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人大释法适时适宜还有建设性

·2016年12月31日

在11月7日全国人大常委第十二届第24次会议通过与公布,针对香港《基本法》第104条的释法,作出了以下有关宣誓的重要确认:

第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67条第四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158条第一款的规定,所有涉及特区主要官员必须依第104条宣誓就职的,包括行政长官、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立法会议员、各级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这些官员在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规定。在作出释法时,重申这些官员都必须依法宣誓,不得有误。

第二,至于如何去完成宣誓的法定要求,人大常委对第104条所指的宣誓作出了释法:第104条既规定要拥护《基本法》与效忠特区是宣誓必须包含的法定内容,也是参选者或出任该条所列公职的法定要求和条件。换言之,释法指明宣誓者不得有其他的藉口,必须宣誓拥护《基本法》与效忠行政特区。

第三,释法也确认了第104条规定相关公职人员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具有如下含义:

(一)宣誓时该条所列公职人员就职的法定条件和必须程序,未进行合法有效宣誓或者拒绝宣誓者不得就任相应公职,不得行使相应职权和享受相应待遇;(二)宣誓必须符合法定形式和内容要求,宣誓人必须真诚、庄重地进行宣誓,必须准确、完整庄重地宣读包括“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内容的法定宣誓;(三)释法也确认了:宣誓人拒绝宣誓即丧失就任该条所列相应公职的资格,宣誓人故意宣读与法定宣誓不一致的誓言或者以任何不真诚、不庄重的方式宣誓,也属于拒绝宣誓,所作宣誓无效,宣誓人即丧失就任该条所列相应公职的资格。

第四,释法也确认了宣誓必须在法律规定的监誓人面前进行,监誓人负有确认宣誓合法进行的责任,对符合本解释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规定的宣誓应确定为有效宣誓,对不符合本解释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规定的宣誓,应确定为宣誓无效,并不得重新安排宣誓。

第五,释法最后还确认了第104条所规定的宣誓是该条所列公职人员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及其香港特别行政区所作出的法律承诺,具有法律约束力,宣誓人作虚假宣誓或者在宣誓之后从事违反宣誓行为的,依法承担法律责任。


从上述的释法要点来判断,有以下各点是值得嘉许的:


第一,释法的时机不但很适当,而且还具建设性。

说释法时机很适当,因为自10月12日立法会新会期开始的第一天,便闹出了有人把宣誓胡搞一通,令到监誓人没法为他们完成宣誓,接着立法会被搞到休会,之后又闹出可不可有第二次宣誓的问题,立法会主席认可,但有39名议员不认可,群起步出议会,搞到立法会再度开不成,更糟的是还引发了行政长官要求法定司法复核,挑战立法会主席所作可再宣誓的裁决。但你急我不急,法庭有自己的释法程序,要等司法复核夜长梦多,如果复核令行政败诉,势必要上诉到终审庭,终审再败诉的话,还要到人大去释法。如此一拖再拖,立法会也还会一闹再闹,第二次开会不成,还打伤了6个保安。如此下去,谁敢保证什么时候才能叫立法会恢复正常操作?这连串事故已然说明立法、司法和行政三个权力机构已出现无法有效管制的现象。


除此情况下,人大刚好碰上她本身的会期,听取了港区人大委员的汇报后,知道要不早点及时作出释法,香港三权还会为第104条宣誓问题纠缠不清,影响所及,首要损害是特区政府管治失去效率,更糟的是给分裂国家主权者一个错误的讯息,以为主张“港独”也可当上立法议员,如错误讯息一旦成为事实,今后的所有选举,所有区议会与立法会的运作,都会胶着在「港独」的斗争中,搞到那种田地,再叫中央出手,要付出的代价更不可想象。因此不等司法复核有结果之前,人大释法一来可给司法及时作出正确而合乎基本法的裁决,免得再搞下去搞到最后再由人大释法来推翻特区的裁决。一旦如此,那才是对特区司法权威面子下不了呢!其次是这及时释法还可免却立法会诸多争拗、废时失事,也免却立法与行政打个废时失事的官司。
这便是人大常委在这关键时刻释法是最适时最适当之举。


第二,释法集中在第104条的宣誓应有的行为、应有的责任承担,与宣誓后应有的规范。一举而精准地作出了释法,很值得赞赏。

在释法前,香港有人有诸多的担忧,有的是持专业的关心,有人却志在丑化人大释法,再三宣扬香港的司法独立会被释法剥夺。可是释法出来后,因为只对宣誓作出释法,而且集中在第104条,确认所有宪法或本港法律规定要宣誓才能就职的官员在释法涉事其中,其他不必宣誓的官员一概无涉。即使是宣誓也只释明要照足宣誓词宣读,要真诚、要庄重。同时也确指不照足誓词宣读,一旦被监誓人鉴定为违法宣誓,便告丧失相应的就职资格。一言定音,清清楚楚,不必有什么法律争拗,至于什么叫真诚?也非天马行空,以梁颂恒和游蕙祯两人在宣誓的行为,已是一目了然,把誓词恶搞,还出交叉手指,口出「支那」,还用英文粗口骂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些行为已是十足冒犯、粗鲁,那还有真诚与庄重可言?


由此可见,释法是针对时弊而发,不是无中生有,目的是要杜绝今后重犯,何曰不宜?事实上,在释法中连「港独」也不着墨,只针对拥护基本法与效忠特区再行确认,因为原有第104条文中所指的拥护与效忠,已完全排除分裂香港主权的任何可能的企图,只是主张「港独」之辈明知《基本法》所不容,明知故犯而已。


总之,释法已做到了完善香港的司法制度《基本法》本身原本就属于香港法制体系的更高层次,释法有助于特区法治有序运作,是建设性之举,绝非破坏特区法治权威,否则搞到香港三权对法律莫衷一是,无法取得共识,整天为着法治而闹到鸡犬不宁,何来司法权威可言!只要大家客观对待《基本法》是特区法律的共同体,对人大常委释法也就会释然于怀了。何况人大常委是最终的《基本法》释法机关,权力的安排如此,全球皆然,都会有一个最高的释法机关,不存在接受与否的选择!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