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选区划分建议各自表述
不谈选举制度本身缺点

 ·2016年10月8日

选举委员会在9月15日(星期四),公布了全马12个州(不包括砂拉越)的国会及州会选区划分以及三个联邦直辖区的国会议席划分的建议,公众可从9月15日开始至10月14日之间,在特定地点审阅有关文件并提出建议。换句话说,选区重划,还可能有新的变化。


这是自2002年来,相隔13年的第一次选区划分,没有涉及国会议席的增加,但涉及选区重划界线与12个国会议席以及34个州议席名字的更改。


这选区划分建议公布,除了国会反对党不满,指选举委员会偏袒巫统,国阵的马华、民政党与印度国大党也不高兴,但巫统也有话说。民众给搞糊涂了:到底谁的说法才是正确的?政党选择通过各种媒体表达抗议,情有可原。


有人担心选区划分太“种族化”

不管是什么样的争议,最值得关注的应该是一些人所担心的选区划分太“种族化”,也就是出现更多马来选民偏多的选区。一些论者认为,选举委员会划分选区,应该为我国各个种族的利益服务,而不是为那些可来可去的政治人物服务。


对此,有论者就认为2002年发布的选区划分,增加一些混合选区,在种族结构方面比现在的选区划分建议平衡得多。市面已经有很多说法认同,要是这个建议在来届大选落实,那马华、民政党以及印度国大党将会成为历史。


选举委员会之所以在2002年会划出更多的混合选区,主要因素是1999年全国大选,在城乡马来选民都因为安华事件反对国阵的时候,华裔选民发挥了关键的角色。国阵,特别是巫统,意识到要保住政权,单靠马来选民还是有很高风险的。


然而,这个新的选区划分,除了在2004年让国阵尝到甜头,在219个国会议席里赢得其中198个议席(总议席的90.41%,选民票占63.9%)。可是,在接下来的两届大选,国阵连续失去三分之二的国会多数议席的优势,国会反对党的势力却前所未有的增长。这在一个侧面,说明了选举委员会即使有心偏向执政党,但是它无法预测的是选民的投票倾向。


反对党势力空前种族分歧越大

吊诡的是,在国会反对党势力如日中天的时候,我们开始感受到种族分歧越来越严重,有不少人担心情况恶化,因此开始呼吁我们回到从前。


如果说2002年选区划分是“种族结构平衡”的转折,在那之前的选区划分却是偏向马来人的时期。可见,指新的选区划分会激化种族之间的矛盾,从我国选举的历史来看,有很高的想象成分。


因此,问题的关键看来是不同族群选民的投票倾向。假设一方面大部分马来选民支持巫统,相当部分马来选民支持伊斯兰党,少数支持公正党与行动党,华裔选民绝大部分支持行动党,这自然而然的加强华裔在野,巫裔在朝的趋势。相反的,要是华裔选民的投票倾向回到2008年之前,不是一面倒支持行动党,那国阵里的华人政党或者华基政党议席增加,就会淡化种族进一步分化的趋势。


按目前的发展来看,华裔还是会大力支持国会反对党(更确切的说,行动党以及由该党“推荐”的任何国会反对党)。如此一来,选区划分的建议要是落实,行动党可以巩固其目前拥有的大部分国会议席,马华与民政要恢复一些元气,不是说不可能,但有非常高的难度。

 

((反对党反对理由大异其趣))

有趣的是,对选区重新划分的建议,不同国会反对党的反对理由,却是大异其趣。以雪州为例,根据行动党选举策略员王建民的说法,新的选区划分将让国阵在雪州夺回7个州席,另外8个变成边缘选区。而人民公正党选举资料小组主任曾敏凯估计,希盟与伊党的现有17个州议席因为华裔选民减少,将成为高风险区或者黑区。


曾敏凯的言论,证明了许多人知道已久的事实:公正党与伊党之所以能够赢得那么多的新州议席,是因为华裔选民的支持。他担心的是,不管是近期内举行闪电州选或者面对来届大选,多角战(特别是从伊党分裂出去的诚信党)分裂国会反对党的选票,将会导致公正党及伊党失去多个州议席,得益的将会是巫统。


假设他们两人的预测成真,也就意味着国阵在雪州的州议席,会从现在的12个增加到27个或者29个,希联及伊党从44个减少到29或者27个。雪州有56个州议席,因此任何政党/政党联盟要执政,至少要赢得29个州议席。


按以上的预测,行动党可能赢得至少14个州议席,但希联要成为雪州执政党,另两个成员党至少得赢得15州议席。关键的问题是,诚信党的表现会不会比伊党强?即便我们接受伊党失去华人的支持而输掉原有15个州议席的其中十个,剩下五个。


((伊党或公正党或成关键少数))

假如出现这样的选举成绩,伊党或公正党将成为关键少数。只要两党的其中一党选择加入国阵,行动党就会成为雪州的在野党。


这应该部分解释了为何行动党的实权领袖林吉祥在选委会公布选区划分建议后,迫不及待的提出雪州应该提早选举的建议。这也说明了,为何行动党雪州主席潘俭伟在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否决了林吉祥的建议后,再次提出雪州闪电选举的建议。


按照行动党的盘算,在雪州华裔选民的支持率与2013年大致一样,现有的选区安排至少可以让不包括伊党在内的希联执政。问题是,行动党可以寄望诚信党有特别的表现吗?要知道,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有言在先,凡是诚信党角逐的议席,伊党都会派候选人上阵。这样一来,多个选区将出现多角战,巫统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从这个角度来看,国会反对党自乱的因素,远远超过选区划分的因素。


