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马中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内涵探讨系列之二

·2016年11月19

明朝永乐皇帝派遣郑和出使西洋,开创了首次的海上丝绸之路。郑和出身自云南的回族,永乐选上他担任这远航领导重任的重大考量,很有意思。朝廷深知此航行所经之地多是回民的世界,必须要找一位熟悉回教生活习惯和宗教信仰的近臣才能胜任,刚好郑和又是永乐的近侍太监,可信任,也能体察上意,做起事来也有信心。从郑和将泉州当成出发地来打点一切,将马六甲设定为航线的要津,再西出所到之处所留下来的史迹,可说都是回民的地方,而且特点是郑和与这些地方的人民建立了良好的外交关系。像马六甲便和明王朝建立了密切关系,还因此带来了大量经商连系,甚至还与皇家建立了姻亲关系。到孟加拉还为当地人民传授了织网捕鱼,到阿拉伯传授了烧窑技术,能够如此深入交往,连生活细节也搭上了,最关键的因素应是郑和的回民身份,让他能接受当地回民,回民也能接受他。


郑和传播文明交流

如果说郑和是当今“一带一路”现代版的“海上丝绸之路”的典范,有一点更应被重视的是郑和的回民身份,就这点来说明什么呢?如果比较郑和下西洋与欧洲近代帝国走过的同一些地方,便可看到郑和是与人为善、传播交流文明、平等对待、有建设没掠夺。反之,欧洲帝国所到之处,把当地置为自己殖民地,大肆掠夺。与这些地方的回民冲突不断,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回民才能摆脱殖民地的枷锁。即使是后殖民地时代迄今历经半个世纪多,西方国家与回教国家的关系仍然敌我对峙。各种形式的冲突没完没了,像非洲、中东、南亚、东南亚这四块地方的回教国家,无一不曾是欧洲的殖民地。独立建国后,这些回教国家的经济情况,即使是摆脱了殖民地式的原料出口经济,原宗主国却没留下任何工业生产技术,无法效法西方以工业提升自己的生产能力,甚至原材料生产管理技术没被传授而变得倒退、工人失业、国家收入倒退、社会动乱,这是所有前殖民地回教国家普遍见到的现象。

 

重要项目马中联营发展

中国要吸收郑和的经验,正好可借鉴郑和在马六甲王朝的经验,明朝时代的马六甲王朝是今天半岛的马来西亚。郑和所见到的马来半岛是回民的天下,今天所见到的半岛也是回民的天下。今天要想法将中马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内涵更加充实,大可善用马来西亚这个回教国家的身份,将中马打造成战略“共同体”,在“一带一路”基建开发的基础上,把所有重大基建的开发项目采用合资联营的模式,变成基建发展的合伙企业,然后将中国开发工业、城镇、行政规划的经验作为发展蓝本,再从中吸纳当地的条件,制订出一个崭新的可行方案,加以实践出来,经过这个协作程序后,源自中国的“一带一路”便容易在马落地生根,被当地举国上下认同接受,而洗脱纯粹“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的舶来印象。更大的好处是可以用“植根本地”去抵消当地的政治风险。


用这种“合伙人”的办法,马来西亚早已在1972年实行“新经济政策”印证到这办法很有效去化解华巫企业的矛盾。在此之前,巫人的经济能力远远落后于华人经济,若奉行绝对的自由市场竞争,华巫经济的落差会越来越大,华富巫穷的社会矛盾会越来越尖锐。1969年“513事件”正是因为这个矛盾而爆发了严重的种族暴动。“新经济政策”正是在这危机中催生出来的,其目的就是借这新经济政策去化解华巫企业强弱差距,办法是要求华人企业多雇佣马来雇员,有三分之一马来董事。希望藉此来增进华巫企业合伙,同时马来商人与雇员可从中学到华人的经商经验和华工工作效率。在此政策实行以前,巫族的在挂牌公司的股权还不到3%,四十年过后的今天已高达40%有余,巫统企业家已不比华族逊色,种族紧张问题也纾解与无形。像邻近国家动辙冲击华人企业的政治风险,在马已不存在,原因在“新经济政策”(New Economic Policy)下,华巫企业“共同体”已很普及,无法区别对待,也就无法区别攻击了。


