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中菲和解的战略价值

 
·2016年8月27日

自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上任以来,他多方作出表态:不要在黄岩岛问题上和中国开战,要用和平发展创造双赢,甚至更进一步派出前总统拉莫斯担任他的特使前来香港找他的老朋友商解有何方法可令中菲关系“破冰”。中国方面显然也很积极回应,特别派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作出非正式的、试探性的商谈。


不谈南海课题

诚如拉莫斯一再表明的,为了“破冰”,不会谈南海的问题,只谈有助关系暖和的议题。结果双方谈到了七个可以合作的事项:包括海洋生态保护、促进渔业合作、禁毒和反走私、打击犯罪和反腐败、增进旅游、鼓励贸易和投资、智库交流等。


由中菲双方一开始便派出那么资深的代表来看,可见双方都够有诚意想化解中菲当前紧绷的关系。傅莹在人大的领导地位有目共睹。拉莫斯当过总统,在菲国政治有一定的实力,他此行在港给人的印象是在他任内的良好中菲关系,让他在香港与中国结下了不少好朋友。他在马可斯时代在军中有一定的影响力,和马可斯派系与阿基诺的派系也都算是“和而不同”。


杜特尔特当选总统的票源既有马可斯派系的支持,也有拉莫斯一派祝福。由此看来,杜特尔特在这么关键的外交工作由拉莫斯去做,不但看重他的政治手腕,更知道要将中菲关系从戾气扭转为祥和,还得靠他去化解内部不同的歧见。像杜特尔特那样能促成“南北和”(北部的吕宋岛和南部的棉兰老岛一向是南辕北辙),又能在此刻促成中菲和,确是中国难得的机遇,若不及时抓住,一瞬即逝。


菲总统任期只有六年,能有六年赶快打好中菲友好的基础,不但能助长中菲友好的势力,更重要的是中菲一旦和解,接着而来能够发挥的正能量的战略价值,也是可遇而难求的。


本文且试行探讨中菲和解的战略价值的方方面面,以供中菲参考。

 

第一个重大的战略价值是将菲律宾从美国反华战略部署的一个重要据点解脱出来,也因此将美反华的“第一岛链”围堵战略打破一个出口。

 

这样做的战略价值是:(第一)中菲和解已足够说明中国在南海发展不是菲律宾的威胁。因此美国没必要喧宾夺主、借维护小国为名、维护地区和平为藉口,将菲打造成反华的军事基地。因此也缓和了中美冲突的危机;(第二)菲律宾不再是美国反华基地的战略价值是化解了中菲战祸,为两国人民避凶趋吉,善莫大焉!

 

第二个重大的战略价值是在美国的反华战略盘算中,其如意算盘是将南海渲染为火药库,极尽挑拨南海周边国家与中国为敌,而且美国还直接高姿态军事介入,到目前为止,能够拉住菲律宾和越南作为其战略钳形攻势,在南海便占有战略优势。

 

有了菲越的合作,美国便可进一步向马来西亚和汶莱施压,要两国合作归队成为四对一的多数,中国一旦面对所有南海声索国站到自己对立面,便会在国际舆论变得很被动,而美国更可将四国收编为全面包围南海的反华势力。这正是美国的战略盘算。


如果中国能借杜特尔特提供的转机,把中菲和解落实下来,美国的战略算盘便立即打不响了。一旦破解了菲越的战略钳形攻势,越南也会因为菲律宾退却而感到形孤。如果中菲能如拉莫斯所建议,在黄岩岛开发中菲渔民合作捕捞,将该岛变成养鱼捕鱼与工厂加工区,成功的示范“主权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例子。马汶两国原本就不认同菲越的对抗政策,现在也更乐得自己一向坚持要和中国和平谈判的善意得到落实,欣然效法中菲合作模式。这一来,如果越南仍不回头的话,被孤立的反而是越南,不是中国。


总之,第二重大的战略价值是借菲带头化解南海纷争,中国古训已有“化干戈为玉帛”的做法,菲律宾是中国所要的玉帛!

 

第三个重大的战略价值是化解掉国际仲裁所带来的是非困扰。

 

尽管中国不认同菲单方提出仲裁的合法性,但海牙仲裁庭接受单方提出的仲裁,对中国也有其一定的负面影响。但中国与其自行否定国际仲裁是否合理的做法,不如由菲律宾自己否定仲裁的可行性,会来得更漂亮!杜特尔特在仲裁判决出来后,以非常低调的态度去对待仲裁结果,自上任后不但不再像阿基诺政府那样上纲上线,而且三缄其口,不再去谈仲裁事件,专心去搞内政之余,还主张要和中国展开双边和谈,而且已为和谈踏出第一大步,派拉莫斯来港“破冰”。凡此种种已充分说明了杜总统很不认同阿基诺利用国际仲裁的做法。可见其国内对仲裁做法有分歧,中国何不借此分歧,提供和谈解决纠纷的筹码让杜特尔特尽显英明领袖的作为!既利己又利彼,这正是双赢的最后战略!

 

第四个重大的战略价值是中菲和解可防止东盟内部被美国借菲越来制造分裂。

 

一个分裂的东盟对东南亚共同体的发展不利,对“10+1”的中国和东盟的经贸投资与全方位发展也不利。这正是美日制约中国崛起的战略运用,如果中国不想陷入美日的战略圈套,抓住与菲律宾和解的机遇,是最佳的反制办法。


以过去六年来(自2010年开始)所看到的美菲在东盟高调主张东盟联合介入南海纠纷向中国施压的情况,中国能作出抗衡的,主要是靠柬埔寨力挺,但比起菲越,难免呈现弱势。如今争取到菲律宾和中国和解,中国在东盟的处境立刻会呈现一面倒的优势。因此,就这点来说,一旦赢得菲律宾,更可顺势争取到东盟无灾无难,这不正是中国求之不得的吗?

 

第五个重大的战略价值是中菲和解可反制日本在东海钓鱼台的战略攻势。

 

日本在东海利用钓鱼台主权之争,加强其结合美国一道反华的战略。更叫中国难以忍受的是,日本还高调声援菲越和中国争夺南海岛屿主权。日本这样做的目的,无非要借此发动国际舆论指中国侵占他国领土主权,藉此渲染“中国威胁论”。若菲律宾和中国和解成功以共同开发取代抗争,日本的反华宣传立刻原形毕露,自爆其钓鱼台之丑外,也会给中国带来更多的国际筹码,反制日本的东海攻势。安倍联美反华,借美国重建军事大国四出干预他国内政的野心,也会受到其国内反战的压力!


有了以上五大战略的好处,中菲和解当是当前中国外交所要的重大突破。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