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一带一路”是多元的全球化发展动力

·2017年5月20

根据阿当·斯密在其代表作《国富论》(The Wealth of Nations,严复译为《原富》)一书的研究,认为英国在全球拓殖殖民地之所以能在西方列强中脱颖而出,主要靠其能够在众多资源中,相中了人力资源(Human Resource)与天然资源(Natural Resource)。

中,印人民移居英国殖民地

借助其理论让小小的英格兰能够在全球各地开垦整片大陆的殖民地,像东非、中东、印度、北美洲、澳洲,以及中国沿海大城市,都变成了其开发资源的地方。但是有了殖民地还得有人力资源才行。如果只靠英格兰本身的人力,哪能管得上大半个地球那么大的地方与人口,这就要靠其慧眼懂得利用印度的人力,中国的人力。这两地人口众多,英国从中发觉到源源不绝的劳动力,分别送去其殖民地,例如将华工送去马来西亚开锡矿与橡胶业,送去北美建铁路,又将印工送去东非,印度洋,太平洋海岛与中美洲海岛。今天在全球各地都有华人定居,印度人也在十四个国家成群定居下来,都是为英国人的殖民地效劳而留下来的,殖民地结束了,这些印华人口落地生根仍然扮演着重要的经济角色。


四大农产品为人类造福

在开发天然资源方面,英国人也特具慧眼,早期欧洲殖民地主义者,到了世界各地发掘黄金,钻石等珍贵金属。这些东西都维持不了经济增长(Sustainable growth),而且一旦发现金钻矿场便会你争我夺,保不住矿场,也保不住生命,像西班牙早发现美洲新大陆,却只看重黄金,不像后到的英国人,看重的却是农业产品的棉花、马铃薯、小麦、玉蜀黍。黄金为西班牙人惹祸上身,上述四大农产品的大量垦殖却为英国人造就了巨大的经济财源,也为世界提供了丰富的粮食资源。阿当·斯密的研究也认定英国和其他欧洲帝国同样到世界各地占据殖民地,但找到黄金钻石不过是为富贵人家服务,找到了粮食却为全民造福。因此在斯密的心目中,英国殖民地植根在人力与物力两大资源的发掘,为当代全球化找到了可持续增长的资源,不像黄金钻石,石油与铀等稀有矿产,却对全球化的经济持续增长有害无益。作为经济学的泰斗,斯密值得借鉴。


可是尽管英国人找到了人力与物力两大资源而有助于全球化维系下来,可是其拓展殖民地的动机却是出于自私自制的谋求财富,对殖民地人民的福利都完全不放在心上。举个例子来说,英国人发现橡胶具有巨大工业用途,从巴西移植到马来西亚,然后将大批华工和印度劳工带去马来西亚垦殖橡胶,也因此开发了无数的橡胶下游工业如造轮胎、胶鞋、公路原料等等,为英国创造巨富,但华人与印度人胶工却是终身穷困的劳工。


“无形的手”会调节供求

在过去殖民地主义盛行的两三百年,西方殖民地国家在全球争夺殖民地而不停发动战争,有全球的行动,却没有为“全球化”找到一个共通、共有、共享的资源,把全球各地的人与物编织成一个互动密切的网络,从而把人力尽其才尽其用,把物力的市场价值尽量活化(Activate),彻底改变市场“供求律”的局限。阿当·斯密的经济学,以为市场的运作有其“供”(Supply)与“求”(Demand)的杠杆原理,供过于求,产品的价格便自然下降,反之,求过于供时,价格便上升。因为供与求会自动调节,像一只“无形之手”(Invisible hand),自己会找到供求平衡。斯密的这套理论,因为国家自私自利,兴起了“保护主义”,彼此设立关税壁垒,以抵制国外产品进口,斯密的所谓“市场杠杆原理”也就被击垮。尽管经过两次世界大战,但市场仍被“保护主义”用尽各种借口而无法找到市场平衡点。


  “一带一路”以“基建”带动经济))

但世界的纳闷早已对西方推行那套市场“零和游戏”再也看不下去了,改革之声此起彼落。中国在2013年提出的“一带一路”与“亚投行”,正是针对时弊的有的放矢。但与过去众多改革不同的是,不讲意识形态的政治对抗,不讲经济“零和游戏”,不讲区域主义,打破“保护主义”,在传统经济学人力与物力开发的理论之外,找到“基础建设”(简称“基建”)作为多元的发展驱动力,包括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发展的动力。从2014年至2016年累积的经济数字来看,“一带一路”因为投资开发基础建设的项目,包括铁路、公路、海港码头因而将各国联系成网络,生产能力、贸易、投资与金融等也急速发展。以金融机构建设来看,“亚投行”开始招股东便有70个国家加入并筹得400亿美元作为基建借贷起点。在生产力推动成果方面,三年内取得20个国家合作启动五个重要生产项目,投入270亿美元。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额已不下三万亿美元。


据汇丰银行透露,在“带路”项目下2016年首九个月内中国公司已取得四千个工程协约,总值达700亿美元,该行也透露中国预测在今后十年间,“带路”的贸易量可达2.5万亿美元。三年内有如此高速增长的成就,也难怪“带路”开展出来的基建项目之海港码头、物流中心、高铁与快铁、公路、水力发电、水利供应、医疗卫生、教育中心、工业与商贸发展区等等,已然将亚洲、欧洲、与非洲,甚至南美洲,编织成一个“带路”网络,其全球化的速度委实非同凡响。如果用社会发展的前景来看,据联合国的估计,至2050年当可在全球造就40亿的中产者,这也是举世难得的建树。今次北京的峰会来了二十九位国家元首,超过一百五十个国家代表出席,其对全球的吸引力,只能用“得道多助”来看待这种盛况。


习近平为世界和平做出贡献

西方国家用了四,五百年去克服世界的隔膜,即使是英帝国势力跨越欧、亚、非、美四洲,有全球化的势力,但却没有全球化的整合力,是靠军事实力镇压出来的,不像“带路”所见是自愿自动参与的。用发展的理论来看,那是用“基建”作为多元的经济、政治、社会与文化发展动力,用“基建”编织成一个全球网络,让“基建”打破地理的隔阂,贸通洲际的交通运输,互补天然资源的有无,发挥全球各地的人力专长,为世界大同创造条件,破解世界分割撕裂的状况。由此可见“基建”作为一个多元发展的动力,是继英国开发人力资源与物力资源之后的一个更具建设性的理论发现!其总工程师习近平才算得上是真正为世界和平作出重大贡献。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