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国会反对党“一对一”协议

承认选举制度公正但知易行难

 ·2017年1月7日

国会反对党多年来一直指控我国选举制度不公平,导致国会反对党无法赢得足够的议席组织政府。在上一届大选,国会反对党还以“选票与议席不成正比”来“证明”我国选举制度不公平,还号召了数场“黑色大集会”抗议选举制度不公平。


讽刺的是,国会反对党一边喊选举不公平,另一边却脸无愧色的在同样以“选票与议席不成比例”赢得的州属执政。即便如此,那些明明知道选票与议席不成正比是议会选举正常现象的政治评论员与时评人,却坚定不移的误导民众选票与议席不成比例,确是马来西亚独有的现象。这叫做学术的虚伪!


七个州曾经历过政党轮替

然而,他们误导有功,让许多人特别是华人,相信我国选举制度是的确不公平,才让国阵一直执政。按这些人的逻辑,那国会反对党通过同一个选举制度赢得几个州政权,不也就是“不公平选举制度”的受益者?自我国独立以来,吉打、槟城、霹雳、吉兰丹、登嘉楼、雪兰莪以及沙巴等七个州都经历政党轮替,证明选举制度不公并不完全符合事实。


总之,那些声称我国选举制度不公平不干净的人士的假设是:只要国会反对党无法执政中央,就是我国选举不公正不干净,其它都是次要的。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从净选盟2.0集会开始,净选盟的各项集会被国会反对党骑劫,当作是宣传执政党“胜之不武”的工具,而且得到不少华人的响应与支持。去年11月19日举行的净选盟5.0成了“倒纳吉”的大集会。这与净选盟创立的初衷,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


英国执政党少数票当选

正如本刊过去曾经详细分析过的,选票与议席不成比例,并不是稀奇古怪的事。议会民主的“老祖宗”英国自有普选(大选)以来的两百多年的时间内,只有三次的选举成绩出现执政党赢得半数的选票及议席而执政。在其他历次大选,执政党(不论是保守党、工党或自由党)都是在取得少过50%选票,但赢得超过50%议席的情况下执政。


我们也谈到,结果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多党竞争,导致选票分散,因此要达到选票与议席成正比是非常困难的事。以英国相对成熟的议会选举制度,选票与议席不成比例是常态的现象来看,我们有必要探讨的是:我国经历了13届大选,为何只出现2次选票与议席不成正比的现象?
另外,议席的选民人数不相等也是常态。英国的国会选区,选民最少的只有2万,最多的超过10万,相差5倍。

 

巫统需要与其他政党 “分享政权”

最明显的特征是,国阵(以及其前身联盟)是个联合政党,由多个政党组成。它所赢得的席位,是所有成员党的议席的总和;要是以个别而不是联合政党来看,国阵的老大巫统赢得的选票与国席一般都不超过半数。以2013年全国大选为例,巫统获得大概三分之一的普选票,赢得88个国会议席(占全部国会议席222席的40%),不能单独执政,因此需要与其他政党“分享政权”。


从这个角度来看,国阵之所以能一直保住政权,关键就在于有个永久的联合政党的机制,在选举前绝大部分席位已经分配妥当以及成员党对母体的“效忠”。从民主的角度来看,国阵也有更强的民主精神。在选举成绩出炉后以获得最多议席的政党马首是瞻。巫统就是国阵的老大。


这是国会反对党所不具备的优势。国会反对党不能撼倒国阵,不是因为选举制度不公平。我们可以这么说,国会反对党之所以不断指控选举制度不公平,事实上是要掩饰其无法连成一气,反而在议席分配上争得你死我活,没有妥协的余地。


去年5月的砂州议会选举与6月大港与江沙国会议席双补选,反映的也就是这么一回事。砂州议会选举,国会反对党阵线就在其中6个州议席“自己人打自己人”。在随后举行的两场国会议席补选,从伊斯兰党分裂出来的诚信党,为了证明自己有影响力可以赢得补选,不惜加入战围,与伊党及巫统的候选人形成三角战而让国阵以更高的多数票胜出。


这些选举成绩让国会反对党可能意识到只有与国阵“单打独斗”才能提高在来届大选击败国阵的机会,因此,由希望联盟与土著团结党为主的国会反对党阵线,最近签署了在来届大选单挑国阵的协议。


承认我国选举制度相对公平干净

不管希联与土团党能否遵守此协议,但此协议最值得注意的意义是,国会反对党实际上承认了我国的选举制度相对而言是公正与干净的,过去的失败实际上是国会反对党不团结,不能及早谈妥议席分配,造成自己打自己分散选票,让国阵得利。以此来看,净选盟2.0展开数次大集会,是挂羊头卖狗肉,不是为了什么公平干净选举奋斗,而是为某些政治利益者服务。那些以支持净选盟为荣的人士,应该感觉到国会反对党最近承认它们并不是败在选举制度,被重重刮了一巴掌。


其次,国会反对党阵营至少在字面上同意不要自己打自己,至于如何落实,各成员党就有必要懂得如何协调,要不然就无法避免的重犯过去所犯的错误。目前,最强的国会反对党是民主行动党。预料在来届大选,它将会继续保持这个江湖地位。如何保住这个地位?看来它不会把自己现有的席位让给友党,那要期望公正党、诚信党与土团党共赢得至少80个国会议席,加上行动党自认“必赢”的约40个华人选区,以便凑足国会下议院超过一半的议席入主布城,是近乎不可能的事。


