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马中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内涵探讨系列之三

·2016年11月26日

本系列文章共有三篇,第一篇说的是充分发挥马来西亚所处的地缘政治优势,可为中马充实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第二篇探讨的是充分发挥马来西亚回教的人事网络优势,可为中国倡建的「一带一路」把回教世界14亿人口的发展带动起来,这是过去欧洲文明失败的地方,中马有机会证明回儒文明可创造双赢的全面伙伴关系。这地缘政治与回儒合作两大发展方向可为中马全面伙伴关系的内含打下扎实的基础。接下来本文要探讨的第三个发展方向是充分打造中马企业环境共同体,这个发展目标很重要,兹讨论如下。


首先要指出的是,由西方企业主导下建立起来的企业关系是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企业的国家归属是没法打破的惯例。尽管如此,阿当斯密的经贸立论点认为经贸只有造福人类,不是折福人类,会带来双赢,不是零和游戏。


可是打从欧洲殖民地主义盛行的几百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的今天,尽管经贸全球化之诉求不绝于耳,可是经贸的负面发展有过各国建立「关税壁垒」,有过1929年的「经济大萧条」,有过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有过殖民地主义,有过冷战的种种经历。说到底,国际冲突的最基本起因,正是因为国际间的贸易出现数不尽的损人利己的企业游戏规则所闯下来的大祸。


特朗普要逆转国际贸易组织

时至所谓全球化的今天,这种负面发展仍没法摆脱,连美国自己也开始改革所谓的经贸全球化的规则。美国2016年的总统大选,特朗普的最重要选举政纲便是要逆转国际经贸组织。他对美国自己提倡或主催的「北美自由贸易区」(NAFTA)与「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也深表反对,扬言当选后会重新考虑。未成事的TPP也要告退。皆因他深信把美国市场向世界自由开放,美国的劳工阶层会深受其害。不但如此,他还立下竞选诺言,要改变税务政策,将贸易入口税提升到45%,将国内的企业税由30%减为10%,目的就是要迫使美国跨国企业回巢,以终止企业将工作机会带走。特朗普的竞选政纲大大受到劳工界的支持而当选,以他的强悍个性与亢奋许下诺言来判断,他是会言出必行的。

美国出现对跨国企业如此负面的评价,乍听起来,好像美国是唯一的受害者,可是事实上是由西方经贸实践起来的制度,因为经贸建基在「自由市场,自由竞争」的大原则,实践的结果却出现国与国之间的企业,与企业与企业之间的恶性竞争。失序的竞争,失控的生产过剩以至滞销。在1914年出现世界大战,1929年出现国际市场全面崩毁的「经济大萧条」,前者因为「关税壁垒」的冲突而引爆,后者因为企业竞争失控而爆发市场全面崩毁。


西方经贸理论是“零和游戏”

可是世界经贸所造的孽,并不因这两大世界失序而有所觉醒与有所改善。2008年所发生的「金融海啸」正好说明了由西方开创出来的经贸理论与其实践,因为建基在「零和游戏」(损人利己)的规则,结果是全都是输家。2008年的「金融海啸」起因的爆发点是因为美国的房产信贷可一按再按,导致一间房屋可以按揭三次,等于置业者向银行借到第一笔贷款而拥有房子后,再用房产拿去向银行作出第二次贷款,取得贷款后便拿去作奢侈消费,无节制的消费很快便把贷款用罄,于是再伺机向银行要更多的信贷,而银行也把房产多次按揭当成是金融管理的技巧,可惜一间房产的价值作出要两倍或三倍价钱借出,通过信贷者将钱消费在市场上,无形中便把市场的消费能力扩大到两或三倍。这个做法也证明了为什么美国的人口才不过是世界人口的5%,但其消费能力却能将美国消费市场提高到六成的世界消费市场。


