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权宜合作各取所需
倒纳吉陷入强弩之末

·2016年3月19日


2016年3月4日,相信会成为我国政治历史上最不可思议的一天。当天,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以及民主行动党实权领袖林吉祥这两个政治宿敌,公告天下,要救马来西亚,唯一的办法是倒纳吉。


大家都知道,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已经有由敦马、反对党领袖、一些非政府组织以及个人,组成的一股倒纳吉的势力。这股势力原本盘算在2015年结束之前(也就是巫统中央代表大会举行的时候),纳吉就因为各种“丑闻”—主要是一马发展公司课题以及政治献金—而下台。可是,出乎他们预料的,即使通过与外国媒体“里应外合”,制造马来西亚在纳吉领导之下,已经成为“失败国家”的舆论,向纳吉的领导施加压力,纳吉却屹立不倒。


纳吉巩固在巫统的势力


他们以为,纳吉一开始对绝大部分指控不予回应,必定是心里有鬼;但是事情演变到巫统党选展延到下一届大选后,表明纳吉不会对这股倒他的势力屈服;而在《华尔街日报》“揭发”有关大笔政治献金的新闻后不久,纳吉开始后发制人,化被动为主动,让其对手措手不及。倒纳吉运动也试图要通过在国会投纳吉不信任票,逼纳吉下台;过后,这股势力希望巫统大会成为倒纳吉的最后一击,但都无功而返。纳吉不但没有下台,而且还通过巩固在巫统的势力,进一步巩固了其在政治的地位。


倒纳吉的主要推手敦马,承认无法推倒纳吉。但是他的行为,让其儿子慕克里丢掉了吉打州务大臣的职位。加上他在政府里的影响力被拔起(例如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前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甘尼等),因此在整个倒纳吉运动里,他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由此来看,步入新的一年,假如他要继续完成他未完成的“任务”,剩下的选择已经不多。


毫不让人奇怪的,他在2月29日以退为进,宣布退出巫统—或者根据他的说辞“纳吉的政党”。这也意味着,这是他倒纳吉的拼命一击,把战场带到巫统外,试图利用本身的影响力,触动更多巫统党员跟随他的步伐。可是,巫统党员对他退党的反应却是冷淡到出奇,即使其儿子慕克里以及慕尤丁,还是选择留在巫统。巫统党员固然没有人追随马哈迪退党,支持敦马倒纳吉的人也少得可怜。与马哈迪在2003年以退党要挟当时的首相阿都拉不可同日而言。


敦马一子错满盘落索


退党这步棋走错了,敦马接下来似乎是完全豁出,与他的政治宿敌同台,可说是“一子错满盘皆落索”。这从几个反应就可看出。其中,在《公民宣言》发布当天没在场的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说得明白,现在是敦马需要反对党联盟,而反对党联盟(希联)与任何一方合作,释放安华还是最主要的议程。


另外,在《公民宣言》签署人名单出现的话望生国会议员东姑拉沙里,过后否认倒纳吉,他对名字出现在有关名单不知情。名字同样出现在名单上的监狱局前总监丹斯里查曼汗,坚决否认是签署人之一。


至于林吉祥为什么十多年不与马哈迪见面,一见面就与这位政治死对头谈倒纳吉一事?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以为跟敦马抱在一块儿,可以进一步分裂巫统和马来人,争取更多的巫裔选票。其二,继续宣传“纳吉是当前国家问题的罪魁祸首”,让华人以为纳吉一倒,华人所受的各种委屈都变成往事如烟。事实上,林吉祥发表的“我从来不憎恨马哈迪”言论,可说政客嘴脸的经典写照。


回顾林吉祥过去几十年对马哈迪的抨击,从贪污腐败裙带风到极端种族主义者。日久见功,许多华裔因此对马哈迪有极大的厌恨。现在,林吉祥突然公告天下他从来不憎恨马哈迪,那些对林吉祥崇拜有加的华裔同胞要是对老马有所憎恨,是不是变成了自家的气度问题,不关他老人家的事?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林吉祥曾在敦马当首相的时候在内安法令下坐过监牢,在平时与敦马在政治上的交锋非常激烈,仿佛是有深仇大恨,现在对林吉祥而言却是云淡风轻的政治大戏。

 

对政客慷慨激昂言论不要太投入


这其实不是林吉祥的第一次“超然”。在去年8月底的净选盟大集会,变成“倒纳吉”集会;火箭一些年轻支持者,对火箭的领导有样学样,踩踏政治领袖的照片。在这些年轻支持者受到警方调查的时候,像林吉祥这样的领袖却是置身度外、明哲保身,反而这些支持者自己负起后果。从这里可以看出,对政治人物的谈话,尤其对某些领袖慷慨激昂,让人热血沸腾的抨击,支持者最好能够自我克制,不要比政客更加投入。毕竟,说到最后我们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行动党过去几年来,通过网络兵团“红豆兵”(不管是自愿的还是雇佣的)以及该党的某些中央领袖,通过制图及粗言俗语,来讥讽、污蔑纳吉及其夫人,散播仇恨。不知就里的支持者亦步亦趋,殊不知他们实际上是该党宣传机制里的马前卒,随时成为牺牲者。


行动党的领袖在过去让许多华裔相信敦马执政22年期间,推动种族歧视政策、破坏司法制度、纵容贪污腐败朋党主义,其领导的巫统是我国各种问题的罪魁祸首。现在为了狭隘短视的政治利益,突然对他们之前表现得深痛恶绝的问题与个人,成为往事如烟。要是纳吉有一天成为该党可以利用的人物时,你可以担保他们不会也把他们现在对纳吉的痛恨,当作是往事如烟吗?现在他们言之凿凿的纳吉“罪状”,会不会也成为往事如烟呢?