其三,把伊斯兰党排除在外,等于是抵消希联与土著团结党同意“一对一”的策略。以伊党在上届大选竞选的议席为准,我们可以预料至少有73个国会议席会出现三角战或多角战,进一步拉低国会反对党入主布城的几率。


另一方面,国会反对党到目前为止之所以无法撼倒国阵,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族群政治仍然是主流。


议席最多担任影子内阁首相理直气壮

我们看到国会反对党获得的支持,无法反映我国的族群结构,但却又受制于我国族群政治的现实,在选首相人选时都无法根据由获得最多国会议席的政党领头。民主行动党在上一届大选,因为获得华人选民一面倒的支持,赢得38个国会议席,是民联三党的老大;按照政党政治的民主运作精神,由行动党的国会议员担任影子内阁的首相,理直气壮,但是偏偏行动党对此却是十分谦虚,让出“替代首相”这地位。


我们是以行动党在过去数十年设下的标准来评估行动党的表现。行动党为自己设下的标准,非常的高,从反贪腐到争取华人“当家又当权”,让华人普遍上感觉到“希望在火箭”。可是,经过几年的考验,行动党无法“达标”,不敢正视这事实,因此只能以与国阵比烂为荣。


华社其实对诸如马华、民政及人联党在国阵存在非常大的误解,以为他们是“执政党”但却是“当家不当权”,在马来人“霸权”下,懦弱到无法捍卫华人的权益,因此误信(或者一厢情愿相信)行动党要是成为执政党,将会敢敢对着马来霸权干。


稍有理智的人都会认识到,民主讲数字、讲竞争,更加重要的要根据《联邦宪法》这“游戏规则”来掂量本身的优劣势。华人的人口比例,逐年下降。即便华人登记为选民的人数比其在人口比例高,但还是无法跟马来人及其他土著选民的比例相比。因此,华人剩下的是以“非人海战术”来竞争一途—也就是说,不能以“匹夫之勇”而是必须依靠智慧来对抗“马来霸权”。以有勇无谋来捍卫争取权益,无疑是以卵击石。

 

自我标榜有原则只是个幌子

行动党鼓动华人做的,正是以卵击石。它在意的是如何执政,但在执政的时候搞出乱子却试图把责任推到一干二净,彻底反映了它自我标榜是个多元种族、“有原则”,为民主自由公正斗争的政党,纯粹是个幌子。


实际上,民主行动党不敢按照民主原则来光明正大的确立自己在国会反对党的“武林盟主”地位,是因为顾虑到我国根深蒂固的族群政治。“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听取来非常悦耳,可能还让不少华人热血沸腾,但不能成为事实,可从行动党不敢争华人当首相看出来。一句话,在面对真正与现实的考验时,民主行动党根本就无法超越种族政治,反而不得不屈服于族群政治。


要不然,自诩为全民政党的民主行动党,为何要心虚的公告天下行动党华人无意当首相?为何不敢告诉大家要是获得友党以及马来友族的支持,华人当首相并非天方夜谭?


所以,行动党被逼在关键立场表态,也正好说明了即使华人选民给行动党100%的支持,行动党也不得不向政治现实低头。而像“超人”丘光耀博士要“马来人干马来人”,天真的以为可以通过分裂马来人来巩固行动党的地位,当个“实权首相”,明显的是低估了马来人的政治智慧与警戒性。


人民公正党的“爆料王”拉菲兹,最近发表言论要国会反对党停止争论谁是国会反对党的首相人选,并声称那不是件重要的事。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马来人对行动党的政治野心—不论是华人当首相,或者行动党在幕后操纵巫裔首相,非常的反感。而林吉祥在首相人选课题指指点点,俨然是国会反对党的总司令,更加加强了马来人对华人要主导政治的恐惧。


玩两面人手法无法平衡矛盾

行动党现在里外不是人,是自作自受,怨不得人也!过去几十年,他们玩两面手法,有成功也有失败的时候。最近约十年,可说非常成功;成功后的挑战是要如何平衡当个两面人的种种矛盾。行动党向来标榜反种族政党,但是为了政治现实利益,却拥抱了该党上上下下标签为种族主义者的马哈迪以及他创办的土著团结党。我们的疑问是:要是马哈迪如行动党所暗示的已经“悔改”,行动党为何不干脆邀请马哈迪加入行动党?


看清了行动党的言行不一致以及一再展现的投机主义,我国华人选民在来届大选,有必要记得制衡政治的重要,而不要重复过去两届大选的对抗政治。


民主行动党无法超越种族政治,还得在种族政治前低声下气,不但辜负了华人选民给予的大力支持,还“意外”的让马来穆斯林选民更加团结,形成了华巫政治对抗的局势。以巫统为主导的国阵看清了此局势,不会寄望华人选民“回心转意”,因此在选举策略上已经不会把争取华人选民当作是重点。相反的,诚信党与土团党的出现,在马来人政治上是无足轻重的“迷你分裂”;这两个党想要生存,要靠民主行动党,也就是意味着要靠华人选民的支持。

 

如此一来,华人选民要是继续在政治上摆出对抗执政联盟的姿态,就是等于继续往断送政治前途的路径前进。这是一条不归路。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