美国垮倒全球经济受害

2008年美国金融全面崩溃,起因是由房子信贷将「金融泡沫化」(信贷是虚拟的数字,不是实在的数字)触破,此一刻,美国肯定是完了,可是美国一旦全面垮倒,等于美国所承受的世界六成的市场能力也跟着完蛋。美国一倒,全球跟着垮倒,会像「海啸」那样冲向全球,受害的不只是美国,全球经济与金融也会受害。处此情况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解冻也只好穿上更多的衣服,办法是印刷更多美钞,在所谓「货币宽松」办法下,全球各主要经济大国也只好接受美国这么做,还不敢因此把美国打成「信用负值」呢!因为美国“大到不能倒”,只要大家接受其无限印钞,不断买美国国债以支撑其国家信贷能力,世界也就暂时渡过灾难。至于解决灾难便非得改造西方开创的经贸理论与其实践不可。


这次美国大选特朗普没看到的,还以为是世界亏欠了美国,实则是过分消费过份借贷害惨了美国人。可是实情却是美国人无限借钱消费的金钱来源又何尝不是世界提供的(美国通过国债信贷,单是中日两国购置美国国债已超过2兆美元,美国全国负债已超过60兆美元。想到60兆美元的债务水坝,便叫人害怕,一旦水坝决堤,全球有难矣)。世界各国借钱给美国人奢侈消费,对世界也是不公平的!


有28亿人口的回儒市场

面对世界过去好几百年经贸失序的情况,中马如果能充分发挥全球回儒28亿人口经贸市场,不要重蹈自由市场与自由竞争零和游戏的覆辙。如果改由企业合作营造经贸共同体的方向发展,28亿人口的市场,涵盖亚洲、中东与非洲三大区域的丰富天然与人力资源,即使未能改变世界由来已久的经贸体制,起码可以将28亿人口摆脱市场恶性竞争的困境。尤其是回教人口经过好几百年西方殖民地统治,资源被掠夺,经济落后,市场自主性被挫,即使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独立建国以来,仍是找不到新的国际贸易的机制和新的发展机遇,半个世纪过着经济低迷的日子。


如果中马能在经贸合作下手,打造你我企业共同体,建构一个新的经贸机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是合作的关系,不是零和竞争的关系,先从中马作试点,然后将成功的经验再向非洲与中东的回教国家延伸,不断总结经验,不断将企业共同体的机制完善,一旦28亿的回儒人口有了完善的企业共同体,经济发展的正能量被充分发挥出来后,相对之下,其他人口持续在恶性企业竞争的折腾下,势必闻风追随回儒共同打造出来的企业机制,从而让世界走出一个企业新天地。


大马实践企业共同体

这种企业共同体的思想与其实践,并非一个空想。早在上世纪的七十年代初,马来西亚政府为了要改变企业恶性竞争的弊病,在1969年「513事件」爆发严重的华巫种族冲突后,痛定思痛,了解到由殖民地继承下来的企业格局令到巫族企业零起步,独立建国十多年,企业仍旧控制在外资与华族手上,巫族企业既没没本钱也没经验,这样下去贫富不均势必在华巫种族之间划出一道深深的鸿沟。经过了「513」种族暴动后,国会停顿两年后,决定制定「新经济政策」以求打破企业互相竞争的现状,制定法令规定挂牌公司一律须采取华巫共同体的合作模式,即非巫族挂牌企业一律须要有最少三分之一的巫族股权与巫族董事。这个政策的目的是要栽培巫族经商的能力,同时打破种族企业的区别,打造企业不分种族的共同体,从而消除企业不必要的负面竞争,以免影响多元种族融洽相处。


经过了四十多年的「新经济政策」实践,巫族占有的挂牌公司股权已达四成有余,在1957年独立时,只占2%左右,证明「新经济政策」已成功打破企业的种族分水岭,也成功栽培了大量巫族企业家,也证明华人企业家与巫族企业家已成功实践企业共同体的概念。

