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红衫军出现非偶然)

净选盟应收敛防对抗升温

 ·2016年11月5日

由雪州大港巫统区会主席嘉玛尤奴斯领导的“红衫军”,是在净选盟2.0在去年声势浩大的举行净选盟4.0大集会的时候出现的。在净选盟4.0大集会在国庆日(8月31日)展开两个晚上的“马拉松集会”后,“红衫军”在马来西亚日(9月16日)当天,也举行了一场反净选盟集会。


在过去三次(特别是过去的两次),净选盟可以“再接再厉”的举行集会,原因之一是这个组织认为它才是真正的代表民意。从民主的角度来看,这是荒谬的说法。民主社会,有很多声音。民众可以因为族群、教育背景、政治立场、宗教信仰、职业、性别等,对同一个课题会有很大的分歧。


因此,红衫军的出现值得关注,是因为它的确是代表了另一股不可忽视的民意。可惜的是,很多人士特别是华裔,都给予非常负面的评价,认为它代表的是野蛮、违法、黑暗等,没有以比较宏观的角度来看此现象。


其中一点是,通过大集会促请民选出来的政府首脑下台,是不是违法?


安华“骑劫”净选盟乖离成立宗旨

净选盟在2007年第一次成功举行跨党派大集会,要求公平与干净的选举后,国会反对党实权领袖安华“骑劫”后,使净选盟不再是要求公平干净的选举,而是安华要挟国阵政府与首相纳吉的工具,乖离了当初成立的宗旨,我们过去有专题讨论。


今年的净选盟5.0大集会,是在美国司法部民事入禀法庭要调查怀疑涉及一马发展公司资金后才出现的主意。不过,与去年的集会一样,这次是以要求纳吉因一马发展公司课题下台,突显了这个组织“不务正业”的真面目。


去年的净选盟“黄衫军”集会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向来就反对街头示威的前首相敦马哈迪,在大集会现身。


“红衫军”与净选盟的“黄衫军”是针锋相对。一边是要倒纳吉,另一边是挺纳吉。在许多华人的论述里,净选盟举行示威以及国会反对党光明正大的支持净选盟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对国阵根本就没有公开支持的红衫军,却一概给予否定。


许多人没有考虑到的是,即使这些“红衫军”都是巫统党员(实际上不是),我们不能否决他们表达对“黄衫军”不满的权利。当然,在集会与反集会的时候,双方参与者要是触犯法律,都需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应该等待警方调查 揪出幕后真凶

例如,有人在网上造图,显示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跪在地上,IS分子在背后握着刀,要把她“斩首处决”。玛丽亚陈因此到警局报案。网络上虚虚实实,再加上造图移花接木易如反掌,可能是反净选盟的人干的,也可能是支持净选盟的反宣传手法,做贼喊贼。不管怎么样,大家应该等待警方的调查,揪出幕后真凶。


不管怎么样,玛丽亚陈为净选盟支持者在去年的净选盟4.0大集会的一些越界行为辩护,却是让人失望的。网络上流传一些侮辱首相及首相夫人的照片及视频。有的把冥纸的“阎罗王”肖像,改为纳吉的肖像;有的竖立首相夫妇的“墓碑”,举行“祭拜仪式”。还有一个视频显示净选盟支持者用扫把扫罗斯玛的照片。


玛丽亚声称,民众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反映他们的愤怒,净选盟支持者的这些的作法并无不妥。换句话说,这些人都有表达的权利,有没有威胁是另外一回事。可是,她受到死亡威胁,却是非常严重的。如果这理由成立,那她为她的儿子的车子被泼红漆并没有受到死亡威胁而报警,不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吗?


从玛丽亚陈的反应,我们可以看到她已经分不出是非黑白,不敢承认净选盟号召的大集会,与任何集会一样,是龙蛇混杂,作为主办单位无法控制所有人的行为,参与者需要为自己的违法行为负起责任。


更加重要的,作为一个多元的社会,我国人民因为不同的宗教信仰与风俗习惯,存在好多禁忌。要是无意间触犯这些禁忌而引起有关群体的大部分人的不快,当事人有必要道歉;但是,我们都知道有的人就是故意犯忌。这种行为,未必抵触法律,但是其破坏力不容小觑。因为我们假如不断纵容这样的行为,也就意味着维系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关系的不成文礼俗遭到破坏。这些礼俗,是经过长时间磨合而形成的,是非常珍贵的,不好好珍惜,对我国族群关系可不是什么好事。


(“黄衫军”很大程度上)) 导致“红衫军”出现

所以,“红衫军”的出现,实际上应该是我们有必要警惕的。我们无法认同因为有“黄衫军”而有“红衫军”的简单因果关系的看法,但是我们可以说,“黄衫军”在很大程度上为“红衫军”制造了土壤。


我们过去有分析,净选盟的集会从开始的各族参与,演变成华裔参与者占的比例越高,到净选盟4.0大集会几乎清一色是华裔。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主要原因当然是动员能力极强的伊斯兰党不参与,让大集会明显的缺少多元种族色彩。


不管喜不喜欢,我们都得接受一个所谓代表我国大多数人“民意”的社会运动,却出现人口比例排第二的族群为主的集会,被“种族化”是必然的。净选盟4.0大集会不是小猫两三只,而是涉及成千上万人数的集会。将心比心,这样的力量展示,难道不值得引起注意?


