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揭开泛民炒作民调的面纱

·2017年4月22日

自九七主权回归以来,香港作为中国行政特区,先后有四位特首经选举委员会推选出来。依法治来论,特首选举都依照《基本法》相关条文。


先由全港具有广泛代表性的重要团体选出他们的代表进入特首提名委员会,第一届是400人,全部由中央政府委任;第二届和第三届增加到800人,由选举产生;第四届和第五届1200人。候选人提名后,再由提名委员会转为选举委员会。根据《基本法》:有人参选,有人提名,竞选过程中,候选人提出他们的政纲,也会举行候选人公开辩论。


选委投票时也有一定的程序规范,例如候选人必须得票过半,否则要作两轮投票,从得票最高的两人中选出一人。又投票自愿不受贿选,不接受压力,投票不记名等等。这些都在《基本法》下进行,而且也循序渐进,不断作出改革。


最终由“一人一票”合格选民去选举

尽管每届选举都有人有话说,不满的、抗议的、不一而足,但就法治来评价,政治的事有人反对有人不满实属正常,最终能依法行事,便算得上是成功的,起码每次选举都没流产,能说不成功吗?


可是,众所周知,以泛民为主的反对派却一直坚持说:《基本法》第45条订下来的特首选举制度不是“一人一票”普选产生,又不是公开让全民自由提名候选人,因此指选举委员会是“小圈子”选举,没有民意代表性,不民主云云。这个观点与《基本法》没有根本的矛盾。


《基本法》早已明言,无论是立法会或特首选举,两个制度都有不断改善的空间,但要循序渐进,最终都要由“一人一票”合格选民去选举。


反对派:没有“公民提名”不是“真普选”

在2016年特区政府也通过民意咨询针对《基本法》第45条作出改革提议,最终因为反对派坚持没有“公民提名”便不是“真普选”,但依宪只有人大常委才有释宪权的“831释法”却指出,“只有提名委员会才有提名权”,这一释法令到2016政改方案无法接受“公民提名”,提案无法在立法会通过,因此2017特首选举无法跨前一步。


由2016特首选举政改正反双方的观点来评断,双方都认同最终要由一人一票普选,但分歧点却卡在候选人提名的问题,反对派在提名问题上有人坚持不让“公民提名”便不是“真普选”,但也有被视为反对派一边的学者公开撰文指出:就算依照第45条提名委员会提名候选人的规定,反对派並非“零机会”提名自己阵营的代表参选,实例可从梁家杰与何俊仁在上一届分别被提名当上候选人。


一旦成了候选人再行公开向370多万合格选民叫票,为什么说这算不上“真普选”?为什么连泛民提名的候选人也算不上代表“公民”?可惜这些观点在“佔中/雨伞革命”激烈政治运动下,27名泛民立法议员无法自行判断“真普选”的是非,全部捆绑一块反对政改提案。


面对到2016政改失败后,无论是政府或是以泛民为主的反对派,起码在林郑月娥任内的五年内都无法在政改上有重大的作为。林郑已在选举期间一再提到她不会在民意撕裂的问题上硬推重大改革,这包括特首政改问题。泛民既然执意要“真普选”而拒绝“8.31释宪”,除非在“公民提名”问题上有所妥协或折衷办法,否则政改无法有解困。


双方都在玩“民意”政治游戏

处此情况下,可以预见到的政局演变将是双方都会想尽办法去玩“民意”的政治游戏。过去无论在董建华任内,或是在曾荫权或梁振英任内,反对派会用“Input”去催生“Output”的思维方法,想出种种议题,无论真议题也好,假议题也无妨,总之将议题炒作出来后,便通过媒体去煲大它,然后配合群众游行示威与抗议,过程中再采用“民意调查”的方法,针对被煲大的议题拟出问卷题目,问人支不支持特首。


如此得出来的“民意调查”既然有了反对与抗议的社会“Input”(放料),得出来的民意“Output”(爆料)也就不言而喻。这样的做法,不断被重复,得出来的民调也就对特首的民意支持率一面倒地红字当头。


董建华便在连串游行示威后,为民调感到不舒服不服气,还因此杠上了港大民调中心的锺庭耀;曾荫权也不例外,被五区公投闹到满城风雨,搞到负责补选的林瑞麟也心灰意冷,辞去公职走去美国读“神学”去了,变成了典型的“看破红尘”。


接下去轮到梁振英,反对派投放在他身上的民意“Input”更是无孔不入,有缝无缝也要插上一针,连他的家人也不放过。当然最大的“Input”是79天的“佔中/雨伞革命”,再加上“旺角暴动”还祭出“港独”的旗帜,偏是警察与法官为了“捉放曹”而不咬弦,甚至立法会也发生港独藐视“宣誓”的问题而闹到行政与立法对簿公堂,还烦劳人大出来解说什么才是合法的“宣誓”。处此境遇下,梁振英的民调“Output”也就被大做文章了!


反对派用假议题压特首

再接下去是轮到林郑月娥了。她面对到的民调游戏肯定是比过去三位特首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在特首选举过程中已打响了第一炮!连串的民调已在抬曾俊华压林郑,並藉民调比不上曾而大事宣扬“选委会”的选举民意比不上民调的民意。这样的炒作不外乎在打压《基本法》规定下的选择制度。


因此林郑别无选择,不能一厢情愿,以为自己执政不搞对抗,反对派便不来对抗,中央订出来的四大条件要求特首办到,其中一条是民意支持也要照顾到,这个要求也很合理,因为《基本法》第43条已写明特首是代表中央与港人的职责所在,既要取得中央的信任与支持,也要争取港人的信任与支持。


香港民主还没到位

反对派所玩的“民意牌”,很多“Input”来自炒作“假议题”(例如“真普选”並无一个被信奉的“真”的标准,有了一人一票普选还被作为“假”普选,是个假议题,又,所谓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会有“国民教育”也是假议题)。


既然是假议题,便真不了!何必为假所困,即使不想花时间去折穿它,但却不能不在自己任内竭力去发现真议题的问题所在。对症下药之余,也要把自己所做所为当成民意的“Input”,做出来的民意“Output”便有正面可言。这样做不是为“自我感觉良好”而为之,而是以正社会视听,不要让是非颠倒横行社会。


总之,玩假议题,政府输不起;反之,玩真议题,反对派却又没有这种心思。这是香港民主没到位的现象,否则有政府又有反对派都在搜寻真议题的实在问题,香港有福气矣!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