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跨族群合作才能保权益
华裔若不醒觉自毁长城

 ·2016年9月10日

曾经担任过新闻部部长的再努丁迈丁,是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的铁杆支持者。他最近在其部落格贴文,表示对马哈迪主导的新政党土著团结党有信心。


他认为巫统及其支持者“抹黑”马哈迪,指马哈迪与行动党合作成为民族与宗教的叛徒,已经引起反效果,反而使到更多人同情马哈迪。


((指马华民政来届大选完蛋))

他声称,巫统不肯接受民主行动党已经取代马华,成为代表华人的政党的事实。他认为,马华、民政党以及印度国大党,已经是瓦解生锈,只等待来届大选被正式宣布葬礼。


再努丁表示,马华因为害怕进一步失去华社的支持,因此不敢反驳对纳吉的各种污蔑(fitnah),而马华领袖本身也承认了这一点。他认为,马华虽然早在独立前就成为巫统的盟友,但是不管是在联盟还是在国阵,马华更是巫统的肉中刺。在巫统脆弱的时候,马华的华人种族情绪更加突出。在上一届全国大选,马华跟着民主行动党玩弄热门的课题。


他认为,巫统现在面对的还不止这样的问题,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不只是马来人年轻一代会反巫统,许多马来中年人与老年人或者那些巫统的老支持者因为对纳吉与罗斯玛的失望,只等待时机来证明他们对敦马的忠诚。


他说,马哈迪知道他不能拉巫统党员进入他的党,可是他的许多支持者除了中间选民,还包括那些现在保持沉默的巫统党员。此外,在大选时候因为争议席会导致巫统党员分裂,到时纳吉才会发现“现金不再是王”。


在描绘了敦马的土团党会对巫统构成巨大的威胁后,再努丁笔锋一转提到,行动党要是考虑到希联执政中央政府或者终结国阵政权,它必需做出让步,让人相信它不质疑土著在地位与统治制度的权利。这不一定被视为马来人的主导,而是我国的政治传统。


((权力分享的政治传统))

最让人感兴趣的,还是那句“政治传统”。他所指的“政治传统”,到底是什么玩意儿?稍微懂得我国政治历史的人都会知道,这明显指的是国阵跨族群合作模式或者国阵权力分享模式。这是我国独立前就已经存在的“政治传统”。


面对我国的族群结构以及宪法的局限,任何反对党联盟要真正代表各族群的利益,模仿国阵的模式看来是无法避开的。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国阵模式的基础,不是单纯的政党合作,而是更深层的族群之间的政治合作与协商。


单纯的政党合作,讲的是数字。一个政党在大选里获得最多的议席,要是达到总议席的半数以上,可以单独执政,不然的话就需与其他政党合作,凑足议席数目联合执政。对反对党 阵线而言,赢得最多议席的政党,按民主政治,是当然的“老大”。因此,不管行动党愿不愿意、承认不承认,希联被看成是“行动党领导的希联”。不幸的是,这成了华人在野,马来人(土著)在朝的两线现象。要如何纠正?再努丁建议行动党“让步”,让土团党扮演巫统在国阵所扮演的角色。但这可能发生吗?


再努丁得出这样的结论,让许多相信各族应该在政治上平起平坐的华人非常的失望。持平而论,政治现实如此,再努丁并非无的放矢,反对党联盟自2008年308全国大选“政治海啸”,仍然无法摸索出一个可取代国阵跨族群合作的模式。之所以如此,最大的问题是民主行动党主导希联,无法让人口占大多数的马来人信服。


另外,国阵作为一个族群之间合作的机制,可以缓冲对敏感课题公开争论可能带来的祸害。


对抗争权益容易被种族化

我国是个名副其实的多元种族社会,各族群之间有着种族、宗教信仰、文化、语言等的差别,而为了确保因为这些差别而产生的不同权益诉求获得保障,各族群可以通过政治渠道,公开的捍卫这些权益。这种对抗的争取方式,最大的弱点是各种课题非常容易被种族化;课题一被种族化,其他诸如国家的经济、社会等发展,就难以推动。课题被种族化更严重的后果,就是从民主的角度来看,占主导地位的族群占尽优势。


我国的开国元勋,很早就了解到个别族群的权益诉求,特别是涉及种族与宗教的权益诉求,不能通过公开的政治渠道讨论,而是通过一个“缓冲机制”—那就是代表国内主要族群的政党组成联盟,在闭门会议里谈商。这样的一个机制,当然有其弱点,例如有些族群在某些课题上会觉得自己受到亏待。公开对抗模式也有这样的弱点。在这模式里,“胜者为王”,败者就得接受胜者所定的规矩。


但是,这个模式并不是特别设计,而是无心插柳的结果。大家都知道,翁查化是巫统的创党主席,后来建议巫统开放门户,接受非马来人进巫统。因为建议不获得党内大部分领袖与代表的支持,他愤而离开巫统,另组多元种族的政党独立党。


对此,现在有很多人认为翁查化的思想超前,但有历史学家早就看出,翁查化要使巫统开放门户的背后指导思想,是要与当时的马华及国大党竞争,争取非马来人特别是马华与国大党党员进巫统,那马华与国大党自然要关门大吉,巫统一枝独秀。他退出巫统之后另组独立党,也有同样的目的。

