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无底线抹黑前同志 火箭展示中华文化黑暗面

 ·2017年3月4日

马六甲行动党的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沈同钦、巴章区州议员林敬贤、格西当区州议员陈仲祥以及鲁容区州议员吴良山,在华人农历新年结束后的隔天,宣布退出行动党。其中,沈同钦与吴良山在去年2月,华人农历新年前的两天,被冻结党籍;同年十二月,他们获得恢复党籍。


他们四人退党所给的最重要理由是行动党已经偏离其原则,特别是与前首相马哈迪医生合作。此外,他们也为在上一届大选不遗余力向华社“推销”伊斯兰党而道歉。沈同钦指出,在马哈迪执政的时候,行动党一直抨击马哈迪贪污腐败、独裁、搞朋党裙带风等,可是现在却与他合作。他认为这作法,已经乖离了党的斗争原则。


广大华社对上述两个课题并不陌生,现在由曾为行动党效力的国、州议员口中讲出来,只不过证实行动党的确是出卖了原则。


对“前同志” 行动党领袖不会有好话说

一如所料,对“前同志”,当权的行动党领袖不会有好话说。该党全国代主席陈国伟率先开炮,指他们四人是行动党的“毒瘤”,走了更好。该党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指他们不应该在党选举输了而退党。该党秘书长林冠英认为他们退党是为了“报复”,为国阵送大礼;之后,他还指他们为“四人帮”。支持行动党当权派的网络兵团,更是对四人退党的决定讲了一些不堪入目的话。


沈同钦等四人与林冠英不和并不是什么新闻。与中央不和的,还有雪州行动党副主席邓章钦以及柔佛州的巫程豪派系。后两者会不会有什么举动,值得关注。


不管怎么样,政党没有派系斗争,是怪事,因此本文关注的倒是该党处理“前同志”手法,其实是展示了中华文化的黑暗面;要是华人从这最新的发展,还是没有向行动党传达不满的讯息,就意味着华人的政治素质已经跌入谷底。


中华文化的黑暗面之一,无疑是“家天下”观念的根深蒂固。此观念导致其领导人“党家”不分,大多数时候把家放到比党还高。如此的思维伴随而来的就是要求党员的盲目效忠,人治高于一切。从这一点来看,民主行动党高举“民主”的旗帜,其实最缺乏的就是“民主”—把党员及一些领袖对党路线的批评甚至异议,一概当作是对大权在握的领袖的批评。


其他政党最高领袖已经替换多次

民主行动党在1960年代中期成立以来,绝大部分时间皆与林吉祥脱离不了关系。其他政党的最高领袖,已经经历好几次的替换,唯有行动党还是由林吉祥主导。他主要是靠直接与间接手法铲除潜在的威胁,而能够继续在行动党里呼风唤雨;为了扶植其儿子林冠英“子承父业”,林吉祥也处心积虑地为林冠英铺路。这都不是什么秘密,但是还是有许多华人认为行动党还是继续为民主、干净的政府、公平的社会斗争,不把行动党里的“家天下”当一回事。


客观而言,家天下成了政党的“领导方针”,除了导致独裁独断之外,其它必然的结果是裙带风以及朋党,最终还会陷入贪腐。更加要命的是导致政党失去了反思反省能力。这从行动党的中央领导及他们的支持者,对“前同志”展开了毫无情面的口诛笔伐,而林冠英一如既往试图把这四人退党,意有所指的怪罪国阵,但是对他自己才是行动党真正的“毒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可见一斑。

 

其二,自我标榜是正统,正义的化身,把那些出走的同志当作是乱臣贼子,天地不容,有“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意味。


大家都知道,其他政党出现党员退党或被革职,加入国会反对阵线,行动党很快吹捧他们“弃暗投明”,勇气可嘉,骨气凛然。例如,在伊党党内得不到支持的领袖,退出伊党另组新党诚信党与行动党合作,马上被吹捧为“开明马来人”。但是,要是该党领袖退党,他们就被视为叛徒,“弃明投暗”。不幸的,华人社会仍然有人轻易相信。


党员对行动党忠诚度相当高

这个所谓正统正义事实上并不反映在行动党的党精神,而是少数几个人的想法与作为。许多华人参加或是支持行动党,是认为它为民主自由平等的斗争而心悦诚服;相对来说,该党党员对党的忠诚度是相当高的。从该党的历史来看,即使有不少具有潜能的领袖因为与林吉祥意见不合黯然隐退,或者是在羽翼未丰之时就先被折,但基本上还是以“党的利益为上”。另外一些跳槽到其他政党的,也基本展现了“君子绝交不出恶言”的美德。换句话说,他们退党,是因为仍然相信党的利益大于个人利益,或者至少相信人各有志,不能强求。


或者是因为这种“党政治文化”,行动党成立以来即使经过风风雨雨,也因为这些党员及前党员对党斗争目标的信念坚强而鼎力支持,才能够有今天的表现。可是,从沈同钦等四人高调退党及面对的无情鞭挞来看,行动党这政治文化似乎已经受到摧残。而这摧残的要点,就是林吉祥已经逾越了不少普通党员及领袖所能容忍的底线。


