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土著团结党若参加大选
火箭巫统成最大赢家

 
·2016年8月20日

国会反对党领袖,特别是行动党的领袖,喜爱高喊超越种族,大力抨击巫统、马华以及印度国大党是种族政党。明摆的事实是,行动党并不是因为真的反对种族政治而抨击种族政党,而是因为这些政党是它的政敌—国阵的成员党。


众所周知,国阵里的民政党与砂拉越人联党,与民主行动党一样,都是以华裔为主的多元种族政党。行动党通过各种手段贬低这两个政党,主要目的无非是为了跟它们竞争,争取华裔的支持。这些证据让我们看到,行动党的多元种族政党,只是幌子,骨子里就是只要能够越靠近中央政权,誓言旦旦的原则都可以抛在一旁。


最近的例子,就是火箭也是成员党之一的希望联盟,热烈欢迎前首相敦马哈迪主导的新政党—一个只公开给土著参加的政党(日前向社团组织局申请注册,名为“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

 

为反纳吉而失去理性

“人民之声”的顾问柯嘉逊博士,对希望联盟以及公民社会的一些领袖热情欢迎这个“既不文明也没希望”的新政党感到非常吃惊。他质问:“他们是不是因为马哈迪是坚定的反纳吉而失去理性呢?”他建议他们快快回过神来,要不然就会完全失去了威信。


其实,柯嘉逊无需大惊小怪。这些所谓的反对种族政治以及支持公民社会的人,的确与敦马都有推倒纳吉的共同目标,才会站在一块的,路人皆知。


在许多华裔的眼里,敦马是个不折不扣的种族主义者。前副首相兼巫统前署理主席丹斯里慕尤丁也曾因为一句“马来人第一”而被夸夸其谈“马来西亚人第一”的林吉祥等抨击。可是,他们反纳吉,火箭马上张开双手迎接,动机明显的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以前对他们的批评都成“过眼云烟”。


针对林吉祥为何与曾经援引内安法令扣留他的马哈迪拥抱在一起,林吉祥说被马哈迪监禁只是“私人恩怨”;在同一个时期被扣留的柯嘉逊,听了不是味道。


熟悉柯嘉逊的人都知道他是反对种族政党的。他认为种族政党的存在本身,已经是过时的了。他声称,世界上已经没有只限于单一种族的政党,现在已经是寻求非种族方案解决马来西亚所面对的各种挑战的时候了。


种族主义自殖民地时代就存在

他说,用来助长个别种族利益的种族政党应该被列为非法,因为这不符合反对种族主义与反对种族歧视的国际惯例。与此同时,他也指出了这样的事实:从殖民地时代开始,种族主义与种族歧视已经成为马来西亚政治、经济、社会以及文化现实的一部分。
我国是典型的多元种族社会。这个多元种族社会的形成,是因为英国殖民的后果。英国为了开发马来西亚(当时称马来亚)的丰富资源,为英国本土的经济服务,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大规模的直接或间接从中国与印度引

d进劳动力。


这些劳工,有的按照原定计划,返回到自己的国家,但是大部分自愿或者非自愿的留在马来亚,有的还在开创其他行业。他们的人数,特别是华裔甚至一度超过了原居民的数目,再加上华裔顽强的生存能力,特别是在商业上大展拳脚,在殖民地时代就已经让原居民特别是马来人感到受威胁。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占领了马来半岛,对马来人与印度人友善。在日据时期,华裔主导的马来亚共产党是主要的抗日力量,因此成为日军残暴对待的对象;同时,马共成员也因为杀害不少马来人(包括马来警员),加剧了族群之间的不信任。因为马来人与华裔之间的矛盾对其统治有利,日本军方也就延续了英国留下的“分而治之”手法。


日本投降后,英国重返马来亚,不久之后就提出了马来亚联邦(Malayan Union)计划,主要内容包括了无条件给予非马来人公民地位,与马来人平起平坐,同时建议废除马来人的特殊地位(包括马来统治者的特殊地位)。一边厢,许多华裔当时还抱着最终回到中国的想法,对此并热衷;相反的,马来人贵族与知识分子,大力反对此计划,组织起来反对。英国当局后来不得不撤销此建议,与1946年成立的巫统以及马来统治者谈判,恢复马来人的特殊地位。英国转向推出马来亚联合邦( Federation of Malaya )计划,恢复马来人和马来统治者的特殊地位。轮到非马来人,特别是土生华裔的担心。马华公会成立,反对马来亚联合邦,但不成功。


非种族方案是理想主义

无疑的,柯嘉逊要以“非种族方案”解决我国根深蒂固的种族政治,是天真的理想主义,但这同时揭露了民主行动党众领袖口口声声超越种族政治的虚伪。行动党需要靠华裔的支持而生存,是铁一般的事实;它现在希望的,还是寄望敦马主导(马哈迪当主席,慕尤丁当总裁)的土团党,削弱巫统的势力,以便能够成为执政集团的一分子。


希联的两个主要成员党,即人民公正党与民主行动党,都是多元种族政党。按行动党一直标榜本身是多元种族政党,为何不能打开门户,欢迎敦马哈迪等加入?政治的现实是,行动党与公正党接受敦马的土著政党,不是如柯嘉逊所说的“失去理性”,而是具体反映了他们对现实政治客观环境的考量。


面对诸多对这个建议成立新政党的批评,《新海峡时报》前总编辑兼马哈迪的“宣传主任”卡立贾辛倒是非常坦白的道出原因。他说,希联之所以接受这个新的政党,是因为这个政党不会抢走希联成员党的党员与支持者。


