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巫统代表大会为大选定调
行动党措手不及要敦马“压惊”

 ·2016年12月10日

在12月4日民主行动党党员代表会议举行之前,该党的组织秘书陆兆福表示不会邀请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出席会议。他给的理由是因为敦马主导的土著团结党(土团党)还不是国会反对党联盟希望联盟(希联)的成员党。


敦马是行动党大会座上贵宾

可是,在会议当天敦马却并让人意外的出现了,而且还被当作是座上宾,其右侧坐着林吉祥,左侧是行动党顾问曾敏兴医生;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与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明显的被“边缘化”。


在行动党党员代表大会之前,从11月29至12月3日巫统也举行了党代表大会,与去年的大会相比,士气显然的高昂了许多。


最让行动党坐立不安的,看来是巫统主席兼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大会总结发表演讲间中,播放了四个视频,其中两个视频是民主行动党“超人”丘光耀博士的演讲。视频之一是丘光耀在第11届砂拉越州选举的时候发表的“马来人干马来人”。另外一个是在9月份录制的视频,丘光耀声称林吉祥利用马哈迪,是要达到“骑马杀鸡”的目标。所谓的“骑马杀鸡”,就是“骑着马哈迪杀纳吉”—也就是借用马哈迪在政治上的影响力干掉纳吉。


巫统认定火箭为来届大选最大对手

把这两事件联系起来,我们可以说纳吉选择在巫统大会上播放这两个视频,毫不含糊的认定行动党是国阵来届大选最大的对手。林吉祥掌控的行动党极可能在毫无预警之下受到纳吉的“错爱”感到无所适从,不得不改变主意让马哈迪出现在行动党党员代表会议上,希望可以马上缓解巫统的攻势。


而行动党那么做,正好证明纳吉在开幕与总结的时候所说的:马哈迪背叛了巫统与马来人,同时甘愿被行动党利用。这让行动党进入进退维谷的窘境。大家都知道,行动党的领袖特别是林吉祥,多年来为马哈迪套上各种各样的骂名,从种族主义者到独裁者,而今为了政治需要,推翻了自己曾经讲过的话;同时,马哈迪在担任首相的时候,也曾指行动党是种族主义政党,林吉祥是种族主义者,如今却毫不保留的拥抱行动党。


更加不可思议的,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会上大力为马哈迪漂白,声称马哈迪不是种族主义者,而在他当首相的时候,把国家治理得很好。他甚至说,马哈迪在当首相的时候,从来就不攻击行动党,因为他把国家管理得很好,不需要在巫统大会上攻击行动党。


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在马哈迪当首相的22年期间,行动党对马哈迪可没有好话可说,现在是“坏人进对党”一转身就变成“好人”,比变魔术还厉害。华人要是还一样“义无反顾”的支持行动党,后果堪虞!


敦马打破“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底线

我们可以理解,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久的朋友,但行动党可以毫无愧色地接受马哈迪,再次证明它没有“永远的原则”。另外,马哈迪这一年来连续缔造了不少出人意表的决定,显示他已经打破了意大利政治思想家马基雅维利所主张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底线。


马基雅维利在他的名著《君王论》里,至少还有个底线:君主国的利益至上。现在马哈迪认可利用外国人的钱,通过不符合宪法的方式来推翻民选政府,已经不把国家利益放在眼里。因此,要是有朝一日,马哈迪突然“醒悟”与纳吉握手言和,行动党也加入国阵,我们不要感到大惊小怪。


不管怎么样,这一次的巫统大会,纳吉带头宣布行动党是最大的对手,行动党应该感到光荣才对。不是吗?行动党的“军师”刘镇东不只一次公告世界,巫统才是行动党的真正对手,不是马华民政等政党。要是行动党单方面的说,我们可以认为它“车大炮”,一厢情愿;现在,巫统承认了行动党的“江湖地位”,现在为什么要闪烁其词,不敢坦然的接受呢?


例如,纳吉在巫统大会开幕演讲的时候,提醒出席代表(通过现场直播,可说提醒大家)国会反对党是由行动党主导,国会反对党联盟要是执政,马来人就会失去政权。林吉祥回应说,马来人不可能失去政权。


两面人在不同族群前说辞不一

从人口比例与民主的角度来看,林吉祥所言不无道理。但我们需要警惕的是,行动党在争取华人选民支持的时候,讲的是另外一套。正如我们在上一期提醒读者行动党是“两面人”—一方面告诉华人可以通过选票“改朝换代”,另一方面却告诉马来人行动党维护宪法,包括马来人的特殊地位。这“两面人”的具体表现是:在马来社会面前说,我们是多元种族政党,不反马来人、不反回教、不反马来文,支持马来人特权;在华社面前却说:我们反对马来人至上。

 

行动党多年来的渲染,让华社对我国政治有这么样的认知:大家都是公民,应该获得公平的对待;而支持行动党的最终目的,是有那么一天各族都是平等的,实现“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华人反巫统主导的国阵,是因为华人受到不公平的对待,因此希望通过“改朝换代”来改变本身的政治命运,得到更加公平的对待。


