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此一时彼一
告别腐
败成梦呓

·2016年4月16日


民联三党在上届大选,以“改朝换代,告别腐败”获得绝大部分华裔选民的支持。即使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推出“一个马来西亚”理念,释放善意以争取华裔选民的支持,但还是敌不过华裔选民对巫统的憎恨,巧妙地以“告别腐败”掩饰。


我们都知道,民联三党的主要成员行动党,以杜绝贪腐、争取各族受到公平对待、反朋党和反裙带风为主要课题,抨击国阵,特别是巫统,以争取华裔选民的支持。


对2013年全国大选绝大多数华裔选民选择国会反对阵线的事实,纳吉称之为“华裔政治海啸”,而《马来西亚前锋报》发表了《华人还要什么?》,引起了不少华裔的激烈反应,声称华裔要的东西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受到公平对待、杜绝贪污、不要朋党裙带风、要司法公正等等,巫统不应该以种族的角度来解读华裔选民的投票倾向。


自我标榜有道德制高点


换句话说,行动党在其政治宣传里,自我标榜它有政治道德的制高点,绝大多数华裔选民选择它是认为行动党代表的价值与理念是与巫统截然相反,完全与种族主义沾不上边。


无论如何,最近两个主要发展,着实考验了行动党作为多元种族政党以及华裔作为一个社群,是否在政治上有道德制高点。


第一个发展,当然是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与其政治宿敌们,因为共同拥有“倒纳吉”的短期目标,以“拯救马来西亚”为出师表,“化敌为友”。以前在敦马执政期间受过苦(包括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的政敌,包括林吉祥、诚信党主席末沙布等,现在却可以和马哈迪同台。


这所谓“拯救马来西亚”的运动,主要人物都各有各的盘算。对行动党而言,当然是借敦马的名义,希望争取更多马来选民的支持。放在当前其儿子林冠英低价购买独立式洋房的背景来看,还可能包括拯救林冠英;对敦马而言,当然是借用行动党在华裔居高不下的支持率,加强本身倒纳吉的筹码。人民公正党的盘算,当然也是借敦马争取多一些马来选民的支持。


如此一来,过去被行动党描绘得穷凶极恶的敦马,而被巫统及马哈迪标贴为“种族主义者”的林吉祥,现在都成为“拯救马来西亚”的大将。而在这“倒纳吉”运动不乏亮点。这其中包括了安华的太太旺阿兹莎以及其女儿奴鲁依莎,没有出席3月4日的“公民宣言”发布仪式,也没有出席3月27日在沙亚南举行的“人民誓师大会”,过后也宣布不支持“拯救大马运动”。安华开始时支持“拯救大马运动”,过后却反悔表示反对。另外,伊斯兰党认为要倒纳吉,应该通过选举一比高下,因此不参与这个“倒纳吉”运动。


通过民主选举出任首相


“人民誓师大会”的重点当然是要倒纳吉,敦马本身在大会上承认自己在执政的时候是个“独裁者”—如此的“忏悔”对许多华裔当然是相当受用的,但是从我国每隔一段时期就举行全国大选的角度来看,敦马说自己是独裁者(dictator)看来是投华裔所好,但是对那些非马哈迪死忠支持者而言,这是难于接受的。说好说歹,马哈迪当年毕竟还是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政府首长。他把独裁者这个定义无限上纲,看来是因为宣传的需要。


值得一提的是,这场大会既然是反对纳吉的誓师大会,那么在会上发言的火力需要集中在纳吉,巫统不会是主要的课题。这可以理解。现在是政治失意者的慕尤丁及慕克里,还是巫统党员,而马哈迪的最重要目标,是要救巫统。因此,向来在华社前抨击巫统不遗余力的行动党领袖,在这种场合是见风使舵,以免让那些可以团结的力量感到尴尬,破坏本来就不强的凝集力。


华裔反对党领袖的政治投机


这诸如林吉祥这样的行动党领袖,过去几十年来大义凛然的敦马批判者,现在因为党派利益的需要,摇身一变成为敦马的辩护士,对他们过去数落敦马的各种“恶行”表现得“宽宏大量”,充分表现出华裔国会反对党政治领袖的投机主义,完全不以政党的斗争理念为依据。可悲的还是有许多火箭粉丝,盲目的为这些华裔领袖冲锋陷阵。


行动党一直声称它是捍卫联邦宪法。《大马华人周刊》曾多次提到,此话的意思包括捍卫马来人“特殊地位”的宪法第153条文。此外,要是真的捍卫宪法,也就意味着它们应该通过宪法允许的范围取得政权。


大家都知道,在我国的政治制度里,政党取得政权的“光明大道”就是通过选举;再其次是通过政党的联盟执政。国阵是个历史悠久的政党联盟,目前有13个成员党,赢得足够的国会议席而执政。国会反对党要是能够从国阵“挖角”,凑得足够国会议席也可以执政。安华在2008年曾尝试通过这造谣挖角执政,但是无功而返。


“倒纳吉运动”目标狭隘


现在的“倒纳吉运动”,目的比较狭隘,那就是撤换现任首相,而不是“改朝换代”。即使纳吉不再是首相,接任的首相也肯定是巫统领袖。也就是说,推倒纳吉不等于推倒巫统。这可是与行动党要打倒以巫统为主干的国阵联邦政府的目标南辕北撤。但林吉祥却参加这样的集会。


