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中国在马来西亚的投资风险评估

·2017年2月25

中国在马来西亚的投资在“一带一路”的战略部署中,关联的投资项目计有:马六甲的“皇京港城”;横贯马来半岛由巴生港口经吉隆坡等四个城镇到关丹,再由此沿东海岸北上丁加奴以迄吉兰丹的700公里铁路;位于吉隆坡的世界第二大“地下城”;关丹的“中国工业园”;位于柔佛的“森林城市”;还有中国公司很有可能中标的新加坡——吉隆坡高铁。


这几项投资结构起来正合乎“一带一路”的构思:由兴建基础建设带动城镇、工业与服务业市场的发展,然后再藉此全面提升社会、经济、金融、教育全面现代化,从而助长政府行政管理,实现国家安定繁荣。中马这几项投资合作具备了基础建设、城镇发展、工业与服务业建设等,可说已将马来西亚列入典型的“一带一路”样板。


反对党指纳吉 “出卖国家领土主权”

可是这套发展计划最近被国内反动党联盟的“希望联盟”(简称“希盟”)展开宣传攻击,指纳吉首相领导的“国阵”政府“出卖”“国家领土主权”给中国,还特别针对“碧桂园”与柔佛苏丹合作的“森林城市”发展计划,说这项计划将会从中国带入七十万中国人在此城市定居,在新加坡的旁边建立另一个“中国”。此言首由慕尤丁(前副首相,现已退出巫统,和前首相马哈迪合组一个党“土著团结党”)发炮,接着马哈迪撰文直杠上柔佛苏丹,指他参与这“森林城市”是继其祖先同意让出新加坡给英国之后第二次再让出柔佛土地给中国。新加坡已是独立主权国,“森林城市”也会继其后尘建立另一个主权国。


柔佛苏丹殿下闻言后,与其州政府也立即反驳,力陈马、慕之非,指出“森林城市”既非专为中国人而建,即使开放给中国人来置业,也不可能全卖给中国人,中国人置业并非移民,我国更没提供机会让他们归化为公民,七十万人之说纯粹造谣。


纳吉讥马哈迪是 “U转大师”

纳吉首相也在第一时间反驳马哈迪说:中国公司来马投资和其他国家的投资没分别,也和当年马哈迪与慕尤丁掌政时的国阵招商引资的政策无异。指出两人在朝在野言行不一致,更讥马哈迪是“U转大师”。


尽管马哈迪在随后的辩驳中说自己没针对中国,但也不讳言一旦反对党阵线“希盟”在下届大选上台执政(据传在今年秋或明年初会有换届大选,现全国已开始为大选热身),会重新考虑中国投资的基础建设等投资项目。


现任政府也不示弱,反驳之余也倡议了“TN50”计划,要在2050年将马来西亚建成发达国家。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外来投资都有助于实现这大计。纳吉以中东的“杜拜”为蓝本,指“杜拜”之所以成功打造为中东的世界级大都会,正是集合了世界各地的投资并提供世界大型活动的中心而有今天的成就,也正是因为面对反对党的攻击,让纳吉政府有机会将自己发展的构思清楚向国人与世界交代。


笔者适逢过年节之便,在马亲见朝野为中国投资的问题展开攻防战,也因此亲临柔佛了解中国公司在“大柔佛计划”下的投资项目,除了争议中的“森林城市”之外,还有富力公司在新柔长堤马来西亚一端的海关两边的大型多功能建设项目,和高铁客运大楼等,全部项目落成后号称要使柔佛的发展追上新加坡。在硬件发展来说,无论规模与生活素质,集合了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与中国的人力与物力资源,这雄心实不为过。


然则中国在马的“一带一路”发展配套会不会有变卦而被全面叫停呢?参考“一带一路”在其他国家受到的阻力经验来评断,其中一个面对到风险是受到当地政权转换从而出现发展政策大逆转,立即叫停发展项目,像缅甸便是例子。


