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英国殖民地主义者无道义可言


·2016年5月21日

  
用学术的观点去看殖民地,殖民地主义者根本称不上有什么道义可言。在长达好几百年的近代西方殖民地主义横行的记录里,无论是法理的道义,或是人道主义的道义,有的只是背道而驰,否则战后成立的联合国就不会呼吁帝国主义/殖民地主义者在1962年之前放弃他们的殖民地。


殖民地主义者不肯放弃殖民地


从1945年到1962年之间,殖民地主义者为了要继续其殖民地统治,发动了连年的战争,像越南战争,以及非洲数以百计的战场,便是人类史上罕见到的兵燹,有关殖民地主义者在战后二十年的战乱,学术研究的著作可说是“汗牛充栋”,不胜枚举。


这里随便拈来,Martin Meredith所著:《非洲国:五十年独立史》,是一本将非洲战后由独立建国前到建国后的五十年遭逢战乱的悲惨历史,原因就是殖民地人民要结束外国统治,但殖民地主义者不肯放弃殖民地,即使联合国通过决议要所有殖民地主义者放弃他们的殖民地,以1962年为限,可是西方殖民地主义者却想尽办法,打着各种名堂继续插手干预,其中被当成理所当然的便是:因着人权、民主、自由的道义责任叫他们欲罢不能。


真相如何?Bob Geldol介绍此书说:如果你未曾阅读这本匪夷所思的书,你连非洲近代政治的皮毛认识也称不上。这本书中描绘得最深入的一个历史个案是刚果独立之父卢蒙巴当上总统后,迅即被前殖民地比利时当政者伙同其殖民地残余分子绑票分尸各地荒野,无法找回全尸。刚果是非洲面积很大的国家,是比利时的殖民地,面积是比利时的77倍。1960年独立时全国只有几位大学毕业生(由外国归来)。比利时舍不得这块大地丰富的资源,不断掠夺其资源,不开发当地人力资源,却说其没条件独立建国,因此比利时有道义责任要留下来开发这个国家!像类似的借口,成为殖民地主义者常见,联合国看不下去,因此断然一刀切,定下1962年为全球终止殖民地的年限。


以上所述,是有感于英国外交事务委员会正在设立委员会聆讯调查有关《中英联合声明》在港的落实情况,英国这聆讯是出于其对港仍有“道义责任”的想法,令我想起一九九七之前中英开始谈判后的十多年不断被触及的英国对香港的“道义”问题。当时讨论得最多的是九七后香港有三百七十多万“英属土公民”,英国要怎样处理他们?他们会不会被遗弃?一个最直接的想法是英籍民身份可不可以移居英国?


香港“英属土公民”不准移民英国

为了这问题,当时担任香港行政议员的邓莲如和钟士元曾代表他们企图说服英国政府为着道义,这三百七十多万曾宣誓效忠英女皇的“英属土公民”应得到保障。可是英国仍坚持这个“英属土公民”的身份早在1971年已被取消移民英本土的资格。


1971年是因为乌干达政府要驱逐该国印裔的“英属土公民”,要他们回去英国,英政府当时有见于数目太大,火急在二十四小时内由国会通过立法,取消所有殖民地的“英属土公民”移居英国的资格。许多乌干达印裔英公民赶不及在二十四小时抵英的,全部被迫要另找其他国家移居,他们的尴尬与狼狈,一时引起世界关注。


邓莲如的丈夫还是道地的英国本土白人,钟士元是港英政府的重臣,如此地位却说动不英国重新立法收容香港的“英属土公民”,最后还是中国有见于他们是“香港同胞”的道义之情,不介意英国用“英国国民(海外)”(British National – Overseas简称BNO)的身份让他们继续留居香港,同时也可用“香港特区护照”的中国公民身份。两者不同的是:前者不能定居英国,后者可以定居中国领土,包括香港和大陆。前者唯一的作用是在中国领土之外,可持BNO向英使馆寻求援助,中国使馆也然。


澳门葡公民可移居葡萄牙


在此值得一提的是,澳门的葡萄牙公民,不论华葡都得在主权转移后,移居葡萄牙,也因为葡国加入欧盟,其公民因而取得在其他欧盟成员国定居与工作的资格。港人闻言,有不少在澳门出生的,赶急回去向澳门特区政府要回“澳门身份”,不少人迟了一步,被通知早有人冒领了他们的身份,年湮月久,要找文件重立澳门出生身份,谈何容易?比较港澳的英葡两种不同对待其殖民地属土公民的态度,可见澳门的葡国身份,在港人心目中比英国身份有人道得多!


除了港人身份的问题外,不少港人(尤其是80后与90后)还认为香港在回归前的八十年代后的香港,一片繁荣与安定,是英国统治香港的贡献,大陆却远远不如,因此认定英国待殖民地并不寡情薄义,而是有情有意,大公无私。


可是若从过去一个半世纪去看,由于从世界各地的殖民地掠夺资源,英国本土的发展达到帝国兴盛繁荣富强的高峰,香港同期间却遭遇到一片混乱,变成各种负面的“天堂”:走私鸦片的“天堂”、贩卖与绑架“猪仔”劳工到英国海外殖民地的“天堂”(“猪仔”在美国、加拿大、澳洲与纽西兰等英殖民地过着非人的待遇,还引发当年上海同胞发动了一场著名的抗议游行);英国洋行大班纸醉金迷的“天堂”;还有华洋杂处道德沦丧的“天堂”(娼妓,偷、盗、抢、骗、黄、赌、毒横行,直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香港还盛行“阻街女郎”当街当众“拉夫”!)。


英国对香港没有“道义”可言


其他一应民生的条件都未到位,吃水奇缺,直到五、六十年代还会因排队领水而秩序大乱;住房问题与新加坡脱离英殖民地统治后相比,香港的木屋、临屋与新界遍地“铁皮屋”直到八、九十年代主权转移前才得到改善,但却远远落后于新加坡,新加坡早在六十年代已完成殖民地时代的贫民窟拆除,并提供足够的“组屋”安顿他们,以租或购的办法让居者有其屋。新加坡其他一应的医疗、教育、社会安保、工作待遇、个人储蓄等一应改善民生的管治都把港英时代的香港抛离在后,直到今天,香港在房屋、医疗卫生、个人收入与储蓄、公共安全等等,都因为港英政府管治不当留下来的负累。因此,不比较,不看过去的纪录,还以为英国是对香港这块殖民地尽了管治的“道义”呢!其他还有种种不够“道义”的地方。


总之,作为殖民地主义者,不说“道义”也罢,真的要说,所有殖民地主义者都不配!本文作者见证了从英国三个殖民地“捲地铺”走人,也领教过他们的所谓“道义”,看了英国为《中英联合声明》大谈“道义”,不胜嘘唏!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