在去年,反纳吉势力尝试通过在国会投不信任票推翻纳吉,以及要在巫统大会上推翻纳吉,推倒纳吉,但都以失败告终。而“拯救马来西亚”的目的虽然明显的是要倒纳吉,但以什么方式达到此目的,则是各有各说。例如,敦马说可以通过公投(referendum)。可是,通过公投决定在任首相是否应该下台,不在我国联邦宪法内。行动党支持敦马,与其声称的“捍卫联邦宪法”及誓言旦旦要铲除贪污腐败、反裙带风、维护法治等背道而驰。


另外一件大事,当然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槟州首长林冠英以低价购买独立式洋房的风波。这场风波的关键,林冠英以远低于市价的价格购买一间独立式洋房,是否有涉及利用其州首长地位的嫌疑?其中是否有涉及利益冲突?


槟州打昔汝莪国会议员沙布丁3月17日在国会揭发林冠英便宜买到独立式洋房,显然的是以文件为根据。他不只在国会内揭发此事,还在国会走廊重提此事,激起千层浪。按林冠英过往的做法,对这类他认为“毫无事实根据”的指控,会诉诸法庭。可是,现在不只是沙布丁,还有许多人作出同样的指控,林冠英为什么不向他们采取法律行动,以讨回清白?


另外,在此课题首先被揭发后,林冠英首先是以“没有游泳池以及屋子旧”回应,过后还开放门户让媒体自己参观。在这个借口与公关手法,过不了舆论这一关,他又改口说售价低是“你请我愿”、“我不知道市价”等。这些说辞,显然缺乏说服力。

 

各有说辞让更多人感到迷惑


林冠英及其支持者(包括其父林吉祥及其他人民代议士)各有各的说辞,的确是让更多人感到迷惑。例如,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说林冠英是“会计师,不是估价师”,因此不知道洋房的价格;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试图以“风水不好”以及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说“英文《星报》标题误导”试图为林冠英开脱。可是,这是越帮越忙。


有些华裔面对不了他们崇拜的政治人物不够谨慎而闹到满城风雨的事实,就干脆把这场风波视为巫统迫害林冠英,要弄掉我国唯一的华裔首席部长的阴谋。这其实是行动党会使用招数,以激起华裔的悲情,是在搞种族政治。至于林冠英是否违反法律—具体的说就是我国《刑事法典第165条文》--不是他们关心的课题。


看来,因为无法马上回答简单的问题,林冠英以及其同志,一如既往提出不相干的事实或论点来转移视线,在此课题制造本身是受害人的舆论。上面所提到的巫统迫害槟州首长的论点,对某些人来说非常受用,但是这与林冠英低价买独立式洋房有无违法的问题,完全是两回事。


现在,大家可以为林冠英是否违法争论不休,但是反贪污委员会调查的结果以及总检察署的决定以及法庭的判决,才是决定林冠英命运的关键。


从民主行动党领袖以可笑甚至是荒谬的理由为林冠英辩护,我们可以说行动党在争取华裔支持的时候,为自己设定了非常高的标准。在2008年大选赢得槟州政权后,以“能干、公信及透明”(CAT)自许管理槟州。这是导致它在2013年全国大选取得更大的胜利的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可是,进入第二届,能干、公信及透明的期许慢慢的消失。


至少需懂得遵守基本法律


所以,行动党槟州武拉必区州议员王国慧认为,林冠英购买独立式洋房是买卖双方你情我愿,在理论与法律上没有问题,但在道德及原则上会引起争议。无论如何,王国慧声称这桩房屋买卖法律上没有问题,言之过早。实际上,像这样的买卖,关键是在法律,是法律原则的问题,违反道德是另外的问题。我们不能要求政治人物在道德上完美,但可以要求他们至少懂得遵守基本的法律原则,例如不能随意接受让个人受益的“好康头”。


行动党在林冠英独立式洋房与山竹园(Taman Manggis)土地交易之间的疑云的反应,恰恰暴露了该党为自己设下的高标准大打折扣,能干、公信及透明是往事如烟。权力的诱惑与腐蚀力量太大,他们不等反贪污委员会介入调查就忙着找借口。


林冠英身边的人反应如此,火箭的粉丝当然不遑多让。我们看到,不管是在网络还是平面媒体,甚至是“咖啡店论坛”,民众也懂得“红鲱鱼”逻辑谬误,以不相关的事实与论点,来捍卫林冠英低价买大洋房没有错。


除了上面提到的巫统的政治迫害马来西亚唯一的华裔首席部长,当然还包括行动党的某些领袖提出的可笑甚至是荒谬的理由。这些种种的理由,我们可以清楚看到几条主线还是脱离不了族群政治(例如,马来人主导的巫统迫害华裔主导的行动党领袖)、双重标准(说华人的要求简单,那就是期望受到公平对待,可是却不相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要杜绝贪污,却在我们潜意识里容忍小贪;不要朋党裙带风,却对本身崇拜的政治人物的朋党裙带风宽容)等等。


看来,非华裔族群,特别那些受较高深教育的马来人,正在注意华裔对林冠英低价买大洋房的各种反应,检验华裔是否真的要超越种族/族群政治、是否真的期望受到公正平等的对待、是否真的对贪腐与朋党裙带风深痛恶绝。不要忘记,你看人家,人家也看着你呢!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