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安华已无利用价值
下一个受害者会是谁?

·2016年5月7日


以倒纳吉为目的的“人民大会”,3月27日在雪州莎阿兰举行。人民公正党主席兼国会反对党领袖旺阿兹莎医生及其女儿努鲁依莎(公正党副主席、班底谷区国会议员),以还有其他活动,况且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可以代表该党为理由,没有出席大会。之前,两母女也没有出席在3月4日举行的《公民宣言》发布会,也没有签署有关宣言。


稍微有注意到国内政治的人都知道,旺阿兹莎两母女避开“公民宣言”与“人民大会”,是因为这个“倒纳吉运动”,不把宽赦并在纳吉下台后即刻释放安华包括在“配套”里头。


马哈迪与其政治宿敌合作,目标只有一个:拉倒纳吉,不过,接任首相职位者必须是来自巫统。马哈迪是个马基雅维利主义者,他只求达到目的,不问手段。所以,与诸如他执政时期的受害者(用内安法令监禁他们),例如林吉祥及莫哈末沙布同台倒纳吉等等,只是权宜之计。


迫切需要争取更多马来人支持


另外一方面,向来把我国目前存在的各种问题,都归咎于巫统的民主行动党,却不反对其他巫统领袖取代纳吉出任首相。这同样也是马基雅维利式的“只问目的,不问手段”。在安华因为鸡奸其前助手赛夫而在2015年2月10被判坐牢5年、行动党与伊斯兰党闹翻,而从伊斯兰党分裂出来的诚信党(Parti Amanah Rakyat)没有作为,行动党现在迫切需要一个人或者组织来为该党争取更多马来选民的支持。


为此,行动党找上了马哈迪,希望马哈迪能为行动党拉到更多的马来选民的支持。


还有,在马哈迪执政期间曾在内安法令下被捕坐牢的林吉祥及莫哈末沙布等人,“自告奋勇”的代表内安法令等受对付的人士原谅马哈迪。对此,曾经在1988年“茅草行动”中同样被收监的公民社会活动分子柯嘉逊,对此表示失望,指出林吉祥等人没有权力代表其他前囚犯原谅马哈迪。柯嘉逊表示,他本人要的是马哈迪向他道歉,可是马哈迪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向他道歉。


事实上,无论是“拯救马来西亚”,还是《公民宣言》以及人民大会,不到两年前还被行动党信誓旦旦内定的民联首相人选安华,现在被行动党弃之如敝屣。之前表示对安华忠心不二的阿兹敏阿里,现在更加公开的背叛安华。一句话,安华对行动党及人民公正党领袖的政治价值,随着他的入狱急速下跌。政治的残酷可见一斑。


煞有介事承认安华为首相人选


在2013年505全国大选,安华被行动党高捧为民联的实权领袖;即使安华在2015年2月10日被联邦法院判处鸡奸其前助理赛夫罪名成立,坐牢5年,行动党还是煞有介事的承认安华依旧是民联的首相人选,试图忽悠民众。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安华目前已经是68岁的老人,假如行为良好在4年多后出狱,到时已经进入古稀之年。根据我国的法律,坐牢超过一年的刑事罪犯在出狱的5年内不可竞选国会议席。安华出狱的时间大概会在2019年,到了2024年才有资格竞选。我国本届国会任期在2018年届满,国会到时必须解散,为全国大选铺路。


也就是说,安华将会错过第14届大选以及第15届大选,在第16届大选的时候才可参选;假设第16届大选在2028年举行,安华到时已经是80岁(如果长命的话)。


行动党善于计算,难道不会演绎着简单的数字?它是知道的,可是面对我国政治还是马来人至上的现实,行动党需要有个代表性的马来人政治人物来当标杆。这让华裔相信,有了这个标杆人物,“改朝换代,希望还在”。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即使安华在朝当高官的时候,做出好几项对华社不利的决定,当时引起华社的怨声载道,但行动党却可以为了短视的政治利益,大力为他涂脂抹粉,使安华俨然成为华社的“救星”。


