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好还要更好成泡影 烂要更烂成华人恶梦

 ·2017年3月11日

美国第16任总统林肯,给我们留下了大量经典语录,其中脍炙人口的是这一句:“你可以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某些人,但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人”。试把“讨好”取代“欺骗”就变成了:“你可以一时讨好所有人,也可以永远讨好某些人,但不可能永远讨好所有人”


放在民主社会的脉络观之,搞政治,特别是那些需要寻求选民委托的政治人物,为了赢得选票,可以讨好选民,当然也可以因为要讨好选民有意无意的欺骗了选民。


执政的,有更多资源,有更大的空间以看得到的利益讨好选民;在野的,缺乏资源连哄带骗的拓展选民的想象空间(包括对现实的极度不满)以争取选民的支持。


选民作为一个整体爱听“骗话”

骗,与民主脱离不了关系。但是,追根究底,不是因为政客天生就爱骗人,而是选民作为一个整体,爱听“骗话”(或者至少大话、空话)。究其缘由,我们不得不先承认选民因为教育程度、经济状况、族群、宗教信仰、语言、性别等等差别,对同一个课题,都不会有一致的想法;大家有本身的利益考量。而这个利益,并不一定只是物质的利益,还包括非物质的利益;不一定是个人的利益,还可能有群体的利益。


更加重要的,搞政治的人,有本身的利益考量。正如《大马华人周刊》过去不厌其烦讨论的:政党存在的终极目标,是取得政权,其次才是落实其斗争目标。


自独立以来,国阵(以及其前身联盟)就一直执政中央。而国阵的主要成员党,就是巫统、马华以及印度国大党。这些政党,摆明是以个别族群的利益为斗争目标,因此在执政期间,它们各自捍卫其所代表的族群的权益,也就顺理成章。我们也都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国阵吸纳了非种族政党;即便如此,国阵仍然摆脱不了三大种族政党主导的“历史包袱”,也成了那些声称超越种族的政党的攻击对象。换句话说,种族性质的政党成了负面名词。


华社无法认同马华“代表华人”

而在这三大政党所代表的族群里,华人族群似乎无法认同马华是“代表华人”的政党。原因何在?大家很清楚,在所谓的巫统“一党独大”下,华人遭到歧视、遭到压迫;不但如此,这个所谓遭到歧视、遭到压迫的悲情剧本,由民主行动党及其同情者、支持者共同书写,华人也就更加痛恨马华,试图以“教训”马华来“教训”巫统,结果如何?


相比之下,马来族群以及印裔族群,与华人有不同的想法。他们仍然相当信任巫统与国大党,仍然相信族群的权益,需要通过族群政党相互协商协调。华人不承认三大种族政治合作的传统,寄望从来不把捍卫华人权益的民主行动党当作是华人的“救世主”。


第十三届全国大选的选举成果,是向来都是国阵第二大党的马华,沦落为第三大党。砂拉越的土著保守党(土保党)赢得14个国会议席,取代马华在国阵的“江湖地位”。华人当然不会担心,因为他们可能觉得支持行动党,让行动党成为国会反对党的老大,终究比马华成为国阵里的老二来得强。要是华人继续有这样的想法,马华在国阵的地位,可能还要排在国大党,甚至是那些我们马来半岛华人不曾听闻的其他政党之后呢!


行动党声称 “超越种族”自欺欺人

近一年的我国政治发展,却毫不含糊的告诉我们:民主行动党要超越种族政治,是自欺欺人。先说寻找合作的朋党,行动党就赤裸裸的背弃了超越种族的“原则”。它拥抱了前首相敦马哈迪主导的土著团结党(土团党)。这个政党,假如有机会成为执政党的一分子,肯定会比巫统更加积极捍卫马来人的权益。其二,民主行动党主导的槟州(因为首席部长林冠英是行动党最高领导之一,非常有代表性),处处讨好马来人。什么平等公平之说法,早已经置诸脑后。这说明了什么?华人选票诚可贵,马来选票价更高,要入主布城要加倍讨好马来选民。行动党“超越”种族政治了吗?其三,从1966年成立到现在,民主行动党竞争的对象,是马华。华人的眼睛要是雪亮的,当会看到该党与马华竞争,难道能够脱离事关华人权益的课题?


其实,民主行动党向来就是摆出“超越族群政治”姿势,光明正大地搞种族政治。客观来说,行动党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在武侠小说世界里,某个门派打着行侠仗义的幌子,最大的目标要当个武林盟主。其它的,能够讨好、欺骗过关,就去讨好、欺骗。义正辞严的抨击种族政治或者族群政治,只是桥段。


民主行动党除了向民众特别是华人兜售公正平等等的概念之外,还自我定位为打击贪腐、朋党裙带风等的第一把手。这实际上是对其无法超越种族形象的巧妙掩饰。要证明这一点,就看看行动党一众领袖对贪腐、朋党裙带风所展现的多重标准。

 

前些时候,柔佛州行动党7名州议员要求柔佛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卡立,针对“州行政议员拿督阿都拉迪夫的儿子、助理、律师以及发展商等6人被指涉贪”事件,立即展开包括暂停该名行政议员职务等6个事项。


