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利惠国家人民招商引资
与典当国家主权何干?

 ·2016年11月19日

自2009年(也就是纳吉出任首相那一年)以来,中国已经是马来西亚与一些其他东盟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但中国在马来西亚的投资,与其他我国传统的投资者如美国、日本以及欧盟等的投资相对而言是非常少的。也就是说,即使中国是马来西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国,但来自中国的投资还落在几个投资大国之后。根据马来西亚投资发展局的数据,在2015年首九个月新批准的外国投资当中,中国还落后于日本、新加坡以及美国。即便如此,中国是马来西亚最大的贸易伙伴,该国的更多资金流入马来西亚只是时间问题。


到了去年年底,中国因为购买了一马发展公司的两项相关资产,或使中国一跃成为马来西亚最大外来投资国。具体来说,中国广核电力公司(China General Nuclear Power Corp)在2015年11月以98亿3千万令吉收购了一马发展公司的Edra全球能源公司;另一方面,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Railway Construction Corp)与马来西亚依斯干达海滨控股(Iskandar Waterfront Holdings)共同购买马来西亚城的60%股权(相当于74亿1千万令吉)。


一马发展公司被“丑闻化”
不可否认的,由于中国投资者必须承担一马公司的部分债务,这两项投资将一马发展公司的债务减少了400亿4千万令吉(总债务原本是420亿),化解了此公司最大的挑战。大家都知道,即使一马发展公司像其他许多大公司一样,举债过多,但是其资产却比债务多,长远而言不会是问题,但是很多人到现在还是把它视为“丑闻”。一马发展公司被“丑闻化”是非常不幸的一件事。至少,我们可以说,主要的一马丑闻“揭发者”,都无法举出确凿的证据证明420亿令吉像敦马哈迪所说的“消失在空气中”。


大家也都知道,对于这两项交易否定了420亿令吉“消失”的传言,但有心人还是不死心,指控为“贱卖土地”、“损害我国主权”等等。这明显的是子虚乌有。要知道,马来西亚计划要在2020年成为“高收入国”,需要高价值的投资,因此还得继续依赖传统的投资国如新加坡、美国、日本以及欧洲国家等,不会把所有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不管怎么样,作为亚洲经济大国的中国,把更多资金投入我国,难道不是一件大家应该喜闻乐见的好事吗?


其实,从企业管理的角度来看,一马发展公司主席兼首席执行员阿鲁甘达在不受看好的情况下,却不负使命的合理化一马发展公司的债务问题,值得注意。从政治角度来看,债务合理化化解了纳吉面对的政治压力。毕竟,有心人把一马发展公司“丑闻化”(再加上26亿令吉政治献金),关键的动机就是要纳吉在“丑闻”舆论的压力下屈服。大家要知道这舆论之力道,可以从那些自以为是的“有识之士”动辄把大大小小的问题与“一马丑闻”挂钩看得出来。


外资没信心州政府不能置身度外
如此一来,此“丑闻”被纳吉的政敌当作是制造种种传言的武器。其中最明显的传言之一就是“外国投资者对我国没有信心”,声称“一马丑闻”已经导致外国投资者撤资。但常识告诉我们,外国投资者要是对整个国家的经济没有信心,撤资或者不进行新的投资,由国会反对党执政的州属肯定也会受到影响。毕竟,外国的投资项目,特别是大型的投资项目,是需要先获得联邦政府批准的。也就是说,假如外国投资者对我国没有信心,需要感到担心的还不只是联邦政府呢!


按这些批评者的逻辑,外国投资者对我国没有信心,不但不会来我国投资,可能连投资备忘录也不敢签。一旦联邦政府成功引进大笔的投资,纳吉的批评者又会怎么说呢?大家都知道,这些批评者的底线是:纳吉下台,其他都不重要。不重要的意思是,不管纳吉领导的国阵做到多么多对国家有利的事,他们会以其他借口来否定,自打嘴巴也不当作是一回事。

 

首相纳吉在上个月底至本月初,一连六天官访中国。这是纳吉出任首相以来第三次官式访问中国。这次访华最引起注意的当然是马来西亚与中国签署了总值达1436亿4千万令吉的谅解备忘录与协议,另外向中国购买四艘沿岸巡逻舰(LMS),满足了我国皇家海军的沿岸任务船舰计划。这也是马来西亚第一次向非西方国家购买军舰。另外,中国也将融资550亿令吉,充当建设与发展东海岸铁路计划。


访华成果丰硕不在话下

纳吉这次访华,成果丰硕不在话下,无可否认可以提高人民对国阵政府的信心,但更加重要的,长期而言是有利我国的社会经济发展。例如,开拓一条贯通东西海岸的东海岸铁路的想法,早在上个世纪末提出(也就是城市与乡区发展局成立的第一个全国硬体计划(NPP1))。主要的关注点是拉近西海岸与东海岸的发展悬殊,而建设东海岸与巴生河流域直通火车路是关键的战略,内阁早在2005年批准了NPP1。2009年,城市与乡区发展局设立NPP2,以加强及检讨NPP1。NPP2重申加强马来半岛东西岸的联系,特别是兴建联系与巴生河流域的直通铁路。内阁在2011年接受了NPP2,东海岸经济区发展机构(ECERDC)委任了专家团,进行了东海岸铁路可行性研究。这个团队在2014年提出有关路线的建议。从以上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到建立东海岸铁路的计划,已经酝酿了10多年,绝对不是从天而降。


