,可说是马不停蹄的“推销”马来西亚。


在野党一如既往 “唱衰”国家经济

即便取得如此丰硕的成果,国会在野党一如既往的“唱衰”国家的经济。大家都知道,纳吉在成功引进中国投资的时候,反对他的人说他“出卖国家主权”;有的说,资金流入完全是为了面对“丑闻”困扰的1MDB。两年前政府推行消费税(GST),国会在野党广为宣传那是国库没有钱的“证明”。


相反的,要是突然有部分外资因为某种原因撤出马来西亚,国会在野党领袖及支持者就会很快的说那是因为我国政府的形象不佳,导致外资没有信心而决定把投资撤出马来西亚。总之,外资增加可以炒作为政治课题,外资减少也可被炒作成为政治课题的做法,这些人根本不想看到我国能够更好的发展,毫无疑问的是要试图破坏我国的经济。


毋庸置疑,国会在野党,甚至是普通老百姓,绝对有权利批评当今政府,但是作为国民,我们当然需要明白国家要真的失败了、破产了,得益最大的是国会在野党,遭殃的则是其他国民。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