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特朗普开打中国贸易战挨不过一年

·2017年1月28日

——请参考《一年不买中国货》(A Year Without “Made in China”)一书——


美国反对“中国制造”出于情绪的行为反射,不是始自特朗普,现在由特朗普发动也不是政界头一遭。早在1980年代中国开始改革开放后,华盛顿政圈便已分成两派,一派主张把中国列入“最优惠国”(Most Favoured Nation,MFN)的经贸待遇,一派反对。


双方在国会你来我往,每年都会在国会参众两院为MFN闹得脸红耳赤,但最后仍是年年辩论年年维持了对中国采行MFN,给中国入口从完全封杀改为有限度的开放,对于有利中国发展战略技术的产业仍旧全面封杀,公开立法严禁。这样的产品多不胜数,有不知情的商人(例如来自中国大陆的商人)采购这些违禁品是要运去中国的,便马上连人带货被扣查,货被充公不在话下,人还会被当成“中国特务”来审查。最初中国刚开放,到美做生意的散户不察而被扣查的每年有好几千宗。


“最优惠国待遇”是优惠美国

由此可见政圈反对中国贸易的,从1949年到1979年是封杀期,之后的贸易仍选择性地放行,所谓“最优国待遇”其实是“最惩罚待遇”,即使是开放的商品,与其说“优惠中国”,不如说是“优惠美国”来得更贴切!因为开放的商品多是在美国不能立足,生产成本过高,没法维持,只好用转移生产地的办法跑去外国,先是到“四条小龙”的新加坡、台湾、香港与韩国去利用其工资低等条件来削低生产成本,制成产品后运回美国市场。


1979年中国开放后,美商发现中国大陆的生产成本更低,便由“四小龙”转移到大陆去生产,小龙四地的本土厂家也顺势往大陆去,继续以美国为市场与美商合作。以中国人口之多,市场之大,很快便把“四小龙”,甚至日本和美国都作为生产方式整合起来。


到今天所见,中国市场不但在生产方式促进了“四小龙”由劳工密集的制造业转型到技术型工业,同时也在市场上起了很大变化。中国今天不再是为外需市场而生产,也还是为内需市场而生产。如果说九十年代“四小龙”和中国救活了美国劳工密集的工业,九十年代后,中国也救活了美国消费市场。


“叶公好龙”害怕“巨龙”中国

说到美国市场的问题,本文要特别提醒读者的是:因为中国生产能量与市场消费能量之大,绝不是“四小龙”、拉丁美洲或其他地方产能与消费能量的双能力可以比拟。例如“四小龙”人口相对之少,对美国来说,也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即使加入了日本,对美国也还是“无动于衷”,一旦中国的生产与市场的能量(Capacity)发展起来,美国这一下可不是“无动于衷”,而是开始陷入“叶公好龙”的惊慌失措了。


今次特朗普与其重用的反华智囊,口口声声说中国害惨了美国。正好说明了当年唯恐中国不搞好经济便要搞大革命,源于怕中国搞反资本主义的革命,便想用经济来“和平演变”中国,不料看到中国今天用不到四十年时间便成功打造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很快便要变成超越美国的第一大。


这一下华盛顿有一批“狂妄自大”的政客,便好像“叶公”那样,喜好龙的程度不能自抑,日想夜想之余,家里装饰都是龙的形象,他的真诚终于感动了天上的龙现身到他面前,却不料“叶公”见到了真龙,刹那间已被吓得昏倒过去。美国有政客恨中国不成龙,一旦见到了中国这条龙不像四小龙那么“小儿科”,原来是一条巨龙,也就像“叶公”那样吓得魂不附体了。


