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昨日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
今日寄望“开明马来人”忽悠大众

 ·2016年10月1日

在过去几年成为行动党“名嘴”的丘光耀,在5月砂州选举期间,通过视频直播演讲,发表“让马来人screw马来人”惹来满身蚁,最终以退党来“救党”,不要让党承受太大的舆论压力,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以退为进”,继续为行动党服务。

在此之前,丘光耀喜爱以“我是行动党普通党员,发表言论是个人意见”为自己在政治演讲“出口成脏”辩护。在第13届全国大选前,丘光耀是行动党文宣组的组长,后来因为口舌招尤而“降级”为普通党员,但实际上还在该党的宣传扮演要角。最近,他通过优管大发厥词为林吉祥捧大脚,声称林吉祥利用马哈迪,达到“骑马(哈迪)杀鸡(纳吉)”的目标。


“粗口专家”符合 行动党宣传需要

丘光耀堂堂一个历史系博士,成为行动党“粗口专家”,乃行动党政治宣传的需要,以争取华社中下层,特别是那些受中文教育者的支持。他的角色,就是以最粗俗(讲好听一些是通俗)、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方式,引起听众的“共鸣”。


这种方式,不以理性、事实为根据,而是纯粹的“为达宣传目的,不择手段”。不只演讲如此,他在社交媒体,也通过诸如造图、耸人听闻的宣传标题等,尽其扭曲事实、断章起义的能事。他的作业方式广受许多华人的支持,即使行动党党内有一些有识之士不认同他的做法,但是该党领导层对他是“宠爱有加”。当然,行动党是非常现实的,一旦这种做法的市场效应消减了,丘光耀在行动党的角色也大打折扣。


一句话,因为对林吉祥的“忠心耿耿”,丘光耀以在该党扮演“黑脸”的角色,当作是一种荣耀。这个角色,当然不是谈行动党斗争的核心价值,而是种族情绪。大谈核心价值,对广大的华社而言是曲高和寡。政党的最终目标是执政,能不能、要不要落实其“核心价值”当然是要看情况。要是出现曲高和寡的情况,当然是要降低标准,讲一些普罗大众能够“心领神会”的群众语言。其目的不是要教育群众去了解行动党的“核心价值”,而是以诸如反贪污腐败、裙带风朋党主义、种族主义等来说服华社一面倒反国阵,使行动党在大选中“战无不胜”。这才是该党发挥得淋漓尽致的“核心价值”。


((身陷弊端无法自拔))

所谓的“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行动党主导的国会反对党联盟在短短几年内非旦无法铲除它们言之凿凿的弊端,还身陷其中无法自拔,让之前毫不保留支持行动党的人,有了另外的想法。换句话说,行动党过去几年学足台湾民进党的“无赖政治”,已经不再是无往而不利,越来越多人会提出疑问。


还有,俗语有云:“学好三年,学坏三天”,行动党擅长的下三滥手法,执政党要学是轻而易举的。可是,执政党不具备反对党拥有的优势:反对党可以为反而反,天花龙凤,不需要搬出政绩。在2008年所谓的“政治海啸”后,民众仍然把行动党视为反对党,忘了它在几个州是执政党,把“反政府”理所当然的当作是“反国阵”。该党的领袖,也是有同样的心态。


要是民众可以对槟州政府的政策的好坏完全不理,行动党主导的槟州政府当然可以无往不利的把所有问题归咎于前朝政府;可是,民众不全是盲的,不会照单全收如此的烂借口。他们要的,是个有担当的政府,不是耍太极的政府。毕竟,政府的政策,肯定影响到人民—好的影响,民众一般会支持;坏的影响,民众不会保持沉默。


所以,晚近以来,以前热情支持行动党的多个非政府组织,质问行动党执政槟州,到底有何政绩可以摆上台的?这还只是执政的问题,而行动党成为一个“投机政党”才真正让许多支持者失望。这所谓的投机,就是典当本身的原则,或者是丘光耀所说的“核心价值”。


丘光耀“让马来人screw马来人”言论遭到抨击之后,《东方日报》替他开了个专栏“箴言耀传”(或许之前已有安排,但“时机未到”)。单从其栏目名字,可以看出他人虽不在行动党,但还是想要为该党出点子。“箴言”,是《旧约圣经》诗歌智慧书的第三卷,主题为:智慧的话,教导人如何行事为人,并在为人生活中建立他们的性格。“耀传”,当然是由他丘光耀本人担当“传播”的角色。


什么“核心价值”能吸引马来人?

在9月11日的一篇文章《用什么核心价值吸引马来人?》,他提到要行动党总部与《火箭报》的记者与编辑,实事求是的从马来西社会主流价值的视域来探讨行动党斗争的核心价值,那一项最能吸引马来人。


从自由、平等、世俗、团结互助、公正、转型正义、绩效谈到妇女解放、良好施政等,丘光耀自称问错了问题,他认为他应该问的是:我们的斗争应该要吸引怎样的马来人?我们的队伍需要怎么样的马来人才能真正改变马来西亚?


