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亚洲人思想能力比不上洋人吗?

 
·2016年8月20日

KISHORE MAHBUBANI 出版一本著作名为《亚洲人能思想吗?》(Can Asians Think?)。就书名来说,倒是很能吸引人,也容易引人反弹的。自2002年初版发行以来,至今已印了第四版,就一般的书来说,能再版四次,不是很畅销,但也不是无人问津。

作者曾长期在新加坡外交部工作,接触国际事务的机会多,会触发他写这样的书,问这么一个问题,大抵是因为他的工作的关系,不但要为新加坡的国际地位力争上游,同时也会经常感触到为什么西方国家能征服世界,在全球攫取殖民地,在国力发展上已有好几百年不断超越亚洲与非洲。

也正如他在书中指出:就算日本是第一个向西方学习而列入世界强国,也很能被西方接受为平等伙伴而加入世界七国峯会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但在他笔下日本仍未能算是一个像西方那样能思想的国家,棋差一着。总之,在作者笔下讨论结果,亚洲人的思想能力比不上欧洲人已成事实,至于亚洲人能否改变为能思想者,作者看到了有不少非欧洲国家崛起为举足轻重的势力,但能否像西方人那样能思想,仍待观察云。


温带环境造就丰富文明

本文作者的看法是不敢苟同。根据黑格尔对文明的定义,在任何地理环境下,只要有人能想出一个可以克服环境的桎梏,让自己和族群能够就地取材,好自生活下去,这种用心克服环境的方法和技能便是这个民族创造的文明。

黑格尔也同时指出:地球上有不同的地理环境条件,有的地方环境恶劣到根本无法让人类克服而在其中生活,例如炽热的沙漠地带和极寒的南极地带,至于其他地方如温带与热带地区,人类都能想出方法和创造技能就地取得资源生活其中。黑格尔也说到,比较热带与温带,后者的生存条件比前者较为困难,因此这里人求生存的方法和技能为环境所驱使,文明会更丰富,热带的人生活条件因着天然资源易得,不必用太多的方法和技能便可取得,因此热带地方的文明也就单纯得多了。

根据黑格尔的文明定义,地球上所有地方居住下来的人都有他们的文明,他们的文明便代表他们能思想,否则怎么能想出方法与创造技能就地取得资源生存下来。因此,把欧洲人近代善于征战的能力就此认定他们的思想能力高人一等,反之,被征服的非洲与亚洲人的思想能力便被比下去,这看法大有问题。

第一个大问题是善与人争者在东方文明眼中,肯定不是最有思想能力的人,就以中国文明思想史中,历代的著名思想家都会提醒大家:善争者与天争而不与人争。与天争资源无穷,与人争资源有限,而且不断争夺的结果,最后大家都会同归于尽,因为一山还有一山高,谁也保证不了自己历尽苦难永远是第一人。

西方思想主张互相攻伐

即使是西方文明史,其源头若从古希腊来计,苏格拉底与柏拉图两位哲学始祖,也都将为利而互相攻伐者当成病态论。柏拉图所倡导的《共和国》便将唯利是图的商人列为社会地位的低层,在他的《共和国》中,统治者要大公无私,要从小训练才能做到“哲学王”的高超境界,才配为人君。可是后来马其顿的野蛮民族大兴兵戈,把希腊消灭,古希腊的文明因此消沉,而西方也因为征战连年而搞出了一个“罗马帝国”,统治西方长达一千五百年,期间欧洲曾因为厉行奴隶制度而陷入“黑暗时代”,直到这罗马帝国崩毁,西方失落至此才想到要思想复兴,文明再造,于是好不容易才再重新认识古希腊文明,但师承的不是苏格拉底与柏拉图,而是亚里斯多德(Aristotle),此人被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大帝奉为思想大师,相信亚里斯多德所说的一套文明与野蛮的区分在于谁被征服谁便属野蛮,因此野蛮理当受文明征服。

亚里斯多德这套歪理在罗马帝国崩毁后纷纷出现的“民族国家”(Nation-state)再度风行,加上“文艺复兴”思想也强调科学研究,于是这些新兴的国家挟其征战与科学的思想,先在欧洲自相征伐,同时也远征到非洲、美洲与亚洲。短短两百多年间,竟然在三大洲杀的杀,抢的抢,成功占据殖民地遍及全球,帝国之间也没停过互相攻伐,先后发动过第一次与第二次世界大战,至于殖民地的“代理人战争”更是不下万个,因为战争的需要,科技武器的发展神速,单是核子武器便足以炸毁五十个地球。

