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戳穿多元政党迷思
行动党跳不出族群政治

·2016年6月11日

 

一如所料,雪兰莪州大港国会议席以及霹雳州江沙国会议席双补选出现多角战。大港国席补选出现巫统、伊斯兰党以及诚信党三角战,而在江沙国席是巫统、伊党、诚信党以及独立人士的四角混战。也一如所料,民主行动党自我标榜的多元种族政党的迷思一再被戳穿。


大港国会议席共有42923名选民,其中66.89%马来选民,华裔与印裔分别占31.04%以及1.84%,其他族群占0.23%。江沙国会议席有33607名选民,其中67.94%为马来选民,华裔与印裔选民分别占23.93%及6.96%,其他族群占1.17%。这两个选区以马来选民为主,华裔选民人数占了可观的比例。


二选区反映全国两大族群比例

大港国席的选民比例,基本上反映出我国两大族群人口比例,也就是巫裔与华裔的比例;而江沙国席的选民比例,更是更完整的反映出我国的华、巫、印三大族群人口的比例。行动党自我标榜是多元种族政党,为何不推出候选人,而是“大方”的让出希望联盟中的马来人政党诚信党的候选人在这两个选区上阵,使到补选成为马来候选人的竞选?


按以上所示的人口比例,行动党如果派候选人上阵,要获得85%华裔选民的支持应该没问题,加上诚信党可以争取25%巫裔选民,再加上大概50%印裔选民的支持,行动党还是有希望在这两个多元族群选区胜出的!


可惜的是,行动党不笨,知道其“品牌”在巫裔社会不畅销,知道它要在马来选民超过50%的选区胜出是难如登天,因此就不会冒险去“证明”它是名副其实的多元种族政党。


这两场补选同时也暴露了行动党还是会在伊斯兰刑事法上继续忽悠华裔选民。


大家都知道,在第13届大选,伊党与行动党关系如胶似漆;华裔相信行动党能够制衡伊党要落实伊刑法的野心,甚至相信行动党的宣传,认为伊党要建“福利国”,不是“回教国”,因此也就大胆的支持伊党。这使到多位伊党国、州议员依靠华人选票当选。可是,过去三年的发展,我们看到的是哈迪阿旺领导的伊党,还是一如所料坚持落实伊刑法的立场。


为了保住华裔的支持,行动党提出新的论述:反对伊党的保守派,支持伊党的开明派。行动党眼中的开明派代表人物,是伊党原任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行动党在华社极力推销伊党的“开明派”,却说不出到底他们在哪一方面是开明的。事实上,末沙布是支持落实伊刑法的,何来开明?


伊党改选“开明派”兵败如山倒

不管怎么样,这“战略模糊”可能在华社可以起得一些效果,但却无法说服伊党党员。在去年五月举行的伊党改选,这些开明派兵败如山倒,退出伊党另组诚信党(Parti Amanah Nasional)。这个党,当然是行动党所认可的。而它能够在希望联盟(希联)发挥的角色,同样是“战略模糊”。在伊党的宣传中,诚信党是行动党的傀儡。


哈迪阿旺向国会下议院提呈的有关伊斯兰法庭(刑事权限)修正的私人法案动议,因为巫统主导的联邦政府配合而能够摆在下议院的议程上。哈迪将在下一季正式提呈动议,在国会辩论。即使此私人法案极大可能不会在国会通过,但是因为对此法案要是在国会通过,可能为伊党落实伊刑法的斗争理念铺路,而引起了非穆斯林普遍的担忧。


哈迪在国会的“初步胜利”而引起的冲击是多方面。对国阵成员党,特别是非穆斯林为主的成员党,这已经超越了它们可以接受的底线,巫统在此“游戏”里能得到多少的利益?有些说法认为,巫统为了获得更多穆斯林的支持而失去国阵盟友的支持,得不偿失。


不管怎么样,要是我们认清哈迪的私人法案的最终战场,不在舆论而是国会,就会发现这伊刑法的课题,是个有季节的课题,可以预见改变不了我国政治的大气候。至少,伊党并没有因为巫统的“好意”而弃选这两场补选。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哈迪的私人法案在国会“通关”的时间安排,与这两场国会议席补选脱离不了关系,其中一个非常明显的目的是要“教训”诚信党以及希联。


诚信党不敢反对哈迪的私人法案

哈迪的私人法案在国会见光,证明行动党眼中的“开明派”诚信党其实并不开明。这些“开明派”的人士,一方面需要靠华人掌握的华裔选票,另一方面要取得伊党掌握的马来选票。因此,在面对哈迪的私人法案,他们不能为了讨好华裔选民来反对,却必需不反对哈迪的私人法案。


行动党在第13届全国大选,为伊党涂粉抹脂;与伊党“分手”后,大骂伊党,大力推销诚信党。而在推销诚信党的时候,行动党避而不谈的是:诚信党是从伊党分裂出来的,它是否放弃了建立回教国,落实伊刑法的斗争目标?其实,诚信党某些领袖被指反对伊刑法后,竟然恫言要起诉人家!


简单的逻辑告诉我们,假如莫哈末沙布等人那么开明,何不干脆加入标榜多元种族的行动党,或者加入不把建立回教国、落实伊刑法当作其政治斗争目标的人民公正党?其实,民主行动党要是真的相信我国的种族政治已过时,应该做的是从一开始就接受这些伊党的“开明派”;让他们另组政党,目的是要抗衡伊党是路人皆知的。行动党其实把民众当傻瓜,以为他们蒙查查,不知道它的葫芦里卖什么药。


有所谓的你可以走,但你藏不了!过去可以不谈,但哈迪的私人法案动议过关,诚信党被迫表态,不能反对哈迪的私人法案,行动党忽悠民众的真面目也跟着暴露出来了。


因此,这两个选区华裔选民不管是投伊党或者是诚信党,都无法证明他们是反对哈迪的私人法案或者反伊刑法的。面对这样的困境,华裔选民需要做什么样的抉择?

