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敦马证实火箭接受马来人特权
行动党保持沉默做两面人

 ·2016年12月10日

已经不顾一切反首相纳吉到底的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为了“合理化”他与民主行动党抱在一起,前些时候说了这一番话:“民主行动党真的那么坏吗?民主行动党、诚信党以及人民公正党三个政党,已经表明他们的立场,那就是行动党与其友党,将会遵守《联邦宪法》。他们接受马来统治者的地位、接受伊斯兰教为国家官方宗教。他们也接受马来人与土著的特殊地位以及接受马来文为国文。”


客观来看,这番话并没有什么特别,但我们好奇的是为什么马哈迪需要发表这属于“常识”的谈话?明显的是,敦马的言论的对象是马来族群。马哈迪领导的土著团结党(土团党),顾名思义就是要争取马来人及其它土著的支持。


可是,到目前为此,能够真正获得相当部分马来族群支持的政党,在马来半岛只有巫统与伊斯兰党,在东马则有土著保守党(土保党),敦马领导的土团党因此面对巨大的阻力。最大的阻力就是如何合理化与行动党的合作。


反马来人的华人沙文主义政党

在过去几十年,行动党就被描绘为反马来人的华人沙文主义政党,要摧毁马来人在马来西亚的特殊地位。最明显的攻击点就是行动党(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与我国的民主行动党提出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各族可以平起平坐)。马哈迪出任首相的时候,一再告诉巫统党员民主行动党是个不可相信与支持的“种族政党”。


另外,前副首相慕尤丁曾经因为发表“马来人第一,马来西亚人第二”而被行动党领袖特别是林吉祥大力抨击。慕尤丁当时也指控行动党厚颜无耻的发表文告污蔑伊斯兰教与马来人,并进一步指出行动党完全不尊重马来统治者、污蔑马来人占多数的政府官员、以过度的污蔑中伤保安部队、质疑执法机构、贬损法庭的尊严以及利用一部分的马来人为自己夺得政权等等。


现在,为了反纳吉,敦马哈迪做出了180度的转变。慕尤丁也不遑多让。如此的“急转弯”让许多马来人无所适从之余,更加抗拒马哈迪。对这些马来人而言,与民主行动党合作是难于想象,甚至是无可赦免的罪恶的大事。行动党主导的国会反对党联盟,寄望在它们看来在马来社会最有威望的马哈迪来争取更多马来人的支持,面对不小的阻力。


行动党接受马来人特殊地位

客观来看,马哈迪“支持行动党”的言论并非没有根据。根据民主行动党的网站,该党的“施政蓝图”下的“建国政策”的一段指出:“民主行动党遵从联邦宪法及第153条文所保障的马来人特殊地位,并捍卫非马来人的法定权利。”


第二段指出:“同时,民主行动党也将继续为确保大马人民不分性别、种族和宗教地在各个领域获得平等机会和平等权利而斗争。”第三段表明:“承认所有的马来西亚公民皆为土著,并在国民生活的所有领域落实民族平等、容忍礼让以及同舟共济的精神。”


放在整体来看,第一段与第二及第三段是互相矛盾的。在第一段,既然遵守了联邦宪法及相关的“不公平”条文,为“平等机会和平等权利而斗争”以及”承认所有马来西亚公民皆为土著”、“落实民族平等”等等也就无从说起。


行动党众领袖对马哈迪的谈话是出奇的沉静,里头有什么文章?


宣传主导思想为 “不公平的对待”

要知道,行动党多年来在华社的所做的各种政治宣传,感觉到好像令人眼花缭乱,但实际上其主导思想就是要让华社觉得在国阵政府领导下,华社在政、经、文、教各领域受到“不公平的对待”。行动党宣传的成功,已经是公认的;大部分华人都戴上了“不公平的对待”的眼镜来看当今政府。同样的,我们不能忽略巫统的宣传也相当成功,让许多马来人看到行动党要夺取马来人的政权(在政治上要与马来人平起平坐,是光天化日的要更多的政治权力)。


因此,行动党对敦马的谈话保持沉默,不承认也不否认,反映出它是“两面人”的本质。要是公开认可马哈迪给予的“评价”,那就是说行动党过去几十年的“平起平坐”的宣传,根本就是一个大骗局。否认马哈迪的“评价”也就是接受巫统过去所为,并没有不妥的地方。行动党众领袖保持沉默,就是期望其中坚支持者很快就忘记马哈迪所说的话以及该党的沉默反应。


行动党也只能期望大家都吃了健忘药。毕竟,有一部分行动党党员及支持者相信了该党领袖的宣传,把老马视为恶魔,现在看到党领袖说变就变“与魔共舞”,难道都会敞开胸怀照单接受?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表示不会邀请敦马出席该党今年的党中央代表大会,反映出行动党与敦马抱在一块儿,已经引起党内的反弹。


行动党的“沉默”能给广大的华社什么样的启示呢?


