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华人前途不应与行动党捆绑
行动党华人
大马华人

 ·2017年4月1日

一个政党存在的最终目的是执政,至于通过什么样的手段或者途径赢得执政权,对一个政党而言是次要的问题。天下的政党都是如此,我国的民主行动党当然也不例外。行动党不是福利慈善组织,不会济贫救穷,也不会照顾病老。即使它尝试以福利慈善组织特有的形式运作,那还只是手段,不是目的。为华人“出口气”也只是手段,不是目的。


好像巫统这样声称代表马来人权益的政党,其存在的最终目的是执政;捍卫马来人的权益,也只是手段;这与我们华人—或者是行动党宣传的“马来人至上”模式的认知,有很大的落差。


此话怎么说?马来人社群不是铁板一块,而是多元的。他们之中,对政党有不同层次的要求。大家都知道的有伊斯兰党的“回教至上”,少部分马来人追求社会主义的“社会正义”。有的政党则是以其他土著利益为斗争目标而成立的,例如砂拉越的土著保守党。好像人民公正党、土著团结党以及诚信党,人民公正党即便表面上是多元,是因为支持安华个人而存在,还是以马来人为主;至于土团党及诚信党,是分别从巫统与伊党分裂出来的马来人新政党。


马来政治四分五裂 惟巫统仍然是首选

尽管因为多个政党存在,马来政治给人的印象是“四分五裂”,但我们不要忘记马来政治分裂,基本上还是以巫统及伊党为两大支柱;人民公正党会因为安华的影响力不在而逐渐式微。依此来看,要是巫统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捍卫他们比较狭隘的权益,巫统当然是马来人的首选。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意味着巫统即使被某些人(特别是行动党的华人)标签为“极端种族政党”,但是它还得面对现实,不能够毫无保留的捍卫马来族群的权益;为了国家的整体利益,同时确保政权稳固,巫统需要做出一些让步,包容其他族群的诉求与权益。


回溯历史,我们都知道巫统成立的动因,是要反对英国殖民政府的马来亚联邦(Malayan Union)计划。这计划如果落实,马来人及他们相关的权益(例如非马来人自动取得公民权)将受到威胁或不复存在。后来取代马来亚联邦的马来亚联合邦(Federation of Malaya),保障了马来人及其相关的权益,而非马来人可以有条件的成为马来亚联合邦的公民。这是巫统所做出的重要政治妥协。


另外,要是大家了解马来政治里的“恩仇录”的话,大概都会知道伊党过去数十年,抨击巫统与非马来政党不符合回教教义。该党的领导人骂巫统领袖为“异教徒”。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当然,还有一部分马来人会批评巫统向华人做出许多让步。


把马来人与巫统划成等号不符事实

当然,不是所有非马来人——也不是所有马来人,都会认同政党之间的让步(或者说协调)所得到的结果,是对他们有利的。这基本常识告诉我们,没有任何政党可以获得某个族群百分之百的支持;因此,把马来人与巫统划成等号,是不符合事实的。


即便如此,我们不要忘记的一个事实是:巫统仍然是马来人主导政党中的“老大”,可以名正言顺的自我标榜代表马来人以及相关的特征(例如马来人统治者、回教以及马来文),并且获得大多数马来人的认同。


这一点,是马来族群与华人族群最大的差别。华人不“稀罕”马华代表华人社会,主要原因是民主行动党多年来一直宣传:马华在国阵做出太多让步,让华人成为“二等公民”,处处受到歧视。一言以蔽之,根据行动党的宣传,马华不但没有捍卫华人的权益,还出卖了华人的权益。相反的,即便马来社会存在“巫统出卖马来人及穆斯林权益”的声音,但是还不至于成为主流。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即使在民联声势如日中天的时候,仍然“功亏一篑”无法冲破巫统的最后防线。这同时也解释了,在民联瓦解后,民主行动党为何首先千方百计要拉拢伊党所谓开明派的领袖成立的诚信党,尔后亲近由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主导的土著团结党(土团党),目的就是要试图分散马来人的政治力量。按行动党的如意算盘,马来社会原本就已经分散在巫统、伊党以及人民公正党,如果诚信党及土团党稍有作为,就能够更加容易扳倒巫统主导的国阵。一句话:行动党要告诉大家,特别是华人,华人团结在行动党旗下,马来社会四分五裂,华人政治“出头天”就到了。


二等三等公民不可能有参政权

很多华人不知道的一个事实是:要是马来西亚华人真的像行动党所说的是二等甚至三等公民,华人根本不可能有参政的权力。要借助华人选民手中一票来改朝换代,完全是天方夜谭。吊诡的,那些一直告诉我们是二等三等公民的人,却是以一等公民身份而被选为人民代议士的,有的还当官呢!


