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英国公投搞到天怨人怒


·2016年7月23

 

英国“623公投”是典型的一个令到天怨人怒的公投,因为公投的结果可说是又害人又不利己,简直一无是处。表面看来公投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脱欧,一是留欧,而且只有英国公民有此选择权,但公投结果为害也好为利也好,不只是英国人的事,欧盟的公民无可能置身事外全不受影响,全球的利益尤其是货币与股市投资者更无可能不受这个突如其来的公投所拖累而导致巨大损失。


英国对全球许下承诺让人相信它的市场是安全开放有法律保障的市场。可是英国政府却不顾其对世界的承诺与公信力的责任,把全世界各国在英国建立起来的投资、贸易、金融、服务等等,属于世界市场的地方,当成只有英国公民可以有权公投,要死要活,与世界无关,这是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不顾世人对其信任的不当行为。


英国这种公投的心态,可以说是不顾他人的利益受损,不顾他人的安危,只知我行我素,这种行为与其他搞乱世界的行为又有什么本质的分别?


((公投“牵一发而动全身”))

也许爱好公投的人会争辩说,公投是和平的行为,是人的人权。可是在今天全球化下,人的利益交集已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任何形式的行为,不管是用暴力,或是和平的行为,都可以对世界造成相同的毁灭性损害。


举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任何一个国家一旦爆发高度传染而又极之致命的病毒,该国政府便有责任要将病人与疫区完全与世隔绝,而且也要立即通报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WHO),而该组织也会一面派出专家去实地了解,有必要时还会下令全面封锁这个国家,其他国家也要严格遵守这个封锁令,断绝与疫国来往。


试想这些病人与疫国何曾用暴力,他们是在和平环境下染上可致全球于灾难的病毒,不是要被国际组织监管码?既然英国脱欧的公投可以对世界造成很大的危害,接下来如果欧盟应变不来,全世界发生恐慌性地弃市而逃,投资环境由英国受到破坏而蔓延到欧盟,到亚洲、到美洲,银行倒闭也会陷于高危中。


这一来,1929年的经济大萧条难保不发生。当时因为受不起破产的打击,单在华尔街金融区内便天天有人跳楼自杀,至于全世界失业而无依无靠的经济难民更不计其数。若今天全球各经济大国不好好作出挽救的措施,英国公投肯定是个全球化的大灾难,好在中国倡导的亚投行已首先作出应变计划,答应对欧洲市场作出金融支援。


但伦敦、纽约,与香港是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一个中心的货币与股市受到重挫,难保其他两个不会受挫。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中国金融已建立了港沪通,港深通也希望在七月成事,有内地两个金融市场撑住香港金融中心,希望“骨牌效应”不会发生。


((英国与欧盟都受损害))

除了市场受到公投损害外,英联合王国与欧盟也被损害,也将会接踵而来。


首先是北爱尔兰与苏格兰早已有脱英的诉求,英国既可用公投脱欧,刚好北苏两地的留欧都在百分之五十与六十以上支持。他们不要脱欧,反而要求通过公投退出英联合王国加入欧盟,当是形势所造成,看来公投最大的破坏还是英国本身彻底分裂。
对欧盟的破坏将是鼓励了其他国家的脱欧公投,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都有不少人要脱欧。给英国公投一搞,脱欧气势被推高出来一点也不奇怪。若然,欧洲又会回到过去几百年来的分崩离析、互相征战的境遇中,这才是欧洲人的梦魇。


“脱欧”是负面公投的例子

由此可见,英国的脱欧公投真是搞到天怨人怒,一向崇洋把西方公投当成是伸张人权、民主与自由的政客,如今看了这一场负面的公投例子,当是吸取教训、破除迷信公投的机会。


其实,公投可以维护人权、民主与自由的说法,在这次英国公投已被彻底破解了。


英国是自由主义的发源地,在这个主义的思想下,个人利益被当成是民主、人权、与自由的根本,为了个人利益,个人可打着民主、人权、与自由的幌子,为所欲为,可以不顾社群的利益,也因为让个人利益极度发挥,欧洲的重商主义被推得天高,经济与社会的“自由放任”也甚嚣尘上。直到闹出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与“1929年经济大萧条”,罗斯福才提出“新政”来给政府在适当的时候对经济作出适当的干预。


个人放任才略受收敛,但仍未受到控管,西方以英美的首的自由主义仍是不断向世界推展个人主义的思想,把亚洲创造东方文明的“社群主义”(Communitarianism)视同水火,到底“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与“社群主义”谁能给人类带来更大的成就与福祉?


((个人利益骑劫社群利益))

不但世界大战与经济大萧条已给了人类答案,今次的英国公投也再度证明个人主义给人类带来极大的危害,就在这次公投中,便出现了个人利益骑劫社群利益的情况。


公投给予个人投票表决的权利,算票也以个人票为准,可是个人利益或者说到尽,也不过是个人的工作与收入为其最根本的考虑,充其量还可说个人不愿看到太多难民涌入英国。可是公投并没有把社群的利益考虑在内,例如苏格兰与北爱尔兰,还有伦敦市,单是这三地的社群,已感到他们的利益已受到损害,这些社群的利益远比个人利益深而广。


就以伦敦市来说,脱欧会将它的金融地位、经贸与投资地位给摧毁掉,而伦敦市的利益却涉及整个伦敦人口的利益,从工作到繁华生活,再到整个社会发展的机会,还有财富等等。再说苏格兰与北爱尔兰两个地方的社群,他们长期受到英格兰人的文化、政治、与社会的压力,他们希望借加入欧盟来纾缓来自英格兰的种种压力。如今给一人一票的公投将他们的社群利益骑劫了!


就以个人来说,脱欧与留欧相差百分比为3.8%,脱欧人数是17、410、742,对留欧人数16、14、241,相差才不过126万多,即1741多万人将1614多万人的权利报销掉。也要把全英国6500万人的利益报销掉。这种公投是个人利益最佳的维护方法吗?是叫全民作出豪赌,不是权利维护。


其实,留欧或脱欧所面对到的问题,都可以通过政府好好管理得到解决的,有能力的政府没有问题可以难倒它,没能力便应进行改选,另请高明上台处理。公投是逃避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由此可从英欧关系是好是坏,是政府能力管制的问题,不是英伦海峡两地本身的宿命问题。可惜卡梅伦误信了公投,以为这是万应丹!哀哉!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