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355法案大集会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声音

 ·2017年3月11日

2月18日举行的“355法案大集会”,号召者伊斯兰党宣传有30万人出席,但根据警方的说法,只有约3万人。有的媒体报道说有2万人。同日,也有约两百人出席“355法案大集会”反集会。这个反集会与伊党的集会比较,是“小巫见大巫”。


在华文论述的圈子,不管是纸媒还是网媒,因为基本上都是反“355法案大集会”,认为出席集会的人数不重要,没参加集会的人数才重要。这与它们对净选盟集会人数的看重是大相径庭。因为支持净选盟,它们可以无线上纲把净选盟的集会当作是全体人民的“民意”,要政府尊重民意、“俯顺”民意。更加荒谬的还是参加集会,是为了下一代。这显示它们是因为党派立场,甚至是因为宗教信仰,而无法比较客观的看待“紫衫军”集会的意义。


集会主题非常明确

第一点,不管这些人喜欢不喜欢,他们要面对的事实是:伊党集会的主题明确,而且是明确到让人以为该党是“单一议题”政党。是的,他们就是为挺355法案(也就是增加伊斯兰法庭权限的法案)而参加大集会,没有夸夸其谈集会代表“民意”。即便如此,此集会要传达的讯息是毫不含糊的。


相比于净选盟2.0号召的集会,主题一次比一次模糊,模糊到让许多人看到这些集会其实是制造舆论压力期盼推倒国阵,而不是什么公平干净的选举。《大马华人周刊》在过去曾多次提到,要是支持净选盟的国会反对党真的认为我国的选举制度不公平不干净,偏向国会执政党,那他们就应该拒绝在它们赢得多数议席的州组织政府,而不是“骑劫”净选盟来挑战敌对党。


另外,我们也看到与选举无关的组织,好像反稀土以及绿色盛会等,也积极的支持净选盟。从一个角度来看,其领导者实际上是乖离了单一议题非政府组织的斗争目标。这些组织的领导人,可以以个人身份参加净选盟集会。原因?很简单,那些对非政府组织在一个民主社会应该扮演什么的角色的人,不会把不相关的课题混为一谈,当然也不会“出卖”有关组织的斗争原则。


即便从非政府组织串联的角度观之,净选盟大集会因为有非常明显的政党的参与甚至主导,因此不是纯粹的非政府组织大串联,只是政党的工具。


集会代表社会里的一股声音

第二点,任何集会,不管人数多寡,我们首先要注意的是它们都代表社会里的一股声音,需要以尊重他人结社的自由,而不是动辄把不符合自己“胃口”的集会主观的划为极端、违反宪法等等。我们看到,反对“355法案”集会的人,就有这种心态。


伊斯兰党主席哈迪要提呈的私人法案,简称为“355法案”,全名为《1965年回教法庭(刑事权限)法令》(1988年修正)。因为这个法案是哈迪提呈的,某些人因此称之为“哈迪法案”;另有些人误称此法案为“回教刑事法案”。


一些政党声称此法案违反宪法,但被问到到底违反那一条宪法条文的时候,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另外一些人声称,我们不能允许我国出现两个法律制度。


事实到底如何?《联邦宪法》第145(3)条文阐明,总检察长没有权力干涉回教法庭、习俗法庭或者军事法庭程序,也就是说总检察长没有权力在这些法庭采取检控行动。这说明我国早就存在至少两个法律制度;另外,回教法庭(刑事权限)法令,早在1965年就存在,在1988年还经过一次修改,而哈迪欲提呈的,是对现有法令的再一次修改。要是违反宪法的,早在半个世纪前就违宪了,现在才来谈违宪,未免太迟了!


令人担忧的,许多反对355法案的人士,是为反而反,对此法案的具体内容及意图,却没有如实的去理解。对内容不理解(到目前为此,法案的内容也模模糊糊),当然导致大而化之的反对,例如害怕此法案如果通过,将为伊刑法铺路,侵犯到非穆斯林在宪法下受保障的权利等等。


加强我国回教化严重的印象

我们不能说这样的担忧完全没有根据。好像我们经常看到诸如死者生前在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改信回教而导致宗教局争尸事件,还有夫妻其中一人改信回教而引发的争取孩子抚养权权利的审理,应该归回教法庭或者民事法庭的问题。最近回教事务局(JAKIM)取缔猪毛刷的事件,还有时而发生的其他宗教局扮演“道德警察”角色,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举动,更加强之前认为我国回教化情况越来越严重的印象。


另外一方面,那些挺355法案的,鉴于上述所提到宪法条文以及法案只影响到穆斯林,因此把那些反355法案的人士,标签为“反伊斯兰教”。在他们的眼里,哈迪要提呈的私人法案,关系的是回教徒本身的事务,与非回教徒无关,非回教徒其实没有理由反对。反对355法案,等于是干涉伊斯兰教及其信徒的事务。这样的说辞,与那些坚定支持“改朝换代”的人士为主张维持现状者贴上不同标签的人的心态,是同出一辙。同样的,那些反对355法案的,有些也为那些支持355法案的认识贴上“马来至上者”的标签。这都不是理性论事的做法。