有信心华人票源“打死不走”

最大的启示是:不管是之前从伊斯兰党分裂出来的诚信党还是老马主导的土团党,都要搭民主行动党这“顺风车”。民主行动党有恃无恐,最主要原因是它非常有信心掌握华人的票源—而且是“打死不走”的票源。这“有恃无恐”,毕竟还是有其局限的。只靠华人选民而没有选民人数占大多数的土著的支持,行动党要入主布城的梦想,永远只能是个梦想。因此,行动党需要土著的支持。


也因为需要土著的支持,行动党首先要做的是在宣传上合理化它的行动,再向华社大力推销。我们最先看到的是它过去对种族政治的“深恶痛绝”突然之间消失无踪,可以大大方方接受土团党这个名副其实的种族政党以及许多华人认为是极端种族主义者的马哈迪。


为了增加执政的几率,政党不坚守原则并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不过,行动党能够生存,并在这几年来蓬勃发展,关键之一是其党员及其他支持者认为行动党是个有原则的政党,其领袖个个“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华社蚕食本身政治力量

而这其中一个原则,就是以拒绝种族政党“为荣”。行动党现在接受种族政党,证明它与其它政党没有两样:为了达到执政的目标,原则可以随时典当。有了这个最新典当原则的例子(之前已经有好几个,包括上届大选号召华人支持伊斯兰党,使伊党坐大),华社如果还盲信行动党能够顽抗种族主义以及其所衍生的政策偏差,为华社争取更加公平的对待,我们只能说华社是活在虚幻的世界,继续自我蚕食本身的政治力量。


所谓的一个巴掌拍不响。敦马哈迪在得意(也就是执政以及卸下首相位子头几年还存在的势力)的时候,对行动党没有好话说。现在,却为行动党站台呢!这不难理解。如果马哈迪的影响力还在的话,他早就以最有效的方法—利用诸如他还有亲信领导的反贪污委员会与总检察署、巫统以及国会把纳吉拉下马。


敦马的选项难度非常高

今年5月的砂州选举与6月举行的大港与江沙国会选区双补选,其实已经结结实实的重击了马哈迪主导的“倒纳吉运动”,现在唯一的选择是通过议会选举与纳吉领导的国阵一较高下。而这是难度非常高的选项。


因此,马哈迪靠向行动党,说明他倒纳吉已经是“走投无路”才出此下策。以当前马来选民及其他土著大多数支持国阵的形势来看,像土团党与诚信党这样的马来人新政党无法直接与巫统分庭抗礼,只能搞乘搭行动党这“顺风车”碰碰运气了!

 

无可否认,不少华人,特别是那些支持行动党的华人,认为当今的形势是马来人大分裂,华人只等待坐收“渔翁之利”。诚信党从伊党分裂出来,土团党则是巫统的“副产物”,这样一来,马来社会在政治上分成主要的五个派系:巫统、伊党、人民公正党、诚信党以及土团党。相反的,华人在政治上是“团结一致”的—也就是团结在行动党的旗帜下,这正是华人“抬头”的最佳时机。


因为已经有“渔翁”的想法,不少华人还是对“希望联盟”寄予厚望。这是天真的想法。


国会反对党与马哈迪主导的“反纳吉运动”扰扰攘攘了两年多,催生了两个马来人政党。到目前为止,这两个政党只能吸引极小部分的马来人参与,对巫统并没有带来多大的冲击。相反的,土团党的出现倒是先削弱了希联,特别是沙巴州的希联。换句话说,马哈迪投靠/利用国会反对党,交织着新仇旧恨,带来的不是团结的力量,而是破坏的力量。


以为反国阵暗流伺机待发

两个新成立的政党,本来的用意是分别要挖巫统与伊党的“墙角”,但现在看来只能做到在墙上“涂鸦”。但是,从行动党华人的角度来看,这具有“华人主导,马来人跟随”的含义,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华人在政治上抬头了。因此,对马来人为何对这两个新政党反应不热烈,行动党华人解读那是因为许多马来人(包括巫统党员)现在因为害怕受到对付因此现在保持沉默,时机一到才正式表态,让巫统“措手不及”。易言之,他们认为,马来社会存在一股反国阵的暗流,伺机待发。


假设真的有那么一股暗流,巫统真的输到很惨,我们要看的所谓的“输到很惨”是什么意思?即使巫统的国会议席从现有的88个输到只剩下不超过50个,它依然会是议席最多的单一政党,仍然还有成为执政党成员的本钱,而且会继续主导联邦政府。


好了,即使巫统在来届大选全军覆没,华人且不要高兴得太早,以为在行动党主导(意思是“华人主导”)就是马来西亚政治大洗牌。事实上,这是马来人政治的大洗牌,事关马来人政治在巫统后如何重整的问题,华人政治是非常次要的问题。如此一来,华人政治被边缘化会很彻底。


行动党不会“捍卫华人权益”

这不是什么危言耸听。行动党即使得到华人的支持,但它从来就没有否认不遵从《联邦宪法》、从来就没有说它只是代表华人的政党。也就是说,它没有马华“捍卫华人权益”的包袱—诸如华文学校、华文教育、种族固打制等课题;这些课题只是行动党用来让华人感受到“不公平的对待”进而反国阵的工具。一旦这些工具不再有利用价值,行动党会把它们丢在一边。


到时,华人才会突然发觉把行动党当作代表华人原来完全是一厢情愿,但为时已晚。不要忘记,新加坡人民行动党虽然是华人主导的政党,但它对“华人的权益”特别是华文教育的压制是无情的,新加坡已经没有华校。


民主行动党成立以来,最严重缺乏的是马来友族的支持;要是反对党联盟执政后,行动党要确保继续成为执政的一份子,“讨好”马来选民是必然。马哈迪替民主行动党站台,难道不是一个明显的讯号吗?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