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诚信党与伊党相互竞争
拒绝伊刑法等于政治自杀

·2016年6月18日

 

在雪州大港国会选区补选竞选期间,数个以诚信党名义竖立的竞选广告牌竖立在大港国会选区内适耕庄的大街旁边。其中一个广告牌是用巫统大港区部主席“烧鱼佬”加玛曾经说过的话,声称华人因为吃猪肉,所以称华人为“华人猪”并没有不妥的地方。即使被抨击此言论含有种族主义,加玛并没有为此道歉。


行动党替诚信党立广告牌

这大选广告牌以诚信党为名,利用加玛所谓的“种族主义言论”来抨击加玛以及巫统,引起巨大的争议,被指在大选期间玩弄种族情绪。面对此指控,诚信党的领袖否认那是他们竖立,他们不知情;民主行动党全国副主席郭素沁在也很快撇清了关系。而正当一些人在揣测这是否是巫统在做贼喊贼的时候,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主任兼雪州主席潘俭伟,承认那是该党做的宣传广告牌。


当然,有些人会认为,媒体可能报道错误,但是由亲国会反对党的《当今大马》报道潘俭伟承认那是行动党做的!即使是承认了,也根据选举委员会的指示把广告牌拆下,潘俭伟认为以加玛的言论当作是补选宣传的策略,并没有错。


“学好三年学坏三天”

就事论事,利用敌对党次级领袖的过火言论的“事实”来攻击政敌,不妥的地方在于这么做,只能证明当事人(也就是行动党)事实上是“以火玩火”,指人家是种族主义者,却是五十步笑百步 。此外,“学好三年,学坏三天”这大家耳熟能详哲理,应该让我们大家警戒像行动党以火玩火的宣传手法,对手要学的话并不难。好像最近有传哈迪说过“宁养巫统牛,不养行动党猪”,行动党的领袖,一反常态竟然不敢要求哈迪道歉。


现成的例子,就是行动党“超人”丘光耀在第11届砂州选举的“让马来人干马来人”的言论,可以当作是其政敌宣传的卖点。不难预料的,要是其政敌这么做,行动党可以毫不脸红的指其政敌搞种族主义。对手可能考虑到这一可能的反弹,难道行动党不应有此顾虑,有所为有所不为吗?


行动党在过去几十年,都是靠抨击巫统及其在国阵的盟友,为“种族主义者”或者“种族主义者的帮凶”争取华裔选民的支持。


这在过去有时候得到认可,有时则被排斥。在2013年全国大选,这宣传手法展现了空前的成功,行动党赢得了所有华裔选民占多数的国会议席以及几乎所有华裔选民占大多数的州选区。而马华所赢得的7个国会议席以及11个州议席,是托非华裔选民之福。如此一来,民主行动党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种族政党,其标榜的多元种族政党是有名无实。


挑华裔情绪重施故伎

因此,行动党在大港国会选区试图挑起华裔的情绪来攻击种族主义,只不过是重施故伎,并不让那些熟悉其宣传标准作业的人感到奇怪。可是,上述小事却暴露了行动党试图主导国会反对党联盟的野心。


行动党在友党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以诚信党之名义竖立含煽动种族情绪意味的宣传看板,唯一的目的就是试图激起当地华裔选民的反国阵情绪,以支持诚信党。


且不论这样的宣传策略能够为诚信党争取多少张华裔选民(上一届全国大选,行动党所得的华裔选票已经饱和),但几乎可以肯定的向这个选区及江沙国会议席马来选民传达了一个毫不含糊的讯息:诚信党只不过是行动党的马前卒。

大家都知道,现在诚信党的领袖,几乎清一色是伊斯兰党的失意分子,党内得不到支持,但是获得现在掌握了不少资源的行动党的扶助,可以另组新的政党—诚信党。诚信党的斗争理念到底为何,即使该党的领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末沙布曾是安华在伊党的“内应”

诚信党的主席莫哈末沙布,在伊党的最高党职是署理主席,即第二号人物。众所周知,他是国会反对党联盟民联的前实权领袖安华的忠心支持者,是安华在伊党的“内应”,试图以开明派姿态从内部“改革”伊党的一个重要棋子。可是,在2013年全国大选,莫哈末沙布竞选吉打州本筒国会议席(伊党势力相当的选区)失败。这是他在21世纪连续三次在全国大选里失利,说明了莫哈末沙布不管是在伊党还是马来社会,都没有多大的影响力。


除了本刊上一期提到民主行动党为了成为名副其实的多元种族政党,应该委派行动党的候选人上阵,还需要在此一提的是:身为诚信党的主席,莫哈末沙布实在有必要在补选中上阵,以证明给其批评者看到他及他领导的诚信党,的确能够获得马来选民的支持。


现在的6名诚信党国会议员,在第13届全国大选是在代表伊党胜出的。这除了意味着诚信党的国会议员,与伊党是名副其实的“阿邦阿烈”,在诸如伊刑法课题上是同穿一条裤子之外,其成立迄今还没真正面对选举的考验。莫哈末沙布对自己及其领导的诚信党,十分没有信心,不敢在这两个马来人占多数的国会选区的补选上阵。