回顾历史,要是华社在1998年安华被革职初期,与马来同胞一起参与“烈火莫熄”,在1999年全国大选投票反对由敦马哈迪领导的国阵,“改朝换代”成功的可能性非常高。可是,华裔选民求变的热情,却在马来人求变的热忱退却后,才开始加温,几乎是单向热情的拥抱在马来社会已经失去昔日光辉的安华。


哈迪阿旺不愿当 行动党的“花瓶”


所以,行动党知道安华从官司缠身到身陷囹圄,是无法全力以赴重新争取巫裔的支持,需要靠行动党争取绝大多数华裔的支持,因此就大力推销安华。在行动党的盘算里,处于劣势的安华,在政治上更需要行动党,而行动党可以在更大程度上牵制安华。然而,安华当然不会是省油的灯。他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知道在还没执政之时,需要靠行动党—也就是华裔,可是在取得权力过后,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安华的政治生涯,看来已经到了尽头。而行动党之前大力推销的伊斯兰党主席阿迪阿旺,因为太有自己的主见,不是行动党可以接受的“花瓶”人物!

 

因此,在行动党“入主布城”的盘算里,如果有更好的人选可以取代安华的地位,那么安华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同理,行动党现在要依靠华裔而存在,但是假设有这么一天巫裔能够取代华裔,成为行动党的基本盘,华裔还有什么利用价值?


“牢套华裔,放眼巫裔”的考量


“牢套华裔,放眼巫裔”是行动党正在考量的大方向:走出去,不要让马来人不安!华人现在很安,能够无限度的容忍行动党的任何举动—即使这些举动是违反其向来标榜的原则。从一个侧面来看,这种对当前政治局面的舒适感觉,难道不是反映出华裔满足“政治现状”吗?


第13届全国大选,行动党已经清楚的看到安华在马来人社会的号召力,仍然不足于改变大多数巫裔及其它土著选民选择国阵的事实;即使有华裔的全力支持,行动党想看到的“改朝换代”仍然是个可望不可及的梦想。换句话说,巫裔及其他土著的选票的转向最关键。


舍掉安华,行动党迫切需要一个有威望的马来领袖作为代表。诸如莫哈末沙布、旺阿兹莎、奴鲁依莎、东姑拉沙里、赛夫丁阿都拉、拉菲兹、慕尤丁等等,都不是有足够威望的马来领袖。


在国会反对党联盟闹“人才荒”的时刻,前首相敦马哈迪在2014年12月开始对首相纳吉展开攻击。根据敦马哈迪及其身边的人的盘算,倒纳吉比倒阿都拉容易,可在约三个月的时间里“收工”;可是,事态的演变并不如他们的预期般顺利。其后的发展,大家都知道,这倒纳吉运动国际化,连诸如美国《华尔街日报》也插一脚,而最后比较有杀伤力的就是敦马哈迪。


“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


在“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的投机思维下,行动党的林吉祥最初是伸出橄榄枝要敦马加入“拯救马来西亚联盟”,敦马却是没有兴趣。合理的推论是,敦马当时可能信心满满,以为倒纳吉是水到渠成,不稀罕林吉祥这样的盟友。


在穷尽了国内外管道,仍然无法撼倒纳吉后,敦马在2016年2月29日“以退为进”,宣布退出“纳吉的巫统”。在2008年5月,敦马同样“以退为进”的方式退出巫统,用以威迫当时的首相阿都拉,并在2009年4月阿都拉下台和纳吉出任首相后返回巫统。


今时不同往日。敦马在2008年5月退党,的确是为基层不稳的阿都拉带来莫大的压力,可是对基础相对稳固的纳吉而言,马哈迪退出巫统,却如微风拂面。可以这么说,敦马以退出巫统来威胁纳吉,是孤注一掷—他试图利用他的影响力(要巫统党员记住他对巫统的贡献),让巫统党员对纳吉的领导失去信心(特别是在处理一马发展公司及26亿令吉政治献金课题)。


