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港独从何说起?!


·2016年4月30


作为一个学术研究的工作者,任何人提出什么主张或思想,都会习惯性地加以研究,看看其可行性如何,或者只是妙想遐思。


香港青年组党搞“港独”


近期看到一众青年党,纷纷提出组党追求港独的主张。为了这议题或主张,想来想去,看前看后,始终看不到这主张可行性何在?!说其思想么?什么近代各家各派的思想都替这帮青年党想过了,都找不到其思想渊源。说他们是“自由主义”的思想学派么?如果因此来区别香港的核心价值属“自由主义”思想,和中国的“共产主义”思想不同,因此得出的结论是非要独立建国不可,否则香港的“自由主义”思想会被“共产主义”思想窒息掉。这种想法其实是告诉大家,只有香港独立建国,否则香港有人信奉的“自由主义”思想肯定完蛋。

首先必须指出的是,思想的功能在教人如何思考问题、解决问题。就这点来看,英国自1842年占有香港以来,在此儒家思想的中国人社会,从没想过在香港建立一个自由主义的国家,但也没忘记在港九新界一步一脚印去推行其一套自由主义的思想生活方式,例如将土地变成商品自由交易、推行其自由主义教育(Liberal Education),更全面推行市场经济,司法制度也以个人主义为宗旨。


总之,英国在此统治一个半世纪,从来只当香港为殖民地,也不因为是殖民地而推行自由主义的思想方式,因为英国深知:思想是为人服务,不是人为思想服务,只有人去改进思想,人不是思想的奴隶,人是思想的主人。正因为如此,所以英国从没想到要在占领的中国地方来建立一个“自由主义”思想的独立国。


即使是在战后的1946年开始,英国已准备放弃世界各地的殖民地,让它们独立建国,可是当时的香港行政会开会时,有人提到可否让香港独立建国,英伦早已授意港督要打消这念头。因为考虑到占整个港九新界九成多的土地的新界是从中国租借来的。一旦1997年租约到期把新界还给中国,港九地方太小,根本不可能自己独立建国,更何况中国从来就不承认三个条约的合法性。以中国之大对港九之小,除非取得中国同意,否则根本不可行,也犯不着。


英国从没想让香港独 立


由此可见,一个世界最强大的帝国,而且还是“自由主义”思想的发源地,也没想过要为思想的问题为香港建国。反而懂得退而求其次,用香港的自由主义思想生活方式对中国作示范的作用,这个示范对中国近代不少知识分子,还有过不少启发。像梁启超便因香港而到英国去探讨君主立宪制,还写过相当深入探讨英国议会制度的文章。又像孙中山先生也在香港大学前身香港西医书院念过书,后来也涉足英国,卢梭的“社会契约说”对他的“三民主义思想”也有启蒙的作用。


更重要的是,邓小平自己是长期参与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思想斗争的过来人,反而对思想的矛盾看到可有建设性的一面。他在收回香港主权的课题上所以想到采用“一国两制”,而且明言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还处在初级阶段,要保留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好给中国借鉴,从中吸收其优点。他甚至鼓励港人做好资本主义的本分,和中国的社会主义竞赛。看,邓小平的思想多么开明,否则,如果邓小平也如青年党一众那么思想狭隘,中国收回主权时早就用共产主义来收拾香港的资本主义了。让本港共产党合法化更不在话下。一众青年党应该好好想一想,为什么港共97主权回归后仍然没容许参政?为什么?不想引起思想斗争也!


从历史角度看港独问题


除了从思想的角度去探讨港独外,其次还可用历史的角度去看港独的可行性问题。


类似一众青年党的港独主张,在中国早在战国时代便有过七国分裂中国的历史。在此之前,中国在夏商周三朝有过文明统一的时代。可是七国战乱也维持不了多久,最后被秦国消灭其他六国,实行一统中国的许多政治经济社会改革,尤其是废除井田制,实行小农制度,对中国历代影响深远。


秦被汉推翻,但汉朝却继承秦统一中国的制度,有过西汉强大的版图,而且还与中东有很频密的文明接触,现在中国再推动“丝绸之路”便是继承汉代及更早前有过的历史经验。汉之后有南北朝再度分裂中国,但被唐朝建立一个版图更大的中国一统局面,唐末有过内乱,很快又被宋统一。元灭宋后,中国的统一版图更是空前未见。但元好征战,才不过八十年便被明朝取代。明之后被清朝取代,整个中国历史都在不断做着统一周边族群的基业。南北朝的混乱主要是北方遼蒙介入还在整合过程中。据陈寅恪的研究,到了唐代,这个政府已非纯汉系统,到了元与清更由蒙古与满洲两大族群入主中原。


