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国际政治与国际法孰重孰轻?

·2016年10月22日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近期先后访问过美国与日本,都得到隆重的接待。他也先后作出了两场公开演讲与官式声明,指出“中国应遵守南海仲裁结果”,并强调国际法应受到遵守,否则无法和平解决国际纷争。在日本受访时,据新闻报道,他说,“如果没有国际法,只剩下弱肉强食的法则,像新加坡这样的小国将无立足之地。”基于这个看法,李之美日行,和美日就南海问题达成共识,强调海洋法律秩序的重要性!


 “国际联盟”因“理想主义”失败

对于强调打造国际法来维持国际秩序,维护各国主权与国家利益受到法律保护的主张,研究美国国际关系的学术界曾作出大量研究。针对美国总统威尔逊(Wilson)倡议成立“国际联盟”(“国联”)(League of Nations)的经历,发觉他的主张(建立国际法维持国际秩序)太依赖国际组织实践国际法,未免流于“理想主义”(Idealist),在国际政治行不通。因而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正是因为“弱肉强食”)的失败后果,“国联”不宣而告瓦解。


吸收了威尔逊的失败教训,美国的政界冒出了“现实主义”(Realist),知道“尽信理想主义,不如不信”。结果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美国总统,没有一个会服膺威尔逊的“理想主义”,改行“现实主义”。美国第一个告别“国联”的罗斯福总统,便是参与了“以武制武”的“反法西斯”与“反纳粹主义”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接着在战争结束前纠集了苏联、英国与中国的世界四巨头会议。他这么做是相信国际秩序要靠强国之间的合作。为了取得列强的合作,罗斯福还特别针对“国联”进行改革,成立了联合国。


安理五强拥有“否决权”

在联合国组织内分成“安全理事会”(Security Council)与“大会”(General Assembly),前者赋予当时五强的美、苏、英、中与法拥有“否决权”(Veto Power),其他“安理会”的十来个成员由联合国成员轮流出任,五强则为永久成员。这么样的安排,是赤裸裸的“现实主义”信条下,相信只有“强权国家”取得合作,国际秩序才不致失控。


此外罗斯福还特别授权加速研发“原子弹”,相信有了这举世震撼的大杀伤力武器,才能快速打胜仗,把敌人镇压下来,才有太平日子过。结果“原子弹”被做出来了还向日本投下了两枚,把日本震慑到前后不过三天便告投降。


1948年后,眼见东欧八国一一变天改行共产主义,继续罗斯福(病逝)在位的杜鲁门总统更全力奉行“现实主义”。从欧洲、中东、以及远东建立军事“围堵政策”,把苏联与共产国家团团围堵。杜鲁门甚至警告莫斯科不准越过围堵线半步,否则第三次世界大战立即爆发。从1948年到1990年代凡五十年,美国因着要和苏联一决高下,倾力发展核子弹头的飞弹系统。据估计,单是美国所储备下来的核弹已足够杀灭五十个地球,还不计算苏联手上的核弹。双方军备竞赛就是认定不能输给对方,否则便会被其军事消灭。在学术上称这种军备为“恐怖平衡”。


小布什出兵占领阿、伊

五十年的冷战过去了,但美国并无丝毫松弛其“以武制武”的主张。2001年发生“911”恐怖袭击,把纽约两座大楼炸毁,华盛顿的五角大楼(美国国防部总部)也被攻陷了一个大角。这一下小布什总统动怒了,他不顾国际法的主权神圣不可侵犯的规定,马上挥军打垮阿富汗的政府,占有其全国,至今仍未撤军。接着也把伊拉克当成“恐怖”的“邪恶轴心”, 也挥军推翻伊拉克政府,并全面摧毁其军队,将伊拉克政府首长萨达姆当成罪犯生擒吊死。此外还发动北约挥军击垮利比亚,把其首长卡达菲就地处决。这些“反恐战争”由2001年开打,至今没丝毫迹象美国会撒手,最近还在叙利亚内战杠上俄国,更大的危机还在蓄势待发呢!