国会议席方面,行动党在雪州现有的四个议席,即八打灵北区(改称白沙罗)、沙登(改称万宜)、蒲种以及巴生,在选区重划后预料还可胜出(假设华裔选民投票倾向不变)。在上届大选属于混合区的蒲种与巴生,在选区重划后变成了华人区。上届大选公正党获胜的柯拉娜再也(改名为梳邦),华裔选民从41.7%增加到56.0%,变成华裔选区。也就说,雪州三个混合选区,变成了华裔选区。至于马来人选区,则从12个增加到13个。新增的一个马来选区为双溪毛糯(现在的梳邦)。


((多元政党不应担心马来选民))

希联有两个自我标榜为多元种族的政党(行动党和公正党),不管到哪一个选区应当都会比单元种族政党吃香。现在他们担心马来选民一般都支持国阵,不是非常吊诡的事吗?我们时常听到这些政党的领袖及支持者,言之凿凿表示不只是华人反国阵,巫裔也反国阵,但是为何看到马来选民人数与比例增加,而感到担心呢?有此可见,某些政党还是一贯的保持了“不只华人反,很多马来人也反”的宣传手法,误导华裔选民。这是造成华裔相信可以“改朝换代”的主要原因。事实上,上两届大选,只有华人反国阵,马来人选民大部分还是支持国阵。


有的学者,搬出《联邦宪法》第13项附录清单第13(2)(c)条文,抨击选举委员会的选区重划,“违反宪法”。


该条文阐明每一个选区内的选民人数,应当大致相等,但是考虑到不易接触偏远地区的选民以及其他乡村选区面对的不便,诸如此类选区,应该给予加值权(weightage)。换句话说,偏远地区及乡区的选区的选民人数,可以比全国平均选民人数少很多。


有学者指出,在雪兰莪州,重新划分的选区居然出现两个国会选区选民人数相差4倍(位于雪州西北端的沙白安南国席选民人数37,126,毗邻吉隆坡的白沙罗国会议席(之前的八大灵北区)却有150,439名选民)不符合“大致相等”的定义,因此违宪。没错,这是需要改善的,但我们更需要问的是:这是少数的例外,还是一般的现象?沙白安南算不算乡区?


当然,还有少不了一些人拿英美国家与我国做比较,指出这两个国家划分选区出现“格里曼德”,但这两个国家的选区重划起码是比较透明,不需让民众猜测,提高选举行政效率,令选举有极高的公信力。这有一定的道理,但我们综合一下我国对选区划分公平与否的论点,当可看出先进民主国家如英美,仍然距理想的选区划分还有一大段距离。选区的透明化与制度化,并不自然而然的消除选举本身出现的缺点。


英国国会选区选民相差5倍

英国的选举委员会在最近发布了选区划分的建议,其中包括把现有650国会议席减少到600个,选民人数最多为78507人,最少71031。即使作法那么“透明”,仍然有人指控英国的选委会,偏向目前的执政党保守党。他们预测,要是有关选区划分建议落实,工党可能输掉30个议席。


英国目前选区划分,也出现选区选民人数差距非常大的现象。例如,根据2015年的选民册,英格兰(英国由英格兰、威尔斯、北爱尔兰以及苏格兰组成)选民人数最多的选区为怀特岛,共有10万8804名选民。选民最少的选区为西威勒尔,选民人数只有5万5377人。两者相差5万3427或者约49.1%。按我们的看法,怀特岛为何不多划出一个选区?当然,还有特殊例子。苏格兰的外赫布里底群岛选区2万1769人,与怀特岛区比较,两者相差为近五倍。


另外,美国50个州,不管面积大小都只有两个参议员。加利福利亚州人口最多,达3914万4818人,怀俄明人口最少,只有73万8581人。加州有56名众议员,加上两个参议员共58议员,每个议员“代表”67万4910人,而怀俄明有3名议员(一个众议员,两个参议员),每人“代表”24万6193人,两者相差约2.7倍。如果单以参议员的选区比较,选民人数相差更大。值得一提的,怀俄明的面积在美国排名第10,加州排名第3。


((选区划分受多种因素牵制))

从上面的比较,我们可以看到选区划分,有时要迁就选民人数,有时候不得不迁就地理特征以及交通便利等因素,而出现选民人数差距的比例无法“达标”,更是无法达到“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理想。美国规定每一个州只选两名参议员,是要利用小州“制衡”大州。


某些所谓“政治学者”还一直老调重弹“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陈腔滥调,这里就不得不重提,以正视听。


在2013年全国大选,民联三党赢得约51%的选民票,所赢得的议席却只占40%;国阵赢得47%的选民票,所赢得的国会议席却占了60%。他们因此表示这是“选区划分”不公平所致,违背了“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原则。实际上,我国过去的大选,都出现选民票与议席不成比例,是常态。几乎每次都是巫统和行动党的议席比率多过选票比率,其他政党则是相反。对这点行动党从来不提。


选民票与议席,一定要成正比吗?稍微懂得其他民主国家的选举制度的人都知道,选民票与议席不成正比,是常态。就以议会民主的祖师爷英国为例子。200多年来举行的多届大选(这期间投票权经过数次的改革法令而有所扩大),执政党的选民票数超过50%的,只出现过三次。其中一个原因是多党参选,分散选票,单一政党要获得超过半数选票是非常难的。人家是见怪不怪,我们这里是少见多怪。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