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夸张 唱衰国家 无人得益

 ·2017年1月21日

我国某些国会反对党的政治人物,还有一些倾向国会反对党的文人(学者也好,时事评论员也好),酷爱把马来西亚描绘为失败、破产的国家等,仿佛我国处处不如人。这不是马来西亚独有的现象,每个国家事实上似乎都有这一类人的存在。


存在这样的人,对国家而言并不是坏事。至少,他们的言行举止可以提醒当权者以及平民百姓,要时时提高警惕,不要太过安于现状。但是,他们往往言过其实,有时候甚至是发表扭曲和存心误导的言论,却是我们时常要有防备的。


一方面,我们看到一些当权者的拥护者,处处要粉饰太平;另一方面,却有人有很强的反体制倾向,几乎毫无例外地以负面的角度来看待政府的任何政策。这两者,各走极端。前者可能为国内某部分人民制造了过于乐观的印象,后者却刚好相反,让部分民众以为我们头顶上的天空就快塌下来了。


反体制倾向偏向一边

一般而言,各走极端的只占人民的少数,但他们的影响力,在某些时期却是相当惊人的。很不幸的,经历两届的全国大选,华人反体制的情绪即使不是走到一个极端,至少可以说已经偏向一边。


本来,反体制不是什么奇怪的社会现象,但是我国的中央政权未曾出现过政党轮替,所谓的反体制就等于是“反国阵政府”。被某些有心人操弄就变成“反巫统等于反马来人”。从现实政治里权力斗争乃印象之争的角度来看,这并非完全有事实根据。毕竟,我国的国会反对党,在绝大多数时候由华基政党民主行动党主导;而民主行动党与林吉祥基本上可以说是“两位一体”,林吉祥被指反马来人、反回教以及反马来统治者也就不足为奇了!


之所以如此,根源在于行动党一路来扮演“两面人”:一方面要稳住华人社会的支持,另一方面要努力争取马来人的支持,不得不采用一种课题、两种做法的手段。现在明显的结果是讨好不了马来友族,慢慢的华人也会看穿行动党的两面人手法。


大家有没有发现到,越强大的民主行动党在面对我国政治现实的时候,表现还不如马华和民政。


民主行动党完全在野(也就是没有掌握任何政权)的时候,最擅长的手法就是指马华民政“当家不当权”,而在很多时候潜台词就是马华民政(华人)屈服于巫统(马来人)。经过长年累月的思想灌输,华人自觉或不自觉的就会以为自己活在政权由马来人主导的国家感觉受到马来人欺压。


火箭有什么策略解决华人“受欺压”问题?

无可否认,火箭在激起华人对当今政府的不满与怨恨,的确是非常成功。但是我们要问的是:假如华人“受欺压”的确是事实,那火箭有什么策略来解决这个问题?表面上,诸如打破马来人(巫统)霸权,争取平等对待是解决方案,但完全没有实际意义,更是个假议题。


你可以从行动党在面对真正考验的时候的表现,就可以“一叶知秋”。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行动党在其“争取各族平等”的言论和行动节节败退。首先是告诉大家火箭不要华人当首相;林吉祥最近对行动党全国前副主席东姑阿兹(还有著名部落客拉惹佩特拉)声称林吉祥与敦马哈迪有“秘密协议”,一旦国会反对党联盟在来届全国大选胜出,慕克里出任首相,林吉祥则任副首相兼财长,恫言起诉《新海峡时报》、《马来西亚前锋报》等媒体。


华人当首相,宪法没有明文禁止。更何况,在林吉祥及其领导的行动党所宣传“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争取各族平等”为前提,华人当首相并没有违反宪法,因此不是非分的想法。行动党要是能够争取友族的支持,其华人代表出任首相,有何不妥?


还有,火箭主导的槟州政府,“自动自发”推行清真巴刹、清真邮轮、清真医院,还宣布建立清真枢纽,但在另一方面却要对麦当劳快餐店禁止顾客带入没有清真认证的生日蛋糕而发动“杯葛麦当劳”,毫不含糊的表现了“两面人”的本色。


民主行动党是人民行动党的“徒弟”

华人需要特别警惕的是,民主行动党是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在马来西亚的“徒弟”,会向“师傅”学习。两党虽然都是华基政党,还得到华人的支持,但是不顾华人权益却是有目共睹的。人民行动党政府关闭了华文学校;民主行动党现在还只是执政槟州,一方面好像很正义的排斥极端,另一方面却是热情拥抱“极端”。要是成功成为中央政权的一份子,不需要讨好华人,华人只能自求多福!