问题是,要落实这项计划面对的最大阻碍是融资,而在某种程度上也涉及技术。纳吉这次访华,获得中国答应融资,这问题迎刃而解。东海岸铁路一旦完成,将从巴生港口连接到彭亨州关丹,再北接瓜拉登嘉楼以及吉兰丹州的道北。目前,中国与马来西亚在关丹设有关丹工业园,两国还合资提升关丹港口。东海岸铁路一旦完成,将成为重要的“路桥”,对两国都有利。


我国是世界主要的贸易国之一,但是我国人口相对来说比较少的,要靠国内消费支撑国家经济是不可能,因此马来西亚需要到外国招商引资,在引进外资的同时,也开拓外国市场。事实上,自1957年独立以来,我国的经济就是建立在外来直接投资。


开始的时候是美国、欧洲以及日本等等。在1970年及1980年代,在制造业领域方面的外来投资蜂拥而至,大大的发展我国经济,并提升大部分人民的收入。没有外来直接投资,我国会仍然是一个穷国。我国历任首相,都想方设法到外国招商引资,以便外国资金能在我国的关键领域投资。


我国发展外资扮演关键角色

一句话,我国的经济之所以能够发展,外来直接投资扮演了关键的角色。纳吉访华,招资成果累累,而且很快就会落实了之前无法落实的计划,把国家推向另一个发展水平,难道不是大家喜闻乐见的吗?


无论如何,国内存在一股“逢纳吉就反”的趋势,从非常负面的角度来看纳吉访华。其中,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认为纳吉“出卖国家”(之前,马来西亚政府成为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条约成员之一,也受到类似的指控),前副首相慕尤丁也有类似的看法。即使在上届大选获得近90%华裔选民支持的民主行动党,也没有好话说。这是什么样的心态?难道民主行动党认为吸引中国的资金,是错误的?


正如上面所提到的,中国是马来西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国,但是成为我国最大的外来投资者会不会是常态,还有待观察。即使是我国最大的外来投资国,中国会不会因此“控制”我国,迫使我国成为中国的“傀儡”,纯粹是没有事实根据的揣测。


就事论事,除了上面提到我国吸引外国直接投资的“传统”外,我国的对外政策,自敦拉萨时代开始就秉持中立不结盟的原则。在国际关系现实主义(realism)“强权就是公理”的主导下,像马来西亚这样的小国要保持相对的中立,不与大国建立军事联盟关系,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但是,我们看到马来西亚这么多年来,基本上是维持了此原则。


多年来没因接受外资而“典当”主权

所以,在过去几十年的时间内,我国并没有因为接受来自诸如英美、日本、德国、新加坡等国的投资,而“典当”了国家主权。相反的,我国因为秉持了这个原则,而受到国际社会的尊重。马来西亚之所以有这个本钱,不可否认的是马来西亚位于东南亚的“心脏地带”,自古以来就有着重要的地缘政治与经济的地位,现在依然是如此。


实际上,诸如净选盟、《当今大马》、人民之声等组织团体,长年接收外国基金的资助,以替美国有关的野心家推销“民主自由人权”为己任,以反政府(当然是国阵政府)为目标,毫不掩饰,对我国主权与社会团结会构成威胁,绝对不是什么空穴来风。过去近两年,倒纳吉的势力不惜一切,试图借外来势力来推倒民选的政府首脑。他们是这样做,才真的是典当国家主权。


对那些较有一些理性(或者是那些“中间选民”)的人,都会明白政府的政策不是十全十美(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完美的政府),但是把政府的政策批评到一文不值,还制造各式各样的谎言,试图分裂政府与民众之间的关系,却是不应有的做法。

 

((“不团结”病毒 导致终身痛苦))
对此,柔佛苏丹殿下端姑依布拉欣前些时候把这股“不团结”的风气,称为“病毒”。殿下表示,这病毒目前没有解药,因此比兹卡病毒严重。如果心脏病可以导致死亡,这病毒可导致终身的痛苦。


“一个新成立的政党带了此病毒,并由其党员散播。这病毒难于医治,可以致死。当社会受到感染,它摧毁了人的性命,也摧毁了国家的繁荣。因此,朕希望朕的子民,避开这些病毒。用你的智慧,不要事后后悔。”


“带疾者会每天攻击政府以及鼓动民众憎恨领袖,对政府为他们带来的好处却视而不见。当他们无法达到他们的议程的时候,他们就任由社会受苦。朕是以一个热爱团结并希望看到人民活得和平与安宁的长者或者父亲的身份发言。朕不要看到朕的子民不团结并厌恶某些人。他们有自己的个人议程并鼓动人们争吵。有争吵的地方,人民就会活得痛苦,但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不要向朕求救。”


柔佛州苏丹殿下的一番话,可说是肺腑之言。我们在过去近两年的时间,已经看到了许许多多为反对而反对的怪事。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