从林吉祥与马哈迪两人“化敌为友”的情况来看,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事?从这里可以看出,政治上只有不变的利益,没有不变的原则。


更多马来选票流向巫统


不过,华裔需要警惕的是:敦马退出巫统,选择与以前政敌在一块儿倒纳吉,会不会造成巫统和马来人进一步分裂,使巫统失去马来选票?从最初的反应来看,华裔应该担心的是在马来社会,特别是巫统党员会认为敦马的行动是属于背叛行为,他们无法接受敦马与他之前批评为“华裔沙文主义政党”的行动党走在一块儿的事实,更加无法接受他推翻了自己以前的言行。如此一来,下一届大选的趋势是更多马来选票会流向巫统,要是华裔选民仍然轻信行动党,误以为更多马来选民反国阵而相信“改朝换代,希望还在”的话,继续以不支持马华民政以达到教训巫统的话,无疑的将会进一步削弱族群的政治力量。


说实在的,这个新一波的倒纳吉运动,并没有办法回答许许多多马来西亚人的疑问,那就是谁是首相人选?反纳吉的阵营有那一些具体的改革建议和治国良策?在3月4日的记者会里,能发言的都对这些问题避而不谈。


可见,我们可以清楚看到这个新一波的倒纳吉运动,从一开始阵脚大乱,能够维持多久是个大疑问。其实,更加重要的一点是,倒纳吉最能成功的时机是在去年初到去年底,而今敦马要联合伊党的失意分子、势力最强但只能获得华裔选票的行动党,还有自以为人气很高的两个社运大姐安美嘉与玛丽亚陈,在巫统这主战场外喧闹,能在未来两年构成一股比2013年更大的反政府力量吗?不要忘记,传统上有3成基本马来选票的伊斯兰党不同意通过选举以外的方式替换领袖,倒纳吉的势力能有什么作为?


《公民宣言》重复谎言或半真半假指控


除了上述政敌可以因为同一个目标而成为盟友的“新政治”之外,当天发布的《公民宣言》,事实上充满了过去一年多来不断重复的谎言或者半真半假的指控。

《公民宣言》总结来说有四点:(一)通过非暴力与合法途径,罢免马来西亚首相纳吉;(二)去除与纳吉站在同一阵线者;(三)废除最近制定但却违反宪法下受保障及破坏政策选择的法律与协议;(四)恢复廉信受破坏的机构,例如警方、反贪会、国家银行、公账会等。


第一及第二点,是针对纳吉与不支持倒纳吉者;第三点针对的是诸如跨太平协议、消费税等;第四点说“恢复廉信”,仿佛说在纳吉在位之前,警方、反贪会、国家银行以及公帐会都是“玉洁冰清”的。其实,最后两点涉及体制,要改变的最基本要求是人民的法治意识有更加健全的发展。没有这个前提,不管谁当首相,都无法出现显著的体制改革。以目前的情况来看,那些声称要拯救马来西亚的人,其实是对警方、反贪会以及国家银行的决定,不符合他们认为“纳吉有罪应受制裁”的预设立场而指控这些机构不廉信。


通读整篇宣言,你或许会感到惊讶这些有头有脸的人为了促使纳吉下台,连最基本的思考能力也典当了。


例如,宣言的第3段称:“根据安永会计师事务所2013年亚太舞弊调查报告,在他(纳吉)的领导下,大马沦为十大最贪污国之一。在2015年贪污印象指数中,大马也连跌四级,从第50跌至第54位。”


新加坡成为世界最贪污国家之一?


以简单的逻辑来判断真假,有关调查竟然是“亚太舞弊调查报告”,那调查对象就应该是亚太地区的国家。事实是,有关报告调查8个亚太国家(包括新加坡在内)。按照《公民宣言》的逻辑,那么非常不幸的这八国家都在“八大最贪污的国家之一”。事实是,根据2015年贪污印象指数,马来西亚在167个国家中排名第54,新加坡排名第2,都不是从下面算起的“前十名”。


宣言的第7段到第14段,重炒一马发展公司的课题。一马发展公司已经解答了这些课题,但是还是有人“疑者恒疑”;第15段至35段,围绕在“26亿令吉政治献金”、消费税、言论自由、过路费、为何不起诉《华尔街日报》等课题。第36段讲的是上述四个要点。最后一段是:“我们呼吁所有马来西亚人民,不分种族、宗教、政治信仰或政党,不论老或少,请与我们携手从纳吉政府手中拯救马来西亚,开拓改革政府机构的道路,以捍卫民主及恢复行政、立法及司法的三权分立,保障国家机构的独立、诚信、专业及廉洁。”


总之,《公民宣言》不只是基本错误连篇,也是泛泛之谈,更暴露了某些国会反对党及受许多人信任支持的非政府组织,原来并不是什么清流。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