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当权后走巫统老路
国会反对党绝口不谈恩庇政治

 
·2016年8月13日


槟州议会是否应该解散为州选举铺路,闹得沸沸扬扬几个星期后,随着槟州首席部长兼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宣布不会有闪电州选举而落幕。


不管怎么样,闪电州选举的建议引起争议,证明国会反对党联盟成员党,特别是行动党与人民公正党之间,缺乏良好沟通的机制与协商精神,一再把内部的矛盾暴露出来。其中最明显的是民主行动党执意要举行闪电州选,在槟州没有任何议席的诚信党即使同意州选,但是人民公正党却有所保留。


争到最后,还是公正党的意见占上风。在槟州议会拥有19个州议席的行动党,竟然输给只有10个州议席的人民公正党。另外,很多人可能忽略,行动党真的要举行闪电州选,大可通过议会表决,巫统的10个州议员非常可能给予支持。行动党不选择这个方法,当然是有其苦衷的。要是巫统给予支持的话,行动党要通过闪电州选“还政予民”就难有说服力了!

((炒作闪电州选课题转移视线))

在此课题闹得热烘烘的时候,人民公正党副主席奴鲁依莎可能意识到此课题继续延烧会不利国会反对党,因此建议民众应该关注一马发展公司课题,其他课题包括槟州闪电选举问题,都应该当作是次要的。这明显的是为了要让人民转移视线;事实上,行动党炒作闪电州选课题,难道不是为了转移视线,让民众不去关注林冠英官司缠身的课题吗?


身为国会议员,鲁奴依莎当然可以以党派立场,吁请民众应该关注什么课题,但是她认为首要的课题,对许多人而言不是首要的;同样的,对她而言是次要的问题,在其他人看来却是主要的。总说一句,奴鲁依莎的谈话,是空洞苍白的,但却是实在反映出一个重要课题:人在同样的位子,对急缓轻重,有不同的考量。


就槟州是否应该举行闪电选举,人民公正党是不赞同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它认为州选举浪费纳税人的钱,而是它在州选举会从现有的10个州议席输掉几个议席,其中包括该党主席旺阿兹莎的峇东埔区国会议席属下的两个州议席,另外数个伊党有相当势力的州议席。现在加上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已经宣布要是真的举行槟州选举,伊党将全面参与,届时伊党会分裂反对党的选票,让巫统坐收渔翁之利。


((为何不委现有议员暂代首长职?)

排除奴鲁依莎的担忧,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行动党既然声称党内人才济济,为何不委派现有的行动党州议员暂代首长职?林冠英不这么做,我们就可以轻易看出其顾虑是多方面的。且不去揣测其顾虑,我们可以说根本上就是信不过其党内同志,特别是行动党槟州主席曹观友这个“外人”。


按一般的观察,要是林冠英真的被控贪污滥权的罪名成立,槟州华裔选民依然会大力支持行动党。行动党继续执政槟州,对党没有损失。以党为重的话,林冠英现在就应该“牺牲小我,完成大我”。


持平而论,林冠英急着要闪电州选,也正好是让国阵测探民情的好时机。这些民情,包括了华裔选民对行动党的支持率、马来选民对国阵的支持率以及各民族选民对国会反对党的整体支持率等。要是行动党在州选举“一枝独秀”,而其友党—公正党却失去半壁江山,那就可以预测国会反对党在来届全国大选的表现。


总而言之,一个州选举课题,各方各有自己的盘算。行动党开始言之凿凿,但后来因为公正党以静代动,导致行动党不得不紧急刹车。可见,公正党署理主席兼雪兰莪州务大臣阿兹敏的政治手腕,是比林冠英高明的。这证明了公认代表华人的行动党,要看公正党的脸色行事,是名副其实的“当家不当权”。


其实,从阿兹敏坚持不认同举行闪电州选举的举动来看,反而是阻止了国会反对党联盟的进一步分裂。


  “加影行动”造成民联“死亡”   
我们不要忘记,两年前不必要但却举行的“加影行动”,是造成由三党组成的民联“死亡”的导火线。大家还记得的话,这个为了让安华出任雪州大臣而制造的“加影行动”,美其名是为入主布城而铺路。人民公正党策略主任拉菲兹骄傲的向全世界宣传那是他的点子。可是,槟州研究院的黄进发曾撰文指出,行动党的“师爷”刘镇东更早提出这样的看法。“加影行动”失败后,黄进发没再提起此事。


前些时候,刘镇东拜访《星洲日报》时,为槟州闪电州选护航,还独排众议把它提升到战略层次。他说,槟州闪电州选是“逐点击破国阵州政权”的一步棋—这其实是“合理化”槟州闪电选举的无厘头理由,显示他过于丰富的想象力,缺乏事实根据。就凭行动党一己之力,就要逐点击破国阵各州州政权,可说是天方夜谭。况且,国会反对党的形势,与3年多前的情况不可同日而语。


大家还有印象的话,还记得此君自从到柔佛州,誓要“火烧连环船”,让马华民政党的国会议席一席不留。实际情况是,他那把火烧不清马华民政,两党在柔佛州还有国、州议席。前些时候,他还说柔佛州巫统会与行动党合作,但是却没发生。


可见,鲁奴依莎、林冠英与刘镇东,都有自己的focus,期望民众把视线转移到他们要突出的重点。这些重点,可以肯定的都是无关国家发展、要如何改善经济、改善人民福祉的大问题。


((需要优先处理国家发展课题))
而带领国家发展的,主要人物还是首相纳吉。他要专注的,是国家的整体发展。他不能因为受到诸如一马发展公司(1MDB)以及26亿令吉政治献金等课题的“干扰”而分心。在全球经济成长放缓的时期,更需要专注在优先处理的经济与国家发展的课题。


就1MDB课题而言,美国司法部在7月20日,根据我国某些有心人士的投诉进行调查后,高调宣布将采取民事诉讼充公怀疑动用1MDB资金“洗黑钱”得来的资产。即使美国司法部所揭发的资料,绝大部分都不是什么新发现,同样没有点名纳吉,但对那些要倒纳吉者或者认定纳吉“偷”国家财产的人来说,不啻是种不可言喻的权威,让他们觉得:美国政府出手了,纳吉还不快快认罪?