明太祖曾立“帝皇庙”,里头供奉着过去历代的统一第一位皇帝的神位。到清朝雍正皇帝更将其扩大包容了每个朝代的所有皇帝以及被封为王的属国的国王。雍正这么做的目的是将中国一统的概念更有包容性,将周边附属的王国不作分裂论,把中国一统天下的政治架构扩大了。


从帝王庙将历朝国王供奉在一个庙的做法,可见中国改朝换代的政治思想是同出一个道统,即改朝不换国,政权改了,但人民与土地仍然在一统的政府管治。表面看去,史上好似有过分裂国家的历史。实际上,分裂过后的统一,无论是族群与领土,都更大更多元了!


中国统一历程坚定


中国的统一历程既然如此坚定,即使面临到近代八国联军尝试瓜分中国,並企图用扶持军阀割据中国来为他们瓜分创造条件,而军阀割据也確陷中国于内乱兵燹中。日本更恢复“满洲国”企图分裂中国,以遂其吞併中国的野心。之前在甲午战争也将台湾据为其殖民地。在其计划中,拿下台湾还想顺势拿掉福建。而英国除了在中国沿海搞租界的办法拿下香港、上海、天津、更由长江深入武汉与重庆等作为其开发商港的租界地之外,更借印度的“麦马洪线”去划中印边界,企图用扩大其印度版图入侵西藏。而俄国方面也在新疆搞独立分化中国的计划。可是所有这些列强对分裂中国的企图,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中国终又还原其一统的局面。台湾回归中国也不例外。


尽管在国民政府因内战而退守台湾,造成两岸分裂的情况,可是两岸政府在国民党与共产党手中,都认同一个中国,主张台独的民进党能不能将台湾主权从中国分裂出去,从历史角度去看,台湾过去有过荷兰与日本占领,都仍然要回归到中国。那怕现在有美国在阻梗两岸统一,过去有欧美俄日好几个列强压住中国来瓜分,依然无济于事。现在单靠一个美国,即使再加上日本,对比于中国今天不再积弱,而是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再加上美日与中国已形成经济互惠的格局,料美日也不会失去理性而不顾自身利益甘为台湾冒险的。由此推论,台湾两岸统一是早慢的事。

    
从历史的角度让人看到中国的统一是经过千錘百炼而打造出来的。过去欧美日列强已知难而退。小小一个香港,由一批年少未更事的青年组党要求香港主权独立,确是天真得那个!


地缘政治:香港无法自外于大陆

如果再用地缘政治来看,那怕是英国管治时代,无论人流物流,规划外或规划内,战乱不战乱,香港都无法自外于大陆而独善其身。


从人流来看,久远的不讲,单从战后1945年算起,香港由二十五万人跳升到1949年的二百五十万。联合国难民公署曾派人来了解难民的情况,结果正式调查后,发觉大陆来港的百多万来客不是难民,因为难民的资格要人离开其国家领土主权后到了第二国才算合格难民。因为新界是租借地,主权仍属中国。来港的中国人那怕是逃避战乱,也不属难民。联合国无能为力,迫得港英政府阻止不了大陆来客,只好就地处理,为他们找出路。


1962年当中国饥荒,中国开放边防,短短不过六个星期便有饥民23万多湧入香港。美国总统肯尼迪想插手,港英政府不欢迎,怕与中国关系搞坏。港府只好扩大观塘工业区,就地消化失业问题。总之自1945年以来,直到1981年,每年偷渡来港的约六万人,单程证来的也有六万人。


1979年至1980年一年半时间,大陆来港的多达三十七万,多数是以前由东南亚回国的海外华人。他们申请回东南亚原居地不果而滞留下来。再加上1975年至1980年代,因为越战而触发数以百万的难民潮投奔南中国海,东南亚各国没法收容他们,转而湧来香港,经过香港难民营转介到欧美各国的,不下五十万人。


由此可见单从难民与非难民湧来香港的问题,便可见香港的地缘政治和中国内陆与东南亚的印支半岛,都早已形成命运共同体,想用港独来与大陆的人、事、物隔绝,完全是不实际的想法。


除了责任与人道主义承担之外,香港与其周边地区的地缘政治也有利好的关系。例如泰国在八十年代前不断有政变,印尼在此同期也因为政治动乱,因而两地的钱财把香港当成他们的避难所,也因此充实了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今后又有“一带一路”与“亚投行”的商机,香港与东南亚的地缘政治关系,正好派上用场,扮演一个中介角色,还是求之不得的机遇呢!可见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港独也太违反地缘与政缘了!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