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物必先腐而后虫生
两线制梦幻破灭

·2016年6月4日

 

2008年3月8日全国大选的所谓的“政治海啸”,对一些人而言象征着两线制现象(类似美国的两党轮流执政的现象)已成雏形,自独立以来就执政的国阵将受更加强大的国会反对党的制衡。2013年全国大选,国会反对党再接再厉,要选民选择他们,让他们可以在联邦政府执政,以便可以“改朝换代,告别腐败”。


在过去两届大选,许多选民(特别是华裔选民),是因为冲着国会反对党可能是解救马来西亚的救星,可以摆脱在国阵执政下,陷入贪污腐败的深渊,带来希望,因此给予国会反对党强大的支持。其他更大的课题,例如伊斯兰党坚持的伊刑法以及落实回教国,都被当作是不重要的课题。


第12届大选,华裔选民对换政府还有点保留;到了第13届全国大选,可说是完全豁出去。


因为对国会反对党有非常高的期望,许多选民(特别是华裔选民)从2008年到2013年全国大选后的头两年的时间内,对国会反对党在几个州组成的州政府,特别是槟州与雪兰莪州,赞誉有加。对两个州政府可能是非常严重的失误,他们可能认为那是小瑕疵,表现得非常宽容。这样的后果是,对一切不利国会反对党的消息,他们当然可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而且还会极力为它辩护。


槟州政府是由行动党主导,雪州政府由公正党主导。


声称雪州政府贪污性贿赂

然而,所谓的“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民联三党或者现在的希联+1(伊党),在第13届全国大选后,民联三党之间的矛盾慢慢浮出台面。最先出问题的,当然是行动党与伊党之间闹翻脸。在最近举行的第11届砂州州选举,行动党与公正党为了争议席闹得不可开交。最近,人民公正党的“爆料大王”拉菲兹声称接获投诉,指雪州政府涉及贪渎,不只涉及钱财,还涉及性贿赂。他在手机应用程式whatapps发布的消息,在网上疯传。拉菲兹后来解释,性贿赂只涉及孤立的事件。


以往,拉菲兹是以专门揭发国阵领袖及其家人弊端而广为人知。现在在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的“狱中信札”出街,意有所指的表示对公正党及民主行动党领袖与前首相敦马迪走得太近表示担忧后,拉菲兹把矛头一转,对准自己的党同志,可不是巧合。可见人民公正党内部的斗争,已经开始爆发。


相对而言,民主行动党党内部比较稳定,但是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近几个月来,也因为以低价购买独立洋房、主张建隧道工程以及山竹园土地等等的问题缠身,对国会反对党联盟形象减分。


这些接踵而来的课题,暴露了国会反对党所执政的州属,特别是雪州与槟州政府,并不是之前自我标榜的清廉透明、有效率。那些对我国国会反对党给予厚望的人,当然会感到失望;有的可能还会觉得绝望。这就是所谓的“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对我们而言,这倒不是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大马华人周刊》向来所秉持的,事实上是个简单不过的道理:政党是为了执政而存在。为了执政以及其衍生出来的种种利益,政党的领导人可以随时改变立场。这在世界的任何民主国家,有太多的现成例子。


迷信政党领导人能“告别腐败”

问题是,在过去两届大选,我们看到许多人(尤其是华人)“迷信”两线制、迷信某个政党领导人的确是能够“告别腐败”,而不相信要让政府更有公信力,人民在平时都需要懂得行使自己的权利,而不是寄望政党代劳。这是简单的道理,但在过去两届大选,好多选民是“视而不见”。


所以,民联三党打着激昂人心的“告别腐败”旗帜,让许多选民相信它们“没有贪腐的经验”而支持它们。


因为选民对国会反对党有着有史以来的信心,在2008年全国大选,国阵执政的吉打、槟州、霹雳以及雪兰莪落入人民联盟(民联)三党手中。伊斯兰党保住其自1990年全国大选后就执政的吉兰丹。在约一年的时间内,霹雳州政权因为民联的三名州议员先后宣布成为亲国阵的独立议员,霹雳州政权易手。


根据我国的选举历史,国阵保住中央政权,失去某些州政权,早在1959年选举的时候已经发生。是年,国阵的前身联盟失去了吉兰丹和登嘉楼两州的州政权。除此之外,国阵也曾失去槟城与沙巴州政权。不可否认的,在2008年全国大选多失去4个州政权,是国阵执政以来最大的败绩。


面对新的形势,许多人热衷大赞槟州与雪州新的政权,都觉得与国阵之时有非常大的差别,远比国阵好。至少,对他们而言民联政府没有那么贪污(有的甚至认为不贪污),行政效率比国阵佳等等。因此,在2013年5月5日全国大选,选民再接再厉,给予民联支持,继续让它在槟州、雪兰莪以及吉兰丹执政。


以百分比来看,民联从2008年赢得5个州的政权减少到2013年三个,跌幅达40%,不算是最好的成绩。可是,为了让选民感觉到民联执政比国阵执政的时候好得多,槟州与雪兰莪州被当作是“样板”。因为槟州首长是华裔,许多华裔更是把他当作是天上有,地下无。


避谈伊党执政的吉兰丹

对伊党执政的吉兰丹,“两线制”的吹捧者能够避开的话,就尽量避免。毕竟,把三个州的表现相提并论,就无法突出“民联执政比国阵执政的时候更加有效率”的论述,而在更大的程度上是选民选择的问题。我们都知道,吉兰丹的经济与社会等发展,是我国最落后的一州。即使民联三党在2008年成立,还是无法在吉兰丹制造“奇迹”。