不管怎么样,355法案集会传达的是我国社会里的一股声音,而且是不可忽视的声音。我们要关注,但是避免跌入“为反而反”的状态。毕竟,我国还有不少明白事理的回教徒,是非穆斯林需要争取支持及同情的一群人,要是我们为反而反,而不先了解他们为何支持355法案,可能的结果之一是让他们觉得非穆斯林是在无理取闹。


355法案大集会展示伊党力量

第三点,可能是最重要的一点,355法案大集会,是伊党要展示力量的集会。在国会反对党当中,伊斯兰党的动员能力最强。该党号召大集会,要点之一当然是要告诉大家该党捍卫回教的精神不变。


大家如果还记得的话,伊斯兰党在上一届全国大选与行动党合作,打出“福利国”,以为可以以更加“开明”的姿态壮大党的影响力,结果是“得不偿失”,失去了吉打州政权,所赢得的国会议席更从原有的23席,减少到21席。


有人以此数据来反驳行动党壮大伊党的指控。我们当然要反问,要是议席可以代表力量的话,那华裔选民全力支持行动党,让该党的国会议席从原有的28增加到38个(后来补选输掉一个,那是后事),行动党在实质上壮大了吗?大家都知道不是那么一回事。以议席数目来看,行动党目前是国内第二大党,但我们时常看到的是该党还是习性难改的挑战国阵第三大党马华向巫统“硬起来”。这是什么道理?


我们还可以问一个问题:要是行动党没有极力推销伊党,它能够赢得21个国会议席吗?与行动党合作,对伊党的忠诚支持者而言是对党斗争目标的妥协。这是该党所要面对的风险。事实也正是如此。要是没有华人的支持,伊党肯定不会赢得21个国会议席,所赢得的州议席也不会基本上保持不变(2008年赢得84个,2013年赢得85个)。


从这个角度来看,哈迪阿旺提呈私人法案,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向其支持者显示伊党还是“很回教”的—而且还比以前更加回教化。毕竟,伊党主导的吉兰丹州议会已经在1993年通过了《伊斯兰教刑事法令》,并在2015年通过了《1993年吉兰丹伊斯兰教刑事法令二》修正法案,但是碍于《联邦宪法》的限制,无法在该州落实,因此需要做一些“动作”。


现在的关键是,哈迪提呈的私人法案,具体内容如何,还不明确。更加重要的,此法案能否通过仍然是个未知数。但是,法案八字还没一撇,舆论(主要是华社的舆论)就已经开始闹到沸沸扬扬,变成了“未审先判”,还在某种程度上制造了不同宗教信徒的“误解”。


就我国的议会民主制度而言,国会议员不管属于什么党派,都是同僚,他们拿的都是纳税人的钱,需要为国家与人民的福祉为要务,才算不负所托。哈迪是其他国会议员的同僚,他有意在国会提呈《355法案》,其他议员是不是首先要尊重他的权利?接着下来,当然是要看他提呈的法案的修改内容以及要达到的目标是什么,在辩论环节可以提出异议反对,并提出建议。


私人法案要在国会通过的机会渺茫

况且,一项法案能不能通过,需要经过国会辩论这一关。私人法案能够“过关斩将”的机会是十分渺茫的。我们首先假设此法案铁定通过,实有商榷的必要。


我们千万不要忘记,国会辩论存在党与党之间的斗争。现在决定哈迪的私人法案的存亡,是在巫统议员的手上。巫统主导的政府为哈迪的私人法案放行,并不意味巫统会支持到底。以巫统目前稳定的状态作为判断,巫统可以与伊党合作,但是没有必要做得“纡尊降贵”,极力讨好伊党的地步。毕竟,巫统主导的国阵要稳住政权,还可以寄望东马这个堡垒。


说实在的,我国是个多元社会,国会议员特别是非穆斯林国会议员站在立法的前线,更有必要去了解该法案,甚至任何有关回教法庭的资讯。看来,我国的朝野非穆斯林议员,可说选择比较容易的途径,宁愿在报章及其他媒体上争论《355法案》,让民众更加混淆。这些国会议员连自己为何反《355法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行动党难辞其咎

更加可恶的,当然是好像行动党,更加关注的是党的利益,而不是民众的利益。他们身为国会议员,经常做的事情反映不出身为国会议员的“尊贵”身份。我们所指的当然是他们动不动就通过发表文告以及召开记者会,挑战、揶揄、讽刺以及诋毁政敌,往往是有意无意地破坏国家的形象,更显示这些议员素质的低落。


哈迪为何提呈《355法案》,行动党难辞其咎。在某个程度上,它欺骗了伊党(或者伊党天真被骗),以为它本身在回教徒/马来社会的支持是稳固的,因此可以跨出舒适地带,拓展本身的政治版图。真正发生的是:这样一跨,只证明了伊党仍然要靠搞保守宗教,而不是开明宗教的相挺。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