总之,冷战的“反共”与后冷战的“反恐”都是赤裸裸的军事手段,“反恐”更是把主权国家的主权神圣当成无物。主权是国际法的核心价值,如此加以糟蹋,正是美国不信奉国际法的强烈表态。


要美、日遵守海洋法不现实

由上所述,可见李显龙总理走去美国与日本寻求合作维护国际法,如果是基于一种“理想”去争取美日奉行国际法,劝人行善,无可厚非。可是抱着这个理想去要求美国和日本去维护国际法,尤其是海洋法,尤其是针对南海主权纷争的问题,是否找对了对象?很值得存疑了。因为美国除了本身不信国际法已如上述之外,连国际海洋法,美国也不认同,不给于签约奉行,叫美国去维护海洋法又如何能叫人信服?说到遵守国际仲裁的记录,全世界包括美国、英国、澳洲等等所谓“法治国家”,都有过不遵守仲裁庭裁判的纪律。

 

其次说到日本,这个国家就是破坏国际法搞垮“国联”的罪魁祸首,发动侵略中国与太平洋战争所犯下来的罪行,更是被国际法庭当成战犯宣判成为国际法先例,将战争责任再也不能躲在“主权”背后逃避罪责,东京大审判与纽伦堡大审判是国际法创下先例要国家首长承担战争罪行。法律行为很讲究信誉,一个国家或一个人一旦有犯法的纪律,便难以取信于人。因此走去要求日本打头阵维护国际法,不是合理的选择,更何况日本在东海主权纷争中,也有“冲之岛礁”填海造岛的行为。凭这一点,日本便不是合格中立无私的国家,找日本来要求中国遵守南海仲裁,又如何能叫中国不反感呢!


中国遵守国际法比美国佳

如果比较中国自参与联合国以来的记录,单是有关领土主权的纠纷,派兵侵犯他国主权,干预他国内政三项最令国际法束手的问题,中国遵守国际法远比美国为佳,比日本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就以领土主权纠纷来论,中国和俄国、越南与缅甸都有成功和谈解决的记录,与越南更有东京湾(北部湾)岛礁和谈解决纠纷,还让出岛屿予越南。至于和日本争持钓鱼台主权纠纷的问题,早在邓小平掌政的七十年代末,便已向日本表示将主权问题搁置三百年。现在搞到中日两军在东海对峙,是日本假借从日本民间买下钓鱼台正式宣告日本拥有主权而挑起争端的。


即使是南海岛屿主权纷争,早在1952《旧金山和约》生效,日本签约将日本占的南沙、中沙与东沙群岛的主权交还中国。事后是越南与菲律宾先行占据其中一些岛屿,等于不承认《旧金山和约》的规定。说到中国填海造岛,日本与越南也早有先例,要说不法,这东海南海不能只归咎中国,顶多只能说这两个海域的国际秩序(International Order)有待重整。中国不认同菲律宾将主权纠纷交予国际仲裁,不是藐视国际海洋法与国际仲裁庭,事实是中国还是国际海洋法签约国之一,中国认为不适合交予国际仲裁是因为南海主权纠纷涉及中台、越、菲、马、汶多边权益声索重叠,单由中菲同意仲裁,仲裁结果涉及其他声索国的利益又怎么办?事情不是更难缠吗?


中国与东盟签《南海各方行为宣言》

因此中国一再主张由涉及的双边纠纷先行和平谈判解决。这个主张不也是国际组织的联合国与国际法一再所愿见到的吗?说到底,在南海问题上,中国已花了十多年和东盟商讨签订《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法则,并已经正式签约执行;这不正好说明中国其实是很器重国际法的国家?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李光耀于在其剑桥修读法律时,便已和英国教授争论说:“法律与秩序”(Law & Order)主张先有法律而后有秩序是本末颠倒,应该是“秩序与法律”的提法才合乎情理。在他一生施政中,他采用强硬的政治手段去重建社会秩序,也因此采用非常态的“内部安全法”避开常态普通法,将他认为破坏治安的政治犯拘留,甚至可坐牢长达三十年之久。他的想法做法也证明了他从殖民地的社会与政治秩序完全败坏的情况下成功重建国家秩序,正是他深明“Order & Law”的常理。


在国际秩序与国际法也如此,由帝国主义的弱肉强食,到今天的全球化,要从国际“森林法”中走出一条“国际法”的康壮大道,“国联”之失败,“联合国”之举步维艰,正是因为国际组织缺乏一个国际共尊的“强权”政府。联合国连自己的军队也欠奉,又怎能由以联合国的权威去建立国际秩序?不怪美国大事建军,责怪其他国家建军是没什么意义的!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