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里约奥运揭露众生相
妄自菲薄非国家之福

 ·2016年9月3日

里约奥运会顺利在巴西当地时间8月21日落幕,马来西亚健儿为国争光,取得参加奥运会以来的最佳战绩,夺得4银1铜五面奖牌。一边厢,全球各地健儿在竞技场竞争为个人与国家/地区争取荣誉,另一边厢却揭露了美丽与丑恶的众生相。

最让人痛心的其中一件事,就是奥运会被党派化。有些人因为政治立场,希望我国健儿不要在奥运会上拿到金牌。根据介绍,一位目前在the Edge当记者(之前在《星洲日报》当记者)的杨静(Maxine Yong Cheng)在脸书上写道:“我不希望大马健儿夺得奥运金牌。我知道这样的话实在很扫兴。你可以说我政治化体育。但政治现实是,若球员夺下我国史上奥运首金,执政党势必将之列为首要政绩大吹大擂。我看不得那样的嘴脸。这个政府不值得奥运金牌。”


她的言论引来许多批评,当然还包括“恐吓”使用暴力等等。即使受到批评,杨静还坚持她的立场,并要求她的批评者以理服人,而不是暴力。她表示她坦诚的表达意见,但是对批评者的敌意感到有点震惊。


不应以憎恨把国家拖下水

她表示,她是以个人的身份发表意见,与其服务的机构the Edge无关,因此她要批评者不要利用此课题来攻击the Edge。她还表示她是“真正的马来西亚人”。真正的的马来西亚人,可以放开胸膛的批评当今政府,可是对当今政府的憎恨而把国家拖下水,还能算是真正的马来西亚人吗?


持平而论,杨静有权利在不触犯我国法令的前提下发表她的看法,这是不可质疑的。因此,我们要注意的是,为何她要发表她早已经知道会引起极大争论的课题。这项行动其实是在捅马蜂窝。


最难让人接受的还是她以“坦诚”来为自己辩护。我们看到很多参加政党的人,“坦诚”地发表他们的看法,但并不意味着坦诚就是正确的。时不时会出现的“回中国论”,有时是发表者发自内心的言论,就不知道杨静会以言论自由的理由给予支持吗?


很多时候,支持国会反对党的人,在批评执政党时常把国家与政府混为一谈。杨静的言论,明显的为反国阵政府而反国家,同样的犯上把国家与政府混为一谈的毛病。


大家都知道,参加奥运的健儿都是代表国家,运动衣绣上的是马来西亚国旗“光辉条纹”(Jalur Gemilang),不是国阵党徽天秤。世界上所有的观众,认国不认党。国家健儿拿得金牌,颁奖仪式奏起的是国歌Negaraku,不是巫统也不是国阵的党歌。即使有朝一日,政府换了,健儿依然是代表国家,扬起的还是光辉条纹,奏起的还是《我的国家》。


((当政绩宣传无不妥))

我国健儿要是得到奥运金牌,与“这个政府不值得奥运金牌”是两回事。正如上面所说的,健儿代表国家参加奥运,而当今政府给予他们奖励,有何不妥?以此当作是其中一项政绩(未必是如杨静夸大为“首要政绩”)来宣传,又有何不妥(当然,要是做得过火,还是会令人反感的)?


政党,特别是国会反对党的许多支持者的一个可悲之处在于,这些政党领袖一方面鼓动其支持者憎恨国阵,另一方面却要老老实实的面对政治现实,大方的把国家与政府分得清清楚楚。


支持者有理想,对现实十分不满,我们可以理解。我们可以了解政治人物却是十分务实的。所以,某政党支持者积累了怨气,政治人物要得到的是人气。这些支持者,只不过是为政治人物(还有政客)抬轿。国会反对党执政的州属(尤其是行动党主导的槟城州政府),不是与国阵执政的中央政府争着奖赏赢得奖牌的健儿吗?


邻国新加坡从1960年参加在罗马举行的奥运会以来,在刚结束的2016年里约奥运会,通过左瑟林(Joseph Schooling)的100米蝶式游泳项目,赢得首枚奥运金牌。邻国首次夺金,可喜可贺。但是,对马来西亚许多华裔而言,这又是热捧邻国,贬低自己国家的大好良机,把新加坡第一次“破金”当作是因为新加坡管理有效(良善管理)、“零贪污”、注重人才等的“总结”。


这种自欺欺人、妄自菲薄的心态,屡试不爽的从许多马来西亚华人反映出来。一个国家能够在奥运盛会赢得奖牌,特别是金牌,是多种因素的结合,往往与零贪污、良善管理以及注重人才完全是两回事。而这方面的证据,多的是。


亚洲的朝鲜,是个共产国家。它在1972年开始第一次参加奥运会(比新加坡迟了12年)以来,总共赢得16枚金牌。另外一个共产国家古巴,在1900年第一次参加奥运以来,共赢得77枚金牌;从1960年成为共产国家算起的话,共赢得72枚金牌。非洲穷国埃塞俄比亚内战连连,可是从1960年迄今,在奥运会赢得22枚金牌(毫无例外地都是田径项目)。人口接近3百万的牙买加,从1968年迄今,共赢得23枚金牌。坐落在南太平洋的群岛国斐济,人口90多万人,赢得第一次在本届奥运会推出的运动项目七人制橄榄球的金牌。这也是斐济的第一枚金牌,也是该国的第一枚奥运奖牌。另外,从苏联分裂出来的乌兹别克、塔吉克斯坦以及哈萨克斯坦,在20年前第一次以独立国家的身份参加奥运会以来,分别赢得9、1以及19枚金牌。