国阵团结各大种族的政策不变

如果用政权转换的例子来评断,马来西亚自1957年独立建国以来已历经六十年,由各种族结合起来建立政党联盟的“国阵”,虽曾受到反对党的竞争或“国阵”内部的争议,又或是主导“国阵”联合政府的巫统内部分裂,却是始终让“国阵”成功保住政权。建国以来的“国阵”重大治国政策也都能够延续不变,其中团结华、巫、印、达雅、与卡达山等各大种族的重大政策维持不变,更是“国阵”掌政不倒的关键。

当前由马哈迪主导的“反对党联盟”来势汹汹,大有扳倒“国阵”的架势。可是马氏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选择离间巫统,以为用他的威望可以拉走巫统党员与其马来群众基础,这想法过去也有巫统领袖尝试过,像巫统建党要角拿督翁、吉兰丹州王子拉沙里、前副首相安华等,都曾另起炉灶试图拉倒巫统,但都告失败。


马哈迪重入巫统才当上首相

马氏本身在1969年种族暴动后被巫统开除党籍后也曾有过这想法,但被林苍佑点醒而打消的念头,林氏告诉马氏只有留在巫统去夺取领导权才有可能借巫统去维护多党联盟的执政权。林氏得到这教训是他曾退出马华公会以为从中可以抽干马华的华人选民基础,继而破坏马华公会与巫统的结盟,希望巫统失去政权也会失去其巫人群众基础。


当时马氏听信了林氏劝告,在东姑下台后第二任首相敦拉萨让他重返巫统,结果他得势而当上首相,领导国阵政府二十二年。


这些马氏不是忘记了林氏当年的劝告,而是他与安华那样在党内领导层斗争失败被迫退出巫统。原副首相慕尤丁因反对纳吉被开除党籍,情况一如安华的遭遇。安华另组公正党,结合反对党的民主行动党和回教党,以为可以打倒巫统夺政权,但在2008年与2013年两次大选都无功而退。


在2016年的砂拉越州州议会大选与西马两个国会议席补选,马氏都将自己的筹码押在“希盟”身上,都不见功。据民调显示,下届大选(2017或2018)“希盟”即使接受马氏主导也是胜算甚微。

 

攻击柔佛苏丹犯了大错

马氏不但因退出巫统犯了大错,他选择“森林城市”课题攻击柔佛苏丹,同时还借来自中国的投资大事攻击政府引入华资的政策,这更是错上加错。指摘苏丹出卖领土主权给中国,既无法理根据,也不符合事实。苏丹在“森林城市”是以合作发展的伙伴关系,在“森林城市”买物业的中国公民以“第二家园计划”取得居留权,这计划早在马哈迪当政时已实行,事实显示并没人因此而大批转换身份变成马国公民。


借“森林城市”来攻击苏丹卖国,政治上实属不智,因为苏丹与子民(尤其是马来人)有君臣的效忠关系,指拥有土地主权的苏丹卖国,无异说苏丹自愿当他国的臣属。即使在英殖民地时代,柔佛苏丹王国仍拥有其主权国地位,只属于英国的“保护国”,更何况来自中国的企业属纯商业行为,没炮舰没政治行为,何来占据柔佛主权?!


“希盟”对“一带一路” 在马投资不造成风险

还有,指摘中国商人入侵容或有挑起马国华巫种族冲突的政治目的,但是1969年马氏可以成功这么做,时至今日巫人的经济地位已远非独立头二十年可比,今天马来人的国民总生产力由当初建国时的5%跃升到今天的42%,马来人因巫统而取得今天的经济地位,和华人平起平坐,而且是靠华巫经济合作而有此成就,马来人与巫统早已认识到华人经济在马是富国之本。


1972年制定的“新经济政策”正是为了借助华人经济带动巫人经济而订的,既然巫统与巫人已认识和接受了华人经济,他们对中国的经济与企业也有认识和信心,因此反对党的“希盟”不可能扳倒“国阵”之余,也对“一带一路”在马的投资不造成风险。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