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拯救大马”的狭隘政治议程
伪议题迷惑大众倒纳吉运动各有盘算


·2016年3月12日


在全国第13届大选前,“反莱纳斯”以及“绿色盛会”扛着“拯救马来西亚”的旗帜,与国会反对党以及国内中文媒体及网媒合作无间,夜以继日通过网站、大集会、大游行甚至是“百里苦行”的宣传,指彭亨州关丹格宾工业区的莱纳斯稀土提炼厂一旦投入生产,会制造类似日本福岛第一核电厂的事故。

 

事件背景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厂事故肇因在于2011年3月11日在日本宫城县东方外海发生的九级大地震与紧接引起的大海啸,造成核电厂一系列设备损坏、炉心熔毁、辐射释放等,是1986年苏联车诺比核电厂事故以来最严重的核子事故。


借用人们的恐惧与无知


“反莱纳斯”及“绿色盛会”等非政府组织,借用了人们对日本核电厂事故的核辐射的严重后果的恐惧与无知,让我国许多民众相信莱纳斯稀土提炼厂是“祸国殃民”的有毒工业。要“拯救马来西亚”,以免福岛第一核电厂事故在马来西亚重演,贻害国人和子孙后代,我国人民因此有必要“改朝换代”。当时,主要的环保课题(或者公害课题)还有彭亨州劳勿山埃采金矿以及柔佛州边佳兰国油炼油及石化综合计划。


无可否认的是,“反莱纳斯”与“绿色盛会”等组织所制造的宣传效果,相当惊人。这两个组织的宣传口号,成了国会反对党联盟整体宣传配套的一部分。国会反对党联盟宣传配套的其他组成部分主要还有反贪腐滥权、反朋党裙带风、改朝换代等。不管此宣传配套的内容为何,其要达到的目标就是制造人们对政府的不满。


在这方面,这些所谓的环保组织在促成第13届全国大选的“华人政治海啸”扮演了一定的角色。例如:行动党等在劳勿夸大其词、无的放矢的说山埃采矿造成当地村民患病(皮肤病),但是政府却不顾村民的死活,让采矿继续运作。即使身为皮肤专科医生的行动党国会议员陈胜尧医生本着专业操守,没有十分把握没有轻率下判断,但是许多人对陈胜尧的专家意见充耳不闻,宁愿道听途说。结果是,马华候选人何启文在劳勿国会选区败给行动党的候选人莫哈末阿里夫。另外,领导“莱纳斯”的黄德,在文冬国会议席挑战当时还是马华署理总会长的廖中莱,结果只以379微差票数落败。


许多课题捆绑在一起


大家应该注意到,在第13届全国大选,行动党是抱着要以狂风扫落叶之势,让马华在马来西亚政坛无立足之地,因此把许多课题捆绑在一起(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的还有关丹中华中学是不是独中的课题),弄到华裔普遍上感觉到投票只有一个选择:改朝换代,拯救马来西亚!


时过境迁,当时让大家“义愤填膺”的课题,国会反对党连提都懒得提,国会反对党事实上已经放弃了“停止莱纳斯”运动。莱拉斯稀土提炼厂投入运作已经好几年了,现在可能已经全面运作。但是,你有没有听到有人因为辐射中毒身亡?马来西亚有没有发生2011年3月11日福岛第一核电厂事故以来最严重的核电爆炸?另外,在行动党夺得劳勿国会议席过后,山埃采金的作业方式,突然不再是制造“人间惨剧”的采金法。


此外,国油炼油及石化综合计划(RAPID)是项高影响力的计划,目的是要在2035年把柔佛州最南端的边佳兰发展为区域油气中心,推动我国往更高技术的领域发展。不管怎么样,在此计划刚推行的时候,反对党把此课题高度政治化。如今,这项计划的第一阶段工程正在进行,预料会在2019年完成。根据新闻报道,在目前国际原油价格走低的当儿,油气领域裁员,边佳兰国油炼油及石化综合计划却为石油工程师与检查员提供了难得的就业机会。


国家需朝向多元化发展


无可否认,任何工业,特别是涉及提炼与开采的工业,都会制造一定程度的污染。但是,以人类现有的技术水平,这些污染问题其实是可以克服的。马来西亚要成为先进国,是有必要引进新的工业。有了先进的工业,以前可能无法用到的本地人才,可以留在国内发挥所长。更加重要的,这是国家朝向收入多元化发展的不可或缺政策;我们不能再过度依赖原产品及石油,甚至是制造业。


但是,上述所谓的“反公害”运动,事实是国会反对党为了打击执政党,夸大上述工业的负面效果,让人民产生恐惧,进而对执政党产生厌恨而应运而生的,他们并没有长期的斗争目标。真正的反公害运动的其中一个要素,是通过教育提高民众对环境保护的意识,而不是为反对而反对的政治意识。说到底,不管是那一个政党执政,都需要在发展与环保之间权衡得失;环保意识要是与反国阵意识共舞,那它就无法在民间扎根。


最近的例子,是彭亨州关丹附近的猖獗的铝矿开采活动,因为没有政治资本可捞,反对党不理,环保分子就更加的沉静—那些在诸如反莱纳斯、反山埃以及反炼油及石化综合计划上不遗余力广为报道的媒体,兴致缺缺。这也难怪一些真正关心环保的民众,对之前党派力量催谷的反公害运动,已经开始有所反思,认为国会反对党当时骑劫了环保课题。