 

需要证明在国阵还有所作为

投废票是其中一个选择,另外一个可能选择是不投票,还有一个更实际的选择看来是投巫统。而马华与民政在这两个选区的当务之急,看来是要通过说服这两个选区的华裔选民,投伊党或诚信党一票等于投伊刑法一票,当作是马华与民政在国阵,还可有所作为的证明。


实际上,马华在我国独立之前数年就是执政集团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该党总会长廖中莱恫言要是哈迪的私人法案在国会下议院获得通过就辞官,缺乏底气。毕竟,马华在上届大选输到只剩下7个国会议席,占总议席222中的3%而已,根本就不能扮演关键少数的角色,何以言勇?


国阵与国会反对党联盟最大的差别在于:国阵的三个“创办党”(巫统、马华和国大党)经过起起落落,不管是内部的挑战还是外部的挑战,都能够继续合作。反观国会反对党联盟,都很短命。让华裔选民激情澎湃的民联三党,却跨不过“七年之痒”;至于希联,前景可是非常不乐观!


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在备受诸如26亿令吉、一马发展公司以及消费税困扰,国阵候选人能不能轻松过关呢?


从砂拉越州选举的表现来看,国阵要保住这两个议席并不会遇到什么困难。第一个原因是,反纳吉及其领导的国阵的人,对国阵在砂拉越州选举能够取得压倒性胜利,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夺回了行动党在2011年州选举赢得的12个州议席的其中5个华人选区感觉不是味道。


砂州选举国阵大胜批评者酸溜溜

因为有这样的表现,纳吉的批评者酸溜溜的评定这是阿德南团队的胜利,纳吉完全没有功劳;当然,要是国阵在这次砂州选举表现比第10届还差,纳吉的批评者当然会当作是纳吉是“票房毒药”的证明,当作是选民对一马发展公司、26亿令吉政治献金、消费税等的“公投”,会在双补选当作是个重大课题。


一场选举的成绩及其意义,各方可以各取所需各自表述,但是有时太过火,反而自取其辱。其中一个例子,就是2014年5月举行的霹雳州安顺国会选区补选。行动党因为对保住这个选区是信心爆棚,某些领袖甚至把这场补选定位为对消费税的公投。选举成绩出来,行动党的候选人黛安娜以微差票数输给国阵候选人马袖强(民政全国主席)。之后,这些人闭口不谈“消费税”公投,继续炒作消费税,当作是刮民脂民膏的税收制度。


第二个原因是,国会反对党联盟并没办法借用国阵处在舆论“十面埋伏”的时机,自我巩固;相反的,反对党阵线还自乱阵脚。


在去年三月,行动党宣布与伊党主席哈迪断交,过后大方的支持在伊党改选落选的所谓伊党“开明派”,例如莫沙布等。这些伊党失意者成立诚信党,成为新的国会反对党联盟希望联盟的一份子(另外两个成员党是民联原有的公正党和行动党)。这个诚信党,毫无作为。现在我们看到伊党认为这两个国会选区是该党的“传统选区”,不会让步给公正党,当然更不会让步给被该党视为“叛徒”的诚信党。诚信党在这两场补选插一脚,肯定只是陪衬,挑战不了伊党,更动摇不了巫统。


对华裔而言,这次的选票情归何处?在上一届大选一面倒支持国会反对党的华裔选民,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以第12届全国大选与第13届全国大选成绩,巫统在大港国会议席所获得的多数票,从原有的5009大幅度滑落至399票。值得注意的,国阵在大港国会议席里的两个州议席,也就是双溪班让与适耕庄所得票数,跌幅惊人。国阵以2183张多数票保住双溪班让,比前一届的5828张多数票少了超过半数;行动党的黄瑞林在第12届全国大选在适耕庄以190张多数票险胜,但在2013年全国大选多数票狂增至2239。这是拜“华人政治海啸”所赐。


可是,江沙的情况却不是那么一刀切。在2008年全国大选,巫统的“铁娘子”拉菲达所得多数票为1458张,旺卡利安努亚在第13届所得多数票1082张,两者相差不大。这也就意味着“华裔政治海啸”对江沙国会议席没有明显的冲击。


既使如此,这次双补选可以衡量在上届全力支持民联三党的华裔选民,在这三年多来会否有所“醒悟”。


诉诸情绪带来的快感是短暂的

以客观,而不是以族群为本位的角度来看国阵屹立不倒的历史,当使吾人明白,华人诉诸情绪而不顾政治现实,可能会为我们带来心理的快感,可是这样的快感是短暂的,却会危害华人的长远政治利益。


雪兰莪州大港区国会议员诺丽雅卡斯浓与霹雳州江沙区国会议员旺卡利安努亚在第11届砂拉越州选举助选,不幸在5月6日发生的直升机事故过世,他们逝世所留下的国会议席,必需在60天内举行补选。


上一届全国大选是在2013年5月5日举行,不过国会的第一次会议是在6月24日,也就是他们正式宣誓上任的日期。国会的期限从这个日期算起,为期五年。选举委员会宣布,这两个国会议席补选在6月5日提名,6月18日同步举行。


在上一届全国大选,诺丽雅卡斯浓以399张多数票,险胜伊斯兰党候选人莫哈末沙烈胡先,赢得大港国会议席。诺丽雅得票18837张,莫哈末沙烈18296张。而旺卡利安努亚则以1082张多数票,击败伊党候选人林川兴及独立人士卡米拉。旺卡利得票14218张,林川兴与卡米拉分别获得13136及447张选票。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