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一个中国”不是美国的既定政策

·2017年1月21日

如果特朗普想的真如他所说的,美国大可没有必要向中国承诺“一个中国”的政策。乍听起来,好似“一个中国”与否,是中国欠美国的人情,否则中国便不可能有“一国”,只要美国想要制造多少个“中国”,中国也拿他没奈何似的。


先不说特朗普有什么想法,但单凭他的说法,便可看到他自大、狂妄、目无法纪。这不但反映了美国有他这样的人,而且从中美近代外交关系史来看,像特朗普这样的人,美国政界真是层出不穷,不断有这样的人涌现出来。当然持平来论,对中国持正面看待的人也不少,否则中美交往便乏善可陈了。既然美国今后最少有四年会在特朗普当政下过日子,了解这种人所持的中国“心态”与其有可能会做什么事?是中国当务之急。


承认“一个国家,一个政府”是国际惯例

首先必须指出的一个国际关系的现实,国际关系最基本的交往原则,必须依循国际公约与国际惯例行事。


国际法中有外交承认的条例,任何国家发生内战而出现两个对抗势力而无法由一个势力作出统一领土与人民有效管治的情况出现时,外国这时合情合法合理的做法是不要加以干预,等到内战结束后,谁能有效统一与管治这个国家,谁便会依国际法而得到外交承认成为合法的政府。


这个外交承认既要求当事国要有效管治其人民与领土,同时也要求外国与之建立了邦交后,遵守一定的义务与享有一定的权利。所有这些外交义务与他们的权利,都在国际法与国际惯例大小明细清清楚楚形诸条文。


其中最根本的义务承担便是与一个国家建立外交承认的邦交后,只承认这个国家的政府是唯一合法代表她是主权完整的国家。这样做的法则是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建立一个国际秩序的社会,否则容许干预内政,扶一派打一派,你待我如此,我也如此炮制你,世界将永无宁日,没有任何国家是赢家。


因此承认“一个国家一个政府”不是恩赐人情,而是举世共奉的国际法规与惯例。


把“一个中国”视为美国恩赐

偏偏是美国作为一个超级大国,经常在很多重大国际关系事务上,她可不依国际法规行事,但却要求他国守法。在“一个中国”的外交承认便有不少美国政界大佬把这事当成是美国的恩赐,而不是美国必须遵守的法律责任。


如果大家详细检视1972年尼克松访华后到八十年代初历经尼克松、卡特与里根三位总统分别与中国联合发表的“三个公报”,便可清楚看到,在这三份外交文件中,美国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承认的关系,但说到台湾与大陆的关系时,只含糊其辞说明美国只承认“一个中国”,这话含糊不清是因为在两岸分裂的情况下,她既没写明台湾在“一个中国”的话语中指出台湾是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领土主权的一部分,同时也没写明是属于“中华民国”的领土主权的一部分(中华民国宪法却写明大陆与台湾都属同是中国领土主权)。


因为只写“中国”而不标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或“中华民国”,只说“中国”,这个说法便让美国含糊其辞,有必要时,心中想什么要什么,便可自圆其说。这在国际外交承认的道义来说,美国一面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但却又在三个公报中不说清楚台湾是属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权的一部分。这样的写法並非“意外”,而是美国政界在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之间仍大有分歧。


尼克松为反苏与中国建交

尼克松选择与北京建交是出于其政治需要(即需要寻求中国协助其终止越战与出于“势力均衡”的需求,想和中国友好以促使中苏对峙,当时适逢中苏不和)。


可是到了里根在八十年代上任时,却大言美国对中华民国“有盟谊的道义,不应放弃中华民国”,不但口说,还在行动上订立“对台关系法”,说明要以武力维护中华民国的安全。这个法令授权美国以武力协防台湾安全,除对台售武器外,还会出动其太平洋舰队有必要时开至台湾海峡防守台湾。


1996年李登辉抛出海峡两岸“一边一国”的政策时,台独已冒出头来,当时克林顿总统便马上摆出姿态派出第七舰队声明要阻止大陆攻台。克林顿如此,特朗普已不止一次说自己欣赏里根所作所为,包括里根重申不放弃台湾的立场。


由里根到克林顿,再到很快上台的特朗普,他们对“一个中国” 的想法与做法,不是信守国际外交承认的法规(只承认一个国家一个政府,並不是一个国家两个政府,更不是刻意促成当事国分裂成为两个国家),而是为自己预留空间伺机为分裂中国的条件。


“维持现状” 就是分裂中国

除了三个公报模糊“一个中国”的立场外,更在外交工作上作出了种种制造中国分裂的条件,其中最明目张胆的是一再强调两岸不能动用武力统一,只能和平统一,否则美国一定加入维护台湾(正如“对台关系法”与克林顿派出第七舰队到台湾海峡之举),美国更常掛在口上的是不断要台湾坚持“维持现状”,既曾因此阻止蒋介石反攻大陆,更曾阻止陈水扁宣布台独。


表面看来,“维持现状”好似帮了大陆,实则在阻止大陆统一台湾,因为现状就是“分裂,明摆着要维持分裂,不是在助长分裂中国吗?


除了里根、克林顿与特朗普公然表态不为“一个中国”卖帐。早在美国参与1900年“八国联军”企图瓜分中国时,美国便早有政界大佬要把中国当成“封建帝国”来加以瓜分,也只有将中国当成侵略型的帝国,八国联军瓜分中国也就可因此合理化合法化。


肯南是主张瓜分中国的“理论大师”

美国的“理论大师”肯南(George Kennan),不但是冷战“围堵政策”的创始人,还是瓜分中国的“理论大师”呢!早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正当日本侵略中国东北时,肯南便以专著论述中国历史,指“满洲国”(中国东北)是中国侵略得来的殖民地,东北如此,蒙古、新疆、西藏、台湾、甚至福建、广西也都被视为中国帝国主义的殖民地,美国也好,日本也好,其他欧洲列强也好,齐都到中国来打垮这个古老帝国,是他们到中国来解放殖民地呢!


如果肯南所说属实,中国在他们“替天行道”下早就被“解放”为许多独立国家了!事实恰好相反,在八国联军与日本强悍侵略下,中国不但不为他们分割,反而促成中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全民抗日与抵抗外强侵略,而且全民同心协力振兴中华成为今天举世瞩目的经济大国。


由此可见,“一个中国”与否?不是靠外国承认所赐,而是靠中国人的国家认同,也由此可见今天的台独、港独、藏独、疆独,是十九世纪外强分裂中国的尾声,中国最危险的时候尚且抵挡得住外强免遭瓜分,历史也一再证明中国朝代史正是内战的历史,但内战打完后的中国,正如史家爱说的:中国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分分合合仍是中国大一统的朝代更替。在此奉劝台独、藏独、疆独与港独,不妨到中国“帝皇庙”去体验中国历史真相。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