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协商与共识精神还在
国阵不接手355法案 一石数鸟

 ·2017年4月15日

去年5月26日,伊斯兰党主席兼登嘉楼马樟区国会议员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呈动议,拟修改《1965年回教法庭(刑事权限)法令》(简称《355法案》)。因为这个修改动议是由个别国会议员而不是由政府提出,因此成为“私人法案”。当时,引起关注的是此法案由国阵罕见的放行,是否意味着巫统主导的国阵将会与伊党“合谋”,通过此私人法案?

哈迪提呈的私人法案,是寻求修改《联邦宪法》下,属于州权限的回教法庭的回教刑事惩罚的法令,以让回教法庭可以执行加重死刑以外的刑罚。目前,回教法庭的刑罚为不超过三年的监禁、不超过6次的鞭刑或不超过5千令吉的罚款。哈迪的私人法案即便表明只牵涉到穆斯林,但是非穆斯林认为好像吉兰丹州及登嘉楼州出现的伊斯兰法越来越严重的现象,无法说服他们法案一旦通过不会影响到他们。
 

伊党以为华人支持回教国

毋庸置疑的,哈迪的法案一见光,对在2013年全国大选全力促销伊党的民主行动党,不是个好消息。不管火箭的领导如何寻找借口推诿,但他们不可否认的是经过火箭的大力促销,有近90%的华裔选民(不少还特别从外国回来投票)支持国会在野党(包括伊党),让伊党以为华人其实并不反对伊党的斗争目标。这斗争目标,就是落实回教国(以福利国为包装)的理想,这其中包括推行伊斯兰法。


在去年12月1日,首相署部长阿芝丽娜透露,政府将接手哈迪的私人法案。首相纳吉也在同一个时间表示接受哈迪的私人法案。行动党从这,看到为自己“脱身”的大好机会,很熟练的赶快把矛头指向马华、民政等国阵成员党,要他们的议员阻止巫统接手哈迪的私人法案,自己的议员却可以不负责任。国阵其他成员党,特别是马华、民政以及东马政党的议员,明确表示不会支持355法案。


有报道称,国阵政府会在今年第一期国会会议(从3月7日开始,预定在4月6日结束)接受哈迪法案。不但如此,有报道甚至声称政府已经拟定本身的修改草案,但报道并没有提到任何具体内容。


在3月29日的国阵最高理事会会议后,国阵主席兼首相纳吉宣布,国阵政府不会接手哈迪的《355法案》。这一宣布,意味着哈迪的私人法案,仍然是私人法案;而纳吉表示,因为这是个私人法案,要不要在国会提呈由国会下议院议长决定,即使法案在国会提呈,国阵没有正式的立场,一切交由议长定夺。


值得注意的是,纳吉指出这项决定是根据国阵的“共识精神” (the spirit of consensus)。他指出:“国阵最高理事会议决,按照我们根据共识做决定的政策与实践,我们将不会在国会提呈此法案。” 这看来可以取得一石数鸟的效用。

国阵协商与共识精神还在

按照行动党及其支持者长年所灌输的,国阵是由巫统“一党独大”,是国阵里头的老大哥,其他成员党都是小弟弟,在国阵会议里只能是唯唯诺诺。但是,巫统从开始对《355法案》的亦步亦趋,到最后决定让法案“保持原状”—继续成为私人法案,毫不含糊的反映出国阵模式的协商与共识(musyawarah dan muafakat)精神还在。巫统也得在其他成员党的“压力”下妥协,不能独断独行。


我们还需要留意到,巫统对哈迪的私人法案内容虽有保留,但是不会公开反对。事实上,巫统也尝试说服国阵成员党支持这个法案,但是国阵其他成员党绝大多数不接受。


国阵目前共有132个国会议席,巫统现在有86个国会议席(减柔佛州的巴莪国会议席及沙巴的仙本那国会议席)、马华7个、民政党2个、国大党4个、砂州土保党14个、砂州人联党1个、砂州民进党4个、砂州人民党6个、沙州民统3个、沙州团结党4个以及沙州人民团结党1个。国阵共有13个成员党,目前没有国会议员的政党是人民进步党与沙州自民党。


巫统在国阵所占的国会议席的比例约65%,的确是老大,仍然有本钱一锤定音。不这么做,近因当然是东马现在是国阵的堡垒,共有46个国会议席(不包括仙本那国会议席,单单沙巴及纳闽的巫统现在有13个国会议席)。


州情有别不认同伊党斗争目标

东马两州因为州情与西马各州的州情有别,即便这两州有不少土著穆斯林,但是他们却无法认同伊党的回教化斗争目标。这两个州的国阵国会议员,坚定的反对哈迪的私人法案。无疑的,他们所持的反对立场,巫统不能置之不理。


持平而论,即使马华在上一届大选输到只剩下7个国会议席,民政只剩下1席(不包括后来补选赢得的安顺议席),但针对《355法案》(当然还有伊刑法),它们的立场坚定,仍然逆着华人的“民意”(不要忘记,有大约90%出来投票的华人选民听信了支持伊党等于支持行动党,他们为了支持行动党选党不选人,而支持伊党,也就支持355法案)大力反对。