“倒纳吉运动”转移到巫统之外


按马来西亚的现实,巫统乃马来西亚政治的中流砥柱;敦马退出巫统也就意味者“倒纳吉”的战场从巫统转移到巫统之外;以敦马在3月4日带领发表的《公民宣言》来看,战场转移到争取人民的支持,以前的死对头也成为盟友了。如此一来,互相指控“种族主义者”的敦马与林吉祥,可以为了共同敌人纳吉“并肩作战”,而安华在林吉祥及其领导的行动党的眼中,再也没有什么价值了。


可是,对安华的夫人旺阿兹莎及他们的女儿奴鲁依莎而言,这是无法接受的。与安华的“加害人”敦马合作,却不把洗清安华罪名(鸡奸)当作是《公民宣言》及“拯救大马”的一部分,成何体统?《公民宣言》发布初期,旺阿兹莎母女对《公民宣言》及“拯救大马”反应非常冷淡,但没有具体说出原因,只是泛泛之谈“拯救马来西亚”不应该只局限于“倒纳吉”。


在《澳洲人》于4月9日刊登敦马的访谈后,旺阿兹莎才道出原因。在访谈里,敦马称安华因为道德问题,不可领导国家。旺阿兹莎表示,即使安华宽宏大量的原谅马哈迪过去的过失,可是遗憾的是马哈迪仍然对安华讲一些怨恨的话。


可见,不管是林吉祥还是敦马,对“洗清”安华罪名都没有兴趣。因此,我们可以推测,林吉祥并不认为敦马政治迫害安华是什么大事,当前的大事是推翻纳吉。

 

对敦马失去信心 要替纳吉恢复名誉


从林吉祥最近发表的言论来推测,看来他对敦马替行动党争取马来选民的支持的能力,似乎已经失去信心。他现在有另外的想法。林吉祥献议,要是纳吉能够证明26亿令吉政治献金不是来自一马发展公司(1MDB),那他就可替纳吉恢复名誉。


我们都知道,这26亿令吉献金的课题是敦马攻击纳吉的主要课题之一;而纳吉及其他相关人士,包括了沙地阿拉伯的外交部部长已经表示这笔钱是来自沙地阿拉伯。林吉祥明知故问,安的是什么心?他是否要证明敦马说慌?是否要告诉其铁杆支持者,指这26亿令吉政治献金涉及贪污,其实是捏造的。只要纳吉能够证明这笔政治献金不是来自1MDB,这些支持者就得相信26亿令吉政治献金,无关贪污。这对那些坚定相信这26亿令吉政治献金汇入纳吉的“银行私人户头”铁定是贪污的火箭粉丝,情何以堪?


在此之前,火箭公告天下,1MDB与26亿令吉政治献金,是马来西亚的“双胞超级丑闻”(Twin Mega Scandals),林吉祥现在却自告奋勇要为纳吉洗脱26亿令吉政治献金的指控,实在让人无所适从。


华裔是可以利用的朋友


事实上,林吉祥及其领导的行动党在这一年多的时间内的转变,让人眼花缭乱。首先与哈迪阿旺断交,吹捧莫哈末沙布(后来证明莫哈末沙布在马来社会没有市场)、过后与政治宿敌敦马联手“拯救马来西亚”,抛弃国会反对联盟“实权领袖”安华;现在看到敦马在吸引马来人支持的魅力已不复存在,以及他的宝贝儿子林冠英为“房事”烦恼,转而试探纳吉。这在在显示,在民主行动党的政治演算里,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久的敌人与朋友。华裔现在是行动党的好朋友,但在行动党眼中不是永远的好朋友,而是可以利用的朋友!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