不管怎么样,在2013年全国大选的时候大力推销伊党,其中为伊党从不放弃的建立回教国以及落实伊刑法的政治斗争目标涂脂抹粉的民主行动党,之前也相信莫哈末沙布率领的伊党开明派,能够压下以该党主席哈迪阿旺为首的保守派,在伊党的党选中夺取领导权。因为对莫哈末沙布有“信心”,行动党就开始集中火力攻击哈迪阿旺,以便向华裔传达一个假象,以为伊党开明派势力强大,可以击退像哈迪这样的“极端派”。


伊党改选开明派败得一塌糊涂

可是,在去年5月举行的伊党中央改选,莫哈末沙布领导的所谓“开明派”,败得一塌糊涂,连寻求蝉联署理主席的莫哈末沙布,所得票数竟然不到中央代表20%的选票。可见,民主行动党推销的开明派,是供华裔社会消费的,并无法反映在伊党的真实情况。


说到底,这所谓的开明派,是伊党党内亲安华的势力。行动党为了延续这些伊党失意分子的确是因为立场开明,而被伊党中央代表拒绝,花了相当多的资源来促使新的政党诚信党的成立,并继续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呵护备至。


至于诚信党的这些领袖,到底是在哪一方面开明,该党的“保姆”行动党含糊以对。因此,在5月26日,政府准许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呈其私人法案的动议。因为此私人法案,被广泛视为“伊刑法法案”,而引起华社普遍上的关注与担忧。


诚信党支持回教国与伊刑法

诚信党的领袖,面对这样重大的问题,赤裸裸的暴露了他们的所谓“开明”,其实是子虚乌有,绝对不是一场大误会。对这次哈迪的私人法案受到“特别优待”,不少华裔开始看清现实,认定是行动党豢养了伊党。现在,行动党是明显的是伊党的“迷你克隆版”—诚信党的最强的推销员。


换句话说,诚信党的存在是为了要抗衡伊党;因为要抗衡伊党,它需要争取更多伊党党员或者至少认同伊党斗争目标的人的支持。要如何争取他们的支持?当然要与伊党卖同样的产品—回教国与伊刑法。


现在的希联虽然是不稳固,但我们可以大致看到人民公正党扮演的角色是抗衡巫统;行动党毫无争议的成功把华裔的声音拉到全国的反对政治。伊党本来的角色,是其传统的角色—与巫统在伊斯兰教课题上竞争。现在问题是,人民公正党以马来人为主,但在维护马来人、伊斯兰教等课题,对巫统还构不成威胁。现在行动党与伊党闹翻了,也就意味希联需要一个能够争取保守穆斯林支持的政党。这也就是希联为何需要诚信党—即使这个党是名副其实的“蚊子党”—在现阶段,其存亡取决于行动党的支持。


行动党让诚信党“吃死猫”

除了上面提到试图以“烧鱼佬”加玛的过火言论来看,行动党还让诚信党“吃死猫”,在广告牌打出“国阵伊党一家人,贪污极端样样能”。双补选提名后的第二天,刚好是穆斯林斋戒月的开始。这是考验伊斯兰教信徒戒律的圣洁月份,行动党让党员清一色的穆斯林的诚信党背负不守戒律的恶名,对诚信党是情何以堪?


民主行动党主导的槟州政府,不只是首长林冠英以远低于市价购买豪宅而被反贪污委员调查,还有海底隧道、“秃头山”等课题,已经戳破了槟州政府清廉、问责与透明(CAT)的神话。另外,人民公正党副主席兼总秘书拉菲兹,前阵子向反贪会举报人民公正党主导的雪州政府贪污。这一切,毫无疑问的暴露出不管是行动党或者公正党,在反贪课题都没有了道德制高点。


当然,谈到“国阵伊党一家人”,我们不要忘记伊党、行动党以及人民公正党目前还在雪兰莪州联合执政,还是“一家人”,是不是同样“贪污极端样样能”?


这同时也反映出了行动党的宣传策略,根本就帮不了样样“先天不足,后天失调”诚信党。不管动员能力还是财力,诚信党肯定是远不如巫统与伊党。而在宣传方面,诚信党在马来社会还没建立本身的“品牌”。讲完了,诚信党在这两场补选,寄望华裔选民的支持。行动党表面上是为诚信党助选,实际上是比诚信党还积极。这可以从以林吉祥为首的行动党高层领袖,穿着橙色的诚信党党服,在华人地区落力拉票反映出来。


到底是谁才是候选人?

这难免让人想到在前年5月安顺国会议席补选,行动党大胆派马来候选人黛安娜上阵,但是林吉祥显然的对黛安娜没有多大信心,唯恐戴安娜因为从政经验不足而有所闪失,因此与黛安娜“形影不离”。有些媒体提出疑问:这到底是戴安娜竞选抑或是林吉祥竞选?


大港国会选区下,有两个州议席,其中适耕庄州议席是行动党的强区,放在上个月结束的砂拉越州华裔选民投票倾向的转变,行动党还是需要担心适耕庄州议席华裔选民,是否会大量的回流国阵。从这个角度来看,行动党那么落力的为诚信党助选,实际上是害怕华裔选票的流失,那行动党要在在下一届全国大选重复上一届的表现,更是难上加难了!


投诚信党等于投伊党

行动党大力促销诚信党,不敢提诚信党在建立回教国与落实伊刑法的立场。大家都知道诚信党是个马来人政党,其直接对手是伊党,如果它表明立场反伊刑法,绝对是政治自杀。输了补选相对而言是小事,如何继续走下去,是前途暗淡。 而这次补选,投诚信党一票与投伊党没有任何差别。这两个党是一体两面!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