说实在的,这两个国阵成员党的态度没有消极到把责任推给行动党,并借机“教训”华人,要华人自作自受,算是对自己斗争目标的坚持。相反的,行动党推销伊党,让伊党以为华人支持其斗争目标,竟然试图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现在,还以“拯救马来西亚”为名,竟然与在过去数十年标签为“种族主义者”的前首相敦马哈迪合作。


从这一点来看,华人来届大选投票,有必要汲取教训,不要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改朝换代,告别腐败”的口号,而忘记了里头所包含的各种陷阱,例如回教法、公平对待各族等。至于“拯救马来西亚”的宣传,同样会有许多陷阱。


国阵是成员党“有机合作”

至于远因,我们当然不得不说那真是“国阵精神”的体现。从联盟三党合作,有机的发展到国阵13个政党,是个渐进的过程,里头也存在分分合合,但是权力分享却是国阵精神的基石。在第二任首相敦拉萨1974年创立国阵,在原有联盟三党的基础上,扩大规模。当时伊党也受邀参加国阵,但在1978年退出国阵。大家不要忘记,1951年,巫统里的宗教臂膀的领导因为不满巫统在推行回教方面不够积极,而退出自组伊斯兰党。


伊党当年加入国阵,但与巫统合作不能长久算是预料中事。宗教这问题,特别是事关建立回教国,落实伊斯兰法的问题,仍然是个关键;至与国阵主要三个成员党,是以种族当作是合作协商的基础,在这个多元社会能够有较长久的合作。换句话说,只要联盟三党仍然能够站在一起,国阵精神就能够维系下去;后来加进来的伊党,与国阵精神是格格不入。


上面我们提到“有机”,是要说明国阵几乎是在相当自然的情况下茁壮成长的,里头固然有政治利益的考量,但仍然有友谊的积累。国会在野党过去数次纯粹为了短暂的政治利益考量结盟,但都只能短暂存在,缺乏的就是一个“情”。


目前已经有四个成员党的希望联盟,也会面对缺乏“情”的局面,可以预料会遭受以前的在野党联盟所遭受的命运。

纳吉打击在野党凝聚力

从政治博弈的角度来看,纳吉以《355法案》议题,巧妙地利用伊党对落实其理念的坚持以及其他在野党的投机,打击在野党的凝集力,但另外一方面则不得不冒着国阵可能因此分裂的风险。毕竟,国阵里的绝大多数成员党,都表明不会支持《355法案》,巫统要是一意孤行,国阵的前途堪忧。


就华人政治而言,纳吉宣布政府不接手哈迪的法案,一举戳穿了行动党试图逃避责任的虚伪嘴脸。按照行动党的宣传,要是政府接手《355法案》,就证明马华民政只会听巫统的话,不敢反对到底。那么,现在政府真的不接手此法案,不就意味着马华与民政可以有自己的立场,并且可以影响到巫统?这当然不是行动党愿意承认的,他们会制造其他借口来忽悠华人。

 

例如,行动党的组织秘书陆兆福谴责巫统利用《355法案议题》,“转移贪污腐败经济崩坏的焦点,瓦解【国会】在野党联盟,以巩固国阵巫统的势力。”


陆兆福不是政坛菜鸟,不会不知道任何政党的存在,最终目的就是要执政,要政敌自乱阵脚甚至是瓦解,是非常正常的权力斗争。


指控政敌要搞垮自己,是一种“输不起”、缺乏敢担当的心态。该党的领袖认为,抨击抹黑政敌,是“正义”的行为,被政敌反击到手忙脚乱,就要诉诸悲情,投诉政敌行为“邪恶”,博取民众的同情。


说到底,国会在野党难道不是通过各种手段试图瓦解国阵吗?不是一直夸大其词说贪污腐败导致国家发展落后、经济在崩坏、马来西亚将破产、成为失败国家吗?不是一直在希望国阵倒台,好让行动党也可以执政,享受权力的滋味吗?

存在破坏国家经济的不良企图

大家应该特别警惕的,国会在野党要是就事论事,就有必要以国家的整体利益为考量,不要为了党派利益而作出破坏国家经济、社会安宁等的举动。国会在野党的上述宣传,就存在着破坏国家经济的不良企图。我们这么说,不是毫无凭据的。


根据多个国际知名的国际组织(如世界银行)及评估机构(如穆迪),对马来西亚的经济前景都有正面的评价,而不是行动党及其他国会在野党所指的那么不堪。最近,被国会在野党“定位”为祸国殃民的一马发展公司(1MDB),不只还清所有债务以及短期的借贷的利息,还有大笔的现金。这证明了1MDB的确如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调查报告所指出的,初期是面对公司管理的问题(举债过高),但并不涉及首相纳吉等“偷人民的钱”。


即便随着时间的推移,并没有出现在野党声称政府需要出手拯救1MDB,人民需要为此“丑闻”埋单的“预言”,国会在野党还是继续“丑闻化”1MDB,以为民众的确是非常“关心”1MDB课题。


最后不得一提的是,即便都是纳吉政治博弈的“受害者”,伊党对国阵最高理事会的议决,反应倒是比行动党成熟得多。该党只是轻描淡写的表示那是“预料中事”,但是绝对不会放弃继续推动修改回教法庭刑事权限的议程。


这说明了什么?难道华人,特别是行动党的华人的政治文化,竟然比不上“保守极端”的伊党的政治文化?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