这7名州议员为帆加兰区州议员兼柔佛州议会反对党领袖颜碧贞、永平区州议员周碧珠、明吉摩区州议员陈泓宾、士乃区州议员黄书琪、士都兰区州议员曾笳恩、彭加兰岭顶区州议员邹裕豪以及柔佛再也区州议员廖彩彤。


他们在要求州务大臣暂停行政议员职务,直到反贪会还对方清白。此外,他们也要求州务大臣卸下柔佛州土地税收委员会主席的职务,委任州秘书暂代该职务、冻结事件中已被批准的相关土地事宜、成立特选委员会,并由反对党议员担任主席,以监督上述事件的调查工作、审核5年内所有已批准的土地申请以及落实州行政议员公开个人财产的政策,防止背信行为发生等。


根据最新的发展,掌管柔佛州房屋及地方政府委员会的阿都拉迪夫被停职,之后还被反贪委员会援引反贪法会17(a)(收贿)条文、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4条文逮捕。


不敢要求“自己人”休假停职

写到这儿,我们当然不要忘记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以低价购买豪宅涉嫌贪腐滥权而被控上庭,情况严重,这些议员不敢要求“自己人”林冠英休假或停职;而向来喜爱挑战政敌辞职的林吉祥,爱子心切,当然不敢要求林冠英辞职。


很多人支持行动党,就是以为该党领袖能够根据自己所推销的标准,以身作则、坐言起行。如今大家看清的却是这些领袖的虚伪面孔。行动党的一众领袖,不管老少,自我宣传以及忽悠民众的本领高超,但他们就是不按照本身所设定的标准行事。


上面先后分析了行动党在超越种族以及打击贪腐、朋党裙带风的虚伪,最后一部分要谈的就是行动党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该党领袖的最后一招,就是诉诸悲情。该党欺骗华人,让华人深信该党是华人“脱离苦海”的大菩萨,但最终证明的原来本身是尊泥菩萨,反而要处在“水深火热”的广大华社搭救。


这一点,也是证据确凿,无从辩驳。其一,巫统不只“欺压”一般华人,连在华人社会具有“神”的地位的林冠英也不放过。对此,行动党有什么对策?有,行动党这么宣传:你可以欺负林冠英,但不可欺负唯一的华人首长。林冠英及行动党,现在与广大的华社是同病相怜,华人寄望行动党,行动党把希望放在华人身上。有一点基本常识的华人,当会意识到行动党的确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其二,林冠英以低过市价购进的豪宅,涉及贪污滥权,反贪委员会把调查结果交由总检察署,总检察长满意调查,认为有足够证据检控林冠英。行动党马上将此案件定位为“政治迫害”,还搞个“与林冠英同在”运动,为林冠英筹律师费。之后,他还向法庭申请要求法庭判反贪法令第62条文不符宪法,但被高庭驳回。


以“政治迫害”博华人同情

这是行动党自视过高的呐喊,以为以“政治迫害”可以博得广大民众的支持,实际效果如何?并不是行动党想象的那么大。毕竟,行动党党内也有派系斗争,这“低价买豪宅”事件,最后爆出党内知情人士扮演重要角色,我们不要感到奇怪。林冠英被控,这些党内人士心里不会存有什么同情心。


其三,当然是林吉祥试图把救党,提升到“救国”的层次,无疑是延续该党向来爱在天空划馅饼的“传统”,同时也是一种转移视线的手法。最近,他因为马六甲沈同钦等四人集体退党,与几个中央领袖到马六甲演讲。


这是行动党的“补镬”动作。而在演讲里,林吉祥提到林冠英因为捍卫一个马来少女的尊严而被判坐牢。这是行动党不断翻炒的林冠英的“英雄事迹”。这英雄事迹,其实是个谎言。


拒缴罚款而被法官判坐牢

林冠英是因为违反出版及印刷法令的传播假新闻罪成,但却因为拒绝缴交罚款而被判坐牢。原本,林冠英只需交罚款,就可免牢狱之灾;但是,他拒缴罚款,法官裁决需教训林冠英而送他入狱。林吉祥明知道事情的真相,却故意把此事当作是林冠英的“英雄事迹”,无疑的是要告诉听众:一路走来,林冠英有正义感,挺身而出捍卫一个没有人(包括马来政治领袖)愿意捍卫的马来少女而进监牢,牺牲很大。搞悲情搞到这个地步,让人咋舌!

回到文章开头引述林肯的名言,行动党的确是可以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某些人,但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人。


我们看到,2008年全国大选后,国内政治局势的发展一直考验着行动党的最得人心的“卖点”,即超越种族政党、打击贪腐朋党裙带风以及“救国救民的希望”(包括捍卫“世俗国”)。行动党经得起考验吗?


所谓的“劲风知劲草”,民主行动党尝到权力的滋味,越趋向权力,越远离理想。从开始让人“疯狂”的好还要更好的激励歌,到现在取而代之的是“烂还要更烂”的悲歌。我们还要刻意对此发展视而不见吗?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