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为未来首相人选争执 反对党联盟未打先乱

 ·2016年10月15日

纳吉在2009年4月出任我国第六任首相以来,面对不少挑战,其中最严峻的还是宣传方面处于劣势。开始还只是反对党主攻,后来敦马主导的“倒纳吉运动”加入战围,形成了一股非常不利纳吉的舆论。舆论最匪夷所思的“亮点”之一是,纳吉领导国家,已经导致国家陷入水深火热、民不聊生的境地。要解决这问题,唯一的方法是撤换首相。


按一般的常识,要是国家的问题真的如某些人所说的那么严重,那替代纳吉的首相人选,必定是要在多个方面强过纳吉的人才方有能力解决。例如,他不只是需要有卓越的行政能力,还能够领导他所代表的政党以及政党联盟团结一致。而在我们这个多元社会,还需要有平衡各族权益的能力、健康的身体等等。


可是,认为纳吉是我国所有问题根源的人认为:没这回事,比纳吉稍微强一点的领袖就可胜任。要是你请他们举出替代人选,很多人可能就除了提到安华,就想不到其他人选了。即使有,却提到好像拉菲兹、马丽娜马哈迪这样的“人选”。这要不是匪夷所思,我们就找不到其他形容词了。


以为任何人选都会比纳吉强

当然,持有“先倒纳吉,其他以后再谈”的说法的人士不在少数。他们的假设是,任何新任首相都会比纳吉强。这是一厢情愿,显然的是不把我国政党政治的运作放在眼里。我们所面对一个政治事实是,自我国独立以来,巫统就一直主导政府。历任首相都是巫统领袖。要改变这个现状,最根本的就是巫统党员以及其他马来人,放弃巫统。即使有不少人认为巫统已经与时代脱节,但是我们看到的巫统仍然是国内最大的单一政党,没有“落伍”。


敦马在今年2月底宣布退出巫统,显然是要以他的威望,来“带领”其他党员出走。但是,巫统党员对他的举动反应却是非常冷淡,乃至反感。即便是马哈迪的儿子慕克里以及前副首相慕尤丁,也没有跟着马哈迪退党。他们有不同的考量:等巫统开除他们,借此赢得一些“同情票”。但是,两者都事与愿违。


前些日子,土著团结党(土团党)的名誉主席敦马哈迪指出,如果国会反对党在来届大选胜出,土团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将会是国会反对党联盟的首相人选。但是,他指出要是慕尤丁担任首相,其背后还有更高决策组织“长老理事会”来“指导”首相施政。换句话说,慕尤丁要是真的当首相,只能是个没有实权的傀儡首相。


对敦马的建议,行动党几个领袖表示,安华仍然是他们的首相人选。希联的一些领袖,也发表了国会反对党仍然把安华当作是未来首相人选的谈话。希联的总秘书赛夫丁则表示,要是国会反对党联盟赢得来届大选,安华如果不能出任首相,希联可以接受“过渡首相”。


安华因为鸡奸罪名身陷囹圄,但却没有影响到他是未来首相人选的“江湖地位”,安华应该感到光荣。


希联领袖置法律限制不顾

这当然是安华个人的光荣,但是对我国民主的发展,明显的是一个大倒退。就法律来看,安华目前人在监狱,即使在来届大选的时候凭着良好的行为提早出狱,他在出狱之后5年内不可参加政治,更遑论出任首相了。置法律的限制不顾,希联领袖睁着眼睛说瞎话。

而睁着眼睛说瞎话,更证明了国会反对党联盟内,没有一个大家共同认可的首相人选。敦马当年把话说尽了,直言安华因为有道德问题,不适合领导这个国家。他今年9月5日在法庭与安华握手,大家都知道是场“公关秀”,不会达到实际的政治合作。很多人在等待敦马公告天下,安华被他革职和被巫统开除党籍,过后又因为滥权与鸡奸罪名入狱,都是政治迫害。可是,敦马没有怎么做。他更没有接受安华为国会反对党联盟的当然首相人选。安华不信任马哈迪,马哈迪当然也不会信任安华。因此,敦马身在国会反对党阵营,不但没有加强国会反对党的势力,反而进一步分裂国会反对党。


主要原因之一是:目前支持人民公正党及其盟友的人,是因为非常不满敦马在位时处理安华的事件。对这些人而言,敦马是个“法老王”、独裁者等。现在敦马转向国会反对党阵营,要他们如何适从?


就民主行动党的支持者而言,林吉祥等人过去以种种“罪名”—从独裁者到种族主义者套在马哈迪的头上,是与华人“不共戴天”的人物。这样的姿态,让许多华人大为赞赏,认为林吉祥及其领导的行动党有原则、对“坏人”绝对不妥协。可是,林吉祥为了眼前狭隘的政治利益,竟然大大方方接受敦马哈迪。


不一致认同林吉祥接受敦马

有趣的是,可能最近比较烦,脑筋一下子转不过来,林吉祥的儿子林冠英前些时候与净选盟2.0前主席安美嘉扛上了。他在一场研讨会里,质问安美嘉为何支持敦马哈迪。安美嘉反呛林冠英:“你的爸爸也支持马哈迪,你去问他吧!” 两父子的不同反应,的确是反映了行动党党员及支持者,并不一致认同林吉祥接受敦马的做法。