无疑的,这将会对纳吉带来某些程度的困扰,但纳吉表示会专注予人民所赋予的职责与任务。换句话说,1MDB课题是用来影响纳吉专注力的武器,要是纳吉跟着反对党或者要他下台的人的指挥棒起舞,专注1MDB课题,而不是专注国家发展,试想我国能够向前挺进吗?要是纳吉专注1MDB课题,不就证明他是“欲盖弥彰”,等于政治自杀了吗?

((敦马承认没证据证明纳吉“有罪”))

敦马过去1年半以来对纳吉展开的攻击,其实是新闻研究里所谓的“议程设置”。纳吉的政敌紧咬一、两个课题,要民众一直关注着这一两个课题,最终认定这些课题是决定国家兴亡的因素。在这样的博弈里,课题真实与否无关宏旨,最重要的是制造对自己有利的舆论。反对党制造的舆论看来是十分成功的。纳吉的政敌成功制造了“纳吉窃国”的印象,认为马来西亚的贪污腐败,在纳吉时代是变本加历—即使到现在为此,多国的调查没有指名纳吉“偷钱”,而敦马本身也承认没有证据可以证明纳吉“有罪”。


美国的《纽约时报》在7月31日的一篇报道的导言里,直言不讳的使用阴谋者(conspirators)来形容那些试图在去年7月底要倒纳吉的一些人士(报道还指名道姓)。而作为其中一个受访者,潘俭伟承认这些人低估了纳吉,把纳吉当作是呆鸭子(sitting duck)。


因为有了“纳吉是国家问题的万恶之首”的印象,民众当然不会去注意对民众而言影响深远的课题。其中一个国会反对党选择“失焦”的就是朋党及恩庇政治(politics of patronage)。这个课题在敦马执政期间是臭名昭彰,可是在2008年全国大选的“政治海啸”后,慢慢的变成了不是课题。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以研究马来西亚政商关系纠缠不清而著称的马来亚大学经济学家艾蒙德特 • 雷斯 • 戈梅斯(Edmund Terence Gomez),最近发表他及他的团队对我国7家官联公司以及首100家挂牌公司的初步报告时指出,在过去10年,马来西亚大部分的企业领域,集中在财政部部长手上,受到影响的是巫统的“军阀”。


与此同时,研究也发现那些之前批评“恩庇政治”的国会反对党,其代议士却被委为政府企业的董事。他揭露,他与他的团队对7间官联公司及排名前100家挂牌公司的初步研究成果发现,在2013年只有8个巫统党员以及四个巫统前领袖出现在董事名单,但是这些董事大多数是前公务员。


  更多国会反对党议员任官联公司董事

他指出,与此同时,国会反对党的领袖开始在名单上出现。他说,那些控制州政府的国会反对党,已经委任它们的国会议员与州议员出任州政府官联公司的董事。我们也看到这情况开始发生在挂牌公司,而在非挂牌公司这已经是个事实。


戈梅斯指出:“这是我们必需要谈论的课题。巫统已经从(恩庇)走出来,国会反对党却反其道而行。现在,这是有趣的改变。你要如何诠释这改变?”


他质问:“巫统已经以不同的手法做其他事情的时候,国会反对党成员是在抄袭巫统(旧的做法)吗?我们务必对此展开讨论。我现在提起,是因为国会反对党成员对这些课题批评得很厉害,但他们现在做同样的事(他们曾经批评的事)吗?“


他举例说,森美兰州直落甘望区国会议员卡玛鲁巴哈林阿巴斯与雪州梳邦区国会议员西华拉沙(都属公正党)是雪州官联公司雪兰莪Perangsang集团的董事。我们也知道森美兰州芙蓉区国会议员陆兆福(行动党)受委为槟州官联公司槟州环球旅游董事以及升旗山机构董事。而雪州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行动党)早在2008年的时候就受委为槟投资机构董事,在2015年受委为槟城州国际会展及展览有限公司董事。


他说:“以前有个非常分散的巫统,许多巫统领袖在企业界的存在是关键的。这是恩庇政治的源头…。他们是有势力的。他们在企业是有势力的头头。但是,今天的情况并不是如此。今天你看到的不是零碎的巫统控制企业界,而是换环环相扣的行政控制企业界。”


他认为,这变化可从是行政官员也是财政部部长掌控经济与政治管窥一二,而这并不完全是坏事。换句话说,纳吉所进行的经济转型计划,是在逐步剔除敦马时代留下的恩庇政治。恩庇政治的既得利益者,戈梅斯的研究是截至2013,可以想见这三年来,巫统离恩庇政治越来越远,而国会反对党则走回巫统已经开始远离的老路。


难怪反对党现在不谈恩庇政治,倒退到比烂的小格局。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