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治权与主权分开是港台两独的症结


·2016年4月23


国家主权要保持完整,可以是很简单,但也可以是很不简单。简单的是如果一个国家的领土与人民都全在这个国家的政府全权管治下,即这个政府的立法与行政对其国土与人民都有最高管治权。在国内无人可挑战这个政府的管治权,在国外也然。这样国家的主权便完整了。


治权与主权都由政府拥有


可是,当这个国家对其土地与人民的立法与行政权都不由这个国家的政府拥有最高无上的管治权时,即国内有分离势力在挑战这个政府,让这个政府无法对其部分人民与部分土地作出有效的立法与行政管治权,而来自国际的其他国家也在声援分离势力这部分人与其部分土地,甚至还给予外交承认,这便令到这个国家的主权无法维持完整,除非这个国家能用实际行动证明分离势力的挑战无效。要证明这点,这个国家往往会采用武力将分离势力消灭,又或是用宪法已有的规定进行“全民复决”(Referendum),复决结果,分离势力得不到多数票支持,挑战政府的作为便无效,这个国家的主权也就得到完整保持。


这两种维护国家主权的做法,都很普遍,前者的例子近年在中东国家很常见,像阿富汗,当美军把塔利班政府击垮后,为阿国成立新政府,这新政府的合法性也得到不少国家作出外交承认。可是塔利班政府被赶下台后,其军队化整为零,转到地下去打游击,令到新政府无法在全国得到有效管治,还要靠美军与其盟友驻军保护,是主权不完整的典型例子。像阿富汗的例子,在中东回教国家中越来越普遍,像利比亚、伊拉克、与叙利亚都如此。此外,用宪法去让全民复决的例子,有英联合王国的苏格兰、加拿大的魁北克。两者都曾由其人民复决,但通不过,也有可能会死灰复燃。


本文针对国家主权完整与否作出讨论,是因为注意到,自2001年的“911事件”以来,因为美国派兵直接到阿富汗与伊拉克推翻两国政府,另行扶持两国新政府。但伊阿经过近十五年的挣扎,依然没法平服反对势力,造成国家主权长期被分割。接着奥巴马当上美国总统,他变本加厉、公开用武器支援反对势力去推翻利比亚和突尼西亚的原有政府,叙利亚则叛军与政府军发生拉锯战。最后还把俄军捲入战火。


美国借南中国海主权争议打压中国


处在这种国际新形势,分裂主权以削弱敌国已成为最新的国际战略,偏是在南中国海、台湾、与香港又有主权争执与主权和治权分开的情况,因此有关主权完不完整的问题很值得吾人关注。


表面看来,南中国海主权争执的问题与港台无涉,那里主权的问题不会将港台捲入漩涡,可是南中国海主权争执的问题,海外学者,尤其是美国学术界早已展开研究;並有学者直指美国之所以高调派出军舰与轰炸机以展示其在南海的航行自由权不受任何阻难,就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目的就是借南中国海的主权问题来打压中国的崛起,怕中国崛起后会夺取美国雄霸天下第一的地位,像Bill Hayten的著作《The South China Sea:The Struggle for Power in Asia》(《南中国海与其亚洲权力斗争》)便参考数以百计的同类著作所写成,而且还参考了白宫与五角大厦的军事文件,可见南海里头的中美军事角力早已开始了好几年。


另一个著名学者Robert D. Karptan更在其研究中直指中国在南海全力以赴维护其主权,不幸而让美国感受到中国在准备把美国赶出亚洲,正如当年美国在加勒比海把西班牙赶出美洲那样。


美国阻止使马英九延迟登太平岛


美国捲入南海主权纷争既已成为事实,不但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与汶莱都已被或仍未被美国争取共同对抗中国,连整个东盟组织也已成为美国拉拢的对象。而来自台湾的讯息也报道说,去年马英九准备登上太平岛以展示其主权拥有,但遭到美国阻止,因而展延了马登岛的行程至今年1月底才落实其行。


美国之所以不愿看到马英九登岛,主要是怕台湾与大陆在南海的主权有取得共识,而马登岛的目的正是不满菲律宾在海牙国际仲裁庭申诉主权的文件中,竟指太平岛是礁石,主权也未定论。因此登岛的目的是要在岛上立碑标誌主权属我,而更令马非要拒绝美不可的是因为美国正在支持菲律宾在南沙群岛增建海军基地,让美军可直接协防菲的主权声索。美国如此站到菲的一边,无疑也在帮菲争夺太平岛了。


蔡英文会放弃太平岛?