在这次马首相纳吉访问北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谈,得出的共识是要发展中马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而且还带了一个号称「深化合作,共创良机」的访问团,随团人员有173名大马华商,100名巫商,9名部长,3位州行政首长,30名政府高官参与。所达成的中马投资合作项目有14项之多。总投资额1,430亿令吉。所参与的中国的巨头企业包括:中国机械出口公司、联合钢铁、中国水利电建设集团公司、科通集团、Longi公司、阿里巴巴网络公司、中冶海外公司、无锡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中国铁路工程公司、中国交通建设公司。这些企业登陆后所采取的经营方式,有的是在马寻找企业合作伙伴,例如: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和大马铁道公司(MRL)签订合约工程设计采购与建筑合作,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与大马的伊斯干达海滨控股合作发展大马城,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与大马东海岸经济特区加强贸易投资与国际产能合作。


中马国与国“企业共同体”

由这一波的中马经贸投资采用双方合伙经营的模式来观察,已出现本文所强调的“企业共同体”的苗头。过去,「新经济政策」所打造的企业共同体只属国内华巫种族之间的合作,现在所见到的中马最大宗的经贸投资合作则标志着国家之间的企业共同体。可预见到的,这种合作模式因为有了「新经济政策」的土壤,共同体企业将会在适合的土壤中不断茁壮,当可预期。更何况中马合作已在基建方面、金融方面、与城市发展、工业园方面、房地产发展方面,打出了一个宏愿的格局。其中基建项目引人注目的有「东海岸铁路」,由巴生港口接巴生河流域通往东海岸的道北,沿途衔接八个城镇,全长700公里。其重大意义是由印度洋沿岸的货运不必经过新加坡,可由巴生港口改由铁道运输直达东海岸的关丹,不但省了路程,更有利的是避开马六甲海峡靠近新加坡的最狭窄的海床而减少海难风险。可预见到的是,当「一带一路」发展下去将会有更多更频密的海运通过马六甲海峡。能否负荷?将是个问题。这条700公里的铁道运输势将为中马物流开展了一个很大的商机。


推动“东部东盟成长区”

除此之外,纳吉访华之行,还为「东部东盟成长区域」争取了突破。这计划早在20年前已被提出,但由于马菲出现沙巴主权的争议与苏禄叛军对沙巴安全的骚扰,两国无法合作推动这成长计划。今次经菲总统杜特尔特国访来打破中菲僵局,并取得中国三百多亿美元的经贸投资协议,南海争议也告搁置。接着纳吉在访华后又接待杜特尔特到访,双方取得信任与共识,马方恢复「东部东盟成长区」的大计,将印尼的加里曼丹与苏拉威西、汶莱等纳入合作,并邀同中国加入合作推动大计,马上答应到菲南投资棕油业以及公路等基建投资,中国也会在基建与工业介入。


中马经济合作前途无量

在此同时,中马合作在沙巴州油气管道建设的项目也启动。这些合作,不但将中国企业登陆,还融入当地,因为与本土企业结伴共营,又是非一般的外来投资设厂,来料加工,出口导向,做客身份的参与,而是植根在基础建设、城镇发展、金融建设、人力与物力资源开发,像大马城,物流客流铁路,成长区开发,油气管道建设,碧桂园「森林城市」等都属安家落户,世代相承,不再是过客心态,与西方那套殖民地经济,截然不同。长此下去,中马企业共同体将会不断壮大,遍地开花。


像今次的纳吉带回家的一波企业,还会有第二波,第三波,企业种类也会不断多元化。像「多媒体走廊」资讯科技园,棕油的下游工业园产品开发、森林资源的研发、消费商品开发、橡胶下游产品研发、清真食品开发、能源开发、旅游业发展等等。因为马来西亚的营商环境和中国有互补的作用,例如法律制度源于普通话,与全球普通话市场有便捷的通联关系,是东盟成员有连接东盟市场的优势,政治安定是世界发展中国家少见,高度经济多样化,强大创造业基础,积极进取与开放的政府政策,所有这些优势条件都能提供中马企业共生共荣的生态环境。


总之,朝企业共同体方向发展,中马合作推动一带一路前途无量。

 

   系列一  •  系列  •   系列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