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劣质宣传损人不利己
物极必反惹选民反感

·2016年7月2日

 

在6月18日落幕的大港与江沙国会议席补选,国阵不只保席成功,还成功得到远比2013年全国大选所得多数票高的成绩。对许多人而言这是出乎预料的成绩。看来,诸如一马发展公司、26亿政治献金、消费税、首相夫人罗斯玛使用私人专机到土耳其领奖、砂拉越人被绑架等课题,根本就不是他们投票的考量。


所以,双补选成绩再加上之前的第11届砂拉越州选举,明显的反映选民已经开始厌倦了国会反对党以人身攻击、撒谎、讲粗口以及煽动等为主导,但却对选民特别是乡区选民切身利益不闻不问以及没有为他们提供协助的劣质宣传手法。


大家都知道,在这两场补选里,行动党最高领袖以及其“名嘴”,还有前首相敦马哈迪为诚信党的候选人站台,仍然沿用在上一届大选对敌手冷嘲热讽、人身攻击甚至是炒作关系到警方的课题等手法,但显然无法重复2013年全国大选那种效应,结果是流失了大量的选票。


脚踏实地为人民做事

这样的趋势要是能够继续保持下去,无疑的将会迫使朝野政治人物,需要脚踏实地的为人民做一些事情,而不是一味的表演嘴上功夫,以为选民愚笨会一再受骗。当然,还有一些明显不顾一切支持国会反对党(讲好听一点是“支持两线制”)的时评人,更需要再教育启迪读者方面下功夫,而不是一味的对政府冷嘲热讽,或者更加严重的跟着国会反对党的议程起舞。


在双补选期间,有两件事情可以当作国会反对党从政者以及其支持者,为了制造对自己有利的舆论,不惜做出了不应该做的事;而一些媒体人,没有从媒体需要以事实根据教育启迪听众/观众/读者的角度来看,评述时事。


第一件事情就是四名砂拉越人,被菲律宾南部武装恐怖组织阿布沙耶夫绑架69天后,在六月初被释放。在这短时间内,人质家属忧心如焚大家可以理解。也可能是因为如此,他们(很可能是因为某政党的“建议”)而公开向公众募款,以筹集赎金把人质救赎出来。


这四个人质被释放后,本来就应该告一段落,但是人质家属(主要是砂州行动党国会议员的父亲,也是被释放的其中一个人质的亲戚)透露他们已经把筹到的900万令吉再加上另外300万令吉总共1200万令吉交给警方。但警方否认有这回事。而副首相兼内政部部长扎希表示,警方与绑匪交涉的过程中,没有答应缴付任何赎金,因此,任何针对已付赎金的指责,与代表马来西亚政府者,例如警方无关。他说,这四名人质是通过协商、外交方式、安全部队以及数名人士的努力而获得释放。而总警察长卡立否认了有这回事。


绑架案被当作选举课题

这四名砂拉越人被掳走期间,适逢砂拉越州选举,不幸的被某些政党利用为竞选课题,但引起争论。这反映出我们的社会,毕竟还有一些明事理的人士,不会为了争取更多的选票而无所不为。无可否认的,公开向公众募款是个失策,是没有考虑到此做法的严重后果。或者某政党“明知故犯”。


要知道,我国人民在其他国家被掳,已经是涉及国家之间的问题,因此需要政府及有关执法单位想办法把人质营救出来,而轻易答应绑匪的赎金“勒索”是需要避免的。这主要是不要让绑匪食髓知味。简单的道理:要是绑匪知道马来西亚政府是“要命不要钱”,对赎金要求是有求必应,马来西亚人,特别是马来西亚华人,在将来都会被当“水鱼”!我们会更安全吗?
 

其他国家公民遇到亲人被恐怖分子掳走,表现是怎样的?媒体又是以什么心态看待的?根据新闻报道,尽管有两名加拿大人质被阿布沙耶夫恐怖组织杀害,但该国总理杜鲁多重申不会对恐怖组织让步并支付赎金,而该国政府这立场也获得人质家属的支持。


杜鲁多说:“恐怖分子绑架人质换赎金只会助长更多暴力与不稳定发生,加拿大不会向这种散播恐慌的手段与建筑在他人痛苦上的卑劣态度屈服。”而受害人质霍尔的家属,在支持加拿大政府的立场时指出:“我们与建立在这个国家的理想站在一起——人格的力量、精神的韧性,并拒绝屈服于卑劣者的索求。”

 

以其他公民的利益看问题

加拿大总理与人质家属的一番话,反映出他们的成熟,或者说具有比较宏观的国际视野。这同时反映出,政府有这样的认知,民众亦复如是。他们都是站在国家以及加拿大其他公民的利益来看问题,而更重要的是了解国际对付恐怖分子的不说自明的规矩。


可是,在我国情况就不是如此了。有些媒体,唯恐天下不乱,报道一些不应该报道的新闻,评论一些不应该评论的东西,显露了他们根本就没有普通的新闻常识,更让党派偏见遮蔽了不可支付赎金给绑匪的大原则。更何况,这是跨国课题,不是在国内发生的国内事!