到二十一世纪的当前世界,所谓超强国家,所依赖的能力,不是他们多会思想,而是有赖于他们手上的武器有多大的破坏能力。别的不说,单是西方列强的起落,在历史长河中,不过瞬间的事,哪一个西方强国不遭受没落的命运?如今英帝国安在?德帝国安在?法帝国安在?俄帝国安在?荷、西、葡帝国又安在?由此可见,西方这一套善与人争的思想不是思想界中的表表者。

中国最优越的思想是与天争不与人争

也正是东方文明古国如中国,相信最优越的思想能力是与天争,不是与人争。不与人争的思想,在中国奉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金科玉律,无论儒家、道家与诸子百家,都以人争为诫,《道德经》和《论语》可以传承二千多年,成为中国的思想圭臬。而中国文明历劫而不衰,与波斯湾文明的交往,造就了“丝绸之路”的盛世,与印度文明的交往,成就了“儒释道”的包容壮大,与西方文明的接触,造就了社会主义的盛世。为什么拒绝资本主义?拒绝其与人争的思想也。为什么接受社会主义,因为其给人生存的空间是共生共荣也。

吾人生逢文明冲突的历史高潮,见证了两百多年西方文明对东方文明的冲击,见证到日本因为全盘接受西方文明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把中国视为“东亚病夫”来淘汰,但日本造的孽把自己害惨了,中国却始终抗拒西化,用自己的文明发挥无比的“免疫力”,浴火重生。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日本被美国长期军事占领,蓄意加以西化,今天的日本被西化思想着了迷,现在仍然像“明治维新”迷着德国那样来对美国着迷。安倍以为借着美国今天的军事力量“东山再起”,这是西化思想执迷不悟。
 

中国只用三十年发展为第二大经济体

反之,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中国,不但不因着和美英同在战胜国一边而向他们的西化讨便宜,反而在国共两党身上展开了思想斗争,为了抉择资本主义抑或社会主义的问题,中国先是推翻主张资本主义的国民政府,接着又用了三十年的思想斗争,才告认清思想的道路。吾人今天见证到一个社会主义的中国能够用三十年时间,把中国的建设迅速崛起,不但在经济上扶摇直上,在二十一世纪初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这个世纪内要在经济打造成全世界之最,不是难事。

更难能可贵的是只用三十年时间把中国的所有重大民生建设,作出了史无前例地成功改造,城镇重建、交通运输现代化、工业化、金融管理改革、水电供应、能源科技创新、教育事业普及与尖端发展、企业管理现代化、房屋发展、个人储蓄保障等等。美国要花一百年的城市化(十九世纪开始城市化),中国三十年便做到了。美国的科技发展用了百年,中国用了三十年便看到了成效。

美国国民平均负债率之高,早已陷入破产的危机(2008年已首次爆发破产潮),欧洲的破产危机已首由希腊引爆,但中国个人与国家的储蓄都不断增长。总之,所有有助于国家与个人正能量发展的因素,用中西来加以比较,中国代表的社会主义以显著有了苗头可以将资本主义比下去。

社会主义在西方讨论了两百多年,但最终能在中国开花结果,这不但说明了中国文明所代表的是“有容乃大”,西方文明由罗马帝国扰嚷了一千五百年,再由现代殖民地主义横行两百年,一旦与中国文明碰撞下,其与人为恶,好与人争的弱点尽显。

中国拒绝失去自我的全盘西化,力主以我为本,兼容并蓄,有容乃大的文明思想,正说明了中国人不但能思想,而且是有建设性的思想,不是破坏性的思想。
 

美国和欧洲国家因过度消费而破产

第二个大问题是过分的消费在东方肯定不是好的为人思想。以中国来论,诸子百家的为人为国的正规标准,无不在勤与俭的问题大做文章,最典型而又论得很透彻的是老子的《道德经》,从个人的“养生”到国家的治理,都要做到不要过分消费,否则人人如此,国国如此,世界总有一天很快就把所有的资源消耗殆尽,人与物都要因此而消亡。这里且举“养生”的一段话给读者好好思考,然后再见证今天西方世界那一国不是因为过分强调个人消费越多越能促使经济增长的政策?那一国不是负债到民穷财尽国家破产的?

2008年美国的金融海啸就是因为国民过分消费,没钱消费便向银行借贷,借得太多,终于叫银行再也无法周转,终于搞出经济与金融泡沫化而爆破。现在的美国不是因为救银行而把破产危机解决掉,而是靠亚洲国家的中国和日本买美国公债,把危机拖延而不是解决。

欧盟也因为一个希腊破产,没法还债,危及欧元的总体货币,最难堪的是希腊政府没法叫其人民支持其紧缩消费的经济政策而倒台,换来的新政府之所以能得到选民支持,正因为这个新政府拒绝欧盟提出的紧缩要求,因为政府无法做到全民紧缩的办法,与其得罪国民,不如得罪欧盟,而欧盟面对到的这个危机不只是一个希腊,其他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等都因为国家消费能力比不上英国、法国、荷兰与德国,而先后陷入破产危机。即使是现在不破产的英、法、德、荷等国家,不等于他们便永没破产的危机,只要这些国家一天不放弃鼓励国民消费来刺激经济成长的国策,他们迟早要走到资源消耗殆尽的命运。
 