丘光耀左一句“我们”,右一句“我们”,暴露了他自称“无党籍”,但是还是站在“我党”讲话,推销社会民主主义,声称“长年被巫统与伊斯兰党洗脑的马来社会,和我们的社会民主所谓的‘进步’之普世价值居然有这么大的距离。”


他说:“我们若为了选举利益而蓄意自我淡化鲜明的核心价值,去迎合这股保守的马来社会,最终我们将沦为一个彻头彻尾的选举党,选胜或选败都无法改变马来西亚的命运,因为我们向大多数民族的保守势力妥协。”


对这样的问题,丘光耀有什么良策?他认为,马来社会需要由马来人自身推动一场类似中国“五四运动”的全面“新文化运动”。他说:“这股运动的核心价值,当由进步的马来人、开明的马来人、具备民族危机感的马来人、具有全球化格局的马来人、拥有现代思维的马来人,更重要的是,不愿被伊斯兰政棍和极端种族主义绑架的马来人,来共同探讨和充实之。”


有政治理想缺乏实事求是精神

总而言之,要改变马来西亚,非从某些“开明”马来人接受“社会民主主义”开始、本身改变不可。丘光耀行文的思路,一如既往存在着宛如传教士的热诚,有政治理想与美景,却没有自我标榜“实事求是”的精神,试图忽悠华社。


事实是:华人也有一股保守力量
,和行动党所谓的社会民主主义的“进步”之普世价值仍然有很大的距离。一句话,谁能够认同支持行动党的人就是拥抱社会民主主义的所谓“进步”?在上届大选因为受到“选党不选人”蛊惑的华裔选民,支持伊党,不就等于支持马来人保守势力吗?不就等于支持伊党所坚持要落实的伊刑法吗?行动党那时候不是大力促销伊党吗?伊党代表的是一股保守势力,不是大家今天才知道的事。


另外一个事实是,行动党标签的“开明马来人”,在马来人社会的影响力是微乎其微。例如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在上届大选败北,在伊党选举寻求蝉联署理主席职输得很难看。还有离开巫统加入公正党的赛弗丁阿都拉等。


大家都知道,要是丘光耀“实事求是”,就不应该为了党派利益,也就是他所说的“选举党”的利益,大力为伊斯兰党这股保守势力涂脂抹粉;这不正是对大多数民族的保守势力妥协的活生生例子吗?而且,行动党不止一次为了选举利益向马来人保守势力妥协。


因此,民主行动党为了选举利益,已经不是个“若”的问题,而是个既成事实。除了上述例子,有眼的人都看到,行动党热情拥抱它之前标签为“种族主义者”马哈迪、慕尤丁等人的保守力量,不就是把该党的所谓“核心价值”放两边了吗?更加重要的问题是:接受了马哈迪与慕尤丁等人后,行动党之前支持的“开明马来人”已经被冷落。


“乌巴” 要靠马来人 华人无能为力

应该让华裔选民感到吃惊,甚至被玩弄的,还是丘光耀所说的:马来西亚要改变,需要“开明马来人”自身带领才有希望。过去两届大选,丘光耀扮演重要角色的行动党宣传机器,不是要华人敢敢“乌巴”吗?这样的宣传,让华裔选民真的以为靠华人的手中一票,而不是靠“开明马来人”推动一场“新文化运动”就可以换联邦政府,正面改变马来西亚。其结果是,行动党得到它所要的支持,成为国会内的第二大党;华裔的政治,却是负面的“乌巴”—把自己放逐在政治主流之外。


其实,一个民族的文化特别是政治文化,说改就改或者在短时间里改,简直是天方夜谭。丘光耀提到的“五四运动”,改造了中国人的文化了吗?不要忘记,马来社会在1970年代曾搞过“思维革新”(Revolusi mental),有什么样的成绩?


丘光耀期望马来社会里的“开明马来人”带领改变马来西亚,是公告天下华人无能为力,自求多福吧!在现阶段以及可预见
的将来,马来人的政治版图会随着马来人因为党派甚至意识形态的差异,而不是行动党夸夸其谈的“开明马来人”而有所改变—因为这些我们所知道的所谓“开明马来人”,例如马丽娜马哈迪、马大法律系副教授阿兹米沙隆、高教部前副部长赛夫丁、前法律部长再益依不拉欣等等,标榜有开明的思想,但是他们在马来社会的影响力却是很小的。更加重要的,这些人不在其位,可以天花乱坠,能让大多数马来人信服吗?


用“开明马来人”忽悠华裔选民

不管怎么样,行动党要是祭出“开明马来人”在来届大选忽悠华裔选民,并不让人感到奇怪。大家也可以预测,行动党将决定谁才是“开明马来人”,就好像它决定谁是“种族主义者”一样。所以,自出任首相以来,就积极展示开明的纳吉,行动党不承认,因此以贪污腐败的课题来攻击他(闹到最后是夸夸其谈清廉的人被控贪腐)。行动党这么做,赤裸裸的暴露了其在意的不是首相,或者有实际决策权力能够在更多程度上做出改变的人开不开明,而是纯粹是党派利益的考量。


总说一句,所谓的改变,可能是正面,更可能是负面的改变。在政治学研究领域里,有专门政治发展与衰败,讲的就是改变不是单向道。因此,把改变当作一定朝正面的方向发展,是跌入马克思(丘光耀说马克思是他的“祖师爷”)直线不科学的“历史决定论”—也就是历史的发展,会朝一个特定目标前进。换句话说,认为改变肯定会让马来西亚变得更好。也因为有这样的思维,才会有行动党“改朝换代,告别腐败”的天真想法。期望在权力场外,而不是权力场内的“开明马来人”带动改变,亦是如此。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