针对900万令吉的去向,一些报章煞有介事的继续跟进,而好像ASTRO的《新闻报报看》的“评论员”也在此大作文章。试问:即使警方真的把钱当赎金交出去了,警方可以公开吗?我们都知道这些报章对此课题的炒作,是要意有所指的要说警方或者政府“贪污”。


我们应该追问的,既然喜爱假设政府做什么都无能,何不早一点提醒人质的家属不要募款,本身也不要自掏腰包,以免让钱“失踪”?要是他们有着像加拿大人质家属的基本认知,就应这么做。人质家属免了为募捐而抛头露面,而为如何处理这些捐款而烦恼,更不会在高高兴兴迎接安全归来的家人后被追问“钱那里去了!”,而警方当然也不需要面对这个本来就不需要回答的问题。


警方固然经常成为反对党攻击的目标,首相夫人罗斯玛曼梳是更大的攻击目标不说。罗斯玛曼梳的形象不讨好。首相纳吉政敌喜爱以她“奢华”的生活以及干政来攻击他。一提起罗斯玛,很多人即使对她认识不深,都会大摇其头,甚至是咬牙切齿,好像有深仇大恨似的。


攻击政敌身边最亲的人

认真追究许多公众为何对罗斯玛会有如此极为负面的印象,我们当会发现政治宣传的其中一个要诀:攻击政敌身边最亲的人。要是政敌身边最亲的人,在生活习惯上有比一般人会“享受”,那对政敌的宣传可就如虎添翼。


政治宣传要达到预设的效果,需要有载体。而在这个网络发达的时代,网络社交媒体可说是让负面的宣传如鱼得水。反对党及其支持者多年“深耕”,让罗斯玛宛如菲律宾前总统夫人伊美黛似的人物。伊美黛在其丈夫马科斯失势后,被发现拥有3千双名贵鞋子。即便诸如她以天价购买钻石戒指、蒙古女郎被杀她人在现场等指控已经证明是不确实的,但是还是还有许多人把其当真。对她以首相夫人的身份,推动诸如关怀自闭症儿童等活动,大家就视而不见了。更糟糕的是,因为舆论的“寒蝉效应”,替罗斯玛讲句公道话的会让人投以异样的眼光。


如此深刻的偏见,要一下子改正过来很难,即使可能,也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首相的政敌当然对这一点了然於胸,不惜在刚结束的大港与江沙国会议席双补选重施故伎。而在这方面不作第二人想的就是人民公正党总秘书拉菲兹。


在补选期间,被称为“爆料王”的拉菲兹召开记者会,声称罗斯玛在5月25日晚上飞抵伊斯坦堡出席3G奖项颁奖礼後,于5月26日晚上飞返大马。他声称罗斯玛乘搭政府租用的私人飞机到土耳其的伊斯坦堡,在短短一天的时间内花了8,640万令吉。单看新闻,当然会让读者觉得首相夫人任意挥霍纳税人的钱,实在是不应该。在以往,要是有类似的新闻,罗斯玛那方面是十分“迟钝”的,可是这一次罗斯玛助理里萨曼梳通过面子书反驳,指出罗斯马是代表国家学前计划(PERMATA)到土耳其领取3G儿童福利基金奖项。


他说,由于她得在领奖过后马上返回国内(来回26个小时),参与大马女童军协会年度会议,因此才乘坐私人专机,以便能够及时赶回马来西亚。而到土耳其领奖,是以首相夫人官方身份出席。


租私人专机两月替代政府专机

事实是,拉菲兹本身知道这架私人专机,是政府租用以替代另一架进行大维修的政府专机,为期两个月,但是却要让人家以为罗斯玛在短短一天内就花了8640万令吉。他后来自己承认这是不正确的,租金其实是两个月150万令吉。不管怎么样,这算法离实际两个月租约最贵为240万令吉还是有很大的距离。


另外,此专机是供任何符合资格的贵宾如最高元首等使用的,不是罗斯玛使用的专用飞机;飞往土耳其的行程,还包括20多名的机组人员及其他乘客。而为了散播不实的讯息,他还意有所指的提出:为何机上还有那么多的手提行旅箱以及其他行李,里头到底装了什么东西?看来,拉菲兹不但要做个“爆料大王”,还想当关税局官员呢!我们要是有普通常识,就不会期望他人一定要回答行李箱到底装了什么东西。更何况,之前已经解释那些是随团表演者的表演用具及衣服等。


罗斯玛的私人助理里萨曼梳在补选期间,为亲眼亲耳目睹聆听拉菲兹在记者会上发言的内容,特地到江沙诚信党党所,但却被告知那场合只开放给记者参加。其实,拉菲兹要是对自己手上的资料有信心,可以把记者会当作是驳斥甚至羞辱罗斯玛的私人助理,并未自己的指控增加可信度的场合。看来,拉菲兹只敢面对采访的记者,却不敢面对罗斯玛的私人助理,有理亏之嫌。


在过去,这课题可以非常容易的引起共鸣,很多人会不暇思索的把其当作是事实。可是,这一次的双补选重施故伎,看来无法起的什么作用。其中一个原因,看来是人民开始厌倦这些周而复始的负面宣传。


人民厌倦负面宣传

从宏观的角度来看,一国政府首脑及首脑夫人,利用专机出席官方活动,要考虑到很多因素,这包括他们的安全、时间使用的效率(例如,在长途飞行过程,还可以在机上开会讨论重要事情)等“特权”,不能以一般人的角度来看。


即便是美国,总统及其家人乘搭“空军一号”度假,美国民众也不会煞有介事的认为那是浪费纳税人的钱。例如,在今年的3月底,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其家人,乘搭“空军一号”到阿根廷度假,保护总统安全的特勤局并没有把它纳入总统的行程里面,但是美国特勤局仍然觉得总统及其家人绝对需要乘搭总统专机。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