而在5月至6月间先后举行的砂州选举和雪兰莪州大港与霹雳州瓜拉江沙两项国会补选,证明敦马无法替国会反对党拉到马来选票以及东马的土著选票,行动党才发现敦马成了该党的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行动党已经与伊党决裂,而从伊党分裂出来的诚信党无法成大器,要靠敦马与诚信党为行动党拉到更多的马来选票,看来是奢望。


我们更不要忘记,敦马之所以亲近反对党阵营,并不是因为认同这个阵营的斗争目标,而是敦马发现自己已经无法从国阵内部倒纳吉,唯有开辟另一个渠道来倒纳吉。以敦马讲求务实的做法,成立一个全新的政党来倒纳吉,不符合他的行事作风。主要原因是:要保持一个新的政党的存在,需要大笔的资金与其他资源。


尽管如此,我们可以想象敦马以一个超过90岁的老人之躯,领导新的政党,目的无非是要从反对党阵营分得一杯羹,甚至摆出了要当“正盟主”的姿态,当然要让反对党阵营的原有“股东”提高万二分警惕!


敦马心中有自己的首相人选

一句话,行动党一开始以为敦马加入国会反对党阵营,可以占敦马的便宜。但事态的发展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与美好。敦马当首相22年,有功有过,间中已经与不少人结下梁子。因此,许多人无法接受为了倒纳吉而接受敦马的“领导”!一句话,接受一个有争议的政治人物,对国会反对党联合并不一定是福。现在,敦马心目中有自己的首相人选,就是慕尤丁,引起“友党”的反弹。


国会反对党联盟无法决定一个大家可以认同的首相人选,又不愿意根据其他议会民主国家的做法,让赢得最多议席的政党领导人出任首相,显示了国会反对党联盟即使经过了8年的洗礼,还是十分的不成熟。


正如上面所说的,安华现在坐监,反对党联盟希联还把他奉为首相人选,是个笑话,更是希联的根本问题。大家都知道,即使在2013年全国大选,安华是自由身,又是民联三党的“当然盟主”。但是,他的领导还是无法击败国阵。现在人在牢房里,安华的“威力”比他在牢房外的时候还大?对许多马来人来说,安华已经是过气的领袖,是国会反对党联盟的根本问题所在,只是华裔社会对他还存有幻想,以为他是华社的“救星”。


现在国会反对党阵营,为首相人选争论不休,最可笑的还是把安华这问题当作是解决方案,娱乐自己,忽悠民众。

放眼公正党现在一线的领袖,从安华夫人旺阿兹莎、女儿奴鲁依莎到阿兹敏阿里到拉菲兹,还有从巫统跳槽到公正党的赛夫丁等,行动党看来不认为他们是当首相的料子。而行动党本身的最高领导林吉祥,当然不敢毛遂自荐为未来首相人选,以免自讨没趣。土团党的慕尤丁,亦非当首相的材料。

 

找首相人选非不为乃不能也

因此,国会反对党联盟为首相人选烦,是因为首相人选不容易找。是非不为,不能也!从这个角度来看,以为换首相就可以解决国家的“奇难杂症”的人士,应该大声质问国会反对党联盟:找个首相人选那么难咩?


另外,民主行动党虽然有个“民主”与“行动”,但是在首相人选的课题还是不敢以“行动”来贯彻“民主”。这个政党不敢大声有理的告诉友党:我党议席最多,按照民主精神,首相人选应该来自我党。当然,读者都知道,这只是个理想。要行动党以“行动”来贯彻“民主”是自寻死路。不要说首相人选,它连“影子首相”—也就是国会反对党领袖—都让给老二。这是什么原因?大家都知道:认了吧,华人没办法当首相。


首相由行动党
控制?

心里虽然这么说,但是行动党还有更加“高明”的说法:首相由我们控制,我们叫他走东,他不敢走西。很多火箭支持者当然会认同。但是,从林吉祥等人最近只能隔空喊话“建议”阿兹敏解散州议会为闪电选举铺路,阿兹敏给林吉祥等人“刮了个巴掌”看来,行动党是“不当家也不当权”。之前,行动党主导的槟州政府要闪选,阿兹敏也是不同意。这说明了什么?


对那些认为“两线制”是最好的制度的人,国会反对党联盟首相人选的“难产”应该可以给他们一个宝贵的启迪:围绕着个人而兴起的国会反对力量,随着这个人的起落而兴衰。


大家都知道,当时广被认为是首相接班人的安华,在1998年被革职。他的革职,催生了轰轰烈烈的“烈火莫熄”运动。这近20年的实践,国会反对党势力围绕着安华个人的命运转移,跳不出安华长长的身影。有潜能的领袖,因为安华的“太上领袖”光芒,无法在党内冒出头来;如此一来,就没有人能够随时取代安华的“江湖地位”。


或许,这是安华个人的私心,无论如何也要成为反对党联盟的“一哥”,一直不放心把领导权力交给外人,而是由旺阿兹莎“妻代夫职”,成为安华的傀儡,而许多领导人因为要依靠安华的“个人魅力”,不敢逾越雷池半步,把安华当作是“精神领袖”。这可说是“成也安华,败也安华”。大家有注意到的话,当会发现我国目前主要的反对党民主行动党与人民公正党都有没正式党职但都有“实权”的领袖。林吉祥与安华是公认,现在土团党有个“名誉主席”马哈迪。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