沃尔玛在中国的生意额超越美国

好在对中美经贸关系持正面看法的人在政界不少,财经界更多,总体来观察主流民意还属正面看待的,否则就不会出现一般消费品企业争先恐后到中国落户的现象。


就以最有代表性的消费品企业的沃尔玛超级市场来说,不但从中国进口占该公司不下七成的商品,同时也到中国去开店,才不过二十年,在中国的沃尔玛所佔有的生意额已超过美国本土,而且还不断增长,类似这样的消费企业落户到中国的,已发生在所有跨国公司身上,像麦当劳、肯德基、星巴克等等,汽车工业像“通用汽车”在美国原产地底特律已告没落,还得到中国去救命。


佔世界首位的IT工业“苹果”,也在“中国制造”才能打造生产与市场的优势,航空业像波音公司不能到中国制造,却不能不靠中国市场去维持增长。由此可见尽管华盛顿有政客视中国为威胁,但美企却视中国为生机。


代表反华保守势力的特朗普上台后,能否扭转中国热的趋势?尽管美国大企业传统上有听政府指挥的惯例,这传统的由来是建基在美国市场无可被取代的优势,市场稳定与市场大无人能及。一旦在国外能找到同样的优势,美企能否再听政府的指挥?将是一大考验。要考验政府与企业谁有更大的发言权,取决于谁更能左右市场。


表面看来,政府有政权可左右政策,像特朗普现在的心态一派可以左右企业去留的神气,给人的印象是他十足掌控了企业的去向。他以为只要他一声令下定下惩罚性入口税可高达45%,出走的企业便非要回笼不可。可是一旦考虑到外国市场比美国市场更大时,企业计算的便是回笼与否那一边的利益更大的问题了,若是美国市场能量比不上外国市场,美企回笼与否可就不会听由华盛顿指挥了,何况回笼的市场比不上笼外市场时,除了回不回笼的选择外,企业也並非没有其他的对策去应付华盛顿的。

 

在华美企把廉价商品带回美国

就以特朗普已公开要对来自中国入口商品课以重税藉此来迫使美企回笼生产,把美企带走的工作机会再带回来,一来增加就业机会,二来增加劳工收入。对美企来说,特朗普这想法是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只知道美企带走了劳工界的工作机会,却不知道美企带回美国的是更多更廉价的商品。不错,劳工收入停滞不前,失业的也不过5%左右,但对就业的95%人口却能享受到大多数日需用品价格下降的好处。


一个美国普罗大众能感受到的好处是“一元店”的小商铺已跟着中国进口增加而不断增加,今天美国大小城镇到处都可见到“一元店”,店中百分之九十九商品是“中国制造”,价格却是比大型百货公司与超级市场便宜了四、五倍,一条百尺长绳子,一元店只卖一元,在超级市场却要五元。


曾有一位美国女记者萨拉·邦焦尔尼(Sara Bongiorni),出于“爱国之心”,看到“中国制造”的产品充斥市场各行各业,而感到抗拒。愤而与丈夫和孩子开家庭会议,宣布全家要杯葛中国货,第一天上百货公司,孩子吵着要买玩具,孩子看上的却没一件不是“中国制造”,进问售货员,答案是全部都是中国货,最后走遍全城,好不容易才找到一间卖非中国货,但价格却高上十倍百倍,真吃不消。其他吃的用的全都是如此,最后坚持了一年不买中国货,家庭开支却顶不下去,只好对全家宣布对中国开禁,並写成一本书《一年不买中国货》(A Year Without “Made in China”)的惨痛经验。


让95%美国人买贵货

小市民有如此感受,同样,大企业也有同样感受,听到特朗普要胁要企业回国的讯息后,苹果公司已感到甩中国不合理,因为一个手机壳在中国制造才花4到5元,卖到全世界却是700美元。对中国课重税只有另寻制造出路,不会回美,若一概都要抽重税,被迫回美的后果是美国人再也买不到便宜货,为5%失业人口的就业问题而叫95%的去买贵货,正如《一年不买中国货》一书的作者所感受到的,在支持特朗普与支持企业全球化之间的选择,选民投票也不外乎是为自身利益着想,与其投票支持特朗普误导一时,很快民意又会回到正轨。且拭目以待。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