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砂州华裔抗拒“扑街主义”
行动党不进反退

·2016年5月14日


继2015年年中与伊斯兰党的关系闹僵后,造成“人民联盟”瓦解后,另组“希望联盟”。民主行动党与其希联“盟友”人民公正党,在第11届砂拉越州选举,在六个州议席自己打自己。行动党说那是公正党的错,公正党却反驳说那是行动党的霸道。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说,他授权公正党砂州主席决定让该党候选人竞选那五个具争议的州议席,明显的是不愿意让出那些议席。


作为政党联盟,各党在议席的分配在提名前就应该谈妥,以免在选举的时候自己人打自己人,结果之一就是分散选票,变成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局面。其二就是让选民看穿了国会反对党的联盟,严重缺乏“权力分享”的精神,认为本身在某些选区可以获胜的政党,不肯让出该些选区。这与国阵在选举前解决议席分配的问题,却是很大的差别。两者之间的差异,反映了国阵这政党联盟的成熟稳重,希联的不够成熟稳重。


砂州选举成绩出炉,反映出砂州选民,对国会反对党不懂得分享政权感到反感。民主行动党所赢得的州议席,从原本的12个减少到7个;人民公正党保持原有的3席。


 更在意本身而非联盟的利益


而从人民公正党与民主行动党为了议席分配,两党领袖及支持者互相攻讦,更是让人民确定,它们之间更在意本身的利益,而不是整个希联的利益。一句话,两党缺乏“团队精神”。在2011年砂州选举,砂州选民,特别是华裔选民可以因为为了打倒“白毛”泰益玛目而不把这些问题当作是投票的衡量标准。


对一般华社而言,行动党在希联里最大,一切应该以它的利益,而不是联盟的利益为最大考量。要是行动党在某个选区胜出(清一色是华裔占多数的选区),它是完全没有必要让出该议席给盟友的。这是赤裸裸的“权力的傲慢”,比国阵里的巫统霸道得多,自不待言。


可是,在宣传国阵的权力分享的时候,行动党最擅长的莫过于诉诸华裔的“受害者”心理。具体的说,诸如马华、民政党,甚至是人联党是因为靠巫统的“施舍”才能够在多个混合区竞选,在国阵里才能有一席之地。当然,以受害者的心理来解读“权力分享”,华裔当然会认为国阵里的华人/华基政党没有用。


 以为可以扮演“政治老大”角色


换个角度来看,巫统要是像行动党这样的思维,认为自己获胜机会高的选区不可让给马华、民政、人联党等华人/华基政党的话,华裔会怎么想?其中最可能的回应,是巫统霸道。以我国种族结构来看,巫统其实比行动党更有“霸道”的理由;可是,行动党不这么想,一直在塑造本身是“当家又当权”—对其他政党可以颐指气使,让华裔作为一个族群,可以在心理上感觉到在我国政治里可以扮演国会反对党“政治老大”的角色。


例如,在国会反对党领袖的课题,行动党当然可以向华裔宣传:即使该党有最多的国会议席,把国会反对党领袖位子让给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是行动党的“战略”。这所谓的“战略”说穿了是行动党逃避扮演“全民政党“的角色,“战略“只是个遁词。


可以这么说,行动党一方面向华社逞强,把自己标榜为“当家又当权”,另一方面却是扮演得可怜楚楚。


早前,在针对砂州选举火箭与蓝眼议席分配的问题,自称为火箭普通党员但是却在其面子书一直提到他在行动党总部上班的丘光耀博士,臭口大骂阿兹敏派候选人与行动党对着干是“搞局”,声称“公正党是扑街党,对回教党唯唯诺诺,对行动党如狼似虎!”


这所谓的“扑街”,让人联想翩翩。其中一个解读是:没有了安华的公正党,已经是“扑街党”;阿兹敏作为这个党的署理主席,竟然敢对民主行动党“如狼似虎”,真的是不自量力。


另一方面,我们可以这么看:丘博士的反应,与行动党平时描绘的形象有很大的落差。这其实反映出行动党的真正精神面貌,更一针见血的点出了华裔在政治上的节节败退,是行动党多年来在华裔玩弄两面手法的真实写照。这方面,华裔不可不察。


 最大华人党竟被“扑街党”欺侮


作为当今华裔最为信任的最大党,行动党在砂州选举竟然可以像丘光耀所言被“扑街党”欺侮,应该让华裔大开眼界。我们可以联想到,行动党竟然可以被“扑街党”欺侮,那不是比“扑街党”还不如吗?即使行动党已经处在它成立以来的最高峰,还是被人欺压,那支持它的华裔,情何以堪,如何期望它来捍卫华裔社会的权益呢?


