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1MDB宣传战考验华人政治领袖领导能力

 ·2017年5月20日

第223期《大马华人周刊》专题,分析朝野政党争夺舆论主导权,提到国会在野党炒作1MDB课题,具有城市人的“偏见”,得不到乡区选民的共鸣。去年举行的砂拉越州议会选举以及江沙与大港国会选区双补选是明显的例子。

距离砂州议会选举及双补选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但是国会在野党领袖,显然的还是没有汲取教训,继续把1MDB课题“死马当活马医”,活在城市人偏见的框框里头。他们满足于追求“意见领袖”的地位—也就是试图“引导”舆论,不愿意自我磨练实际的领导才能,如组织、谈判、进退有据等。


最近,有关大马城(1MDB的主要计划之一)60%售股交易生变的消息传出来,引起各种各样的揣测。其中美国《华尔街日报》声称,根据该报所取得的马来西亚财政部内部文件,交易生变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有关投资未获中国政府批准。


把《华尔街日报》报道当宝

与英国的《砂拉越报告》一样,《华尔街日报》对1MDB似乎有非比寻常的兴趣,不时抛出“炸弹”。去年7月,这家报章报道美国司法部因怀疑1MDB资金涉及洗黑钱,而启动民事诉讼。我们可以看到,《华尔街日报》任何有关1MDB的报道(毫无例外都是负面的报道),国会在野党领袖及支持者视为最可靠,当作是评价我国状况的“最高权威”。该报引述美国司法部使用的一个字眼“盗窃国”(kleptocracy),国会在野党如获至宝,用这个字眼来形容我国的现有状况。


《华尔街日报》有关大马城的报道,再次证明不但没有据实报道,还有制造假新闻的嫌疑,试图制造“中国资金出问题”的舆论,混淆视听。


事态的演变证明,上述交易告吹并不是如《华尔街日报》所报道“有关投资未获批准”,而是正如财政部全资拥有的敦拉萨国际交易中心城市(TRX City)发表文告所说的,是因为大马城主要发展商依斯干达海滨控股与中国铁道工程机构(马)有限公司(CREC)无法在期限内付款,致使财政部选择保留大马城的100%股权。


从商业角度来看,交易取消并不是什么出奇的事。大马城售股交易是在没有任何征兆下突然取消,令许多人感到意外,原因除了上述提到的买方无法在期限内付款以外,比较可能的就是财政部要寻找其他买家或者寻求对卖方更有利的交易。这,极可能还是件好事呢!


放在1MDB与阿布达比的国际石油公司(IPIC)在英国伦敦国际仲裁庭达致一项友好的和解的背景来看,财政部取消有关交易并不难理解,都在情理之中。


主要争议解决“丑闻”不攻自破

前述和解的关键是IPIC改变了它之前坚持没有收到1MDB分数次支付的35亿美元的立场,承认了它已通过某些相关机构,收到1MDB支付的大约35亿美元。这个争议就是“1MDB钱去向可疑,可能已经进入纳吉及其代理人口袋里”论述的根据。一旦这根据不存在了,所谓的“1MDB丑闻”不攻自破。


如此一来,接管1MDB的财政部,卸下了肩头上的一块大石,可以重新检讨之前的交易。大家都知道,1MDB原本就是政府要通过在市场上集资发展产业与能源等而成立的公司,但不幸被高度政治化,变成一个党派权力斗争的课题。持平而论,1MDB当时高达420亿令吉的债务,的确是让许多民众感到不安,让国阵政敌有机会炒作此课题。


因为被政治化,执政党被迫要通过“政治途径”(例如,让国会公共账务委员会调查)解决这个课题,可以借此缓解舆论上的压力。除此之外,还有所谓政府“合法性”的问题等等。1MDB财务合理化计划,纾缓债务负担,就是在此背景下推出。而大马城售股交易协议,是在2015年12月签下的,具有仓促的成分不在话下。


而国会在野党领袖最想看到的就是政府在庞大压力下采取的应对步骤失误,上演“一子错,满盘皆落索”。他们并不是为了国家发展、人民福祉着想。本刊过去曽多次提到大马城是政府推出的转型政策中具有高影响力的计划(high impact project),有堪称世界最大的地下城、马新高铁的总站等等,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改变马来西亚的面貌。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大马城发展计划涉及到485英亩连成一块的土地,位于吉隆坡市中心。这可是片黄金地,地价升值的空间非常大。之前,国会在野党说政府“贱价卖地”,还抨击这是“出卖主权”的举动。他们也不会相信,即便当时的债务数额惊人,但1MDB的资产多过债务,并没有陷入危机的说法。


国会在野党为何不说“监督有功”

按理,交易取消,国会在野党应该高调宣传那是它们“监督有功”,迫使政府取消有关交易。显然的,国会在野党知道“抢功劳”并不会为他们的舆论加分。它们需要从“国阵政府无能腐败”这个角度切入,继续负面的宣传,让那些坚持相信1MDB课题是个大丑闻,是纳吉贪腐到极致的“证据”的人,不会感到失落。


说实在的,现今的形势与2015年的形势大不同。在政治、现金周转还有经济有利的氛围下,政府其实没有必要急着出售1MDB股权。现在有机会找新买家、新伙伴,根据现在的价钱“抬高卖”,不是国会在野党声称想看到的结果吗?