说白了,净选盟号召民众走上街头,主要目的无非是要引起注意——不只是政府的注意,还有国际的关注;但净选盟可能预料不到的就是像“红衫军”这样的运动的出现。这可能是它不想看到,但确实发生了。


因此,我们不能忽略的是许多参与“红衫军”的人,首先是把“黄衫军”当作是行动党在背后操纵的,目的是要倒马来人政权。“红衫军”以保住马来人政权(巫统主导的政权)对“净选盟”做出反击,要传达的讯息是支持现有政权的人不在少数。


行动党巫统相互“妖魔化”

我们都知道,巫统向来都把行动党描绘为反马来人反回教的华人沙文主义政党。对这种“印象”的产生,行动党领袖爱归咎于巫统把行动党“妖魔化”的后果。这无疑是五十步笑百步。行动党多年来也不是一直“妖魔化”巫统吗?将心比心,许多华人可以大言不惭的憎恨巫统,难道马来人不可以问心无愧地厌恶行动党?


这种互相憎恨的种子,早就埋藏在许多人的心里。很多华人“恨”巫统,以及与它合作的华人政党(马华);同样的,不少人马来人也憎恨行动党,把那些与行动党合作的马来人视为“叛徒”。总之,这两个政党为了争取个别族群的支持,不得不往这个方向走。


即便如此,华人占大多数的民主行动党主导的国会反对党联盟,在我们这个马来人为主的国度里,顶多只能在背后操控某些马来人领袖,达到间接控制的目的。但是,巫统“光明正大”的代表马来人,不必像行动党一样不代表华人,却一直要华人支持它,而且的确得到华人的支持。从这个角度来看,马来人普遍不信任行动党,视它为华人沙文主义政党并非毫无事实根据!


巫统作为执政党的主导成员,党内肯定会出现一批看不惯净选盟嚣张的姿态,要与净选盟对着干的党员。就民主而言,即使党有党纪,但要以此来严厉对付党内这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不容易。党的领导不得不“默许”—不能公开反对,也不能公开支持。这不是稀奇古怪的事。


况且,净选盟毫不避嫌地与反对党站在同一阵线,彻底失去中立已经是路人皆知的。自己不守非政府组织的游戏规则,却要求其它非政府组织务必超越党派,不是虚伪,就是把民众当作是傻子了。


宏观来看,“红衫军”的出现,对华人倒是好事一件。反净选盟的人士在首三次净选盟集会没走上街头反集会,让净选盟的领导沾沾自喜、趾高气扬,以为集会的号召力会越来越强,把沉默的大多数给唤醒了。他们可能没料到的是突然杀出声势不小的“红衫军”,也吓坏了不少净选盟的参与者。这些参与者,大家都知道大多数是华人。他们意识到再不分轻重的盲目参与,后果堪忧。


净选盟“火炬运动”面对不少阻力

因此,今年的净选盟的“火炬运动”,为11月的大集会造势,看来面对不少阻力。最明显的当然是参与人数比起往年是“小巫见大巫”;另外就是“红衫军”跟着“黄衫军”,针锋相对,还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嘉玛还因为被怀疑发表“513重演”以及“IS参透净选盟”的言论,在从国外返回国门时在吉隆坡国际机场被警方逮捕,还被扣留了两天。


毫不让人感到意外的,嘉玛被扣上手铐的新闻,并没有引起平常爱控诉警方专门对付在野党领袖的网民的兴趣。不久前,人民公正党总秘书拉菲兹被带上法庭,装成被警方扣上手铐(事实上没有)。这虚假的动作在网上发布后,引起国会反对党支持者在网上的“怒吼”,还没查清真相就毫无保留的谴责警方。后来,拉菲兹的戏码被拆穿后,这些网民却当作是若无其事。


不管怎么样,嘉玛在恢复自由身后,向净选盟5.0宣战。另一边厢,玛丽亚陈扬言不会被恐吓等手法打倒。看来,嘉玛与玛丽亚陈虽然站在对立面,但却是一样的立场坚定。


就事论事,净选盟2.0已经乖离了原本要干净公平选举的斗争目标,是名不正言不顺。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红衫军”在首三回的净选盟运动没出现,或可能是因为那时净选盟还没有那么明目张胆的要纳吉下台。可是,“黄衫军”去年集会的公然变调,促成了“红衫军”走上街头。


细心的人都会看到,净选盟2.0,其实总结了去年大集会的失策,在今年的“火炬运动”里刻意推出马来人当作是前线人物,试图要减少净选盟由华裔主导的色彩。不管怎么样,这种狡猾的小动作,还是掩饰不了净选盟是名副其实的“黄”—没有伊党的参与,人民公正党热诚不高,加上没有号召力,使到这次集会还是华人为主。


不同的是,这次“红衫军”倒是比较有组织的“监督”净选盟,因此会产生更多的摩擦是无法避免的。两方阵营的支持者务必要保持冷静。
不得不提的是,净选盟成立已经有近十年的时间,通过数次集会要求“公平与干净的选举”的讯息可以说相当成功的传达出去,现在应该是收敛,甚至是鸣金收兵的时候。净选盟过去两次的集会,已经不再是针对选举(即使第二第三次被安华“骑劫”,但至少还有公平干净选举的味道),激起以“红衫军”为代表的对抗情绪,是大不幸。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