他说,这个党由巫统前领袖领导,是要挑战巫统,但同时要尽量减少与其他马来人/穆斯林为基础的政党的冲突。至于那些多元种族政党,主要为公正党与行动党,不会欢迎另一个多元政党来与它们争地盘,更不用说抢它们的党员。


((新政党目标狭隘野心大))

一句话,所谓的多元种族政党,最终还是以党派利益为最终考量。如此看来,马哈迪成立的新政党,目标非常狭隘,但是野心却是非常大的:那就是挑战巫统以及砂拉越的土著保守党(PBB)。巫统在第13届全国大选赢得88个国会议席,土保党则赢得14个国会议席,两党总的席位是102个。土保党的势力固若金汤,在上届大选取得100%的胜利,在第11届砂州州议会选举也是如此。就巫统而言,虽然现有的实力不比2004年全国大选及之前的实力,但是要保住大约80个国席是没问题的。


以此为基础,我们可以看希联现有成员党“自己顾自己”,敦马的新党只能说硬碰巫统与土保党,要动摇巫统与土保党的根基只能期望奇迹
这个新的政党要有效的挑战巫统及砂土保党,得在即将到来的全国大选里,委派候选人挑战巫统及土保党候选人,不能有“代理战”。在第13届全国大选,现在不复存在的民联,共派223人竞选222个国会议席(其中一个是民联自己打自己),分别为公正党竞选99个、伊斯兰党竞选73个以及民主行动党51个。


敦马的新党,能够分配到多少个议席?议席分配是决定国会反对党联盟能否组成一股强大的势力的关键因素,而敦马的新党要硬碰国阵的龙头老大巫统,按理需要竞选最多的国会议席,确保能够赢得最多的国会议席。


大家都知道,公正党要当反对党联盟的第一把手,但只能赢得竞选议席的不及三分之一;伊党也是如此,唯有民主行动党胜率最高,51席胜了38席,当选率高达75%左右。大家都可能忘记了,土保党14个国席全赢,巫统竞选120个国会议席赢得88个,胜率73%。

(行动党  公正党  不轻易让出席位))

我们需要扪心自问:敦马的新党能够超越行动党的表现,还是重蹈人民公正党的覆辙?在来届大选,行动党其实不敢担保能够重复第13届全国大选的表现,当然不会轻易让出其国会议席。公正党也是如此。


另一方面,希联的诚信党(从伊党分裂出来的新政党,但受到行动党的“特别关照”),也要与敦马的新党分一杯羹,即使不可能在全国大选全面与伊党候选人竞选,但是其在希联的任务是挑战伊党是不容否认的。如此一来,伊党现有的议席以及传统上与巫统争夺的议席,因为诚信党的加入而出现三角战,敦马的新党插一脚,那就会出现更多多角战。


按照目前的形势,全国大选要是在一年内举行,巫统可以从多角战得益(大港与江沙两场补选是两个具体的例子)。半岛三个主要国阵成员党(马华、民政、国大党),表现不佳,也就意味着巫统势力的继续膨胀,行动党的势力亦是如此。这意味着,马来人(或者土著)在朝,华裔在野的形势更加明显。


如此,多一个“嗷嗷待哺”的新政党成为国会反对党联盟的一份子,其实是在削弱反对党联盟。要是马来选民与华裔选民维持在第13届全国大选的投票倾向,即马来人投巫统,华人投行动党,那么最大的得益者除了巫统,就是行动党了!


换个角度来看,假设敦马的新党出人意表的构成了巫统有史以来的最严峻的挑战,在来届大选后取代了巫统,华裔且慢高兴。


敦马之所以要组织新党,真正目的不是要推倒巫统,而是推倒纳吉。要是纳吉如他所愿被迫下台,敦马的新党会继续与诸如行动党、人民公正党以及诚信党合作吗?绝对不会。敦马的新党只有单一目标:推倒国阵是虚,拉倒纳吉是实。


可以看到,敦马在倡议组织新的政党之前,曾经呼吁民众不要支持纳吉领导的国阵。他的理由是,要是纳吉继续领导国阵,国阵在来届大选凶多吉少。因为现在的巫统已经变成了纳吉的巫统。


吃一次亏学一次乖

此论调的目的,是要说服忠实的国阵支持者为了确保国阵继续执政,而放弃纳吉。敦马倒阿都拉,采取的是同样的策略。当时,国阵支持者看到的是国阵并没有因为阿都拉下台而一夜之间变得强大。所谓“吃一次亏,学一次乖”,许多国阵支持者,特别是马来人,看到敦马为了倒纳吉,不惜与国外势力配合(敦马当首相的时候时常抨击外国势力干涉我国内政),更加担心国阵因此而倒台,反而会更加支持纳吉及其领导的国阵。


如今“倒纳吉救国阵”的心理战术起不了作用,敦马倡议的新党唯有借国会反对党的力量,试图拉倒国阵。本刊之前已经说过,那是敦马无可奈何的选择。况且,敦马已经是91岁高龄,而领导新的政党的是巫统的“失意分子”前副首相慕尤丁,再加上巫统到目前来看还没有党员大规模退党,反而是因为害怕失去政权而更加团结一致。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到,国会反对党联盟接受它们之前批判得体无完肤的“种族政党”,证明他们都是因为争夺政治权力,与捍卫理想原则毫无关联。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