如果说2013年全国大选前,“拯救马来西亚”的基调是披着反公害外衣的反国阵运动,那现在我们所知道的“拯救马来西亚”则是以避免马来西亚沦为“失败的国家”、“流氓国家”以及“乞丐国家”为号召的倒纳吉运动。


与政治宿敌合作倒纳吉


去年4月,民主行动党实权领袖林吉祥,有鉴于国内出现的种种问题,包括一马发展公司420亿令吉债务“丑闻”,因此愿意与反纳吉的人士—包括林吉祥本身的政治宿敌敦马哈迪医生及不支持纳吉的国阵议员组织“拯救马来西亚联盟”。在过去约一年的时间,林吉祥好像指挥官一样点名谁有资格加入“拯救马来西亚联盟”,谁没有资格加入。


这个以倒纳吉的“拯救马来西亚”议程,名堂很大,但实际如何运作,都有待观察。首先我们要问的,谁是替代纳吉的首相人选?到现在为此,不管是以敦马为首或者林吉祥自封为首的反纳吉运动,都没有提出替代的首相人选。也许,他们认为可能就是“只要不是纳吉”,90岁高龄的敦马哈迪也可重做冯妇或者由市面曾经盛传的“长老理事会”管理国家。


即使有首相人选,我们应当提出疑问:如此倒纳吉的方法,符不符合我国议会民主?这方法是不是属于“不流血革命”?难道人民愿意看到一个永远改变我国政治文化的先例吗?


大多数巫统党员支持纳吉


其次,在我国的政党政治里,上述问题都不是关键。最关键问题的是:如果巫统其他领袖及党员继续支持纳吉,纳吉至少可以继续当首相到下一届大选。按现在的形势来看,大多数巫统党员显然是站在纳吉那一边的。


如今,敦马哈迪已经宣布退出巫统,成为党外人士。但是他退党能够得到多少同情票?与当年退党要挟前首相阿都拉不一样的是,敦马的影响力已经大不如前。而林吉祥要“收编”的慕尤丁的巫统署理主席一职已经被冻结,下一步可能就是被开除出党。


敦马及慕尤丁等反纳吉的人,会不会加入行动党、公正党或者另组新政党?这就要看本月27日,由联邦政府前部长、前人民公正党领袖的再益依布拉欣号召的“倒纳吉”集会的反应来判断。


其三,纳吉下台,马来西亚就得救了吗?我们要拯救的又是什么东西?以目前倒纳吉运动的论述来看,马来西亚当前的“问题”都是纳吉造成的。而我们要问的是:什么大问题?难道涉及动摇国本的问题(是的,贪腐、族群关系恶化、经济快完蛋等等)?


以目前世界经济发展的大势来看,马来西亚的表现并不如有狭隘利益的政治人物及其他有心人士所说的那么不堪,仿佛天就要塌下来似的。我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国际知名的几家评级公司、世界银行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等,对我国发展前景还是保持乐观的。例如,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都预测我国今年的经济成长率,能保持5%。


与之前反公害运动一样,林吉祥及其一众“利益共同体”夸大纳吉继续执政对国家贻害无穷,因此推倒纳吉,扶持他人当首相是解救马来西亚、避免马来西亚成为“失败的国家”的唯一途径。至于什么是“失败的国家”,就靠读者的想象力了!


参政初期就称大马是“失败国”


我们都知道,林吉祥参政初期,就开始高喊马来西亚将成为“失败国家”。他已经喊了50年,但他的预测,到现在还没成真,马来西亚到现在还没成为“失败国家”,因为马来西亚自独立以来,各方面的发展是有目共睹的。当然,要相信谁的预测,民众绝对有选择的权利,但是事实如何不能以我们的主观意识为转移。


其四,我们应当扪心自问的一个常识问题是:要是我国的状况如一些人所说的那么不堪,那么不管谁接管政府,都有必要收拾这烂摊子。前领袖留下的问题,接任的领袖需要去解决,这是非常艰巨的任务。因此,取代纳吉的人,需要有比纳吉更加有能力,或者至少能够得到朝野政党的信任。


我们需要面对的一个政治现实是,国会反对党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执政党受到人民的信任,因此可以肯定的,要是纳吉真的下台,不管是谁接替纳吉,反对党会继续炒作课题,甚至通过舆论制造“危机”与“丑闻”来攻击其政敌。这可能又是另一轮的“拯救马来西亚”。


更需要紧记的是,换领袖并不等于政府结构、政治文化、政党制度、宪法等也跟着转变。不管哪一个政党执政,都受到前述因素的制约,任何政策的制定与推行都无法回避。


“拯救马来西亚”狭隘的政治议程


反公害的“拯救马来西亚”与倒纳吉的“拯救马来西亚”有个共同点:狭隘的政治议程。这狭隘的政治议程的标准作业方式,就是夸大甚至是捏造课题,造成人心惶惶以及民心沸腾。与反公害的“拯救马来西亚”最大不同点是,倒纳吉的“拯救马来西亚”集合的是一群各有各的盘算的个人与群体。


敦马要倒纳吉,是因为他认为纳吉不下台,巫统会输掉下届大选;行动党要倒纳吉,其实是想浑水摸鱼,尽量向诸如慕尤丁的巫统失意分子招手(之前当然还包括诸如莫哈末沙布的伊党失意分子),妄想削弱巫统的力量。


华裔应该问的关键问题是:假如纳吉继续执政,会造成巫统在来届大选失利,行动党何不以逸待劳,让敦马替行动党完成未竟之业呢?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