换句话说,民主行动党标榜的正统与正义的破坏者正是林氏父子。坊间有传言,林吉祥之所以要拥抱政治宿敌敦马哈迪医生,关键在于希望利用马哈迪在政府残余的影响力,让林冠英在“低价买豪宅”贪污滥权案件脱钩。另外,如果能借马哈迪的影响力在来届大选击败国阵,那就更好不过。当然,这是不能明说的,因此林吉祥不得不以“拯救马来西亚”当作是与马哈迪联手抗国阵的“正当理由”。


让许多人特别是行动党的资深支持者感到被玩弄出卖的是:行动党在马哈迪执政期间,几乎没有一天不谴责马哈迪的,他们大多也全力迎合,现在林吉祥却要以“拯救马来西亚”为名,要他们支持马哈迪这“祸国殃民者”,情何以堪?


非党员不需要对行动党展示忠诚

行动党可能忘记了,该党本身的党员人数相对来说是比较少的;那些在上届全国大选支持行动党及其朋党的华人选民,有相当部分是因为怨恨国阵,而不是特别喜爱行动党。换句话说,这些选民不需要对行动党展示忠诚;该党自我期许的正统正义,对党员可能还有一定的约束力,对非党员并不一定如此。因此,行动党再来玩这一套“不与我同一块的就是卖华走狗”,期望的就是让支持者以为离开行动党并批评行动党的人都是“弃明投暗”,而这些支持者会继续支持行动党的正统与正义。看来可能会是一厢情愿。


按现代民主社会里的政党政治的“游戏规则”作为分析的根据,公众可以根据本身的意志加入某个政党,有种种原因。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他们对有关政党的斗争目标的认同。要是党的斗争目标因为领导人的个人因素而改变,党员当然有权利求去,而选择继续留在党内或者继续支持变质的政党的人士,没有必要对他们的离去恶言相向。但是,因为劣质中华文化的荼毒,行动党的许多支持者及领袖,不把民众结社自由的基本原则放在眼里。换句话说,行动党表面崇尚民主自由平等,实际上却继承了台湾著名作家柏杨所批判的“酱缸文化”。


行动党大搞“去华化”

其三,民主行动党即使以华人为主,但是却在越接近权力的时候,越倾向搞“去华化”的动作。行动党的领袖摆脱不了当官的陈腐思想的枷锁,越靠近权力,就越爱自动妥协,而且妥协的幅度与速度要让马华自叹远远不如。

民主行动党前党员丘光耀博士在华人农历新年期间发表一篇题为《越近权力,越没骨气?》的文章,提到:作为追求“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之民主行动党,就是靠反对马来同化政策而在华社获得强大的政治认受性。他也提提醒行动党新生代必须紧记之。不料言犹在耳,行动党的领袖在2017年2月7日倡议的不分种族拯救大马的“救国会议”却只字不提华社对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诉求。


如果用民主行动党的宣传手法来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话,行动党无疑是“卖华”。就事论事,行动党指控马华卖华,说是政治宣传手段完全正确,但是否符合事实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华裔同胞要是真的诚恳的扪心自问,必然会发现马华“卖华”其实是非常失败的。


马华要是真的“卖华”成功,华小早就关闭殆尽,没有华社感到生气的华小5千万令吉拨款未到手的问题、华文独中统考不受政府承认的问题;我们就根本看不到全马大小市镇华人庙宇林立、华文华语成为中国大陆及港台澳以外最普遍使用的语言、华人的经济实力的强大等等。换句话说,我国华人仍然维持相当完整的中华文化以及不可小觑的政治地位,以及强大的经济地位,几十年来还可对其存在的种种不足公开讨论争论,还可以成为大选“威胁”执政党的筹码,说马华“卖华”根本就名不副实。

行动党承认“马来人特权”

我们虽然可以认同丘光耀的“越近权力,越没骨气”的说法,但我们要更近一步指出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有至少有三种诠释,华社需要提高警惕。从行动党(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与马来西亚的民主行动党)就是追求各族获得平等对待的目标。这是第一种诠释。


但是,我们不得不认清的一个事实是:行动党在推销“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同时,表示承认《联邦宪法》对马来人特殊地位的保障。这是第二种诠释。行动党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版本,其实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诠释。第一种诠释,其实是个伪命题,但是作为行动党的政治宣传工具,对华人非常有吸引力。第二种诠释,是华人面对的困境(其实也是整体国家面对的困境)。


第三个诠释是:“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还是一个未完成的社会工程。到目前为此,我们只能停留在以成为马来西亚人为傲,但要具体说出马来西亚人有什么样特征值得我们感到骄傲时,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最多只能答非所问的说:国阵治理下,我国如何如何的糟糕的怨天尤人,但没有问一问自己:我们能为“本土化”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论述做出什么样的贡献?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