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行动党中央领袖否认公正党“对行动党如狼似虎”,那我们就当作这是该党的立场了。


大家要知道,行动党的宣传系统,基本上可以分作“群众”与“精英”两个路线。群众路线以丘光耀为代表。这路线所使用的语言,是华裔下层的大众语言,宣传目的不在于增长听众的知识,而是尽量“煽风点火”;至于精英路线,可以该党的宣传主任潘俭伟为代表。从学术资格来讲,丘光耀有博士学位,学历比潘俭伟还高;差别在于,潘俭伟非华文教育出身,其宣传目标主要是非华文教育者。不管是群众还是精英路线,两者的共同点是以嘲讽及夸大的方式,抨击政敌。这主要包括了传播华人对马来人的仇恨。


纳吉废除教育法令21条(2)

要证明这一点并不难。最佳的例子,就是华裔同胞对首相纳吉及其夫人罗斯玛的憎恨。要讲到纳吉从政以来对华裔社会及华文教育的贡献,值得一提就是他在出任教育部部长的时候,废除《1961年教育法令》第21(2)条文,也就是教育部长有权关闭华小及淡小的条文。另外还有柔佛州宽柔独中建分校,也是在纳吉当教育部长的时候批下的。被华社高捧的安华在出任教育部部长的时候,即使有权力,也不敢这么做。这说明了什么?以当时国阵的地位来看,纳吉没有必要去“讨好”华裔,他可以像安华一样不理华社的诉求。


华裔社会要是真的那么在意华教的前途,按常理应该在评价纳吉的功过时,把上述因素考虑在内。即使不是为了表达谢意,但华裔是不是应该保持“平常心”,而不是那种表现在语言与行动的憎恨?看来,纳吉是我国政治历史上,为华文教育及华人社会权益贡献相对来说是直接与明显的,但是却是华裔选民最不欢迎的首相(以他第一次领军全国大选华裔的支持率为根据)。这不是很吊诡的事吗?


加深华裔是政治体制的受害者印象

说实在的,华裔在过去两届大选之所以“义无反顾”的支持行动党,就是因为像丘光耀等火箭一众的“扑街主义者”—失败主义者,通过散播仇恨与嘲弄之能事,大力宣扬及巩固华裔是马来西亚政治体制下的受害者的心理与印象。我们不得不承认,从政党政治的角度来看,这是火箭成功之处,但同时我们要问的:华裔为此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在暗示明示华裔是马来西亚政治(种族政治)的受害者,行动党也自我暗示明示该党有能力打倒国阵,把华裔从受害者的深渊里打救出来,重新出发。靠着这种不说自明的默契,再加上华裔自我感觉良好的认为自己是超越种族,当然只会联想到“隧道的尽头是光明”:黑暗就快结束,光明就在眼前。


这所谓的光明,只不过是个幻像。华裔“义无反顾”支持行动党,更可能面对“光明的尽头是隧道”—从光明走向黑暗的后果。


 火箭把“受害者情结”发扬光大


不管怎么样,名副其实代表华裔政治理想(更确切的说是幻想)最大党的行动党,本来只想影响到华裔,想不到的是,该党不但继承华裔社会的“受害者情结”,本身还将之发扬光大,使到行动党竟然也在马来西亚政治里头成了受害者。


除了在砂州被公正党“如狼似虎”的迫害,在槟州“有实权的首长”林冠英竟然也被“政治迫害”;在反对党联盟,被伊斯兰党“背叛”,伊党成为加害者、胡言乱语的火箭政客受到法律对付,也是人家加害等等。也就是说,问题不是出自该党及该党本身的问题,而是其他人的问题。


可见,火箭的领袖到处告诉华裔社会受到不公平对待的“欺压”,说服华裔要靠火箭这样的政党才有望“脱离苦海”,试图展现是救苦救难的“超人”,但最终发现火箭与广大的华裔同病相怜,都是马来西亚政治的“受害者”。华裔选民通过选票要改变现状,可能没想到得到华裔全力加持的火箭,竟然倒回头来向华裔诉苦—不是我不强,是人家太厉害。


华裔的政治命运,从第12届大选过后,已经陷入一个恶性循环。砂拉越州选举成绩,华裔选民有明显的回流,这或许可以视为中止此恶性循环的先兆。现在是轮到西马华裔选民要怎么解读这转向,而不是像过去两届大选一样,执意要把自己的政治命运与某个政党捆绑在一起。


大家有必要了解,政党存在的最终目的,是通过选举赢得政权。即使无法单独赢得政权,也可以和其它政党合作,共组政府。一般上来说,政党没有原则可言。


要不然的话,按照行动党本身标榜的敢作敢当,要是觉得被公正党“如狼似虎”对待的话,不是应该马上与人民公正党一刀两断了,无需再浪费口水了吗?继续留在希联,难道对得起给予它全力支持的华裔选民?可见,行动党(从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到民主行动党)一直向马来西亚华裔灌输国阵里头的华人/华基政党,在巫统“霸权”下唯唯诺诺,典当了华裔的利益。为了达到其宣传的目的,这两个政党以为人民争取“公正平等”包装,让华裔觉得自己是巫统的种族政治下的“受害者”。

 

“有实权”首长还得打悲情牌


从以上的分析可以发现,行动党向来玩的是两面三刀的危险游戏。如果它本身在槟州有个“有实权”的首长,还要以受害者的姿势向华裔社会打悲情牌;在议席分配问题还被“扑街党”如狼似虎的欺侮,说明了即使行动党获得华裔的全力支持,它还得受到我国客观政治环境的牵制,它在反对党联盟内的处境,情况比国阵里的华人/华基政党更加糟糕!


其实,市面上早已经有传言说行动党在槟州尝到执政的滋味,并不排除与砂州国阵组织联合政府的可能。在这次的砂州州选,林吉祥在竞选期间回答行动党如果赢得所有城市选区以及多赢得几个选区,会否与阿德南组织联合政府的时候,竟然避重就轻地说:“能够攻、能够守”,而不是斩钉截铁告诉记者“绝对不会与国阵合作”。这次砂州选举,不少华裔选民已经看穿了行动党的两面手法,用手中一票“教训”了行动党!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