((赢奥运金牌多种因素决定))

这些国家与有效管理、“零贪污”以及注重人才等等都沾不上边。可见,一个国家能否赢得奥运金牌,需要综合多种因素,当中还包括了运动员的临场表现、运动项目需要的体力体型特征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奥运会也有“独立运动员”。科威特的菲哈因阿迪哈尼以个人的身份,在本届奥运赢得射击比赛双不定向飞靶项目金牌。

那些为新加坡拿到金牌“引以为荣”,并以此与我国比较的人,可以说是犯了无可救药的自卑感。我们有很强的理由相信,这些人不会以同样的标准来看待马来西亚运动员在奥运的表现。要是马来西亚成功“破金”,他们绝对不会把有效管理、“零贪污”以及注重人才等直接挂钩,而是会找其他借口来否定我国体育健儿或者是政府的功劳。


在不少华人的心里—不管是有意识或者无意识的,都会认为巫统主导的国阵政府,样样不如华人主导的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这些人在批评某些国阵政治人物分不清政府与政党之间的差别时,往往自己患上同样的毛病,把参加奥运会的健儿,当作是代表国阵政府而不是代表马来西亚。


同理,与新加坡同样“破金”的,还有上面提到的斐济与塔吉克斯坦。我们是否也应该把这两个国家选手赢得金牌的事实,当作是衡量这两国的良善管理、“零贪污”与注重人才相提并论?


再来,在里约奥运会金牌总数排前十名的国家,透明国际贪污印象指数的排名竟然都比新加坡差。2015年,新加坡排名第8。金牌总数依次(括弧为2015年贪污印象指数排名)为美国(16)、英国(10)、中国(83)、俄罗斯(119)、德国(10)、日本(18)、法国(23)、韩国(37)、澳洲(13)以及意大利(61)。


以上的数据,证明了清廉与奥运会金牌的数目之间,关系是微弱到不值一哂!有13亿人口的印度,在本届奥运会只夺取1银1铜,比马来西亚还差,又要如何解释呢?


((我国奥运会奖牌史上最佳))

持平而论,马来西亚在这次奥运会所得奖牌不管在质和量,都是有史以来最佳。要是那些把健儿的表现,与政府的行政管理有效率、贪污低等拉上关系,那马来西在奥运取得的空前成绩,是不是国阵政府行政管理有效?马来西亚政府的行政管理,需要改善的地方还不少。假如真的赢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枚奥运金牌,不会自动改善。这是常识。


马来西亚从参加奥运会到现在,共赢得11枚奖牌,其中7枚(5银2铜)是在纳吉出任首相的时候赢得的。马哈迪执政22年期间,我国健儿只赢得3枚奖牌(1银2铜);在阿都拉当首相的时候,我国健儿赢得1枚银牌。


这些人对国阵政府,当然不会那么“慷慨”。一句话,对任何没有赢得任何奥运金牌的国家而言,“破金”有着重要的象征意义。但是,要是把它无限上纲,生拉硬扯,除了自曝其短,还让人觉得很无聊幼稚。


让人痛心的,不少华人还是自荐成为新加坡的“啦啦队”。咖啡店的有关论述我们就不谈了,但是报章上一些评论人发表的言论,却是相当准确的反映出华人这种妄自菲薄的心态。

 

不算巧合的,左瑟林的妈妈是霹雳州怡保人,移居新加坡多年。《光华日报》的专栏作者董格宁因此以《马来西亚的半面金牌》为题发表评论文章,一如既往无厘头的讽刺马来西亚。说实在的,左瑟林的爸爸是澳洲人,那按董格宁的嘲讽逻辑,那这面金牌的另一半不就属于澳洲,新加坡连边都沾不上了?新加坡只能靠“输入人才”。事实是,左瑟林代表新加坡参加奥运,荣誉当然要归新加坡的了。


换着是左瑟林的父母是在马来西亚,而不是新加坡,那么他们自掏腰包栽培儿子的“成功故事”,必让许多马来西亚华人无名火起,怨声载道的说:马来西亚的国阵政府不珍惜人才,还要为国争光的体育健儿的家人自掏腰包为国家培养体育人才。


((左瑟林父母费尽苦心培养孩子))

另外有些评论者认为,新加坡之所以会在游泳项目“破金”其中重要的因素是新加坡有许多游泳池,制造了赢得奥运金牌的环境。这也是牵强附会、妄自菲薄的具体表现。据媒体报道,左瑟林游泳的启蒙地是在马来西亚,而左瑟林的父母在过去七年,费尽苦心,从陪伴孩子到让孩子在美国接受训练,花了近135万新币(约400万令吉),与新加坡到处都有游泳池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这没有要从新加坡奥运会金牌得主“沾光”,这里的重点是要指出: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不要 生拉硬扯来满足自己的自卑心理。新加坡有许多地方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样样不如新加坡。

 

不管怎么样,我国第一羽球男单拿督李宗伟、羽球男双吴蔚强与陈蔚昇以及羽球混双吴柳莹及陈炳顺、跳水女选手张俊虹与潘德蕾拉以及脚车选手阿兹如等的表现,都得到国人普遍认同。其中,我国只差那么一步就可能在羽球项目里得到至少一枚金牌,是个遗憾,但是国人也普遍上对我国健儿的拼搏精神表示激赏并给予鼓励。


一句话,我国选手在国际竞技场上拿奖牌,大家应该引以为荣,把那党派偏见与妄自菲薄丢在一边,这才是真正的马来西亚人!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