这是华人相信“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后果:壮大行动党,让行动党一步一步的削弱华人的权益。是的,行动党最拿手的是让华人对我国的前景感到悲观,悲观到对国家似乎不存在任何希望。不存在任何希望,就容易跌入那些口若悬河出售希望的人士与组织—所以“希望联盟”取代“人民联盟”。“希望”比“人民”重要。

 

反对党执政不会承认统考

在当官的时候因为发表“马来人第一,马来西亚人第二”而被林吉祥抨击的慕尤丁,最近接受媒体访问的时候“先小人”,提醒大家不要期望希联执政后会自然而然的承认华文独中统考文凭。希联的立场与国阵的立场一样,就是统考需要符合国家教育政策,包括加强含有大马元素内容的历史课程,申请才能获得承认。


他认为,独中课程与统考没有反映国家价值观。他还劝请董教总等要争取统考文凭受承认,立场不能太坚硬,必需有所衡量。


民主行动党认不认同慕尤丁的谈话?当然,处于宣传需要,该党领袖或者会发表文告驳斥,表示慕尤丁的言论是个人看法,不是希联的立场(该党副主席郭素沁就发表了这样的文告)。那希联在承认独中统考的课题上到底是什么立场,是不是慕尤丁讲白了的“萧规曹随”?


慕尤丁有本身的政治市场考量

华社就准备让希联里的华人政客,带大家去游花园吧!道理是非常明显的:慕尤丁知道马来社会里有国家教育至上的“斗士”,不能因为要讨好华人而讲一些“政治正确”的话。是的,慕尤丁有自己的“政治市场”考量,而且是非常现实的考量;行动党能够做的,就是耍太极继续忽悠华社,让华社一下子就可以在“改朝换代,希望还在”的前提下,转瞬间觉得未来政府承认不承认独中统考,独中统考会不会“变质”已经不是重点。重点是要是符合国家的教育政策。


这与上面所提到的槟州政府本身推动清真不算极端,但中央政府(或者其他要保住清真认证的商家)的任何清真举动,都是极端的,同出一辙。政府无法承认独中统考文凭,证明马华民政“当家不当权”;行动党主导的希联在独中统考文凭课题的躲躲闪闪,证明行动党“当家又当权”?
这N次证明了火箭利用华社“十分在意”的课题,例如华文教育与独中统考文凭,目的并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是当铒来钓华人选票。华社关心的课题,要是与国家多数族群的意愿有所冲突,精明的政客不会硬碰,更不会花时间去向友族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重要的是能空口说白话,无需提供任何具体解决方案下,就能获得华人的支持。


火箭是现代版姜太公,有那么多“愿者上钓”的华人,火箭要“钓鱼”根本就不需要用任何饵(连假饵也免了),只需晃一晃鱼线就可以大唱丰收。这是马来西亚华人政治的独特现象。


现在,更加严重的看来还是国会反对党阵线,有系统地通过批判国阵政府,“唱衰”我国的经济。现为土著团结党(土团党)主席的慕尤丁在同一访谈里指出,政府让大量的中国资金流入,已经让许多华人与马来人感到不高兴。他声称,中资抢了他们的饭碗。


国家要发展需要大笔外资

稍微懂得经济的人都知道,国家要发展,需要大笔的外资流入。外资的流入,首先证明的是外资对我国的发展有信心。其二,外资流入,能为本国制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其三,外资连带的会促成技术转移。其四,引入中资,我国设下有利国人的条件,例如材料、人力等等,都需要有一定的比例由我国提供,并非由中国单方面一手包揽。


从国际大环境来看,中国现在在其“一带一路”的倡议,在世界许多国家投资,是许多国家都渴望吸引的外资来源;马来西亚自独立以来,都注重外来直接投资,欢迎任何国家的投资。来自中国的投资,当然也不例外。慕尤丁越俎代庖,不请自来充当华巫族群的“代言人”,所为何事?难道慕尤丁要鼓吹“关闭主义”及保护主义,拒外资于门外?


首相纳吉去年10及11月访问中国,成功招商引资,国会反对党不少领袖,马上指控纳吉出卖国家主权。从政党竞争的角度来看,这是国会反对党不想看到的。执政党的主要职务之一,就是搞好经济。纳吉在2008年出任财长以来,我国的经济规模从2007年的6550亿令吉成长至2016年的1万2000亿令吉,9年之间成长额达5450亿令吉或83%。这样增长的幅度,意味着我国的“经济蛋糕”做大了,民众可分享的财富也更多了。这利好“消息”,国会反对党当然不要民众看到,因此就以非常负面的宣传手法来“唱衰”当今政府。


在野党领袖关心短线政治利益

要知道,经济实际上改善了许多,人民也感受到经济成长的果实,国会反对党要推翻执政党就更加困难。因此,国会反对党的领袖,不得不罔顾事实,集中精力搞负面宣传;他们在意的不是我国的长期的经济发展,而是他们短线的政治利益。民众要是无法分辨朝野政党的不同角色与目标,把在野党的宣传当作是事实,无形中却是为破坏我国的经济—或者说放缓经济发展与体制改革步伐贡献了一份力量,对国家不利,对自己更加没有什么好处。


更何况,我国华人在经济领域仍然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跟着别有居心的政客起舞,“唱衰”我国经济,而不能以商人应有的务实心态来实事求是的看待我国经济,是个奇哉怪也的现象。


难道,我们都迷航了,搞不懂“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是的,要是我国的情况真如一些“末日预言者”所说的那么糟,我们其实连感到悲观的本钱也没有了。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