另一个令马在退位前非要登岛宣誓主权不可的忧虑是担心蔡英文代表民进党上台执政后,很有可能会和美国合作而放弃太平岛,以换取美国支持台湾主权脱离中国而自行独立。马这担心並非空穴来风,因为蔡与民进党要台独是不争的事实。现在美国又准备由南海到东海所有和中国争夺主权的国家,像日本、越南与菲律宾,都已得到美国军事表态:要共同维护其主权,而台湾又是在美国军事维护下力阻两岸统一。处此新形势下,蔡会与美合作为台独护航,机会已大大升高,只要美国认为要削弱中国崛起有必要这么做的话。


既然南海的主权问题已波及台湾、香港是否会被波及,要寻求答案不能单从有无港人要求港独,更重要的问题是台独与港独有无给人可趁之机会。有的话,即使是港独无人也会变得有人,而且一旦被人趁机,还会不断壮大主张分裂主权的人群呢!这个授人以柄的机会就是治权与主权分开的问题。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治权与主权被分开,拥有主权的中央政府,将治权交到港人手中,中央不派出官员直接管治,即使是授权特首向中央负责管治,但其他更多的管治权包括立法、司法、财政、安全、结社、言论等自由权等等,都由“港人治港”,中央不过问。


台拥有治权,民进党推动台独


同样,台湾因为两岸分治,更是彻底到让台独主张者宣称:台湾根本就不必宣布独立,因为现在台湾所拥有的治权什么都在手上,连国防军队,国际主权邦交国也不欠奉,那还需要宣布台独吗?在国民党掌有治权的两蒋时代,因为不甘被击败,还想有朝一日会反攻大陆重掌政权。因此把原有大陆那套宪法完整移来台湾坐镇。在蒋心目中,主权与治权顶多只是暂时分开,没有主权被分割的担心。


可是自2000年主张台独的民进党的代表陈水扁当选总统,台湾政权从国民党手中被民进党取代。这一来,不但在台的国民党担心治权换手后连主权也受到了威胁,大陆方面也一样担心,而且还严厉声称一旦台湾宣布主权独立建国,必会采取武力去统一台湾,以确保中国主权完整。


虽然陈水扁在美国和北京阻力下,没宣布独立,但一旦治权落在自己手中,民进党便充分利用治权的优势,不断加强种种“去中国化”的管治政策与行政,结果在其八年的治权操作下,主张台独的人口由他上台前的8%,增加到他下台时的42%。


这次蔡英文代表民进党再度掌握到治权,国民党即使要想抵抗民进党的去中国化,也完全感到无力。反之台独的人群与组织已是遍地开花,尤其是“太阳花”学运之后,竟将两岸协议当成出卖台湾主权论。如果再经蔡8年经营,台独人口即使不是翻一番,再加两或三成的话,变成六成或七成人口要台独,一向坚持要民主自决的美国与欧洲,不是更有藉口顺手推舟让台湾独立吗?


“一国两制”下搞港独


由台湾治权与主权分开对主权分裂发生如此重大的案例来看香港。在“一国两制”下将主权与治权分开,让抗拒中国主权的持份者有一个相当大的政治空间可以搞他们的“去中国化”运动。由最近不断扩大声量的“本土化”,进而索性提出要港独,还落实到要组织港独党与纲领。这是1997年港英管治时所没有的,在最初主权回归的头十年还未见到的,现在却越来越热闹了。


而且台独与港独两班人马已毫不禁忌地要互相观摩、互相声援,再下去香港还有三十一年的治权,港独持份者也势必会参与区议会与立法院选举打入这两个治权机构、效法台湾掌握立法权甚至政权,从而掌握政权公器,以图更有效地推动港独。现拥有香港主权的中央还可指望特区政府掌握好治权,如当年期望国民党掌握好其在台的治权那样。


可是一旦港独势力从街头斗争打进议会,到时特区政府会否变成国民党那样无助?是个疑问。这个疑问的肇因,不是用人当不当的问题那么简单,更重要的问题是制度上一旦出现治权与主权分开,而两权之间又出现意识形态相左,核心价值观又矛盾,主观愿望想要主权完整,客观现实自会落实“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才是真正的答案!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