行动党表明华人不当首相

这样渲染的目的,显然是不要让华人可以从较客观与实际的角度,了解到华人主导的政党,不可能挑战马来人政权的优势,而是要让华人存在可以改变马来人主导政权的幻想。大家如果还记得的话,奥巴马在2008年中选成为美国史上第一个黑人总统,行动党很快的就告诉华社:美国能,为什么我们不能?可是,在12月4日的党员代表会议,林冠英告诉我们即使希联执政,华人不当首相。8年前讲的,是让华人继续存在幻想;现在讲的,是要华人要面对事实。行动党野心不大,华人不能对行动党有太高的要求。


来届大选争取更多马来人选民支持

《大马华人周刊》在过去多次提到,下一届全国大选,民主行动党本身或者通过盟党,来争取更多马来选民的支持,以便可以“入主布城”。在过去两届大选,华人选民实际上已经全力支持行动党。这同时也证明,即使行动党在来届大选让马华与民政党输到清光,也只能得到46个国会议席,因此当务之急是争取马来人的支持。


换句话说,行动党要执政,一定要靠马来人以及其他土著手中的一票。但过去两届大选证明,不管是伊斯兰党、人民公正党、诚信党还是新成立的土团党,看来都无法撼动巫统的根基。回头来看,即使敦马哈迪在2013年替纳吉站台,仍然无法替国阵赢回国阵在国会的三分之二多数议席的优势。

 


即便如此,民主行动党还得继续让华社相信,从伊党与巫统“出走”(不管是自愿出走还是被迫出走)的马来人,将引起一股强大的马来反风。要是有人以诚信党及土团党并没有造成伊党及巫统大规模退党为证据,说明并没有所谓的“马来反风”。他们会告诉你:现在很多人怕受到对付,不敢公开表态,时候到了就会与华人一起群起反国阵--事实上,在上一届大选,许多华人也误信了安华在马来社群的影响力,以为马来反风已然成型,只是等待时机爆发,林吉祥告诉华人机会只有一次,不要“走鸡”(now or never),结果是有三分之二马来人选民支持国阵。


借马来人分裂“顺水推舟”的如意算盘

现在,行动党也想借用马哈迪来告诉华人,马哈迪的影响力仍然非常大,马来反风必起!要破解这迷思,华人有必要了解行动党自我标榜是多元种族政党,但向来只积极在华社与印裔社会耕耘,几乎没有为“开拓”马来人“市场”做出特别的努力,因此需要借马来人的政治分裂来“顺水推舟”。这是行动党—或者说林吉祥个人的如意算盘。


政治现实毕竟是残酷的。行动党有“以巫制巫”的战略,本身并没有问题,只是丘光耀自作聪明公开这战略,以为用华语或者广东话演讲“只限华人”,但低估了对手的能耐。行动党利用好像丘光耀的“出位”演讲捞到不少华人选票,最终是授人以柄。


纳吉在会场上播放这两段视频,让巫统代表了解行动党的“分而治之”手段,并不是空穴来风。这对行动党而言,当然会是个非常负面的宣传,负面到经验老道的林吉祥心急如焚,不知要如何应对,连像“丘光耀代表的是个人意见,不代表党的立场”的标准回答也摆不出来,因此想到敦马。


以正常的党组织来看,陆兆福公开说行动党不邀请敦马出席党代表会议,是他代表党说了算;可是,林吉祥的权力太大,可以绕过陆兆福自己要求敦马出现,为大会“增添光彩”。因此,敦马会破天荒出席火箭党代表会议,还为行动党讲好话,其实不让人感到奇怪。


逼不得已才与行动党合作

敦马“突然”出现在行动党党员代表会议,其实反映出行动党及其支持者所谓的“马来反风”是虚构的。大家应该还记得敦马开始推出“拯救马来西亚”的时候,林吉祥自献殷勤要与马哈迪合作,成立“政治大联盟”,但是马哈迪却给了林吉祥冷屁股。那时候,马哈迪对争取马来人的支持有信心,不稀罕林吉祥。时过境迁,敦马后来发现马来人并不卖他的帐,逼不得已才与行动党合作。


行动党邀请敦马出席该党的会议,比较靠谱的事实是:行动党宁愿得罪非土著,也不愿得罪马来人。反正经过这几年的检验,行动党已经发现了华社对巫统领导的国阵已经恨之入骨,只要能够“报仇”泄愤,不管行动党采取什么手段华人还是会给予支持。


现在,巫统是反守为攻,为来届大选定调。行动党对纳吉提高行动党在巫统眼中的“战略地位”慌张失措,需要用马哈迪来“压惊”—一方面是要讨好马来人,试图告诉马来人行动党不反马来人、不反回教等。另外一方面,试图告诉华人行动党还能够利用马哈迪来推翻纳吉(这正好证明敦马的确被“骑”)。


这要两面讨好的做法,其结果是两面不讨好。马来社会大都看透行动党主导国会反对党联盟,而那些为了行动党的斗争目标而加入行动党的领袖和党员,或者那些华人本位的党员及支持者,对行动党最高领导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奉为圭臬感到反感。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