通过大马马来人企业开发回教市场

因此,有了“新经济政策”的华巫经济共同体的经验,“一带一路”便有了很好的条件去推行中马企业“共同体”。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人口多、市场大。马来西亚无论人口与市场都远比中国小。可是马来西亚是回教国家,全球回教人数总数有十四亿,比中国总人口还多,但是所有回教国家都属经济落后,市场经济停滞不前,即使像少数阿拉伯国家的致富是得利于其丰富的石油资源,而不是靠多元化的天然资源开发所得,也无法开发人力资源致富,只有马来西亚是唯一能成功开发天然资源与人力资源的回教国。这正是马来西亚懂得善用该国华人经商专长,懂得用合伙经商来提升马来人的经商能力。马国的华人毕竟不过七百万,经济能量比起中国,毕竟是“小巫见大巫”。如果中国有规划地打造中马经济合伙,正如“新经济政策”所展示的模式,让中国企业赴马寻求合伙对象,从众多上市公司中,肯定有理想的合作伙伴。结伴后,你的市场有我,我的市场有你,表面看来,马市场远比中国小,可是在马找合作伙伴不志在马国市场这小格局,而是看准马来企业家的回教身份比非回教的中国的企业家更加有优势去开发十四亿人口的回教市场。


这是极之难得的历史机遇,十四亿回民经历过西方殖民地主义不平等的统治后,他们与西方国家的历史伤痕太深痛。从十字军东征打了两百年之后又和殖民地主义打了四、五百年,再过几百年也难有摆平的机会。唯独中国十三亿人和回民十四亿人没有不愉快的过节,有的是郑和下西洋和回教结缘的共同记忆。历史是深藏的种子,种瓜得瓜,种豆得豆,郑和种下的汉回缘分,今天再在马六甲启航西航到南亚、中东、以迄非洲,让中马合伙公司担当时代重任。马来西亚不下二千万的回民必能不辱使命,借“一带一路”的雄厚资源去开发十四亿回民的经济能量,当会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否则试想象一下,当年永乐皇帝若非派个回民的郑和下西洋,一个不熟悉回民生活习惯风土人情的汉人,能够七下西洋而顺利返航吗?不要忘记,当年西班牙哥伦布西航发现新大陆,是从头打到尾。


再想想,自创立“一带一路”以来不过三年,所签下的优质项目或是已启动的项目已陆续出现变数,回教国家中多数以饱受外强的欺凌,对外来投资缺乏信任,投资风险也可预见。一旦有马来企业家以回民身份出面打交道,风险率肯定会远远降低,甚至降到零。马来西亚国营或私企已经和阿拉伯国家建立经贸与金融关系,尤其是马国的回教银行与土著银行。连旅游业也因为西方反恐政策针对来自回教国家的旅客设下诸多不快的防范措施,令到中东的旅客对到西方旅行望而却步,转为到马旅游、购物、升学、投资,不一而足。这种现象已说明,马来西亚和中东以及非洲回教国家有很大的投资、经贸与金融市场开发的潜力。


中国想要打造全面的中马战略伙伴关系,能看到马来西亚具有开发回教世界的市场潜能,便是掌控了最佳的战略伙伴的内涵。


马中合伙企业在印尼潜能大

又,除了中东、南非与非洲外,还有东南亚最大的回教国家印尼,该国二亿二千万人口中,有九成多回民,与马回民语言相通,风俗习惯相同。中马合伙企业能见到的即时成效是取得政治风险的“免疫力”,印尼政治冲击华人企业的记录早已闻名天下,但印尼人疏于经商的能力却成为华裔敢冒险一搏的诱因。印尼天然与人力资源丰富,仍待开发的机会很多而大。中马合伙企业若能成事,印尼就近当可为“一带一路”挂上“安全符”出入平安。马来西亚的马来企业碍于自己能力有限,反而是马华企业在印尼投资开发棕油企业已成行成市。若中马合伙企业成事、资力雄厚、人才充备,当可大展宏图,不在话下!

 

   系列一  •  系列二  •  系列三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