“自由放任”导致西方经济危机

见证到西方国家因为“自由放任”,国与国之间毫无节制的自由竞争,结果经济自由竞争的能力高下立现,经济竞争不如人的,迫使使用保护自己市场抗拒外国产品的种种办法,其中最致命的是实施高入口税的办法去抵制外国货。一国如此,国国效法报复,这种政治干扰市场的武器不但引爆1929年经济大萧条,从大繁荣到大萧条可以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事。

经过了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大萧条,问题的症结并没解决,过分强调消费的经济理论不但不因大萧条而被放弃,反而采用凯因斯的理论进一步用增加工人的收入让占人口多数的劳工有更多的钱可以加大消费市场,凯因斯的理论首先在大萧条后被美国总统罗斯福接纳为其推行的“新政”(New Deal)当成推动经济发展的骨干理论。凯因斯的理论也因美国的推崇而成为二十世纪西方经济的不二权威,也正是因为不断加大消费的思想指导,所有经济与金融管理都朝向用尽一切办法刺激消费,其中金融信贷走入消费者手中,更是让消费者毫无禁忌尽情消费。

2008年首先爆发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便是所谓“两房”问题,由两间全美最大的房产借贷公司让房产持有人将其房产作两次按揭,甚至三次。换言之,一间房子可用作三次向银行借钱,由百万的首次借贷,经第二次借贷便变成两百万,三次便变成三百万,其可怕处是只有百万价值的房产,以两倍或三倍的价值借出去,不但个人无法负起那么大的债,连银行也无法追回那么大的债款。

一旦危机由李曼兄弟金融公司爆发,银行之间的连锁信贷系统也就被牵连在此危机中,于是“骨牌效应”马上拖垮所有银行,而美国的救急之道,不是也不可能解决这种过分信贷促成过分消费的经济与金融政策所产生出来的“一团糟”,而是将国家的信誉去作“压保”,强迫银行向印钞的国家机器借钱,借此向市场做出保证,要市场保持信心,从相信美国到相信银行到相信市场不会垮倒无法救。这样的救市药方,只是苟延残喘,不是健康之道。
 

老子治国之道在不滥用自然资源

什么才是健康之道,必须先从个人做起。老子开出的经世济民的健康之道,首在个人的“养生”。在《道德经》的“养生”写着:“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故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见第四十四章)

又在四十六章也写道:“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长足矣!”
老子的核心思想,不但在个人“修身”要“俭约收敛,返璞归真”,治国之道也都建立在不要滥用资源。在老子思想看来,今天西方想尽办法开发资源,过分消耗资源的治国之道,正好是违反天道,因为自然界的万物环环相扣,形成一个共存共荣的生态环境,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旦破坏了其中生态的一环,便永远无法修复,愈是不顾后果地加以损害,整个生态环境便愈损害得快,最后国家与个人也就无法逃过与自然资源同归于尽的劫运。

因此,老子在其《道德经》开宗明义便指出:“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知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
 

西方为经济增长破坏资源

老子这些思想和西方过去二百多年奉行的一套无止无休地消耗资源的思想恰恰成了一个对比。今天科学研究也证实了,生态环境中的万物若以爱护珍惜的心态将人融洽在其中,不去破坏,而是顺应自然,给万物抚育保护,在自然规律下,形成一条生态环境的康庄之道,即老子说的:道生之,又因此形成一个生态学的德性,这个德性对物只有“畜之”,用现代概念就是“可持续增长”,而不是“穷之”,用今天的话语就是不可持续的增长。

从“基因改造”的观点去看,被改造的“基因”可将物量化到倍数以上,但要改造“基因”先得要保存物种才有东西可改造,一旦物种被破坏而绝种,也就变成老子说的“万劫不复”的境地。由今天生态科学的观点去看老子的“无为而有为”的思想是非常符合“环保”的概念,也是万物生生不息的生态规律,也是富民的治国之道,富是物不匮其用,而不是无止境地滥用资源,消耗资源。

环视过去两百多年西方经济学以不断提高消费去刺激经济数字的增长,甚至以借贷来增长消费,已然陷整个地球于升温的危境,这不正是老子早已预见到的人为的灾难吗?

由此可见,就以东方的中国人来看,单是重视个人与国家以节俭不侈的人生哲学,便可见中国人不单会思想,而且还会想到“三思而行”(Think Twice)呢!由此可见将西方人看成比其他人能思想的看法,不但有偏见,而且还是误判呢!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