 

只是当时绝大部分的巫统党员,没有领会到其“苦心”而加以反对,坚持巫统党员只限马来人。因此,支持独立党的绝大部分是华人(包括陈祯禄)以及印裔。当时的马华雪州主席李孝式却有另外的想法,与雪州巫统合作,参加1952年吉隆坡市议会选举,结果是马华-巫统联盟大胜,赢得大多数议席,独立党只赢得两个议席。当时,州级的马华与巫统有决定与谁合作的自主权。


独立党得不到马来人的共鸣

独立党多元族群的号召得不到多数马来人的共鸣,翁查化改弦易辙,成立了比巫统更加激进的马来人种族政党国家党。可见,翁查化从主张巫统开放门户到成立多元的独立党,最后到成立种族政党国家党,最主要的主导思想乃其马来民族主义也!


这对我们现今的政治形势有何启迪?其一,是打破了多元种族政党才能确保我国的未来的幻想。有一个国会反对党联盟领袖,还有支持此联盟的许多专家学者避而不谈或避重就轻的是,假如多元种族政党是我国的未来,为何希联还需要两个多元种族政党?答案其实非常简单:行动党是个华人主导的“多元种族政党”,而人民公正党则是个马来人主导的“多元种族政党”,诚信党却是个宗教主导的“多元种族政党”。看来,这些“多元种族政党”都是有名无实。


其二,单一多元种族政党,美其名是不分种族,但在理论与实践,对人数占少数的种族非常不利。这里不得不先突出一点的,要是咱们华裔与印裔能够接受“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种语文、文化”,所有政策都以主导民族为坐标,那又另当别论。这情况意味着国族,而不是族群权益为最重要的考量。


华人不要求行动党为华社做事

但我国目前的情况是:华裔及其他非土著族群,无法接受所谓的“单元”政策的同时,又要与土著(特别是马来人)“平起平坐”;要与土著平起平坐的同时,又要保持独有的族群文化、语言、宗教信仰等等。这意味着:我们要平等对待(例如,不要土权至上),我们也要特别对待(我们要保留华小等等)。


因为有这样的现实,像国阵这样的联合政党才有存在的价值与意义。最基本的一点是,不管是马华与民政,说好说歹都是自主的组织。问题是,即使巫统多年来认同马华代表华裔,可是华社却不愿意让马华代表华裔。历届大选,华裔选民给予马华的支持率,从来就没有超过50%,但却要马华100% “完成”华社所争取的各种权益,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矛盾的是,华裔选民给予行动党大力支持,却不会特别要求它真正为华社做事。


((政治“去种族化”的严重后果))

华裔一般上要求政治“去种族化”,但完全没有考虑到此诉求成真的严重后果。例子之一,就是1969年之所以会发生种族冲突事件,关键的因素是华裔选民要“干掉”联盟(也就是认为马华屈服于巫统),并把华裔对某些权益的捍卫无限放大,挑战其他族群的权益。一旦这些课题成为公开课题,不管华裔是否真的有意挑战其他族群的权益,印象已经形成。


另外,我们一般假设种族政党存在本身就不是好事,因此会认为多元种族政党是更好的“替代品”。这可是大错特错的看法。


这么肯定说的理由是非常基本的:在多元种族政党里,理论上要竞选党职的党领导人可以自由竞争,但是他们会以什么样的政治理念与诉求来竞争,是另外一回事。马来人以“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口号,会得到马来党员的支持吗?以“单元政策”为竞选宣言的华裔领袖,会获得华裔与印裔党员的支持吗?


不用说,我国现有的多元种族政党,无不以某个族群为主导,其他族群靠边站,情况肯定比现在国阵更糟不止百倍。原因何在?


多元政党里的个别党领袖,虽然可以族群为诉求争取支持,但是却没有代表某族群的基础。从这个角度来看,巫统党员当年拒绝翁查化要巫统开放门户的建议,本质上是属于自保,而不是进攻的。也就是说,他们要保住自己的地盘。相反的,非巫裔会积极接受多元种族政党,主要的考量是获得或者保障更多利益。


((主导经济但排除在政治主流之外))

要是马华与国大党真的身体力行“超越种族”,放弃单元种族政党,最可能的结果是华裔即使在经济上仍然占有主导地位,但却会被排除在政治主流之外(大部分华裔不会承认即使已经开放门户、成为多元种族政党的巫统的统治)。华裔要争取他们的权益,也只有通过体制外争取,国家社会因此很难保持长期稳定。


马华与国大党因为历史机缘,没成为多元种族政党,才能代表个别族群进入政治主流。看来,经过2008年与2013年的政治洗礼,巫统仍然坚持国阵跨族群合作的模式,不遵从华裔社会的“民意”把马华给“休”了,接纳行动党成为国阵成员党和参与执政。这不能说不是巫统承认我国的“政治传统”,承认马华是代表华裔(国大党代表印裔)的政党。


华裔要是不注重这样的“政治传统”,马华又不积极的捍卫这样的“政治传统”,那巫统因为不会接受行动党,看来也没有什么理由去支撑这传统,或者已经有了个“B计划”—土著大团结。到时,华裔要高唱“往事只能回味”了!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