尽管如此,因为民联三党在过去两届大选各有斩获,民主行动党可以主导槟州、人民公正党主导雪州政府而伊斯兰党先后主导三个州(吉打、霹雳以及吉兰丹)与一个州(吉兰丹),大家有各自的地盘,彼此可以暂时避开三党在面对全国课题以及政党斗争理念可能出现的矛盾与争论。


可是,这些问题民联三党只能暂时避开,含糊带过,但是最终还得面对。这才是真正考验国会反对党联盟,在重大课题上能不能有一致的立场、能不能有所妥协,以便可以步伐一致的面对三党的共同政敌—巫统。这些重大的课题,如对贪污腐败、伊刑法、回教国等课题,三党是各自表述。民联三党无法组织像国阵一样的联合政党,拟出共同的党章,其实已经为这个政党联盟播下了分裂的种子。


2013年全国大选,本来是民联三党最有信心击败国阵,执政中央的绝佳机会。无奈的是,即使获得华裔选民全力的支持(超过80%的华裔选民把票投给民联三党,包括伊党的候选人),民联三党却只获得约三分一马来选民的支持,无法在联邦政府执政。2013年大选无法执政,来届大选就难上加难了!


清廉州务大臣被指贪污滥权

这也就是我们看到,民联三党在第13届全国大选过后,开始自乱阵脚。首先当然是现在恶名昭彰的“加影行动”—通过悬空加影州议席,让安华参与补选,赢得州议席。安华接着取代雪州原任州务大臣丹斯里卡立伊布拉欣,出任州务大臣。因为雪州是个首善之州,是安华当首相重要的“跳板”。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之前被捧为最清廉的州务大臣卡立,还得因为其他因素(吊诡的是,他也被指贪污滥权)而被革职。当时的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还在记者会上出示了一叠厚厚的“证据”来证明卡立的确是涉及贪污滥权。


可是,他并没有向警方备案。他在卡立起诉他后,告诉法庭他当时是污蔑了卡立。这说明了政党的某些领导人,可以为了打击党内政敌而不择手段!


根据后来流传出来的消息,人民公正党提出“加影行动”之前,并没有先照会民主行动党与伊党。即使如此,民主行动党还是大方支持“加影行动”,伊党则感觉到不受尊重,对“加影行动”保持冷漠。这加剧了民联三党分裂以及公正党内部内斗的速度。


不过,安华后来因第二次肛交案受到刑事起诉,因此没有参加加影州议席补选,也就没有机会出任雪州州务大臣。加影补选由安华夫人旺阿兹莎胜出,目的是要让她出任州务大臣。


民联三党分裂方面,伊党反“加影行动”一反到底,坚持不支持公正党与行动党推举旺阿兹莎出任雪州大臣的建议(认同雪州苏丹不会接受女性州务大臣的立场),但是支持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出任州务大臣,被行动党指为破坏民联三党的“大计”。结果是阿兹敏出任雪州大臣。大家都知道,在“加影行动”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内,行动党与伊党绝交(开始是与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绝交”)。即使如此,这样的绝交并不全面。即使我们看到国会反对党表示民联已死,但我们还是看到另外一些领袖说民联还活着。实际情况如何,看来国会反对党还是要保持含含糊糊的姿态。至少,如果你说希望联盟已经完全“取代”民联,但你还是看到民联三党在雪州藕断丝连,组织联合州政府,三党代表都“有人在朝好办事”。


不从原有州议员选大臣

人民公正党内斗方面,了解人民公正党内情的人都知道,阿兹敏表面上仍然是忠于安华,但是对安华在2008年全国大选后,不支持他(阿兹敏)当州务大臣,已经不满。但是,他还是非常有耐心的等待。从这可以看出,安华早就对阿兹敏有所防备,知道一旦阿兹敏掌握了可观的资源,就无法受到安华的指使。因此,即使有现成的州议员可以挑选成为新任州务大臣,安华还是安排了自己的夫人上阵,以取得州议员的资格。


不管怎么样,对阿兹敏而言“加影行动”是他坐上雪州大臣位子的最佳时机—他表面支持“加影行动”,但也与伊党(伊党当时有15个州议席)保持良好关系,确保他们会支持他出任新的州务大臣。阿兹敏如愿当上了雪州州务大臣,却无法解决党内其他派系,其中最明显的当然是亲旺阿兹莎(安华)的派系,拉菲兹是其中一员大将。


面对拉菲兹指控雪州政府涉及贪污及性贿赂,阿兹敏声称造谣者已破坏州政府公务员与行政议员的形象和名誉,抹杀他们长期以来为雪州社会经济发展所做出的贡献。拉菲兹说出了掷地有声的一句话:“我们给国阵设下的标准,也应该同样要求自己。”这不就是选民支持“两线制”的动力吗?


回顾往事,前任州务大臣卡立面对贪污滥权的指控,阿兹敏是“作壁上观”,没有为卡立说句公道话。我们可以说,要扳倒政敌,指控(也就是声称有证据,但却不敢到警局去报案)是真是假不重要,关键是为民众制造对手贪污滥权的印象。


有句话说“物必先腐而后虫生”,不管是民联三党还是希联,或者此联盟执政的槟州政府或雪州政府,已经开始出现了败像。让许多人神魂颠倒的“两线制”,并无法让政党互相制衡。两线制,只不过是个梦幻。要制衡贪腐腐败,让政府更负责,看来还是回到人民手上最为实际。寄望政党,只能是个梦幻泡影,随时会破灭!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