二等或者三等公民之说,当作是抨击政府的夸张之说,戏剧性的无的放矢的制造自我压迫感,倒是无伤大雅,但是把它当作是事实来看待,则是让人笑话。可悲可叹的,不少华人在行动党及其支持者和同情者的长期思想灌输下,自认为是二等三等公民。


因为受到这种长年累月的宣传影响,许多华人把自己的政治前途押注在民主行动党以及其他逢国阵就反的政党,最终会在政治上节节败退。


传统特色保存最好海外华人群体

实际上,我们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马来西亚华人,是传统特色(包括风俗习惯、华人社团、华文及其他方言、华校等等)保存最好,同时享有可观的政治权利以及经济影响力的海外华人群体。之所以如此,不是因为民主行动党在执政党里头“当家做主”,而是巫统主导执政党。新加坡的人口约70%是华人,华人在政治与经济上当家做主不让人感到奇怪,但相对与保存华人传统特色,新加坡是远远不如。因为在新加坡当权的受英文教育的华人,压迫受华文教育的华人。


在成为马来西亚极短的时间内,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就一直以“受到不公对待”为基调,鼓动及巩固华人对巫统主导政府的不满。民主行动党在1966年在马来西亚成立,继承了人民行动党的宣传手法,一直以涉及华人权益,特别是那些只局限在华人社会的权益(如华文小学、独中等等)的课题来抨击马华以及民政党等等。


这样的姿态,让许多华人误以为行动党真的以捍卫华人权益为其重要的斗争目标。但是大家不要忘记的是,行动党从来就没有表态如果有一天执政中央,将会比马华更加积极“捍卫华人权益”。


大家都知道,行动党说要追求“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目的。大多数华人对“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此口号,似乎都设限在“一个不分种族,大家都受到公正公平对待”的认知,但不问的这所谓公正平等,由行动党来完成,其最终结果为何?


要对这个问题有第一手的了解,我们不妨就看看该党在争取华人几乎百分之百的支持后,还是继续抨击马华与民政,并且更加努力的去讨好马来/穆斯林选民,有时候还比国阵更加积极。行动党主导的槟州政府对不同宗教信仰的拨款的“大小心”,就是其中的一些蛛丝马迹。


行动党名副其实代表华人的政党

这意味着什么?在民主社会里,政党要执政需要通过选举竞争来争取选民的支持。按行动党在过去两届大选所赢得的议席看,该党是名副其实的代表华人的政党,但是在捍卫华人权益的方面,竟然远远不如马华民政。


直到现在,行动党的领袖还是酷爱通过记者会以及文告(社交媒体与华文报章),抨击马华不做事、挑战马华在某些涉及华人权益的课题表态、要求马华领袖辞职等等,但是就是不敢以华人第一大党的身份,要巫统领袖问责。


众所周知,行动党爱把马华与民政的领袖,描绘成无才无能的领袖。既然如此,我们当然要提问的关键问题是:要是行动党领袖正如自我标榜的高人一等,为何还要继续编造各式各样的宣传,让华人继续把希望放到马华与民政“无才无能”的领袖身上呢?从一个角度来看,华人选民给了行动党的选票,真的是无谓的浪费!


行动党真正关心的,其实不是华人的权益;它关心的,是如何借华人的支持力量,一步一步的朝向执政目标挺进。可是,行动党知道在马来人为主的马来西亚,单单靠华人的支持来取得中央执政权,是完全不可能的。在此关键时刻,行动党十分迫切需要“扩大市场”—关键就是争取马来人的支持。


追权逐利衍生的问题让支持者失望

说不好听的话,行动党多年建立起来的“有原则、追求社会正义”的形象,已经被该党中央领袖近年来因为追权逐利所衍生的各种问题一步一步的破坏,让许多之前支持它的人慢慢感到灰心失望。


即便我们早就预料到行动党不是什么“华人救星”,但很多华人到现在还是坚定认为该党确实是华人的救星。华人现在迫切需要做的是:把民主行动党当作纯粹是为了争权夺利,而不是捍卫、争取华人权益的政党。换句话说,不要把华人的前途,与民主行动党捆绑在一起。我们要与行动党划清界线,要认识到行动党不等于华人,华人不等于行动党。更加重要的,支持或不支持行动党,最根本的是要该党为我们服务,而不是像现在那样我们为他们服务——也就是大选选他们,让他们拿人民的钱,却无法为我们服务,而是我们为他们的荷包、他们的党服务。


是的,我们不能停留在“行动党代表我们的心声”的旧框框。林吉祥等行动党领袖最近一两年来的举止,已经毫不含糊的告诉我们:他们最喜欢听的声音,不是那些忠诚支持者的声音,更不是广大华人的声音。


行动党不行,华人选民在来届大选有两个个选择。比较消极的选择就是在来届大选以不投票或者投废票“教训”行动党及其盟党;积极的做法当然是以投国阵来“教训”行动党及其盟党。这当然也是对首相纳吉上台以来所做出的一系列改革计划,特别是对打击贪污所作的努力的肯定。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