根据新加坡财经报The Edge分析,大马城的土地价格已经从原本的每方尺583.70令吉,上涨到800至1000令吉。也就是说,这片土地的价钱从2015年年底的123亿5千万令吉,涨到现在的163亿至204亿令吉之间。大马城售股计划告吹,财政部拥有100%股权,实际上是财政部及1MDB得益。


总之,1MDB自2015年采取的财务合理化计划,已经一一粉碎了之前对1MDB的种种指控—主要的有420亿令吉“在空中消失”与纳吉“盗取”1MDB的26亿令吉。纳吉最近赴中国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峰会论坛,也积极为大马城找新买家,而中国首富王健林表示有意投资“大马城计划”。


不过,我们也得面对一个事实:即使并没有证据证明,而是诸多揣测甚至是谎言,还是很多人会坚持相信1MDB是个大丑闻。正如上面所提到的,因为1MDB含有城市人的“偏见”—而投票倾向比较“城市化”的华人选民,会理所当然把1MDB当作是最重要的课题,而不去考虑那些生活在乡区地区的选民对此课题的想法。


1MDB课题在华社是“跨党派”

不得不附带说明,1MDB课题在华社里可说是“跨党派”的。不管支持国会在野党或者是支持执政党的华人,大部分都会认同1MDB是“疑云重重”,是个“不证自明”的丑闻。


客观来看,这是国会在野党议程设定(agenda setting)的成功。它们把1MDB当作是攻击政府的主要宣传武器之外,还为这个课题披上一层道德外套,让民众认为,相信1MDB是丑闻的都是“正义之士”,反之就是“邪恶人士”。


因为有这样的宣传考量,我们可以看到国会在野党根本不需要有具备领导能力的政治领袖。


在上一期的《大马华人周刊》,我们提到“华社需要什么样的政治领袖”,指出华人酷爱“偶像派”政治领袖,不喜欢“实力派”政治领袖。


在1MDB课题,我们更看到华人朝野政党领袖,都没有展现出令人信服的领导风范。大家都知道,由林吉祥实际领导的民主行动党,流风所及,大大小小的领袖毫无例外地都有过人的嘴上功夫,偏偏是华人对这些“偶像派”政治人物情有独钟,但是对他们到底有怎么样的领导素质—例如如果执政的话,会有什么样有别于国阵的政策或者方案——却一无所求。


因为华人普遍存在的心态,这些政治人物可以以“选我们做政府先”来忽悠选民。


没展现应具备的担当勇气

另一边厢,执政党的华人政治领袖,因为担心失去华人的支持,甚至被标签为“站在黑暗的一方”,往往选择与国会在野党“同一鼻孔出气”,但是不敢就事论事的捍卫好像1MDB这样的课题。这本身表现的就是理亏。他们可能没有想到的,他们这么做不但不会得到华人的支持,也被友党视为“不够朋友”。这样的作风,没有展现出领导者应具备的担当勇气。


更加令人不解的,作为执政党的成员,马华和民政为何不敢理直气壮的捍卫甚至宣传政府正确的政策,却要自困在诸多因为行政偏差而令人诟病的政策,被行动党玩弄于股掌之间!


国会在野党有自己的一套政治议程,执政党亦有自己的一套政治议程。在我们这个对政治领袖一无所求的社群里,在野党的政治议程主要是为批评而批评,甚至是以谩骂诅咒的方式而得到选民的大力支持。这是执政党所不具备的优势。你看,国会在野党某领袖,可以随心所欲的污蔑新闻从业员,但有些新闻从业员虽然心里不满,仍然“毕恭毕敬”。


执政党的主要任务,是要向选民解释政策。可能是长久没有做政党理念与政府政策宣导的工作,反而以为提供服务就能争取华人选民的支持,华人/华基执政党成员最近十年在舆论上明显的处于挨打的状态,事出有因。


没有积极进行党理念宣导工作

这不等于说服务不重要,关键在于华人社会对政府政策的不满,没有得到适当的纾缓,日积月累,终有爆发的一天。这里所谓的纾缓,指的是政党没有积极的进行党理念与成就的宣导工作以及组织工作,把许多时间和精力花在自我内耗。如此一来,不只是党员缺乏思想防线,许多基层领袖甚至中央领袖也是如此。


缺乏思想防线,也就意味着对党的斗争目标与理念的认同非常脆弱,政敌一攻就破。职是之故,即便好像行动党等国会在野党的领袖只出一张口,国阵的华人/华基政党毫无招架之力。不但如此,这些政党在宣传上处下风之余,几乎很自然地跟着政敌起舞,把矛头转向自己的盟友,做倒米的工作。


相比之下,我们不得不佩服民主行动党的宣传,以及其党员及党领袖稳固的思想防线。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为伊斯兰党的建立回教国的政治斗争目标极力推销,让绝大部分华人选民“开明”接受,过后把伊党“踢”出民联后,马上180度转变诅咒伊党。此外,为加强舆论攻势的力度,火箭使出看家本领:把巫统牵扯进来。如果大家有注意的话,可以发现伊党基本就不会跌入火箭设下的舆论陷阱。


我们不是建议国阵的华人/华基政党像火箭一样表演川剧的变脸,相反的,我们认为任何政党或者政党联盟,都有自己的弱点,也有本身的优势。只懂得揭露本身的弱点,却不发挥本身的优势,在宣传上是“见光就死”,更突显了党领导缺乏胆识与宏观视野。


朝野政党,特别是行动党与国阵华人/华基政党在1MDB课题的宣传战,大家看到的是纳吉的领导受到严峻挑战,我们看到的却是华人朝野政治领袖的领导才能“抱歉”的状况。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